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文的「Social Media」所 對應的中文詞彙,應該是 「社交媒體」加「社會媒 體」,而不僅僅是「社交媒 體」。圖為美國當選總統川 普的推特帳戶。(新紀元)
無標題文件 英文世界中的「Social Media」一詞,現在所對應的中文詞彙,一般是「社交媒體」。但從社會現實來看,它已經不僅是「社交媒體」了,不僅是用於人們的社會交往,而應該也算是一個「社會媒體」了,是一種新的媒體形式。所以,正確的表達「Social Media」的含義,應該是「社交媒體」+「社會媒體」。

所謂的「Social Media」,是基於計算機和互聯網的技術,使人們可以通過虛擬空間的社區和網路,來製作和分享各種訊息、資訊、設想、興趣、和愛好等內容。但由於「Social Media」的互動性、使用者產生的訊息的迅速交換,使「Social Media」的作用已經不限於社交,而在取代普通媒體的許多功能。

世界各地的「Social Media」,包括了Facebook(臉書)、WhatsApp、中國的QQ、中國的微信WeChat、Twitter(推特)、LinkedIn、Instagram、QZone、YouTube、Tumblr等等。上面的九個社交媒體的網路機構,都有至少3億到17億的活躍用戶。人類歷史上,還沒有哪一種媒體形式可以聚集如此眾多的人們在一個平臺之上。在美國,84%的年輕人都擁有一個臉書的帳戶。

當然,對社交媒體的批評不絕於耳,包括兩極化的問題、可信度的問題、過度集中的問題、被動參與、可靠性、訊息的擁有權、隱私和對人們的人際關係的影響等一系列問題。社交媒體對新聞媒體的衝擊,和對美國國內政治的衝擊,在這次美國總統大選中顯露無遺。

社交媒體的政治影響體現於,人們越來越多的從社交媒體上獲取政治性的新聞和訊息。但社交媒體可能在極短的時間裡,就可以通過抹黑的訊息讓一個政治人物名譽掃地、一蹶不振,而這些訊息卻有可能是不實的。即使後來的澄清做出了,但傷害可能已經造成,並且是不可挽回的了。競選政治的訊息如果得到正確的運用,社交媒體對候選人的幫助也是史無前例的。社交媒體給了那些本來沒有機會發聲的人們以一個強有力的機會和渠道,

臉書等社交媒體的用戶,可以轉發、分享他們喜歡的內容;推特的一個重要功能,是「再推」(retweeting)。這種滾雪球式的方法,試想一下,如果在上億人之間發推、再推、再推,幾個回合下來,從理論上來說,就幾乎會把全世界的大部分人都聯繫了起來。

「Social」一詞兼有社會的和社交的雙重含義。臉書、Instagram,初創的時候,還是以社交為主要目的,而推特,從開始就兼具社交和社會的雙重作用。中文翻譯成「社交媒體」時,就失去了第一種含義,變成純粹是「社交」的媒體了。其實,它已經變成了一種全新的媒體種類、媒體生態和媒體結構,完全顛覆了人們認為的傳統意義上的媒體概念,也完全顛覆了整個傳統媒體的行業。其深遠意義,現在才剛剛開始展現出來。傳統媒體被顛覆,從因果的角度不難理解。媒體為什麼存在?當歷史的大變革之際,媒體普遍的墮落,它們被替代,也是自然而然。

川普對推特的運用,可說是到了極致,隨心所欲、不逾矩。孔子在《論語·為政》中說,「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這簡直是川普一生的寫照!

川普團隊社交媒體總監斯卡維諾(Dan Scavino)的數據表示,從去年6月川普宣布參選到今年11月底,川普臉書粉絲人數逾1560萬,貼文瀏覽次數(Impressions)超過210億,互動人數(Engagement)逾4.85億,按「讚」人數近5千萬。川普臉書上傳的視頻,點擊量總計超過13億。同一時期,川普的推特累積1770萬粉絲,推文瀏覽次數近90億,互動人數逾4億;川普的Instagram帳戶也有420萬粉絲。這三者加起來。川普可以從他的手機上,瞬間把他的訊息讓3750萬人知曉,如果加上轉貼和再推,川普不難把他的訊息不通過其他傳統媒體、甚至不需要假手別人,就可以讓全美國都知道,也順便讓全世界知道。

3750萬人的訂戶,這樣的「媒體」程度,從傳統媒體的角度看,簡直是奇蹟一樣。《紐約時報》經營了150年,如今每天的發行量不到200萬份。《今日美國報》的訂戶,最高峰時也只有200萬。美國前四大電視臺的觀眾,CBS有940萬,NBC有775萬,ABC有689萬,Fox有520萬,四大網絡的觀眾加起來,也勉強只有3000萬。而川普只要手指頭一動,就可以傳播至3750萬人!(這個數字還在增長)

斯卡維諾說,社交媒體平臺大受歡迎歸功於川普,因為不論是推特、臉書或Instagram,川普都直接參與,親自發信息,因為他喜歡直接與人交流,喜歡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川普當了總統之後,據說有人希望他能少用推特。他會這樣做嗎?我們不得而知。但如果他能繼續直接面向選民,面向普通民眾,這種新型的領袖人物與普通民眾之間的互動,是前所未有的,也會帶來前所未有的改變。

美國媒體在選舉期間沒有公正地報導大選新聞,這個負面的影響因為川普從未中斷使用社交媒體,而被完全消除了。社交媒體成為美國選民直接了解川普的真實窗口,川普也成功的繞過企圖打擊他的媒體,直接和美國民眾有效、快速的溝通。

人們饒有興趣的在觀察,明年1月川普上臺後,白宮的記者招待會、新聞發布會,會改換形式嗎?川普可是曾經當面指著鼻子罵這些撒謊、隱匿不報的媒體的啊。如今川普可以不需要這些媒體而直接面對美國人民、世界人民,但這些媒體卻需要記錄、報導川普的一言一行。這個結怎麼解,會是2017年初蠻有趣的事情一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