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證監會主席劉士余於會員代表大會上一度脫稿怒批強盜收購,挑戰刑法將開啟牢獄大門。(新紀元合成圖)

12 月3 日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大會上,證監會主席劉士余一度脫稿講話,一改以往溫和形象拍案而起:「反對野蠻人收購,挑戰刑法將開啟牢獄大門」,對野蠻人發出最強烈警告,嚇到在場財經人。

中共官方開始清理「野蠻人」,龍頭房企萬科算是保住了。

文 _ 齊先予

主席一席話 基金經理都驚呆

據陸媒報導,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2016年12月3日周六,於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第二屆第一次會員代表大會上演講時表示,希望資產管理人,不要當奢淫無度的土豪、不做興風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最近一段時間,資本市場發生了一系列不太正常的現象,舉牌、槓桿收購。

劉士余說,但是你用來路不正的錢,從門口的野蠻人變成了行業的強盜,這是不可以的。你在挑戰法律法規的底線,挑戰做人的底線,這是人性不道德的體現,根本不是金融創新。

劉士余說,有的人集土豪、妖精及害人精於一身,拿著持牌的金融牌照,進入金融市場,用大眾的資金從事所謂的槓桿收購……現在在金融市場,直接發展一些產品,實際上最終承受風險的不是發展產品的機構,而是廣大投資者。

劉士余表示,槓桿質量在哪裡?做人的底線在哪裡?這是從陌生人變成了野蠻人,野蠻人變成了強盜。你挑戰現行的金融監管的《民商法》,當你挑戰《刑法》的時候,等待你的就是開啟的牢獄大門。


最近一段時間,中國資本市場發生了一系列不太正常的現象,舉牌、槓桿收購。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脫稿強烈譴責,保住龍頭房企萬科的股權。(大紀元資料室)

據鳳凰財經報導,目擊者說,劉士余一席話,整個會場的基金經理們瞬間都驚呆了。

《中國經營報》12月3日就此報導稱,劉士余首次針對當下資本市場上備受熱議的舉牌、槓桿收購發表看法。劉士余憤怒了,拍案而起,對野蠻人發出最強烈警告。證監會主席用如此嚴厲的措辭,在整個證監會監管歷史上也甚罕見。

保險公司野蠻收購實業

在大陸股市,近幾年經常出現這樣一個場景:某家發展得很好的實業企業上市後,其股票不斷被一些保險公司或保險公司支持的公司舉牌收購。舉牌是指收購上市公司股權的行為,當投資者持有或者與他人共同持有一個上市公司已發行股份達到5%時,向證券監管機構和證券交易所作出書面報告,通知該上市公司,並予以公告,這個過程被稱為「舉牌」。


大陸的保險公司大手筆舉牌,野蠻收購實業,把原管理層趕出門,再利用股市炒作,高價賣出。如已經被保監會約談的恆大人壽保險公司。(大紀元資料室)

但這些保險業公司並不是真正想發展這個實業,而是在不斷炒作中大量購買,最後成為第一股東,然後這個保險公司把持董事會,把原來的企業家趕出門,再利用股市炒作,高價賣出這個股票。

門外陌生人最後成了公司的主人,這就叫野蠻收購。比如寶能公司收購南玻集團。創立32年的玻璃製造業,在寶能取得控股權後,元老級的管理層慘遭「滅門」。再如格力集團,資產龐大、流動資金豐沛,在寶能還沒取得5%股份之前,原董事長董明珠即遭免除集團所有職務。

2016年大陸的保險資金大手筆舉牌收購。從寶能萬科股權之爭開始,「野蠻人」一詞經常見諸報端,保險資金大舉舉牌收購上市公司股票。

2016年以來至今,多家保險機構已經買入滬深兩市多家上市公司共計762億3600萬股的股份。比如,以保險為主要資金的寶能系,在2015年大舉收購萬科股份之後,2016年7月在萬科復牌後再次耗資14億9000萬元人民幣收購萬科A股7529萬股。

同時,寶能系近來又大規模收購玻璃製造商南玻集團的股份,並已經持股超過25%,成為第一大股東,並正式接管董事會。目前寶能系持有東阿阿膠、南玻等超過40家上市公司的股份。

