與中國緣分很深的川普,90年代曾因債務纏身向香港財團求助,合資與他發展一個紐約地產項目。

從那次的合作之後,川普開始閱讀與中國有關的書籍,20多年來讀了上百本,使他對中國文化有了很深的了解。

文 _ 王華

名字翻譯背後的故事

美國當選總統Donald John Trump的中文名字,到底是叫川普還是特朗普?

在中國大陸,按照新華社的《英語姓名譯名手冊》,官方稱之為特朗普,但在美國的華人選票上寫的卻是川普,這可以說他讓競選團隊把自己的名字翻譯成了川普,如果按照音譯來看,最接近的音應該是「創普」。

在臺灣、香港、美國,人們都稱他為川普,然而大陸一些五毛把它翻譯成「床鋪」或是「床破」,有人還說成是「四川普通話」的那個川普,有人還把馬桶商標註冊為「川普馬桶」。

更有甚的是,大陸網上流傳一個帖子,說川普於1946年出生在中國四川自貢市。川普的父親佛瑞德.川普是位商人,抗日戰爭時期來中國做生意,一直到1947年川普出生後一年才離開中國。帖子還說老川普靠販賣自貢井鹽而淘得第一桶金。

不過這個編故事的人忘了一個重要事實:只有美國出生的人才有資格當選美國總統。當初那些反對奧巴馬當總統的人,就一再想證明他不出生在美國。奧巴馬的中文名字大陸也翻譯錯了,當時美國駐華大使館給的名字叫歐巴馬,但中共最後堅持叫奧巴馬。

善舉少為人知

在很多美國媒體和中共宣傳中,川普被形容成種族主義及偏執的闊佬。不過,川普不止一次地對陷入絕境者伸出援手,主流媒體卻故意迴避報導這些善舉。

奧斯卡影后珍妮佛.哈德森的哥哥和母親在2008年被謀殺後,川普提供酒店套房給哈德森和她的家人,並支付了他們住宿期間的全部費用。

1986年,川普幫助一位破產農民的家人保住了農場和住宅。希爾(Lenard Hill)一家三代居住在美國喬治亞州東部的波克(Burke)縣,連續兩年的乾旱導致農業欠收,希爾家面臨銀行大約30萬美元的債務。

希爾為了讓家人能夠保住土地,買了人身保險,在住宅被預定拍賣時間的前20分鐘自殺。但是人身保險規定自殺不能獲得賠償。

希爾的遺孀安娜貝爾(Annabel Hill)在保險公司拒絕賠償、丈夫喪命、銀行上門要帳的壓力下幾乎崩潰。川普得知此事後,決定幫忙。他阻止了貸款銀行拍賣希爾家的房子,得益於川普的名氣和關係,希爾籌集到足夠的資金來償還貸款,保住了幾代人經營的農場。

川普說,「這些人一輩子都在努力工作,誠實地生活,到頭來卻發現一切都在眼前崩塌,在我看來,這就是錯了。」

1988年,洛杉磯一名幼兒需要飛往紐約就醫,但當時所有的航空公司都沒辦法為這個生病的孩子提供服務。孩子的父母羅德特恩夫婦(Harold Ten)在絕望中,撥通了川普公司的電話,希望川普能動用他的私人專機把他們的孩子從洛杉磯接到紐約去看病。川普毫不遲疑地立即答應,保住了這個3歲孩子的生命。


川普曾為了搶救一名三歲幼童的性命,以私人專機將他從洛杉磯送到紐約看病。(AFP)

讀書了解中國 外孫都學中文

川普提到中國的頻繁程度,據YouTube網站一段影片顯示,他在三分鐘內提及中國兩字超過200次。在他的競選演講中,中國成了一個不夠正面的名詞,不過這並不代表他本人對中國的正面看法。有消息說,川普曾說過,中國傳統文化是這個世界上對人最有利的文化。

川普競選獲勝後,網路上流傳一個他的寶貝外孫女阿拉貝拉(Arabella)學中文的視頻。那是在一個中國新年期間,穿著立領式中國大紅色衣服的阿拉貝拉有模有樣的對著鏡頭背誦古詩。

川普的女兒伊凡卡(Ivanka Trump)常在Intergram分享阿拉貝拉說中文的影片,除了聘請華裔保母,她還讓阿拉貝拉在18個月大時就開始學習中文。同時,她的三個孩子都在學中文。

