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司法改革中公安部多次暗中設套與習近平的依憲治國對抗。習近平一方面設立國安委收權,另一方面建立監察委,對公權力進行監察。(Getty Images)

2016年12月1日中共公安部發布的《警察法》修訂草案,進一步擴大、放寬了公安使用武器的警權。專家表示,習近平上臺後提出「依法治國」、「依憲治國」,逐步對已失控的公權力進行約束;而公安部修訂《警察法》擴大開槍權則是為了鎮壓老百姓,與習近平「依憲治國」方向剛好相反。

習江鬥此消彼長的態勢已經明顯呈現,江派的處境是江河日下。不過,公安系統是習近平尚深度清洗的系統之一,在司法改革中公安部多次暗中設套與習近平的依憲治國對抗。

為此,習近平一方面設立國安委收權,另一方面建立監察委,對公權力進行監察。

文 _ 謝東延

公安擬擴大開槍權 時間點可疑

2016年12月1日,中共公安部官網發布《警察法》修訂草案稿,為期一個月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然後向人大提交審議。

對比現行的《警察法》,草案的修訂幅度很大,從原有的52條增加至109條。其中最讓外界擔憂的是,增加了「襲警的處理」、武器使用細化為五種使用情形等。


對比現行的《警察法》,12月1日發布的草案中最引人擔憂的是增加了「襲警的處理」、武器使用等進一步擴權的細則,將濫權合法化。圖為北京警察在天安門廣場盤查過往民眾。(AFP)

現行《警察法》只有第10條、第11條簡單地規定了武器、警械的使用情形。

第10條規定,遇有拒捕、暴亂、越獄、搶奪槍枝或者其他暴力行為的緊急情況,公安可以使用武器。第10條規定,為制止嚴重違法犯罪活動的需要,公安可以使用警械。該規定開槍的情形很籠統。

修訂草案稿具體規定了在五種情形下,公安可以使用武器,而且還定出三種情形可以無警告直接使用武器。(詳見表格一)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李元起接受陸媒財新網採訪時認為,《警察法》修訂草案稿對公安使用武器、警械的具體規定,擴大、放寬了警權,須加強監督。

之前,公安枉法事件不斷,開槍殺人時有發生,但是官方的處理引起了社會強烈的不滿,如:廣西民警酒後開槍打死孕婦案、遼寧盤錦土地糾紛警方槍擊村民致死案、慶安開槍打死訪民事件等。

時事評論員倫國智表示,中國大陸民間維權抗暴事件不斷,若修訂草案通過的話,中共特務只要混入群眾對公安做出暴力挑釁,公安完全有可能「依法」開槍,製造流血事件。

《大紀元》記者留意到,公安部公布《警察法》修訂草案的時間點比較可疑。

公安部公布《警察法》修訂草案的第二天,12月2日,最高法院第二巡迴法庭對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案,再審改判聶樹斌無罪。

接著12月4日是第三個國家憲法日,這是習近平上臺後,在四中全會上通過而設立的。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博士、中國問題專家李天笑表示,習近平上臺後提出「依法治國」、「依憲治國」,2013年廢除勞教制度、2015年公職人員就職要向憲法宣誓等都是對已失控的公權力進行約束,而公安部修訂《警察法》擴大開槍權則是為了鎮壓老百姓,與習近平「依憲治國」方向剛好相反。


中共公安部修訂《警察法》擴大開槍權則是為了鎮壓老百姓,與習近平「依憲治國」方向剛好相反。圖為2013年6月29日大批中共武警持槍進駐新疆。(AFP)

2016年5月7日晚,北京發生「雷洋案」;5月16日晚,蘭州發生兩名大學生被打屁股開花事件。之後,5月20日,習近平主持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召開第24次會議審議包括《關於深化公安執法規範化建設的意見》在內的多項意見。會議強調公安執法的規範化、專業化的問題,尤其是提到要讓民眾感受到「社會公平正義」。

7月26日,中共公安部舉辦全國公安機關規範執法視頻演示培訓會,對全國百萬公安進行集中培訓。

李天笑分析說,公安這些枉法事件曝光後,習近平政府要對公安執法進行規範,公安部非但沒有控制公安的濫權,而是以「依法治國」、「規範執法」的名義來修訂《警察法》進一步擴權,將濫權合法化。