再如,安邦系耗資200億元人民幣收購中國建築30億股普通股,占普通股總股本的10%。恆大人壽已經被保監會約談,不支持保險資金短期大量頻繁炒作股票。

萬寶之爭 財新網呼籲金融改革


針對萬科的主權保衛戰:寶萬事件,財新傳媒呼籲金融改革,因過去各監管遲遲未對「寶能系」是否違法明確表態,現行監管體制弊端重重。(大紀元資料室)

劉士余提到的野蠻行為表現最突出最劇烈的就是房地產公司萬科的主權保衛戰:寶萬事件。

從2015年開始,深圳姚振華的寶能系持續收購萬科A股票,至12月17日,已擁有萬科22.45%的股票,成為萬科第一大股東。之後,萬科與寶能系開始持續激烈的股權之爭,王石及其創業團隊竭力想保持自己對萬科的主權。

2016年7月19日,在萬科股價連跌之下,萬科針對寶能系的「致命」6分鐘拉抬股價行為,及寶能系9個資管計畫瀕臨「爆倉」之際,向證監會等四個監管部門發出實名公開舉報信,列出寶能「八宗罪」,要求監管層調查,以及在調查結果出臺前取消寶能在萬科的表決權。

7月20日,證監會緊急召開多場相關會議,討論相關的法律認定和對策。同時,證監會內還專門成立了處理寶能萬科事件(簡稱寶萬事件)的多部門聯合領導小組。

7月21日,深交所對萬科和鉅盛華(寶能系)發出監管函,批評兩家公司的違規行為。

7月25日,財新傳媒總編胡舒立發表評論文章〈「寶萬事件」再喚金融監管改革〉稱,愈演愈烈的「寶萬事件」,再次將現行金融監管體制的弊端暴露無遺。「寶萬事件」的爭論焦點,在於寶能收購萬科的資金來源及管道是否合法合規。一年過去,各監管機構遲遲未對「寶能系」是否違法違規明確表態。

文章表示,「寶萬事件」再次提示,金融監管體制改革不能再拖。「一行三會」目標各異,缺乏達成一致行動的決策和執行機制,日漸影響監管有效性,必然導致監管真空、監管套利等嚴重後果。

對劉士余的表態,西藏琳琅投資王琳表示,目前一些金融資本,尤其是一些舉牌資金,對實體企業的股權是一個威脅,造成了金融資本的脫實向虛。

南京胡楊投資張凱華認為,從目前險資舉牌來看,給市場帶來的是負面影響,有的甚至為了一波股價炒作,把一些優秀的上市公司淪為資本的工具。

新城控股高級副總裁歐陽捷認為,投機者基本上可以認為是野蠻人,其進入公司的目的是獲取資源、最大限度搾取所投資公司的潛在價值,之後求得全身而退,不會顧及其他投資者、員工、客戶的利益。

保監會叫板劉士余 領悟後閉嘴

人們對證監會主席劉士余的那番話感到震驚,除了內容震驚外,也詫異這番話為何不是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保監會)來說,而是證監會來出面呢?

劉士余發飆的第二天,12月4日,微信圈傳出一份被稱為「保監會官員對飆劉士余」的內部錄音,隨後被刪除。

有保險業內人士證實,錄音中的發言者是保監會保險資金運用監管部副主任賈飆。賈飆說:「劉士余主席說了很長的一段話,我個人覺得沒什麼,對於劉主席提到的問題,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經過系統的數據分析,只是下意識的做了結論。」

「當然這個背後原因很複雜,我們保監會馬上會出臺一個比較嚴格的制度來約束一些保險公司的行為,但是在我們這個政策沒有出臺之前,還處在靜默期。你作為證監會的主席來表這個態,其實我個人感覺,這是不應該的。」

後來這個錄音很快被刪除了。

保監會主席項俊波在2016年7月召開的保險業發展與監管專題培訓班上指出:少數公司進入保險業後,在經營中漠視行業規矩、無視金融規律、規避保險監管,將保險作為低成本的融資工具,以高風險方式做大業務規模,實現資產迅速膨脹,完全脫離保險保障的主業,蛻變成人皆側目的「暴發戶」、「野蠻人」。

