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拿大亞省的碎頭崖野牛跳入選世界人類文化遺產名錄。

吆喝聲隨風從山丘上傳來,緊接著大地開始震動,隆隆的蹄聲撼動著山丘上那僅十幾米高的懸崖。拔腿狂竄的野牛奔現在懸崖邊,前面的來不及收蹄,後面的就湧了上來,成群的野牛就這麼前仆後繼地掉落懸崖……

文 _ 王穎 攝影 _ Sunny

草原黑腳族部落維持數千年的狩獵

5000年前一個豔陽高照的秋日,碎頭崖上的朔風,掃過大片草原,初萎凋黃的色澤如波浪般滾動著,陽光下的河流閃爍著粼粼的波光,似水面上翻花的銀魚。成千上萬的野牛遊蕩在曠野,遠處大朵的雲彩下是白雪覆蓋的落磯山。河邊散落著十幾個印第安帳篷,平時調皮好動的孩子們此刻卻安靜了許多,忙碌中的婦女,也時不時停下來張望不遠處的山丘,似乎每個人都在等待著什麼。


草原上的印第安帳篷。


大草原上一望無際的曠野。

突然,斷斷續續的吆喝聲隨風從山丘上傳來,緊接著大地開始震動,隆隆的蹄聲使婦女和孩子匯聚起來,緊張地注視著山丘上那個僅十幾米高的懸崖。拔腿狂竄的野牛奔現在懸崖邊,前面的來不及收蹄,後面的就湧了上來,成群的野牛就這麼前仆後繼地掉落懸崖。河畔邊傳出雷動般的歡呼,這個冬天不再挨餓了。

這個加拿大亞省南部的碎頭崖野牛跳(Head-Smashed-In Buffalo Jump),被行走在草原上的黑腳族(Blackfoot)部落使用了幾千年。他們曾以為野牛會永遠徜徉在大草原上,為他們提供取之不竭的食物。物換星移,隨著馬匹的引入和歐洲人槍枝打獵的氾濫,曾經主宰草原的野牛幾乎在一夜之間消失,最終淪為瀕稀物種。黑腳族的傳統也被迫因此終止,野牛跳漸漸為人所遺忘,歷史也一層層地被埋入土中。

散落在草原上的獸骨與石器

野牛跳最早被歐洲人記錄是在19世紀80年代,散落在草原上的骨頭一直吸引著考古學家的視線。1938年,美國考古學家開始全面挖掘。隨著不同時代的獸骨、石器工具相繼出土,黑腳族人的歷史也慢慢展現在現代人面前。

大草原上的土著大多是在秋天狩獵,這樣可以保護野牛的繁殖。狩獵前,族人會舉行儀式,祈禱獵人安全、狩獵成功。經驗豐富的「趕牛人」首先去探視野牛的所在,然後將自己裝扮成狼和狐狸的樣子,把野牛誘趕到靠近懸崖的跑道上。這個跑道是事先準備好的V形道,上面放置著堆好的石標。這時獵人們突然跳出來,大聲驅趕牛群,受驚的野牛開始往懸崖邊奔跑,最終紛紛落崖。


遺留下來的石標。


出土的獸骨、石器工具。

加拿大亞省的這座碎頭崖野牛跳是世界上保留最早、最完整的野牛跳之一,被當地的印第安人使用了至少5700年。根據當地的傳說,一個年輕人非常想親眼目睹野牛落崖的樣子。狩獵的日子到了,他躲在懸崖底下。那是一場非常成功的狩獵,當人們收穫野牛時,也發現了壓在野牛屍體下的年輕人,他的頭也像野牛一樣壓得粉碎。碎頭崖野牛跳因此而得名。

1981年,碎頭崖野牛跳入選世界人類文化遺產名錄。

這裡的考古挖掘一直在進行著,最新的發現是今年夏天的成果。考古學家找到了一個完整的烤肉坑,距今已經1600年,讓人驚奇的是,裡面還封存了一隻小野牛和類似狼的動物。是什麼人留下這頓美味的晚餐卻未享用?當時發生了怎樣的故事?是災難還是戰爭?現在已無從知曉,就像許多其他未解之謎一樣,給人們留下的只剩懸念和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