倫國智認為,這是公安部在給習近平下套,抵消「依憲治國」、平反冤假錯案的正面作用,讓外界對習近平的「依憲治國」產生懷疑。

據公開資訊顯示,習近平政府從2013年至2015年,糾正的重大刑事冤假錯案就有23起,從2014年以來受理申請國家賠償案金額高達1.13億元。僅2015年各級法院宣告被告人無罪的就有1039人。這與江澤民、周永康實行的維穩政策有巨大差
別。
2015年9月,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分別出臺的對法官、檢察官辦的冤假錯案進行終身追責。

半年後,2016年3月1日,公安部才修訂《公安機關人民警察執法過錯責任追究規定》,對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錯案的責任人進行終身追究,否定了1999年6月11日規定的,執行上級命令的造成錯案不追究的條例。

從時間上看,公安部出臺的追究規定是在習近平落實軍隊改革以及在中紀委六中會上表示「反腐敗鬥爭壓倒性勝利態勢正在形成」後才出臺的。

習近平設國安委收權


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公安部修訂《警察法》擴權跟習近平設立「國安委」向公安部、安全部收權有關。公安部是反向操作,在被收權前以規範執法的名義給自己擴權。


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公安部修訂《警察法》是反向操作,在被收權前以規範執法的名義給自己擴權。圖為天安門廣場上的警察。(AFP)

「國安委」全名是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習近平上臺後在2013年11月12日的三中全會上提出設立。

2014年1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開會決定設立國安委。國安委由習近平任主席,李克強、張德江任副主席,栗戰書兼任國安委辦公室主任。之後,3月27日,習近平舊部親信浙江副省長蔡奇調任國安委辦公室專職副主任。

按官方的解釋,國安委的職能承擔或者部分承擔、整合或者部分整合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和中央政法委的對外和對內職能。涉及到的部門包括外交部、中聯部、軍方對外機構等外事部門;公安部、國安部等內務安保部門。此外,涉及到民族和宗教問題的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宗教事務委員會,人大和政協的相關內外機構等相關部門會被統籌。

石藏山表示,「統籌」二字可圈可點,在中共話語中,統籌即是將權力上交,由國安委來掌握。

倫國智表示,習近平是在江派政變計畫曝光的情況下上臺的,習要執政、要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就必須從江派手中奪權,以國家安全為理由設立國安委,就可以繞過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限制。

自從1999年7月江澤民全面鎮壓法輪功後,公安系統裡面的政保處成了主要的參與迫害的主要部門,編制、經費、人員、權力不斷擴張,2002年以後改為國保,叫國內安全保衛局。

在省一級,省公安廳的「610辦公室」主任都擔任國保總隊的總隊長,這等於省國保總隊就是「610」。市、區、縣級的國保支隊、大隊就是同級公安局的「610辦公室」。再加上,公安廳、局長多數任政法委書記,就等於公安凌駕在法院、檢察院之上。

原則上國保對內,國安對外,但是兩個部門的情報工作經常有重疊和衝突。在周永康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時期,由於國保實質是「610」屬政法委直接管理,而「610辦公室」主任又多數任政法委書記,所以國保權力非常大,也很囂張,在衝突中多數是國安吃虧。

據港媒透露,周永康也曾利用國安為其政變作準備。周讓國安部副部長馬建祕密構建了一個全國廳局以上領導幹部的個人資料和言行資訊的情報庫,收集了數以萬計黨政高官的個人情報,其中包括習近平、李克強等人在內。

國安、公安系統尚未深度清洗


習近平上臺後,馬上對政法系統進行清洗。首先是政法委降級不入常,抓捕了一批政法委系的官員,僅官方公布落馬的副部級及以上現任或曾任政法系統和國安系統官員至少有16人。

另外,官方公布免職的有3人,其中有北京安全局長梁克、內蒙古國家安全廳長傅益生、國家安全部長耿惠昌。(詳見表格二)


有傳聞說,梁克、傅益生不只是被免職,而是被調查。目前,北京安全局長已由李東接替,內蒙古國家安全廳長則空缺。國家安全部長一職,則由中紀委副書記、前四川省國家安全廳長陳文清出任。

