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2日星期四,山東濟南舉行縣區人大代表選舉。因為宣布參選而被封堵在家中已長達20天的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一大早想出門投票,卻被長期駐紮在他家門口的「工作人員」攔了回來。不過,當局沒有剝奪孫教授的投票權利。

很快,兩名投票站的工作人員,抬了一個投票箱,在七、八名公安員警的陪同下,敲門進入孫教授家。他們告訴今年82歲的孫教授,因為天氣不好,為了照顧老人,當局決定讓他們在自己家裡「投票」。

工作人員拿出一張「選票」交給孫文廣,還「核對」了他的身分證件。孫教授當著公安員警和工作人員的面,在所有五名候選人的名字上打上叉,然後在「另選他人」欄目中,鄭重地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濟南市山東大學選區,應該有數萬名合資格選民。孫教授的有憲法保障的選舉和被選舉的民主權利,以這樣的方式,被保障了一半,還是被剝奪了一半?

樂觀的人常常教導我們,面對半杯水,如果我們看到水,就會滿足和感恩;而看到半個空杯子,就會不滿和怨恨。如果想要舒服地活下去,請盡量看和想到半杯水而不是半個空杯子。

孫教授應該樂觀嗎?

2017年3月分,香港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將投票選出下任行政長官。大陸的朋友非常不解,因為人大政改決議被否決,香港因此沒有了一人一票的選舉,而必須辛苦這1200位選委來代勞。我卻理解港人,因為一個不完全的假民主,實際上比一個不民主可能更為糟糕。這和如果不能和一個心愛的人結婚,寧願單身不嫁娶,大概是同樣的道理。

在經濟事務上,中國大陸的學者常常談到「後發優勢」。所以中國不需要先普及蒸汽機火車,再推行電氣火車,最後才興建高速鐵路。中國可以跨過很多階段,直接進入電氣化的高速火車時代。中國也不用建造老式的螺旋槳戰鬥機,而是直接就拿出J20什麼的先進武器。

但一到政治事務上,中共的學者就總是強調「循序漸進」,因為「美國的民主經過了兩百年」。這種殘廢的邏輯只能欺騙自己,封堵人群的嘴巴和心智。

所以,現在他們找到了更好的辦法,就是:其實中共的制度,才是最好的民主。

一位在香港工作的大陸研究人員就對我說,1200人的選委會選舉特首,比普選更好,因為「一般老百姓不懂政治」,精英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五百年後曉五百年,所以他們的選擇,「符合社會整體發展利益」。

這種邏輯,現在中國大陸成了主流(當然是官方認為的主流)。但近代歷史卻證明,精英政治最後會帶來悲劇。當年日本的精英、德國的精英,後來俄羅斯的精英,都沒有帶領他們的國家找到「整體發展利益」,而被精英們斥為反智主義的英美式保守政治,反而取得了最好的成效。

事實上,這種「精英理論」其實只是一個邏輯外殼,它所包藏的,其實是不平等和專制的內核。

而只有兩百年歷史的民主,從一開始就是平民的,倫敦下院的群毆,或是林肯演講和反對者直接拳頭相向,都突顯民主直截了當和簡單粗暴的特質。既然政治本身就是利益妥協,那就不要用複雜理論或者是高貴和優雅來包裝吧。

所以,對香港人來說,寧願要一個不民主的制度,也不要一個虛假的民主制度!因為有堅硬外殼的動物,裡面一定沒有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