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在一次戰略午餐會上表示,與中國發生戰爭是不可思議的,並表示他將再現美國價值觀的偉大,即人權、自由、民主、平等、追求幸福。

這意味著,面對中共的惡行,川普政府將不會選擇沉默和以經濟利益上的交換作妥協。

文 _ 周曉輝'

近日,有朋友轉發了一個曾參加美國候任總統川普戰略午餐會之人發的帖子,其中的一些部分涉及到了中國,而這透露出未來川普政府對華採取的政策導向。

首先,川普認為與中國在意識形態上的分歧根本不能調和,再爭論多少年也是沒有意義的,所以他不會像前幾任總統一樣與中國去爭論那些愚蠢的問題。川普還表示,與中國發生戰爭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作為總統和三軍總司令,我會使美軍處於世界絕對優勢,但這並不意味著一定要與中國或俄羅斯發生戰爭。用中國人自己的說法,最好的策略是不戰而屈人之兵。」

在川普看來,美國與中國的競爭最根本的只能是經濟和社會價值觀念。「這完全不需要什麼虛偽的外交辭令,我們可以放在桌面上公開的談。」

其次,川普對美中兩國政治、經濟體制的優劣有著清醒的認知。

在談到減稅問題時,川普表示:「減稅是重振美國經濟的關鍵,我的方案將使美國企業從根本上減少稅負,投資和活力增加一至二倍。」「美國政府必須縮減。國家的強大不是政府的強大。」「美國企業和人民才是美國強大的基礎。」「我的政府將在第一個任期內使美國經濟和國力增加8%。」「美國中產家庭在我的稅收政策下,綜合稅負,包括收入所得稅和消費稅將低於收入的20%。」


川普表示,中國中產階級家庭的稅負超過所有的發達福利國家。他說他將在第一任期內,使中產家庭的收入所得稅和消費稅低於收入的20%。(Getty Images)

川普隨之拿中國的稅負做比較。「你們知道中國所謂中產階級家庭的稅負有多高嗎?他們的稅負超過了所有的發達福利國家!當然,他們是享受不到應得的福利和權利的。他們的民眾和精英階層也根本不相信中國的現行制度。」

不過,對於中國的現行制度,川普的態度是「我相信中國人自己會明白的,不需要我們去說教。他們的領導人是怎麼想的,我不完全知道。但我確切的知道,他們的孩子在我們這邊學習和工作。中國人會越來越多的認識美國,這必須是和平的方式。想用先進武器手段達到這個目的的人,不是魔鬼就是極端的愚蠢。」

這與其所言的「與中國發生戰爭是不可思議的事情」相契合,即中國人認識到美國的優越性,只能是通過和平方式。

在午餐會上,川普還強調自己的政策不是閉關政策,但需要「整理內務」。他堅信美國價值觀的偉大,並表示將領導美國向世界再次證明這一事實。

川普言論傳遞的信號是:美國將捍衛自己的價值觀,並將公開談論這方面的分歧,即美國拒絕在價值觀方面妥協。

什麼是美國的價值觀?早在建國之初,美國便將價值觀作為立國之本,《獨立宣言》中有如此之語:「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換言之,「人權」、「自由」、「民主」、「平等」、「追求幸福」等就是美國的核心價值觀。美國的價值觀推動著建國歷史不長、只有200多年的美國,迅速發展成為當今世界頭號強國。

如果川普選擇重新捍衛美國的價值觀,那就意味著在中共的惡行面前,川普政府不會選擇沉默和以經濟利益上的交換而妥協。海外新唐人電視台近日 對美國國務卿熱門候選人、與川普想法相當接近的共和黨議員羅拉巴克的採訪就可以證明這一點。

羅拉巴克表示,「我們要用新的遊戲規則,避免中國少部分人將財富吸走。我們應該使貿易更均衡。」此外,「我們要確保美國政府不迴避拒絕還在迫害自己人民的國家所提出 的平等關係要求。比如,在中國沒有反對黨、沒有自由的報紙、沒有敢言的電臺。真有了這些,中國的專權就結束了。因此我們的目標是削弱少部分人對中國人的專權,讓中國民眾知道,我們是站在他們一邊的。」

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總統之一的雷根曾表示:「美國的偉大是因為美國的美善,如果她不再美善了,她就不再偉大了。」另一位美國歷史上偉大的總統林肯曾堅信:「上帝總是站在正義的一邊。」的確,「上帝保佑美國」是因為美國能夠捍衛自己的價值觀,而若想讓美國變得偉大的川普,只需追隨雷根和林肯的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