然而保監會一直沒有採取行動,直到證監會搶了先。

據說保監會方面第一時間是不滿劉「撈過界」發言,待「領悟」他的部分說話頗具王岐山風格後,才急起直追。保監會初步的反應,不只是庸政懶政的問題,套句李克強會議常用語,「這裡有內鬼」。

劉士余在「野蠻人」講話中,最具王氏風格的,是他以「奢淫無度的土豪」、「興風作浪的妖精」、「坑民害民的害人精」形容某些資產管理人及財團收購者,並稱他們用「來路不正的錢從事槓桿收購」,這無異於「強盜的行徑,是挑戰法律的底線,是人性和道德的淪喪」。

雖然有人想不明白,當下A股常見的舉牌、公開收購等行為怎麼就成了涉及私領域的「奢淫無度」,但業內熱議劉士余「有的放矢」,指的就是寶能系及其A股舉牌手前海人壽。

寶能前海人壽被查 制止萬能險撈錢

就在劉士余發話當晚,新華網隨即跟貼發文檢討保險企業和保險資金,並點名前海人壽、恆大人壽、君康人壽、東吳人壽等7家險企在被查之列。

前海人壽、恆大人壽為近年來新興險企,兩家險企均依靠高成本、短期限、保障成分低的理財型保險產品開路,迅速做大保費規模,並輔之以激進投資。前海人壽、恆大人壽萬能險業保費占總保費規模分別超過80%、90%,2016年前十個月,保費規模分別約900億元、413億800萬元人民幣。

其中最吸金的是萬能險。萬能保險除了同傳統壽險一樣給予保護生命保障外,還可以讓客戶直接參與由保險公司為投保人建立的投資帳戶內資金的投資活動,將保單的價值與保險公司獨立運作的投保人投資帳戶資金的業績聯繫起來。


股市皆知,前海人壽的錢除了用來給寶能系輸血之外,就是為其到處舉牌收購上市公司。這種「吸金大法」的萬能險,已被調查。(新紀元合成圖)

公開資料,僅萬能險一項,就占到前海人壽保費收入的72.4%。股市皆知,前海人壽是其控股公司寶能系能夠大量投資、到處舉牌的主要籌碼。這也意味著,寶能系之前一系列被視為「野蠻、惡意」收購的主要資金來源於前海人壽的萬能險產品。而曾有律師指出,儼然成為前海人壽「吸金大法」的這種萬能險,已超越此類產品的法律特徵。

據媒體此前相關報導,前海人壽的錢除了用來給寶能系(主要是房地產業務)輸血之外,就是為其到處舉牌收購上市公司。從之前的萬科之爭到目前強勢入主的南玻、格力,寶能系舉牌之手從大型央企伸入為數不多的明星國企。

12月6日陸媒報導,保監會已決定,分別派駐檢查組進駐前海人壽、恆大人壽進行現場檢查。檢查內容包括公司治理規範性、財務真實性、保險產品業務合規性及資金運用合規性等,並在此基礎上,出臺更加有針對性的監管措施。

保監會稱,對於險資中因虛假出資導致的償付能力不足等問題,將引入稽查部門,聯合公安機關對保險資金虛假出資問題進行調查。其目的是懲處違規行為,規範其公司治理、業務發展和投資運作,維護市場秩序。

深圳國資委協助強盜吞併自己人

這次證監會一把手出面發火,其導火線普遍指向2016年寶能舉牌南玻集團及格力集團,前者造成南玻創始人、董事長曾南攜六位老高管集體出走,後者造成格力董明珠被免去集團所有職,目前僅保留集團旗下格力電器董事長的職務,看來也只能熬到2017年初。南玻和格力不僅成為第二個萬科,曾南與董明珠兩人境遇比王石還要悲情。


外界質疑寶能與國資委唱「雙簧」,才能舉牌振業,致使南玻集團曾南及格力集團董明珠紛紛被迫離職,境遇比王石還要悲情。(新紀元合成圖)

