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紀元》周刊獨家文章分析了王岐山將出任國家監察委主任,並必然留任19大常委。(Getty Images)

中共近來開始試點推廣監察體制改革,黨媒大力造勢, 據悉,中共19大後,中紀委只負責黨紀維持, 王岐山將以人大委員長的身分兼任國家監察委主任,繼續維持對官場的反腐敗, 將力推中共官場「隱形富豪群體」的財產公開。

文 _ 蔡樂

《新紀元》周刊在8月分析指出,〈拿下上海幫 王岐山或出任國家監察委〉(第491期2016/08/04),文章獨家分析了王岐山將出任國家監察委主任,並必然留任19大常委。

到了10月,《新紀元》又發表了封面故事,分析假如王岐山真的去了國家監察委, 習陣營能夠重視監督,那就很接近臺灣實行的「五權分立」了。

11月底的《新紀元》還分析王岐山很可能取代張德江擔任全國人大委員長,同時兼任國家監察委主任。不久,這些觀點得到不少專家從各自角度給出的印證。

美國之音焦點對話談監察委改革


12月9日,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在美國之音「焦點對話」欄目表示,國家監察委員會的設置是一個制度改革,從黨的機構中紀委到非黨國家機構監察委,從理論上講是法治的進步,然而人們對這一舉措實際上意味著多大的進步非常懷疑。

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則表示,很可能19大之後的全國人大將修改憲法,把以前學自蘇聯的「一府兩院」行政體制變成類似於中華民國「五院體制」(立法、行政、監察、司法院,但沒有考試院)那樣的國家體制。監察委不會隸屬國務院,而是形式上由全國人大賦權,實際上對總書記負責。

建立監察委,主要是試圖解決兩個問題:其一,解決中紀委獨家辦案時「法外執法」的合法性問題,因為黨的紀檢部門本來並沒有憲法賦予的執法權;其二,解決中紀委辦案時調查手段不足的問題,因為中紀委沒有執法部門使用監控錄像、查帳、調用銀行帳戶資料等權力。這次設立監察委,準備把紀委的辦案機構,檢察院的反貪污賄賂、反瀆職侵權、職務犯罪預防等機構,以及審計部門等,合併到一起,把反腐敗從運動化轉變成法制化、常規化,這算不上重大政治改革,只是個政治體制的中小手術。

程曉農預測王岐山任人大委員長

程曉農說,王岐山負責組建新的國家監察體制的任務,這個體制要到19大之後的下一屆人大才能正式建立,顯然,19大他將繼續連任政治局常委。

他分析說,19大之後,中紀委的辦案功能轉交給國家監察委,中紀委只負責日常黨紀維持,王岐山可能就不再擔任中紀委書記了,他有可能以人大委員長的身分來領導國家監察委,繼續維持對官場的反腐敗壓力。設立監察委,王岐山換個舞臺,還是演相同的角兒。


程曉農預測,中共19大之後,王岐山將負責組建新的國家監察體制的任務,任人大委員長。王岐山換個舞臺,還是演相同的角兒。(大紀元)

陳破空:廉政公署能否治本是關鍵

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表示,王岐山能否在政治生涯的有生之年,建立起中國自己的、真正的「廉政公署」,事關他自己的政治遺產。明年19大開完,將是一個觀察點,如果新成立的監察委,不能兌現王岐山「先治標後治本」、「治標為治本贏得時間」的諾言,那麼,所謂「第三次政改」就是一場虛話。

的確,習近平、王岐山等人的改革遇到體制內既得利益者、特別是江澤民派系人馬的瘋狂阻撓,比如各國推行的反腐第一措施:公布官員財產,在中國卻幾十年行不通。

隱形富豪多 王推公開財產受阻


中共高層官員的貪污腐敗怵目驚心,各級官員揮霍大量公款,大肆搜刮財富,中飽私囊。目前中共官場存在一個規模龐大、財富驚人的「隱形富豪群體」,他們只想維持現狀,竭力阻撓王岐山推行的官員財產公示。