從官員落馬和免職的時間點看,2015年前查處了5名官員,除李東生是現任的「610辦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長外,其餘4人都是退休、臨近退休調任政協或人大閒職的官員。免職的則是助周永康對中共高層進行監聽的北京安全局長梁克。

2015年,習近平政府清洗的力度比兩年加大。被拿下的5名官員中,有2人是國安系統,有3名是現任要職的官員,更有3人是在災股時被查處的。10月,內蒙古國家安全廳長傅益生被免職,有傳聞說傅是被中紀委帶走調查。

2016年有6名官員落馬,1名官員被免職。只有天津市副市長尹海林不是現任政法官員外,其餘都是現任官員,更有4人是現任的政法委書記。

雖然習近平查處的力度也不弱,但是從31省的公安廳長、國家安全廳長的人事看,習近平對國安系統、公安系統尚未算深度清洗,在位的公安廳長、國家安全廳長還有很多屬江派官員。


雖然習近平查處中共政法系統的力度不弱,但從31省的公安廳長、國家安全廳長的人事看,國安系統、公安系統尚未深度清洗,許多仍屬江派人馬。(大紀元資料室)

《大紀元》記者經過整理發現,31省公安廳長在過去4年中已更換了24省,其中,河南、寧夏、貴州更換了2次。

2012年中共18大前,有重慶、海南、山西、內蒙古、湖北、陝西6省公安廳長在當年卡位入職,新疆公安廳長則在2009年9月就入職至今,這7省公安廳長都有長期在公安工作的經歷,全部是在江派控制政法委、公安部期間升遷。

從2013年到2014年,有10省公安廳長人事變動,其中上海、江蘇、遼寧、廣東、西藏、河北、江西、天津7個省(市)的公安廳長屬江派官員,只有福建、甘肅、安徽3省的公安廳長的派別色彩不濃。

從2015年至今,習近平的權力越來越穩固的期間,共有13省公安廳長被替換。

其中,北京公安局長王小洪與習近平在福建任職時有交集,是習的親信,2013年8月調任河南省公安廳長,三個月後因端掉鄭州「皇家一號」夜總會而名噪一時,2015年3月,再上調北京。

雲南、浙江2省公安廳長,原是國務院的技術官僚,後來轉到地方從政,調任公安廳長前,從來沒有在公安系統工作的經歷。

寧夏、貴州2省公安廳長,之前同樣沒有公安工作經歷,不過其升官軌跡有一些江派官員色彩,但是並不突出。

河南、黑龍江2省公安廳長,是長期在公安部任職的技術官僚,習近平上臺後才調地方任公安廳。

四川、山東2省公安廳長,也是有在公安工作的經歷,有一些江派的色彩,同樣是不突出。

湖南、吉林、廣西、青海4省公安廳長,則明顯有江派官員升遷的特徵。

也就是說,31省公安廳長中,至少有19人屬江派官員,有7人派別不明顯,4人是技術官僚,只有1人能確定是習的親信。(詳見表格三)



中共國家安全廳長的個人資訊甚少公開。根據僅有的一點公開信息,《大紀元》記者進行整理後發現,習近平執政4年,31省國家安全廳長僅有五省沒有人事變動,目前有2省出缺。

從人事變動的時間看,任期最長的是重慶的國家安全局長王勇,其從2006年11月入職至今沒有變動過。其最新的一次公開露面報導是2016年9月29日,王勇與重慶長壽區區長進行工作交流。

陝西、安徽2省國家安全廳長是2010年入職,湖南、甘肅2省是在2012年中共18大前入職。

西藏、雲南、四川、廣西、遼寧、河北、吉林、福建、江西9省國家安全廳長是在2013年中共「兩會」前後換屆時進行人事變換。

2014年,北京、江蘇、寧夏、天津4省(市)國家安全廳(局)廳(局)長出現人事變動。

2015至2016年,海南、河南、上海、貴州、山東、黑龍江、山西、湖北、青海、浙江、廣東共有11省國家安全廳長履新,新疆、內蒙古2省國家安全廳長被免職出缺,其中新疆國家安全廳長鄧勇調四川省出任省公安廳長,而內蒙古國家安全廳長傅益生被傳在北京開會時接受調查。

