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81年10月19日,法國羅尚博將軍在約克鎮接受英國軍隊投降。(維基公共領域)

1775年伊始的美國獨立運動,如非法國宮廷的思想覺醒,從獨立自由的基點給予關鍵性軍事援助,很可能在1777年就被英軍覆滅。

如今川普取得美國新的政治契機,而歐洲面臨顛覆性的劇變,時間會將兩者引向何方,或許歷史會透露些訊息。

文 _ 李琳

美國大選剛剛落下帷幕,政治素人川普當選總統觸發全球震驚,他所屬的共和黨還贏得了參眾兩院控制權,這將給美國未來的數十年帶來深刻的影響。我們已經進入到一個新時代,大洋彼岸的歐洲亦是充斥著懷疑和動盪,以原來的領導方式和思維都難以應對,也開始不可避免地走向這場世界性的大轉型。

那麼,讓我們來回顧一下歷史,看看在240年前美國發表獨立宣言的那個時代,在舊制度末期的法國是如何作出決定,投入極大的熱情、勇氣和決心來支持新興的美利堅合眾國,以政治權力中樞的身分促進其獨立活動,最終幫助其贏得戰爭,建立了這個偉大的新興國家。

英法七年戰爭埋下美國獨立導火索

首先,讓我們回顧一下美國獨立戰爭的導火索——英法七年戰爭。18世紀中葉,大英帝國與法蘭西帝國為爭奪殖民地矛盾重重,隨著在兩個大陸上的擴張最終彼此相遇。當時主宰歐洲的幾個主要國家,在日益升級的衝突下,分別結盟成兩大軍事集團。英國與普魯士結盟,法國與奧地利、俄國結盟,並在1756年爆發了長達七年的大規模戰爭,於1763年結束。結果是英國-普魯士集團取得勝利,英國自此邁向日不落帝國的傳奇。


1773年的路易十五,François-Hubert_Drouais繪。(維基公共領域)

在法國,這場戰役成了路易十五執政晚期最重大的失敗,是君主制的法國最受屈辱的事件之一。法國大量的殖民地遭到剝奪,被迫放棄了印度、加拿大、密西西比河東岸,還背負了沉重的戰爭債務,聲望也顯著下落。這次戰爭亦使路易十五失去了人民的支持,執政早期受到擁戴的「受愛戴者」(le Bien-Aimé)在死後成了法國最不得人心的國王之一。

雖然英國是七年戰爭中最大的贏家,但卻在勝利的驕傲下做出了一項錯誤的決策,將英國在這場大帝國戰爭(北美地區)的戰費轉嫁在北美殖民州身上。這引起了當地居民強烈的不滿,埋下13年後美國獨立戰爭爆發的種子。

連番慘敗
美國大陸軍兵力減至一成


在北美,12個地區的殖民會議建立了大陸議會,決定必須徹底改變與宗主國英國的關係。1775年4月19日,美國獨立戰爭的第一槍在列星頓正式打響。

8月23日英王宣布北美殖民地居民的反抗運動為非法,並聲言「寧可不要頭上的王冠,也絕不會放棄戰爭」。12月22日,英國當局正式調兵5萬鎮壓殖民地。強大的英國海軍控制了大西洋,並藉此大範圍地調動部隊,來自大洋彼岸的物資也源源不斷地運送而來。


〈華盛頓將軍畫像〉,約翰.特朗布爾(John Trumbull)繪於1780年。(維基公共領域)

相形之下,資源拮据的北美大陸議會,自獨立戰爭開始以後,其所集結的大陸軍總兵力就在不斷地下降,議會後來連軍餉都發不出。1776年,大陸議會任命的總司令華盛頓將軍率領1.8萬人防守紐約被英軍擊敗,自此,連番慘敗後絕望地退向福吉谷的大陸軍總兵力從4.6萬人銳減至不足5000人。

贊成新思想的路易十六與重振法軍

此時,凡爾賽宮的主人已經是路易十六(1754年8月23日至1793年1月21日)了。年輕的國王在1774年繼承了陷入困境的法國。他本是王室家族的第三個兒子,其政治思想受到了費奈隆(Fénelon)和當時一些啟蒙哲學的影響──這些思想強調國家是與國王分開的,與當時法國君主政體的傳統觀點截然不同。路易十六還博學多才,對航海航空和遠征發現新大陸也很感興趣。