現在官方開始清理「野蠻人」,王石的萬科算是保住了,估計南玻、格力的創業元老們也能重回自己的企業。

寶能系舉牌的萬科是龍頭房企,南玻是30多年老牌玻璃廠,二者總部都位於深圳。資料也顯示,寶能此前多次舉牌深圳國資委旗下企業。而格力1999年就榮膺全國「馳名商標」,是珠海特區數一數二的企業。

寶能系舉牌國企顯然在深圳和珠海這兩個地方無往不利,而且深得兩地國資委「出手相助」。如珠海市國資委,在寶能系收購未達5%時,就發《通知》董明珠已不再在格力集團任職。這讓人想起雷同於深圳振業集團,而寶能舉牌振業,在當時被質疑是與深圳國資委在唱「雙簧」。

為什麼深圳市國資委、珠海市國資委要另眼相待寶能系,或具體說是寶能系掌門人姚振華?合理推測是官場有人從中收受好處,或者是姚振華狐假虎威。

從公開資料來看,姚振華1992年進入深圳工作,十幾年時間,發展出寶能系在當地「包山包海」。期間官場主要領導張高麗、黃麗滿、李鴻忠、王榮等人。除此,深圳與珠海誰人不知是「慶親王」曾慶紅的地盤。

江派掌控保險業 徐翔案牽出大佬

前海人壽只是寶能在股市舉牌 的手,寶能的背後不只是有錢,還有權力靠山。曾有專業人士指出,寶能通過萬能險的方式籌措資金,觸碰法律和政策紅線,而此產品也是經過保監會審核通過後才能上市。那保監會是誰放行的呢?

往大方面看,寶能以不當險資槓桿舉牌的資金,除了影響股價、動盪股市,爭奪上市公司經營權,小股東權益受損,更是傷害實體經濟,製造系統性金融風險,威脅國家金融安全。這在執政者看來,寶能或藏有比賺錢更大的不良盤算。

前海人壽背後是寶能,寶能後臺背景是什麼?誰讓證監會一把手身後的高層定調「野蠻人變成行業的強盜」的呢?王岐山為何這時來動寶能恆大呢?

公開資料顯示,大陸的私募和保險領域長期被江派利益集團掌控。其中,私募基金一直被江澤民孫子江志成所操縱;江派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之子劉樂飛則先後在中國人壽和新華保險擔任要職,同時擔任中信證券董事。


寶能通過萬能險方式籌措資金,傷害實體經濟,觸碰法律和政策紅線。徐翔(右一)案牽出其背後靠山——江派利益集團掌控的私募和保險領域。(新紀元合成圖)

私募和保險資金在2015年股災中都存在問題。被稱為「私募一哥」的徐翔在股災期間與劉樂飛掌管的中信證券合作,中信證券使用「國家隊」資金替江綿恆的死黨上海市副市長艾寶俊家屬「解套」。而中國人壽被曝在股災期間減持所持有的中信證券A股3000萬股,套現逾8億元人民幣,持股量由6.05%降至5.74%。

2016年12月6日,徐翔操縱證券市場案一審開庭,徐翔及相關嫌犯均認罪。而劉樂飛被指是背後的操盤手,股災後他被撤銷新華保險董事和中信證券副董事長職位,有消息說他被限制出國並接受調查。

港媒2014年曾報導中紀委收到的一份舉報材料,是廣東前省長黃華華為自保舉報了曾慶紅、李長春、劉淇、張德江、張高麗等一批高層親屬,在廣東設立3270多家公司,操控70%的地產、基建工程項目,操控60%金融、證券業。想必這當中絕大部分應該是找人代持,官員白手套多是集團掌門人,如徐明、劉漢等。

在2015年寶能與萬科大戰時,曾有市場人士比喻「螳螂捕蟬」。不過藉此新說,在寶能野蠻舉牌中,國企像是蟬,前海人壽是螳螂,寶能是黃雀,黃雀後面或有大老虎,而且目的不僅止於參股。