《大紀元》記者發現,出現過人事變動的24省國家安全廳長中,河北省董經緯、寧夏自治區冀曉軍都是本土派官員,出任本省國家安全廳長前從未有公安和國安的工作經歷,不過也不排除兩人是長期潛伏在官場中的國安人員。

值得注意的是浙江國家安全廳長黃寶坤,其長期在浙江地方從事公安工作,在習近平主政時期曾任東陽市和義烏市公安局長,屬浙江系官員。

公安部設局搞事對抗有前科

《大紀元》記者還發現,公安部對抗習近平早有前科,而且時間點也是發生在習江鬥最激烈之際。

2015年7月1日,習近平政府通過了《國家安全法》。7月9日開始,公安部在全國部署大規模的抓捕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其中有不少是替法輪功學員進行無罪辯訴的維權律師。外界普遍將公安部的行動和《國家安全法》的通過聯繫起來。

這個時間正值中國A股爆發股災,習近平政府正準備組織救市的重要時機。

倫國智表示,那時期,有數萬人進行訴江,周永康被判無期徒刑,大股災恐慌,周本順準備拋出「政治核彈」等都交織在一齊,國際社會對大規模抓捕維權律師的譴責都給習近平政府巨大壓力。之後,又是北戴河會議和天津發生特大爆炸,習近平只要一不小心就隨時被江派藉機拉下臺或暗殺掉。

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的官網消息,公安部製造的這起人權災難截至2016年12月16日18:00,至少有319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逮捕、強迫失蹤。

值得關注的是,絕大部分被批捕的709維權律師、維權人士都關押在天津,2016年8月初有4人在天津開庭定罪,分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或「顛覆國家政權罪」判有期徒刑3至7年半,兩人是緩刑。

再有,11月維權律師江天勇在湖南與709案被抓捕的維權律師謝陽的家屬見面後,乘火車返回北京時失蹤。直至12月16日,官方才承認對江天勇進行刑拘。


2016年11月維權律師江天勇在湖南與709案被抓捕的維權律師謝陽的家屬見面後,乘火車返回北京時失蹤。直至12月16日,官方才承認對江天勇進行刑拘。(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江天勇失蹤事件,又再引起外界的高度關注。

倫國智表示,公安祕密抓捕江天勇到公開其處境,時間點正好是平反聶樹斌案的前後,這對習近平政府平反冤假錯案起著負面的抵消作用。

政治系統官員落馬 冤案才昭雪

一名大陸不願具名的維權律師表示,大陸的冤假錯案非常多,能平反的只是冰山一角,河北的聶樹斌案、內蒙古的呼格吉勒圖案早在2005年就出現了重大的反證,真凶自己承認罪行,而且還有體制內的人幫助,即使這樣也爭取了10年才能平反。


公安系統是習近平尚未深度清洗的系統之一,大陸的冤假錯案非常多,能平反的只是冰山一角。(AFP)

《大紀元》記者發現,聶樹斌案和呼格吉勒圖案能平反,這跟兩地涉案的政法系統官員落馬或失勢有關。

1995年河北的聶樹斌被執行死刑時,下令「要殺,而且快殺」的是河北政法委書記許永躍,1998年許升任為國家安全部長。

許永躍的副手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與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是同盟,張越曾親自成立專案組阻止聶樹斌案翻案。

之前的河北省省委書記周本順,曾任中央政法委祕書長長達7年,是中央政法委周永康的大祕。

這夥政法官員均是江派官員,除許永躍被限制活動範圍,不允許出京外,其餘人等均已落馬,最後落馬的是在2016年4月16日落馬的張越。也就是說,聶樹斌的平反得益於習近平對江派的打擊。

另一起冤案,內蒙古的呼格吉勒圖案的真凶也是在2005年出現,卻直至2014年12月15日,內蒙古自治區高級法院才判決呼格吉勒圖無罪。

2005年,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長是剛上任的趙黎平,2012年7月趙才調任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副主席。2015年3月因殺人而被捕,2016年11月11日被判死刑。呼格案專案組長馮志明是直至2014年底才因涉嫌職務犯罪被調查。

