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12月14日江蘇省委原常委楊衛澤因收賄被判囚12年半。有分析指,楊衛澤因修建潤揚大橋獲江澤民重視而屢獲升遷。(維基百科)

江蘇政壇「明日之星」楊衛澤受賄1643萬,近日獲刑12年半,這位曾經風雲大陸地方官場的年輕官員,經媒體起底發現,他仕途順遂「果然」是因為搭上江系高官所致,再順勢成為貪官,而污吏沾染情色只不過是中共治下貪官們的共同特點罷了。

文 _ 韋拓

2015年1月4日是江蘇政壇「明日之星」楊衛澤沒齒難忘的日子。這一天,他被有關人員押上高鐵,去見黨國官員最怕見的「閻王」——中紀委首腦王岐山。他的從政生涯就此停擺。

一晃將近兩年。2016年12月14日,中共江蘇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書記楊衛澤被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2年6個月,並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200萬元;對楊衛澤受賄所得財物及其孳息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黨媒新華網稱,2005年至2014年,楊衛澤先後利用擔任中共無錫市委書記、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等職務上的便利,為相關單位和個人在房地產開發、公司經營、職務提拔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直接或者通過其妻非法收受相關人員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643萬元。

這位曾經風雲大陸地方官場的年輕官員,兩年來被媒體不斷起底,讓大眾又看到一個頗有特色的中共貪官。

傍上靠山 快速升遷

據多維網報導,1998年,年僅36歲的楊衛澤當上了「油水極大」的江蘇省交通廳長,兩年後又出任蘇州市長,2006年,楊衛澤出任中共江蘇省委常委,一度被視為中國政壇的「未來之星」。在中國官場,只是專科學校畢業的楊衛澤仕途如此之順,讓人猜疑他要麼有強大的家庭背景,要麼受到某個「大領導」的特別青睞。


楊衛澤(左)因傍上江派幾位「大領導」而快速升遷。圖為2012年7月11日楊衛澤與「江澤民揚州大管家」季建業以南京市黨、政一把手身分出席活動。(大紀元資料室)

任蘇州市委副書記、市長期間,楊衛澤曾將北環快速路工程包給自己的親戚,也有其妻參與。由楊推動的「科舉博物館」建設也飽受詬病,當地媒體稱該工程耗資70億,是楊衛澤強力推進拆遷。

新華網指出,能把楊衛澤「重大腐敗線索」強行捂下來,足以說明此公在江蘇是位高權重、唯我獨尊、一人說了算的人。

2000年1月,據傳是江澤民兒女親家的回良玉接任江蘇省委書記。自由亞洲電臺作者高新稱,一位在體制內地位足夠重要的人士曾說「海裡的人都知道回良玉是曾慶紅的麻友」,並強烈表示「不敢再(往深裡)說了」。所謂「海裡」指的是中南海,「麻友」即麻將桌上的「賭友」。

高新稱,回良玉與曾慶紅之間有休戚相關的共同利益。外界還分析,楊衛澤從交通廳被提拔到蘇州任市委書記或與修建潤揚大橋有關。潤揚長江大橋2000年10月開工,2005年4月30日竣工通車,工程總投資57.8億元人民幣。

《看中國》作者李文隆披露,連接鎮江和揚州的潤揚大橋,原起名「鎮揚」大橋。由於大橋三分之二在鎮江,三分之一在揚洲,揚州則在江北很遠。1992年起,在國家計委備案的項目名稱一直叫鎮江揚州大橋。

2000年10月舉行大橋開工典禮,時任江蘇省長季允石請江澤民寫橋名「鎮揚大橋」,挨了一頓臭罵。江生於1926年,屬虎,虎屬木。揚州又寫作楊州,史可法祠的楹聯就寫的「楊」屬木,鎮屬金,鎮揚就是金剋木。潤揚則是水生木。國家計委於是發文改名為「潤揚大橋」,再找江澤民寫字。

據說江澤民最怕「鎮江」,一生都不敢去,因而大橋開工典禮硬是從鎮江改到揚州舉行。10月20日,江蘇省委書記回良玉主持開工典禮。省長季允石可能太激動了,講完話就宣布:「現在請江澤民主席下臺……來為潤揚大橋奠基碑……揭幕!」由於普通話不準,臺下觀眾聽到「下臺……掘墓?」都驚呆了!據說江澤民當時臉色像剛死了爹。

由於民間長期存在橋名爭議,南岸鎮江一側的主塔一直未掛橋名。大橋建設得到江的重視,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省委書記回良玉也頻頻視察,身為潤揚大橋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的楊衛澤便由此搭上某高官而屢獲升遷。

另據財新網報導,2004年11月至2011年3月,楊衛澤曾在周永康的老家任無錫市委書記,先是巴結上了周的弟弟、無錫惠山區國土資源局副局長周元青,並被其引薦到北京見了時任公安部長周永康。

楊後來對周的兩個弟弟家「特別關照」。還叫停對周家鄉的拆遷工程,並為周家修繕老屋,將其老家打造成明星村莊,周永康事後表示「這個小子不錯」。楊衛澤此後的政治生涯屢次涉險「過關」,或與此有關。


楊衛澤曾為周永康修繕無錫西前頭村的老家,將其打造成明星村莊,周永康事後表示「這個小子不錯」。(AFP)

據報,楊衛澤曾向周永康輸送美女主播,他自己也和這些女主播上床。《澳洲日報》稱,楊衛澤和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給周永康的兄弟和妹妹以及兒子周濱輸送大量利益,目的是在薄熙來奪權後,由羅志軍做公安部長。周永康對此做了承諾。