1775年的路易十六國王。(維基公共領域)

雖然在十八世紀的大多數時候,法國戰略重心基本上是向位於歐洲大陸的軍隊傾斜,以保留一支高效的本土軍隊防守數條漫長的陸地邊界,對於殖民地則僅提供少量的援助(派遣少量的或者缺乏作戰經驗的部隊),讓其依靠自己的力量保衛自己。但七年戰爭的失敗令法國開始反思。

之後,路易十六採取了一系列措施來加強軍隊,整體軍事力量較之以前有了很大的進步和提高。他重建了被英國摧毀的海軍;對陸軍軍官制度和軍隊編制進行了有效的改革,提高了士兵的戰鬥力;並增加了海外殖民的駐軍人數,形成有效的海上保障鏈條。

同時,法國還在外交上進一步加強了與西班牙、奧地利等國的聯繫,減少了法國在歐洲大陸的後顧之憂。贊成新思想的路易十六,連同西班牙,開始向美國提供財政援助,但北美大陸軍更急需軍事上的支援。

年輕的法國侯爵堅信美利堅必勝

1776年,19歲的法國軍校軍官拉法耶特侯爵(Gilbert du Motier,Marquis de La Fayette,1757年9月6日至1834年5月20日)第一次從上司口中聽到了北美爆發獨立戰爭的消息,「也就是從那時起,我開始心馳神往。」


〈拉法耶特將軍畫像〉,Louis-Léopold Boilly繪於1788年,凡爾賽宮收藏。(維基公共領域)

拉法耶特認為,「美國的獨立,將是全世界熱愛自由人士的福祉」。1777年他自備戰艦,募集人員,在當年6月抵達美洲參加美國獨立戰爭,拉法耶特也自此成了華盛頓的密友。他在戰爭中的輝煌戰績為他贏得了議會的信任,他設法說服美國議會派遣一支使團前往凡爾賽求援。

1777年12月3日,三名來自美國的全權代表抵達法國,其中一位即為著名的政治家和物理學家、令人敬仰的避雷針發明者本傑明.富蘭克林,陪同他的是賽拉斯.迪恩和亞瑟.李。他們在凡爾賽受到了正式接待。

凡爾賽宮決定傾國力支持美國獨立


韋爾熱訥伯爵夏爾.格拉維耶是法國政治家和外交家。路易十六統治時期的1774年擔任外交大臣,策劃與北美洲殖民地結成同盟,幫助美國獨立戰爭,並在歐洲建立一個穩定的力量均勢。(維基公共領域)

1777年底,美國取得薩拉托加大捷(全殲英軍柏高英部7000餘人),讓法國人精神一振。早就力主援助美國的法國外交大臣韋爾熱訥伯爵加大活動力度,路易十六的寵臣、著名劇作家博馬捨也認為時機成熟,可以報復英國七年戰爭之仇。他向國王進言:「如果您本人不想受到侮辱和削弱,您就得侮辱和削弱英國人。」加上拉法耶特的作用,路易十六決定公開與北美殖民地結盟,法國成為第一個承認新興的美利堅合眾國合法性的國家。

法美同盟條約簽訂於1778年2月6日,條約規定「法國保證美國的獨立及其在與英國的戰爭結束時所確定下來的領土」。

1778年6月,法國對英國宣戰。路易十六派出了德埃斯坦(d’Estaing)海軍上將和羅尚博(Rochambeau)伯爵,帶著一支由12艘戰列艦和14艘護衛艦組成的艦隊,護送法國士兵前往美洲。

1779年6月西班牙與法國締結聯盟,以法國同盟者身分在海上參加反英戰爭。1780年12月荷蘭亦加入戰爭,對英宣戰。據統計,美國在戰爭期間從法國獲得了超過800萬美元資助和貸款,西班牙拿出65萬美元,荷蘭提供了由法國擔保的180萬美元貸款。