而且川普讀了上百本有關中國的書籍。一位華文媒體總編表示:「我生活在美國,讀過有關美國的書,大概也就五十多本,而川普從沒去過中國,卻讀了幾百本,太厲害了。據說川普還讀過那本華文世界的奇書:《九評共產黨》,難怪他罵起中共來一點都不嘴軟。」


川普閱讀過上百本與中國有關的書籍,據傳包括華文世界的奇書:《九評共產黨》。(維基百科)

川普商標官司十年無果

作為全球著名的房地產開發商,川普不可能坐失中國房地產業的巨大機會。據陸媒《每日經濟新聞》查證,川普曾為註冊一個商標跟商標評審委員會打過官司,曾兩次提出上訴,結果仍是敗訴,還繳納了案件受理費合計人民幣200元。

2006年12月7日,川普想向中國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註冊「TRUMP」商標,使用在第37類商業、住宅及飯店不動產的室內裝潢、修理等服務上。不過,在此兩周前,一個名叫「董偉」的人已註冊該商標,商標專用權期限至2020年1月20日。

2009年11月30日,商標局做出商標部分駁回通知書,川普對此不服,向國家工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複審請求。2014年2月10日,複審請求被駁回。

之後,川普將商標評審委員會告至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敗訴後又向北京市高級法院提起上訴。北京高級法院在2015年5月18日駁回川普的上訴。在訴訟挫敗後,川普提出新的商標申請。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在持續多年的訴訟戰之後,川普在11月8日選舉獲勝一周後的2016年11月13日,他的「TRUMP」商標獲得臨時批准。

雖然川普在競選時聲稱,他與中國的交易高達數十億美元,但就目前所知,他不曾在中國投資。不過,川普的飯店、高球場和房地產投資倒是有不少中國客戶,競選時印有川普名號的衣飾是在中國生產的。

在中國投資的失敗經歷

澎湃新聞11月11日報導,川普此前與中國企業的幾次大手筆合作都無果而終。或許在登上美國總統的寶座之後,川普在中國的生意終於能「靠譜」了。

第一次是2008年與恆大簽約合作蓋超高層。當時《重慶日報》報導了此事。2008年2月,中國房地產十強企業恆大地產集團與美國最大的地產開發商之一川普集團及中國香港房地產投資公司東方地產集團(OPG)正式結盟,在中國主要超大型城市的頂級豪宅及超高建築領域展開合作。然而簽署合同後,至今8年過去了,並沒有實際的項目落地。


川普2008年曾與中國恆大地產與香港東方地產正式結盟,計畫在中國的頂級豪宅及超高建築領域展開合作,但迄今沒有項目落地。圖為當年《重慶日報》的相關報導。(網路圖片)

第二次是2012年川普房地產集團曾在上海設辦事處。據法新社報導,2012年川普酒店集團在上海的辦事處,是其當時在亞洲的唯一辦事處,曾招聘多達10名員工打理事務。但後來不知何時解散了。

據說目前川普酒店集團在中國的業務主要是海外酒店客房的銷售,而這部分銷售業務也是交由代理公司打理。

第三次是2014年曾與國家電網談判合作。據法新社透露,川普在競選總統前後都在謀求與中國國企的合作,並點名指出,他們從2014年起就與中國國家電網談判合作,希望在中國多地享有合作合同。但最後合作也沒有成功。

計畫在20多城市開酒店

當然,川普與中國企業的合作也並非總是黯淡收場的。據他本人透露,他將自己開發的海外公寓以高價賣給來自中國的投資者,每年收入幾百萬美金;而全球最大的中國工商銀行在美國紐約的總部大樓就設在川普大廈裡。

在川普競選獲勝前的10月20日,川普酒店集團首席執行官Eric A. Danziger對媒體表示,該集團目前擁有的兩個品牌川普酒店(Trump Hotels)和Scion都會在中國擴張,其中,川普酒店屬於豪華型高端酒店,而另一個新品牌Scion則價格相對親民。他們將在亞洲發展,比如大陸、臺灣、香港,以及韓國、印尼等地。

「Trump Hotels這個品牌將來在中國的20至30個城市都會有,Scion這個新品牌則會進駐更多的城市。」Eric A. Danziger這樣說。

90年代與香港商人的恩怨

澎湃新聞還報導了川普與香港商人鄭家純、羅康瑞之間的恩怨情仇。這個故事被《紐約時報》描述為「香港財團曾拯救川普又把他打敗」。鄭家純是新世界發展的董事會主席,羅康瑞則是開發了上海新天地項目的香港地產商里安集團主席。