目前中共官員貪污金額超過億元的案件層出不窮,涉案數字越來越大。據中共官方公布的內容看,朱明國、金道銘、白恩培、萬慶良和周永康等落馬老虎受賄過億被判刑。

如白恩培貪腐2億4700萬元、金道銘受賄1億2300萬元、萬慶良受賄1億1100萬元、周永康貪腐1億2900萬元,以上只是官方報導的數字,但實際情況遠比現實更令人震驚。據報,白恩培家中搜出37億元,周永康家族貪腐超1331億元。

有海外中文媒體報導說,現在去查一查那些中共高層官員,能公布他們的財產嗎?很多資產都是上億的。對這些「隱形富豪群體」來說,最理想的局面就是維持現狀。

早在1994年就被列入立法規劃的《財產收入申報法》,歷經20年未能進入實際立法程式。路透社報導說,習當局原先承諾推動的兩個關鍵反腐平臺——官員財產公示法和反腐敗法,由於遭到一些人的抵制而被打入冷宮。那些人擔憂共產黨原本想要內部處理的問題被公諸於眾。

路透社引述跟高層有關係的消息來源說,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希望高級官員公布他們的財產。「自從2012年以來,王岐山一直試圖推動這個事情,但是遭遇非常強大的反對。」

早在2014年8月15日,中共國務院公布《不動產登記暫行條例(徵求意見稿)》,試圖嘗試施行官員財產公開制度,遭到既得利益集團的阻撓而遲遲未能推行。

據港媒報導,江派幾名新老常委曾慶紅、張德江和張高麗等曾多次阻撓、抵制「財產申報」的推行。曾慶紅四次申報家屬財產不實,還以會引發「社會上大混亂」為藉口抵制「財產申報」制度。

8名中共高官瞞報個人事項被曝光

面對江派的竭力阻撓,王岐山並沒有停止推動官員公示,而是先做了官員財產內部申報這一步,並以此來懲罰貪官。

10月31日,中共18屆六中全會文件起草組成員、中央辦公廳調研室巡視員鄧茂生在北京出席一個解讀六中全會的傳媒座談會時表示,六中全會要求黨員申報房產及婚姻情況,但並非要向社會公開。

12月初,陸媒報導了8名瞞報個人事項(婚姻、房產、年齡、綠卡)的落馬或被撤職的中共高官:前中共國家安監總局局長楊棟梁、前北京市委副書記呂錫文、前科技日報社副社長湯東寧、前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副主任龔清概、前江西副省長姚木根、前天津津南區區委書記呂福春、前新疆人大副主任栗智、前河南洛陽市委書記陳雪楓。

上述8名高官中,前科技日報社副社長湯東寧瞞報因私護照。據通報,其本人違規獲取英國永久居留權(綠卡),配偶子女獲取英國永久居留權、未經批准多次因私出國、事後隱瞞不報;長期違規持有個人因私護照,不按規定及時上交。2015年9月,湯東寧被開除中共黨籍並遭行政撤職處分,其科技日報社副社長職務被撤,由三級職員降為六級職員。

另外,呂福春瞞報婚姻狀況。據通報,2010年呂福春離婚後為掩人耳目仍與前妻以夫妻名義共同生活,對前妻打著他的旗號搞權錢交易聽之任之。

而楊棟梁、呂錫文、姚木根均瞞報房產。比如呂錫文及其直系親屬在北京二環黃金地段以內部價格購買5套高檔住宅,與市場價相差2000多萬人民幣。姚木根實際有12套房產,僅上報2套。

龔清概除瞞報房產外,還瞞報了個人股票。栗智及陳雪楓均瞞報真實年齡。

由此可見,這8名官員雖然不是頂級高官,但對他們的財產審核已經邁出了官員財產公示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