戰略勝利法軍贏了最關鍵海戰


1781年9月5日維吉尼亞切薩皮克灣,法國戰列艦和英國戰列艦正在交戰,此役法軍取得戰略勝利。(維基公共領域)

1781年9月5日,美國獨立戰爭中最關鍵的一場海戰爆發於維吉尼亞的切薩皮克灣。由湯瑪斯.葛瑞夫斯率領的英國艦隊對抗德.葛拉瑟伯爵(François-Joseph Paul, marquis de Grasse Tilly, comte de Grasse)指揮的法國艦隊。共計戰列艦32艘的法國海軍獲得了絕對制海權,堵住了約克鎮中由查爾斯.康沃利斯將軍所指揮英軍的退路。

美法聯軍在約克鎮獲決定性勝利

9月26日,運輸船帶著火炮、攻城器及由艾爾克指揮的法國步兵和突擊隊抵達切薩皮克灣北端,這為華盛頓將軍帶來了7800名法軍、3100名民兵及8000名大陸軍。9月28日,華盛頓部大陸軍和羅尚博伯爵部法軍在維吉尼亞與拉法耶特侯爵部大陸軍會合,法美聯軍共1.7萬人完成了對約克鎮的合圍。


1781年〈約克鎮之圍〉,左邊穿白色法國軍服的是法國羅尚博將軍,他身旁是拉法耶特將軍,對面右側是華盛頓將軍在下達最後一道命令。(維基公共領域)

10月17日,走投無路的英軍指揮官康沃利斯伯爵選擇了投降,8000名部隊、214座大炮、數千把火槍、24艘運輸船以及不計其數的馬車與馬匹被俘,華盛頓將軍、法國羅尚博伯爵和葛拉瑟伯爵簽字受降。


〈康沃利斯投降〉,John Trumbull 1820年繪,描繪了英國投降法軍(左)和美軍(右)。(維基公共領域)

這是美國獨立戰爭中最後一場陸上大型戰鬥。五天之後,由英軍統帥克林頓率領的英軍救援艦隊趕到了。但卻由於其麾下艦隊比法軍少了九艘,而被迫率軍返回紐約。美法聯軍最終獲得了決定性的勝利。

美國獨立引來歐洲舊制度的崩塌

但在當時,北美僅僅是法、英間的一個小戰場,兩國在世界各地也已展開了更為激烈的廝殺。法國聯合西班牙,從北美到印度再到直布羅陀的廣大戰線上與英國全面交戰,僅僅在長達兩年的直布羅陀圍困戰中,英軍投入的兵力就超過了在北美戰場兵力的總和。

1782年3月,堅持武力鎮壓北美反抗的英國諾思勳爵內閣倒臺。1783年法英在印度庫德羅爾展開海陸拉鋸戰,英國敗北。

最終,在戰敗的壓力下,英國國王代表於1783年9月3日與美國駐法代表富蘭克林在凡爾賽正式簽署和約。英國承認北美13個殖民地獨立,而此一以平等原則與英國締結的和約,創造了之後國際承認美利堅合眾國的條件。


1783年巴黎條約,從左至右分別是約翰.傑伊、約翰.亞當斯、本傑明.富蘭克林、亨利.勞倫斯、威廉.坦普爾.富蘭克林。英方代表拒絕被畫入。(維基公共領域)

法國則收回了1763年丟失的一部分殖民地以及它的威信。但所付出的代價卻是相當龐大!為了支持美國獨立,持續五年的戰爭所留給法蘭西的是十億元的巨額赤字,而當時杜爾戈侯爵所謀求的財政體系改革終成泡影,稅額飛漲,國內矛盾日益尖銳……最終,法國國內發生了翻天覆地的1789年大革命,君主政體因此一蹶不振,路易十六被送上了自己親自改進過的斷頭臺,並給全歐洲帶來了深刻廣泛的影響,若干世紀以來的封建制度遭到翻轉,舊的傳統被祛除,取而代之的是自由民主的新風尚。

不過,歷史的安排總有其出人意料之處並別有深意。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美國兩次果斷伸出援手,從德軍手中拯救了岌岌可危的法蘭西。那麼,讓我們拭目以待,看這次時代會將一切引向何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