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川普在競選過程中,大肆抨擊美國與墨西哥和中國的貿易,並承諾,將停止美國製造業下滑的現狀。圖為2016年8月8日,川普在底特律經濟俱樂部發表他的經濟政策。(Getty Images)

麻省理工學院一項研究發現,來自中國的進口貿易對美國有著重大的政治影響。

2010年,那些受中國競爭產品重挫的社區選民,傾向於選舉更為極端的候選人,以代表其在國會的利益。同樣的社區選民在2016年美國總統競選中,也表現出強烈的傾向支持川普。

編譯 _ 李清怡

幾十年來,專家們一直在討論,愈加自由的貿易愈有利於美國經濟,但卻低估了貿易可能給美國經濟帶來的損失。川普在競選過程中,反其道而行之,大肆抨擊美國與墨西哥和中國的貿易,並承諾,將停止美國製造業下滑的現狀。

令專家們驚訝的是,川普竟然贏得了大選。以網路評論與新聞解讀為主的網站vox.com刊登資深記者Timothy B. Lee的文章,分享一些研究結果:川普打貿易牌作為其競選的主題時,明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經濟重挫區 傾向投給極端的候選人

近些年來,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家David Autor帶領的團隊一直致力於研究來自中國的進口貿易對美國社會造成的影響,研究結果表明:中國進口貿易對那些生產同類產品的地方廠商所在的城市,造成重大而長久的經濟影響。

近期以來,他們還發現,受中國競爭產品重挫的社區選民,傾向於選舉更為極端的候選人。 這一點,2010年曾發生過,如今再次於2016年美國總統競選中顯現。

Autor與經濟學家David Dorn以及Gordon Hanson於2013年做過一項研究,觀察2000年之後日益增長的來自中國的進口貿易,對美國某些地區造成了怎樣的影響。他們試著將來自中國的進口貿易所造成的影響進行分割,把中國進口貿易的數據按不同行業進行歸類,細分產品類別,如行李箱、塑膠和橡膠鞋、和模切紙板。並就生產每個產品類別的美國廠商廠址進行資訊收集。

相互參照兩組數據,研究人員能夠將兩類城市進行對比:地方產業受到中國進口商品強烈競爭的城市、中國進口商品對其不構成主要威脅的城市。研究結果令人震驚。對前者,中國的進口貿易不僅令他們失去了大量的工作機會,而且,所造成的影響比經濟學家們預期的影響更加持久。

因為這些製造領域的失業現象密集分布在某些城市,所以產生的社會效應就更大。那些開店、開餐館和經營其他生意的業主也會因此遭受衝擊,因為客戶能花的錢減少了,城市裡需要的教師、醫生和建築工人都減少了,稅基的下跌掏空了地方政府的財政預算。

與中國貿易 加速意識形態兩極分化

那麼,應該多麼嚴肅地看待這些研究發現呢?

在今年發布的一項研究中,Autor、Dorn、Hanson和Majlesi發現,中美貿易對美國的政治造成的影響非常大。他們對比了2002和2010年國會選區的選票趨勢,如同在早前的研究中,他們將地方行業遭受中國進口競爭重創的地區與相對受到較少衝擊的地區進行了對比。

結果顯示:2002年代表溫和派共和黨的國會選區,如果受到中國進口貿易的重創,到了2010年,更傾向支持保守派共和黨。在這些遭受貿易影響的選區,如果原本是民主黨的票倉、白人占大多數的選區,卻轉向選保守派共和黨。

很多2002年上任的溫和派議員在2010年被踢出國會,被更保守派或更自由派的議員所取代。由於共和黨整體上來講變得越來越保守,國會新當選的議員比原來的議員更加保守。研究人員表示,2002年至2010年間,國會溫和派的比例(民主黨和共和黨都包括在內)從57%下降至37%。

與中國之間的貿易似乎加速了意識形態兩極分化的進程。

11月初,Autor與他的同事分析數據,發現2016年總統大選出現了類似的趨勢。他們對比2000年與2016年的選票結果,研究美國各地支持川普的選票與16年前支持小布希的選票之間有何差異,他們發現,相對於2000年小布希的選票結果,在那些遭受中國進口貿易影響最大的地區,川普可謂大獲全勝。影響非常之大,看上去大到足以把川普推上總統的寶座。

川普的反貿易傾銷言論深入民心

簡而言之,中國增長的經濟強勢可能是一個有力的說法,用以解釋密歇根、威斯康辛和賓州出人意料的選舉結果——投給了川普,因為這幾個州自從1992年以來,在歷年的總統大選中都被民主黨拿下,川普的反貿易言論以及他對經濟的總體悲觀態度似乎令這些州的選民產生共鳴,而且,也特別迎合了那些深受中國進口貿易衝擊的地方廠商所在的州。

這些研究人員自己也清楚,太過強調具體數字是不對的。但是,研究結果的確清晰地顯示,川普的反貿易傾銷言論廣泛深入民心。

然而,更大的問題是,即使美國接受經濟的傷痛,再度引入貿易壁壘,也不見得能夠扭轉過去15年裡那些失去工作的社區所遭受的傷害。那些失去的很多工作機會也許不可能再找回來了。例如,如果公司被迫將生產轉回美國,他們可能使用更多的機器人、更少的勞工來建設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