由此可見,習近平政府推動的司法改革,平反冤假錯案阻力重重。

大規模抓捕法輪功 天津是焦點

公安除抓捕維權律師外,在這些關鍵時間點,也組織大規模抓捕法輪功的行動。

據海外明慧網報導,2016年12月7日、8日,天津國保和各區派出所警察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有將近20人被綁架。

2015年,在習江鬥的敏感時期,天津也是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大抓捕。(詳見:張高麗作亂天津 指使抓捕法輪功學員(下)http://www.epochtimes.com/b5/15/12/9/n4591681.htm )

天津一直是江派勢力範圍,江派常委張高麗曾在天津主政。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北京和平上訪,天津抓人事件正是導火索。

據《大紀元》記者觀察,迫害法輪功嚴重的地方,多是江派官員把持的地方。但是隨著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深入,多地出現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的現象,顯示江澤民制定的迫害政策出現鬆動。(詳見表格四)


其實,2016年習近平政府已有系列的糾正冤假錯案的動作。最為讓人關注的是7月18日、20日,在吉林長春召開了全國司法體制改革推進會和全國檢察工作會議,會議上都提到要糾正歷史冤假錯案。

長春是法輪功的發源地,而中共迫害法輪功是當今中國最大的冤假錯案。(詳見表格五)



7月22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26次會議,會議審議通過《關於建立法官、檢察官懲戒制度的意見(試行)》、《關於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改革試點方案》、《關於各地區各部門開展改革督察情況的報告》等6個改革試點方案和指導意見。

據明慧網資訊統計,目前中共對法輪功迫害並沒有停止,2016年11月中國大陸至少有998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騷擾,其中756人被非法抓捕(已釋放316人),其中有3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迫害遍及中國大陸26個省、直轄市、自治區。

不過,據明慧的統計數據,從7月到10月,中共綁架法輪功學員人次逐月遞減,11月有回升,但是其迫害的殘忍和邪惡程度已經大大削弱。

習近平推進監察委改革
可盯住公安

雖然,習近平對公安系統未進行深度清洗,但並不是沒有動作。2016年11月7日,習近平政府推出的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就是要對所有的公權力進行監察。

12月19日至25日,中共12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5次會議在北京舉行,審議包括關於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開展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工作的決定草案的議案在內一批議案。


12月19日至25日,中共人大會議在北京舉行,審議包括關於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開展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工作的決定草案的議案在內一批議案。圖為北京人民大會堂外景。(AFP)

據草案的規定,試點地區監察委員會由當地省(市)人大產生,其組成結構是試點地區的監察廳(局)、預防腐敗局及檢察院查處貪污賄賂、失職瀆職以及預防職務犯罪等部門的相關職能整合至監察委員會。

監察委員會將抽掉檢察院三分之一的人馬,擁有監督、調查、處置三權。然後監察委員會與紀律檢查委員會合署辦公,由紀委領導,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察全覆蓋。這樣紀委的權力進一步擴張,由針對黨內擴展到針對黨外。

12月25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監察體制改革試點草案後,三個試點的檢察機關反貪等部門就會進行轉隸任務。

目前,北京、山西、浙江三地的改革試點工作小組已陸續召開過多次的會議,三地的「一把手」親自上陣督戰,表態要全力完成轉隸任務。

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是在11月7日由中共中央辦公廳發布《關於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開展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方案》後正式公開啟動。

隨後,王岐山分別於11月17日、21日、25日在山西、浙江、北京三地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進行調研和召開座談會。

11月24日,全國首家派駐公安辦案管理中心檢察室在北京市海澱區公安分局辦案管理中心成立。官方解釋說,檢察室主要承擔立案監督、偵查活動監督以及應公安機關請求,提前介入重大、疑難、複雜案件等職責。

倫國智分析認為,檢察室是由檢察院派駐的,監察委成立後,檢察院中的監察力量全部轉隸監察委,監察委與紀委合署辦公,由紀委領導,這等於紀委對公安進行監察。目前,法院、檢察院、紀委已實行垂直管理,省紀委的上級其實是中紀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