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文化形塑日本文學藝術 (第513期2017/01/05)

?"
大唐太宗盛世文明垂範天下,日本大化革新,以沐中土華風為榮。大唐文化對日本影響深遠。圖為2016年1月5日東京新年書法大賽現場。(公有領域)

在當時,日本詩人輩出,詩作紛呈,有些詩歌水平堪與唐人詩作相媲美。

在唐詩風靡日本的同時,日本本土的和歌、物語等通俗文學也有所發展,如八世紀中葉成書的和歌集《萬葉集》,收錄了和歌四千五百多首。和歌不僅用漢字作音符,同時體現了中日文化的交流與融合。另最早用假名書寫的故事書《竹取物語》,內容更深受中國神佛思想和傳奇故事的影響。


日本最早用假名書寫的故事書《竹取物語》,內容深受中國神佛思想和傳奇故事的影響。圖為其中故事插圖「赫奕姬升天」。(公有領域)

美哉藝術 光華澤被

大唐對於日本藝術的影響,體現在書法、繪畫、雕塑、樂舞等諸多面向。

有唐一代,湧現不少著名書法家,如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顏真卿、柳公權、張旭、懷素等,而日本遣唐使、留學生、學問僧在學習中華文化之際,也對唐代與前代書法產生了濃厚興趣,其中不乏造詣精湛者。據說鑒真東渡時,曾獻給日本皇室王羲之、王獻之的書帖,即因日本人酷愛二王書法。直至今日,書法藝術在日本仍風行不墜。

唐朝藝術成就輝煌,知名畫家輩出,如吳道子、王維、閻立本等。此外,寺院、石窟還有不少精美壁畫,也讓日本人心馳神往。每次遣唐使前來中土,都有日本畫家相隨,駐留中國期間,他們到處參訪學習,臨摹畫作,描繪唐朝風物,從而推動了日本繪畫和建築的發展。

另繪於七、八世紀之交的日本法隆寺金堂壁畫(毀於二戰),以及同時代的聖德太子像,均為仿唐名作。而日本的平成京等宮城,亦受大唐大明宮、太極宮影響。

唐朝的雕塑藝術同樣輝煌,敦煌千佛洞等各類雕塑作品,栩栩如生,自然也成為日本工匠學習的對象。奈良時代,大興佛寺,對佛像的需求日益增加,不少日本工匠汲取唐朝造像藝術技術,塑造了眾多的神佛形象,東渡日本的鑒真和尚,對此貢獻尤多。

至於大唐樂舞,風格多樣且優美清新。隋朝曾有九部樂,唐太宗時定為十部,後又分坐部伎樂六種,立部伎樂八種。唐玄宗更是精通音樂舞蹈,曾創作了著名的《霓裳羽衣曲》,並曾創建最早的皇家樂舞戲曲學院「梨園」,成員多達千人。在其影響下,唐朝上上下下均喜好樂舞,盛況空前。

日本人自古好樂舞,亦受大唐音樂的影響。熱愛中國儒學的日本聖德太子,深諳音樂的教化作用,因此,積極引進中國音樂並與佛教音樂融合,稱之為「伎樂」、「吳樂」。其後,日本朝廷喜好唐樂,除了派員學習外,還將大唐樂舞及民間踏歌引入日本。傳承至今,每逢地方節慶歡會,人們仍多牽手踏腳,載歌載舞。

唐樂風潮東進,沛然不可抑遏。公元698年,唐樂正式納入日本朝廷樂隊;公元701年,日本頒定《大寶律令》,明定設雅樂師;公元731年,定員為35人。

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