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南商人謝建升是中共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小圖左)和中共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小圖右)案的重要舉報人。(新紀元合成圖)

曾遭到中共高官馬建、張越和郭文貴等人陷害而流亡加拿大兩年多的河南商人謝建升終於可以回國了。在這場舉報戰中,謝建升最終扳倒了兩個中共情報系統和政法系統的副部級高官,拉響了習近平對中共國安、政法系統大清洗的導火索。

文 _ 齊先予

曾遭到中共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因包庇河南商人郭文貴而遭受陷害的河南焦作凱萊大酒店董事長謝建升,在逃亡加拿大2年多後,最近有消息說,其通緝令已被公安部撤銷,他將結束流亡回國。謝建升是郭文貴、馬建和張越案的重要舉報人。

通過與商業對手、北京「政泉控股」幕後老闆郭文貴的較量,謝建升「意外地」舉報成功,扳倒了兩個中共情報系統和政法系統的副部級高官,拉響了習近平對中共國安、政法系統大清洗的導火索。

郭文貴搞欺詐
道出官商勾結的瘋狂

2012年,謝建升因遭遇郭文貴等人合同詐騙,向河南焦作市公安局報案,為此,焦作市公安局成立專案小組。不料郭文貴通過時任中共國安部副部長馬建,下令焦作市撤案,並殃及謝建升,使他開始了漫長的上訪之路。

2014年6月,該案件得以重新啟動,殊不料,三個月後,專案組長、焦作市公安局副局長王紹政被調查,謝也因涉嫌行賄王而遭通緝,此後逃往海外。

2015年1月,躲到美國的郭文貴通過江派媒體發表聲明,指責河南焦作商人謝建升夥同方正證券李友等人,誣陷郭文貴偽造司法文件。為此在加拿大的謝建升接受媒體採訪,講述了他交往了20多年的「好友」郭文貴的真實情況。

謝建升說,「郭文貴是個毫無道德底線的奸商,他夥同趙雲安、曲龍侵吞華泰控股的數億財產,將我借錢給環渤海集團的抵押物津濱發展股票,賣出後轉入郭文貴的公司帳上,為此我已經在2012年在焦作市公安局報案,現在焦作公安局已經對郭文貴立案偵查,郭文貴2013年潛逃到境外,一直不敢接受司法機構的調查。郭文貴是個無賴,經常使用語言暴力威脅他人,最近我看到他用短信威脅方正證券高官,這個郭文貴也採用同樣方法來威脅我。」

於是謝建升向記者展示了郭文貴發給他的手機信息:

「建升兄:你就這點本事?什麼事也跳不出我的手掌心,李友他死定了,你能跟著他去死逼?……我的關係網不是你能想得到的,就這麼幾下子,媒體就要聽我的,你有這本事嗎?憑我那幾個部級弟兄們對你的『關心』,你也知道我在京城的勢力了吧?……建升,我早告訴過你,順我者昌,現在知道什麼是政泉嗎?我就是政權!……趕緊給我去焦作公安局把案子撤了,我就給你一條活路,不然的話自己準備好輪椅吧!好自為之吧。」

張越幫郭文貴抓人 4次求謝建升

哪知謝建升並沒有屈服,而是堅持不懈的向中紀委舉報郭文貴背後的高官後臺。2015年1月16日,中紀委宣布馬建「因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十多天後,馬建被撤銷全國政協委員的資格。然而直到2016年聖誕節,官方也還沒對馬建進行審判。

馬建落馬後,張越非常緊張,曾先後4次直接或間接找到在海外的謝建升談判,希望和解,答應支付一筆不小的費用,以及解除謝的通緝等事宜。但是謝拒絕妥協,最終把張越也送進了監獄。

有關張越與郭文貴的關係,《新紀元》此前報導了,郭文貴曾對朋友說,只要一個電話,張越這個副部級官員馬上就會迅速在郭文貴面前聽候調遣,朋友不信,果然郭文貴一個電話打過去,一會氣喘吁吁的張越就出現在郭文貴的辦公室裡。

有關張越具體是如何幫郭文貴,大陸《棱鏡》曾發表文章〈河北王張越落馬!郭文貴盤古會又一幹將倒下〉,介紹了張越、郭文貴如何為非作歹的細節。

「2011年3月31日傍晚,北京東四環邊上,一輛轎車被團團圍住,車窗被暴力砸開,駕駛員被強行帶走。此人便是已經和郭文貴鬧翻的曲龍。執行者當中,既有郭文貴的保鏢趙廣東、馬建的下屬高輝,也有張越的下屬郭東斌。雙方的矛盾,以此種激烈方式到達一個高潮。