楊衛澤2011年任南京書記後,趙晉的地產公司在南京接連拿地,基本上都與楊有關。趙晉是江蘇省委原常委趙少麟之子,趙家父子已於2014、15年先後被抓。

楊衛澤和季建業是南京市黨、政一把手,但兩人矛盾很大。季建業被雙規後,季的岳父、前江蘇省常務副省長高德正常年在北京舉報楊衛澤貪腐。

據大陸《環球人物》披露,楊衛澤的政績曾被誇讚,甚至有官場人士認為他是個執行力極強的「能人」。

楊擔任無錫書記時,曾大力發展光伏產業和物聯網產業;擔任南京書記後,楊提出建設綠色都市、創新都市,整治、關停污染企業。他有個外號叫「楊拆建」,蘇州環城高架、無錫新城改造、南京地鐵都是在其任期內動工的。

2014年10月底,中央第12巡視組向江蘇省反饋巡視情況時稱,「能人腐敗」問題突出、「一些領導幹部與老闆之間保持相對穩定的關係圈子,進行封閉式權錢交易。」巡視組反饋的問題每一句都「確有所指」。

一位南京官場人士說:「畢竟在工程建設這塊肥水面前,誘惑太大,最後還是濕了鞋。」楊衛澤落馬與工程腐敗有很大關係。

楊衛澤在交通廳任職期間,已涉嫌工程項目腐敗。1999年,潤揚大橋收費站建成,楊衛澤視察後,在建築並無質量問題的情況下,決定花300萬推倒重建,其中涉及的利益關係引起外界猜測。

同年,楊主持建設的江陰長江大橋竣工,橋兩側的廣靖高速與錫澄高速路路面出現開裂。出事後有人頂包,線索被強行捂了下來,但交通廳不少人認為楊衛澤與此脫不了關係。

在這些腐敗工程中,楊衛澤拉幫結派,形成了自己的利益集團。楊在交通廳任職時手下就有「四大金剛」為其賣命效力。楊衛澤還與南通籍的官員往來密切。

已落馬的前南京市建鄴區委書記馮亞軍,就可能通過南通籍官員攀附上楊衛澤,二人關係如同「馬仔」和「老闆」。楊衛澤還與多名廳官組成江蘇版「西山會」,執掌南京城市建設。

據《第一財經日報》報導,楊衛澤任職蘇州期間,一次到蘇州某公共收藏機構視察工作時,看上一件瓷花瓶,十分喜愛,就直接說「拿走」。

2001年,楊衛澤就任蘇州市委副書記不久,將其父親由南通市通州區第三人民醫院的醫生提拔為醫院的名譽院長。

據一位記者描述,主政南京後「他很不拘小節,聊到興致時,就在現場抽起了煙。雖然穿著西裝,卻還拉起褲腿,一邊說著一邊撓癢癢,有種『這是我的地盤』的氣勢。」

楊衛澤很好酒。甚至能不顧下午有會,喝得十分盡興。「在酒精催發下,他更無拘束了,有時還會冒出幾句國罵,聊到自己的政績也毫不謙虛。」

楊的生活上可以用「驕奢」來形容。他愛好騎馬,「馬圈裡養著不少進口好馬,飼料都是從國外空運過來的」。楊衛澤還愛洗桑拿,時常叫下屬去桑拿中心彙報工作。

貪官的另一共同特點——情色

楊衛澤被查的同一天,無錫新區宣傳部長余敏燕也被江蘇省紀委人員帶走。被一同帶走的還有她的父親。其5歲的女兒也被帶走幾個小時去做DNA檢驗。

有媒體稱,這位獲「火箭提拔」的80後美女部長正是楊衛澤的紅顏知己。有人爆料,除余敏燕外,楊在無錫還有兩個情人,但媒體無法聯繫到當事人。


有媒體稱,獲「火箭提拔」的80後美女部長余敏燕正是楊衛澤的紅顏知己。余敏燕曾就讀於南京藝術學院。(資料圖片)

余敏燕2011年底被任命為無錫新區宣傳部長,楊衛澤親自陪同出席幹部交接會。按慣例,市委書記不太可能出現在低階官員的幹部任命會上。

微妙的是,余敏燕出事前幾天給女兒買了很多衣服。「已經足夠十幾歲時候穿了,現在看來,她大概是覺察到了,怕一旦出事,短時間內會出不來。」

據報導,2009年余還在擔任南京郵電大學團委老師。在教師評價網站「學邦網」余敏燕的主頁中,僅有寥寥幾則留言,其中一則稱讚其為「南郵第一美女」。

余敏燕大學就讀於南京藝術學院,學習鋼琴,畢業後「不可思議」地去了南京郵電大學團委。在沒有經歷任何崗位鍛鍊的情況下,又「由學入仕」轉至無錫市北塘區任區長助理。

余從區長助理調任無錫新區宣傳部長時,坊間曾有傳言,這麼年輕又這麼漂亮,「一定有背景」。此時楊衛澤已擔任南京市委書記半年多時間。

余敏燕曾被正面問及是否與楊衛澤關係不一般,「她也就笑笑,沒有解釋什麼。」

當地傳聞,楊衛澤與余敏燕同居多年並育有一女。關於余的婚姻狀況說法不一。有人說她是未婚媽媽,也有人說她已婚。

余敏燕「家境應該比較好」,上下班開的是自己的奧迪車,手機換的也比較勤,但並不是「土豪」做派。余的社交圈很廣,「中央媒體她都能請過來」。無錫新區搞活動邀請嘉賓,余敏燕都是親自出馬。

「明日之星」楊衛澤如今只有以坐牢贖罪,償還其對百姓、對親人情人欠下的無邊「債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