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紀委近日再提「黨內談話方式」,極有可能在暗示不久後就有重量級「老虎」落馬,而這隻「老虎」或許是王岐山親自約談的。(Getty Images)

中紀委近日再提「黨內談話方式」,可能在暗示不久後就有重量級「老虎」落馬,而這隻「老虎」或許是王岐山親自約談的。

有分析指,王岐山約談的對象可能在曾慶紅、李長春、賈慶林或賀國強四人之中。

文 _ 周曉輝

12月9日,大陸澎湃新聞在「打虎記」欄目下發文〈黨內談話怎麼談?有的是中央紀委副書記陪同省委書記找本人談〉,該文來自《中國紀檢監察雜誌》。其中有這樣一段話:「2016年1至6月,全國紀檢監察機關談話函詢達到4萬2341件次;中央紀委處置反映中管幹部問題線索中,談話函詢507件次,對黨的高級領導幹部,有的是中央紀委領導直接去談,有的是委託省委書記談,有的是中央紀委副書記陪同省委書記談,談話的同時還要請本人對反映的問題作出說明。」

同樣的數字,在2016年8月10日中紀委監察網站刊登的一篇採訪中就有透露,而同日晚間,類似約談的表述則在「人民日報政文」微信公號中亦出現。

文章首先告訴大家之所以兩個多月來沒有「老虎」落馬,並非是中紀委「打虎」的節奏放慢,而是將主要精力放在了此前提到的監督執紀「四種形態」中的第一種形態上,即通過「有針對性的進行談話函詢,抓早抓小,防微杜漸」。從透露的數字看,在6個月的時間中,中紀委對不少部級「中管幹部」或談話或函詢達到了507次。顯然,這個驚人數字的背後隱藏的是「老虎們」的腐敗。

隨之,「人民日報政文」微信公號文章就提到:「對黨的高級領導幹部,有的是中央紀委領導直接去談,有的是委託省委書記談,有的是中央紀委副書記陪同省委書記談。」請注意,這裡提到了「中央紀委領導」和「中央紀委副書記」,由於後者也是中紀委領導,因此,這裡的「中央紀委領導」應該是特指中紀委書記王岐山。能讓王岐山親自出馬談話的對象,地位毫無疑問應該不一般。

文章最後還表示,雖然中紀委很多人在忙於執行「第一種形態」,但「第四種形態」,也就是「打老虎」同樣也在進行核查、取證中,「沒準很快就會有新的消息發布了」。其潛臺詞就是,不久的未來至少還會有部級高官乃至更大「老虎」被祭出。

時隔兩個月後,中紀委再提「黨內談話方式」,極有可能在暗示不久後就有重量級「老虎」落馬。這隻「老虎」或許是王岐山約談的,或許是「委託省委書記談的和中央紀委副書記陪同省委書記談的」。

王岐山約談的高官會是誰呢?無疑,能讓政治局常委王岐山約談的對象的級別也應該是政治局常委級別的,包括卸任和在任者。

曾慶紅等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危矣

據香港《爭鳴》雜誌7月報導,6月中旬的一個周末,中共中央在香山中央幹部休養所召開了一個「學習座談會」。會議以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名義,邀請已退休的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參加,但未邀請兩位前任總書記。在會議上,王岐山直接對曾慶紅、李長春、賈慶林、賀國強進行點名,提出三點要求:什麼時候簽署關於個人、配偶和子女的財產及收入來源公開公示意見?什麼時候簽署關於規範子女及配偶、直系親屬經商辦企業行為?應該自律、自覺、遵守執行紀律、規矩、停止一切非正常活動。

另據香港《動向》雜誌8月披露,7月26日,中共政治局舉行會議,決定於10月在京舉行18屆六中全會。會後,政治局常委會決定,由王岐山出面分別約談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李長春以及賀國強。報導稱,王岐山在約談時指出,政治局常委、委員以及已退離休的政治局常委,必須高標準遵守、執行相關紀律、規矩和政策,就個人、配偶及子女的財產與經濟來源,在境外、外國的國籍、居留狀況進行申報及公開公示,絕不允許以各種所謂理由藉口一再拖延。

如果上述消息屬實,合理的推斷是:王岐山約談的對象應該在曾慶紅、李長春、賈慶林、賀國強四人中。而近期曾慶紅心腹、華潤公司董事長宋林被審,曾慶紅馬仔梁振英被迫宣布退出參選香港特首,曾慶紅曾經掌控的國安部長換人,都在昭示著罪惡多端的曾慶紅處於高危中,被拋出的時機已來到。


曾慶紅可能已被王岐山約談。近期曾慶紅心腹宋林被審,其馬仔梁振英被迫宣布退選香港特首,且曾經掌控的國安部長換人,都在昭示曾慶紅被拋出時機已來到。(Getty Images)

除了曾慶紅外,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江西省委書記強衛、江澤民長子江綿恆,以及上海市政協主席吳志明等人,也傳被中紀委和中組部約談,其中羅志軍、強衛涉嫌捲入周永康和令計劃集團,吳志明是江澤民的親侄子,江綿恆貪腐之烈更是天下皆知,而且他們都參與了迫害法輪功的罪惡。這些江派高官如果被祭出也絲毫不會令人意外。

不久的將來究竟是哪名高官落馬,外界都在等待。但無論是上述中的哪一個,都無可置疑的昭示著,抓捕江澤民的繩索正在一步步收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