……

實施抓人後,張越首次直接干預曲龍案發生在2011年4月底。在曲龍被押至承德某看守所後,承德市檢察院批捕科以證據不足並未做出批捕的決定。出乎意料的是,在批捕科做出建議不批捕的決定第二天,據上述批捕科人士透露,張越親自電話要求必須立即批捕。4月底,曲龍被以涉職務侵占罪正式批捕,有別於當初被抓時的非法持有槍枝罪名。當時,承德公安的工作人員大多覺得困惑,不知貴為省政法委書記的張越,為何親自盯一個市局經偵支隊的案子。

一年後,曲龍於2012年被以職務侵占8.55億元罪名,判處15年有期徒刑。曲龍曾對謝建升透露,審判前夕,張越通過下屬與其談判,稱若是願意和解,可與張越再「商量量刑」。

控制曲龍之外,張越還幫助郭文貴擊退了另一位「仇敵」——謝建升。

文章說,「此次擊退謝建升,張越出力不少。雙方首先爆發了一場『搶人』大戰:爭奪曲龍的控制權。因為謝建升在河南焦作成功立案,2014年8月12日,歷經公安部、司法部、河北省監獄管理局等相關部門審批後,曲龍被從河北押解至焦作。

因為擔心曲龍供出民族證券收購事宜,張越利用自己的權力,責成河北省司法廳副廳長兼監獄管理局長許新軍、省監獄管理局副局長宋國軍,趕至焦作市公安局再度押回曲龍。

故事並未結束。張越、郭文貴等利益集團對負責曲龍在焦作的經濟糾紛案的專案組長、焦作市公安局副局長王紹政進行監聽。半個月後,王紹政被立案調查。謝建升也遭立案,因而遠逃海外。

2015年馬建落馬後,張越提出與謝建升和解,在談和的過程中,張越方並未否認因涉及曲龍案而「做局」將王紹政逮捕。

郭文貴亂咬胡舒立 涉命案被通緝

從2015年3月24日開始,大陸媒體特別是財新網連續發表長篇深度報導,揭祕郭文貴與曾慶紅心腹馬建的密切關係,以及他們結盟動用公權力打壓政商對手、撈取巨額財富等驚人內幕,包括聯手扳倒北京副市長劉志華。

之後,郭文貴在海外向財新傳媒總編胡舒立叫板,並對胡作出人身攻擊。有消息人士稱,郭文貴、胡舒立紛爭涉及政局背後的博弈,同時也折射出了郭文貴、包括隱蔽在他身後的後臺靠山們的集體焦慮。


郭文貴(右)、胡舒立(左)紛爭涉及政局背後的博弈,同時也折射出了郭文貴、包括隱蔽在他身後的江派後臺靠山的集體焦慮。(新紀元合成圖)

2015年3月31日,謝建升接受採訪時說,他與郭文貴認識將近20年了。郭文貴做人沒有底線,他說話信口雌黃,沒有一句真話,郭文貴一貫如此。

謝建升還說,郭文貴對胡舒立的攻擊更顯得無恥,捕風捉影的人身攻擊完全沒有任何道德底線。

2016年10月,有北京消息人士說,郭文貴因涉嫌重大國際命案,一名日本人被殺害,中共公安部已掌握郭文貴涉案的證據。因此,中方準備通過國際刑警組織緝拿郭文貴回國受審,並要求美方協助遣返郭文貴。


2016年10月,有北京消息人士說,郭文貴因涉嫌重大國際命案,中方準備通過國際刑警組織緝拿郭文貴回國受審,並要求美方協助遣返郭文貴。(新紀元合成圖)

消息人士還說,自從去年中紀委拿下馬建和張越,對郭文貴的「緝捕」就已成為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案頭「待辦」文檔,因為將郭文貴抓捕歸案,馬建、張越等眾多有關案件,才有利於獲得突破。

不過,如今謝建升被取消通緝令後將回國作證,這對馬建、張越的審判非常有利。

對於即將返國,謝建升十分興奮,不過他對媒體表示,他只是一個普通的民營企業家,只是一個正常的追債行為,並不想牽扯政治,但沒想到牽連了這麼大的事情。現在他只想追回自己的債權,打理好自己的生意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