也許這引起了上面的警覺,所以劉士余突然火大起來,有的放矢痛批動機不良、目的不純的收購不是為了投資做生意,而是威脅逼走企業原來的管理層。而難得口出惡言的劉士余,這次連「奢淫無度、妖精、害人精」都脫口而出了,或許有關方面欲敲山震虎的對象,包括但不限於寶能系等觸及國家金融安全紅線的險資險企。

習新一輪金融整頓 萬科成風向標

12月7日,大陸「財新網」的文章說,新一輪金融整頓風暴從3日開始。劉士余這樣的表態瞬間引發朝野震動。市場心知肚明,標誌性的關聯事件是萬科股權之爭,在各方資本和管理層僵持爭鬥持續一年多的時間裡,劉士余如今作出相關如此嚴重表態,這是第一次。

從深圳姚振華的「寶能系」2015年7月大舉買入萬科時,這場中國資本市場前所未有的股權爭奪戰已持續一年。萬科、華潤、「寶能系」、安邦、深圳地鐵,幾大巨頭的纏鬥高潮迭起,成為資本市場關注的焦點。

在萬科股權之爭進展過程中,親習陣營的「財新網」曾發表多篇文章質疑寶能的資金來源及行動合法性,挺萬科王石的意味明顯。如「財新網」2016年7月14日披露華潤與寶能項目合作細節,並稱華潤、寶能或觸犯監管法規。

萬科股權之爭中,胡舒立與「財新網」接連發聲,背後的政治信號令人關注。此前,大陸媒體已不斷披露萬科股權之爭背後的政治博弈因素。

7月15日,「優質談資生產者金融街偵探微信號」發文稱,「萬寶之爭」進入深水區,場上的玩家都開始玩「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血腥之戰了。文章稱,王石團隊說不准抓著國有資產流失、險資監管的問題,扳回一局也未可知,畢竟金融反腐剛剛進入深水區。

等到了2016年11月,習近平在六中全會上獲得習核心地位後,就逐步開始全方位清洗經濟領域。

習陣營控制房地產 清洗金融業

11月28日,濟南各大銀行集體下發緊急通知,即日起至30日,各分支機構全面暫停房貸業務。有的銀行在通知中措辭嚴厲地表示:擅自放貸將追究責任。

11月28日,上海、天津樓市調控加碼,再調整住房信貸政策。其中,上海規定首房首付不低於35%。

11月28日,大陸央行推出新規,收緊境內企業的境外人民幣放款,不但規定上限,還規定需報外匯管理局備案。這是近20年來當局首次收緊人民幣淨流出,標誌跨境人民幣政策發生重大變化。

11月30日,港媒報導稱,習近平當局今次已下達死命令,聲言對樓價仍上升的城市,不再約談,直接問責,各地方諸侯不能不認真對待。


大陸有多個城市存在房價估值過高的風險,習陣營控制房地產,已下達死命令,聲言對樓價仍上升的城市,不再約談,直接問責。圖為深圳一處售屋廣告版。(Getty Images)

11月30日,中共社科院發布報告顯示,大陸有35個大中城市普遍存在房價估值過高的風險;深圳、廈門、上海、北京、南京整體風險最高。

大陸央行規定,自12月1日起,個人在銀行開立帳戶,每人在同一家銀行只能開立一個Ⅰ類戶,已經有Ⅰ類戶的,再開戶只能是Ⅱ、Ⅲ類帳戶。分析指,央行此舉意在管資金流向、防貪污、防偷稅漏稅和防洗錢。

12月2日,官媒發文批地方政府賣地玩「飢餓營銷」。

12月5日,中共保監會要求前海人壽對萬能險業務進行整改。要求其停止開展萬能險新業務,並在3個月內禁止申報新的產品。此外,保監會已累計對27家中短存續期業務規模大、占比高的公司下發了風險提示函。

12月6日,徐翔等三主犯操縱證券市場案開庭,三人均認罪。該案有13家上市公司23名高管涉共謀。

12月6日,中共保監會分別派駐檢查組進駐前海人壽、恆大人壽進行現場檢查。重點檢查公司治理規範性、財務真實性、保險產品業務合規性及資金運用合規性等。

習近平王岐山拿不良保險公司開刀,接下來大陸金融界將因此挖出一系列「錢老虎」,好戲還在後頭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