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失蹤者的人民共和國 (第513期2017/01/05)

?"
大陸著名維權律師江天勇11月21日「被失蹤」,引起國際上廣泛的關注。(資料圖片)



無庸置疑,這一條款沒有任何特殊例外,可能有人會說了,就是啊,中共就是要企圖通過立法將例外合法化,而且是非常系統地將其合法化。

從黑監獄到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2009年,在卡斯特之前工作的——「中國行動計畫」和隨後的其他幾家非政府組織,收錄了數不清的案例,文件顯示,在中共廢除收容遣送制之後的幾年間,無數民眾被祕密關押在黑監獄。被綁架到黑監獄的人,要麼被關押在旅館、餐廳的後院或精神病院。被綁架到黑監獄的民眾很少被告知到底犯了什麼罪,或者要失去自由多久,他們不允許請律師為他們辯護,也不允許通知家屬關於被綁架的事,但是,與已經被廢除的收容遣送制不同的是,沒有哪一條缺陷的條款允許存在黑監獄。


在美國的非政府組織報告揭露,大陸「黑監獄」存在嚴重的酷刑虐待。圖為武漢市一百多訪民要求當地政府釋放從北京押回關在黑監獄的訪民。(資料圖片)

2009年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普通定期審查過程中,好幾個國際非政府組織和政府提出關於黑監獄的問題,而中共矢口否認中國存在黑監獄。2011年,因為中國發生了一系列包括滕彪、唐吉田和江天勇在內的被迫失蹤事件,引起了聯合國工作組對中國被迫和非自願失蹤事件的高度關注。

2013年1月1日起開始生效的《中共刑事訴訟法》(修訂本)第73條關於「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條款中規定,對於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如果在住處執行可能妨礙偵查,那麼,可以在看守所之外的指定地點執行。另外還規定,家屬應當在24小時之內被通知,除非沒辦法通知到家屬。第33條規定,保證所有被拘捕的嫌疑犯都有權聘請律師,且第37條規定,一旦律師提出請求,應當在48小時之內被允許與當事人見面。

雖然一聽就知道是軟禁,但是,當局的意圖很明顯:就是尋求被迫失蹤正常化,將例外事件合法化。

被迫失蹤的人在何處是個祕密,另外一個普遍的局限是,被拘捕的人沒有拘捕記錄,就比如王全璋的妻子和律師試著想要聯繫被羈押的王全璋時,卻被告知,並沒有王被拘捕的記錄。

雖然刑法第37條保證被拘捕人擁有可以立刻面見律師的權利,但同時也規定,在關係到國家安全的案例中,這一權利經由警察考量可被撤銷,這明顯是個例外,「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就是為國家安全案例而設計的。這麼一來可就麻煩了,因為中共將威脅國家安全的犯罪行為與維護人權混為一談,尤其明顯的案例是2015年7月初對人權律師的打壓事件中,當局使用威脅國家安全罪起訴這些人權律師。除非國家安全法被修改或廢除,否則,這種趨勢一定會持續下去。

2015年,中共不斷企圖將這種例外系統化。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