據《紐約時報》報導,川普1994年擁有紐約的一塊地皮時,因美國房地產市場不景氣而債務纏身,迫使他不得不尋求買家幫助。在中間人牽線下,川普終於獲得一個香港富豪財團首肯,財團成員便包括鄭家純和羅康瑞。

該報還披露了川普在尋求港商出資時如何委曲求全:他不想去香港談生意,結果還是去了;他不喜歡吃整條上桌的魚,也不懂如何拿筷子,結果還是由副手代他拿筷子夾魚;羅康瑞和鄭家純還邀請川普一起耍高爾夫,他們告訴川普每洞球的賭注會超過1000美元,這讓當時深為資金所困的川普懵了,最終川普求低告饒來了幾把每洞球100美元的,但仍輸多贏少。

鄭家純和羅康瑞終於買下了川普手中這個項目的七成股份,項目落成後,2005年,鄭羅二人以17.6億美元高價出售了該項目。

然而,此後川普卻突然反指鄭羅二人事前未諮詢過他,否則一定可以用更高價錢賣出該項目。於是川普向鄭羅二人代表的香港財團索取10億美元懲罰性賠償,此舉一度令羅康瑞大感震驚,並表示川普不可能不知情。

這場官司糾纏了四年,並以川普敗訴告終。

儘管此後川普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雖然輸掉官司,但大樓升值不少,「最後是挺好的」,並要求記者向鄭家純和羅康瑞問好,稱他「非常尊敬他們」。但無論如何,川普與香港財團的這段恩怨情仇卻留下了陰影。

川普與中國風水淵源深

香港商人與川普合作投資地產的這段緣分,不但救了當時川普的燃眉之急,也讓川普對中國文化有了更深的了解。他能閱讀上百本與中國有關的書籍,就是從那次合作以後開始的,至今已經20多年了。

據《大紀元》記者採訪紐約僑領們得知,川普早年買下曼哈頓西邊的河濱南(Riverside South),占地77英畝,但1980年代急轉而下的地產形勢,讓這塊地成了「燙手山芋」。當時川普不但無力開發,甚至連買地的銀行利息都付不起,陷入財務困境。

於是川普四處尋找貸款,最終「求財向東方」,轉向香港的資金求助。以鄭家純為首的香港金主們對川普說,做決定前他們要先看風水。

為求扭轉乾坤,川普同意他們遠道請來華埠的一名風水師,該風水師認為可以進行改善,才使數名香港大富豪組成的財團答應投入巨額資金,這是1994年的事。後來這幅地塊真的使川普東山再起。

自此,川普開始重視風水行家的意見。僑領們津津樂道地舉了另一個例子:1995年6月動土改建的川普國際酒店大廈。

川普國際酒店大廈面對哥倫布圓環,地處八大道和百老匯大道交匯處,從高處俯瞰,這樣的格局就像兩支箭直射過來。一名僑領說,這就難怪過去的業主都不順遂,「過去那棟樓,無論誰擁有,一年都虧100多萬美元。」

如何避開直衝而來的交通要道?風水師用了銀色地球儀來化解,既擋住煞氣,又成了哥倫布圓環的地標。川普為修建這個地球儀,花了上百萬美金,並把川普國際酒店的正門——也就是箭射入的地方,從原先的向南改為向東,面向中央公園。


相信風水運勢,川普花費上百萬美金修建的金屬地球儀,已成為紐約曼哈頓哥倫布圓環地標。(莊翊晨/大紀元)

「川普信風水,最終趨吉避凶。在川普生意走下坡路的時候,是華人幫了川普。」僑領們這樣說。

不過,這名風水師相當低調,不接受採訪,他的一名助手證實說,風水師過去確與川普有過合作,但現在已經沒有合作了。

至於川普本人對待風水的態度如何,從西方媒體以往的一些報導中也能看出來,例如《紐約時報》1994年9月的一篇文章說,隨著港臺、新加坡和中國投資者的熱錢湧入買房,「中國風水」流行美國,成為「開發商和設計師日益熟悉的術語」。

文章引用川普的話說:「好的風水會讓你比競爭者更具優勢。亞洲人正在成為我們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不能忽視他們的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