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的地鐵上,一位大約三十來歲的男乘客,向身前的幾位女乘客連道「excuse me」,看起來他是準備下車,希望借道移近車門。由於女乘客們未作反應,男乘客於是從狹小的空間擠過去,卻引起了一場不大不小的爭吵。

一位女乘客率先發難,指責男乘客觸碰了她的身體。

「你唔識講聲咩?」女乘客操著有口音的粵語說。

「毋好意思」,男乘客有些心虛。

女乘客不依不饒:「一點教養都沒有!」

男乘客解釋說:「我有講,講幾次excuse me。」

女乘客得理不饒人:「你系唔系中國人?幹嘛講鬼佬話?」

男乘客怒火被突然點燃,他向著那位女士高聲叫喊:「我不是中國人!我是日本人!我叫山田秀夫!」看到女士仍然怒目圓睜,男士繼續:「我們就占了你們的釣魚臺!你能拿我怎麼樣?吹咩?!八婆!」男士隨後下車揚長而去。

這是我親眼目睹的一幕,時間是2016年「十一」黃金周期間。香港男士乘客的情緒,被顯然來自大陸的女士乘客的兩句話引爆。

我看著站在車廂內一言不發生悶氣的女士,心中忽然升起悲哀的情緒。這位女乘客的爭吵,使用了最典型的中共文化教育薰陶出來的方式,特點是迅速搶占道德制高點,她並不希望能清楚事實,比如男乘客到底有沒有說過「唔乖」什麼的,而是要在氣勢上和法理上瞬間壓倒對方。

這當然並非孤立事件。熟悉中共官員講話,或者是熟悉《環球時報》的人,對這種爭論的方法都不會陌生。對他們來說,不同意具體政策措施的人,只要稍有異言,幾乎是立即就會被貼上「反華」或「境外勢力」等敵人的標籤。他們一般不太會以平常心就事論事地和人討論問題,凡事都習慣於迅速上升到國家、民族的高度。

只是,這種方法的副作用極大,它往往會引爆某種不良的情緒。以現代心理學的理論,人做決定,九成來自情緒選擇,只有一成和邏輯有關。被刺激得情緒爆發的人,於是往往採取非理性方式進行報復。

我特別想要批評那位香港男士,因為他大可以說香港的官方語言包括中文和英文。但實際上,這位男士採取的是情緒反擊而非邏輯反擊。在情緒被引爆的情況下,他會尋找對方相應的心理爆點作為著力處,即俗話說的「哪壺不開提哪壺」,而不會邏輯理性地應對。

事實上,香港立法會議員宣誓風波中,本土派青年那些飽受批評的做法,和那位香港男乘客有同樣的心理發酵過程。只不過,他們是在前一年占中運動,以及去年初所謂旺角暴動事件後,被點燃了心理爆點。一般人會稱之為「幼稚」的情緒性反應,在全球都會出現,示威者遭到警方強力彈壓,通常會燒汽車或者砸玻璃,而香港那些青年人,則選擇了在宣誓時把中國念成「支那」。

點燃了情緒炸彈的人,總以為自己聰明絕頂,但作為行政當局或是社會優勢集團,這其實是一種最為愚蠢的行為,根本是政治毒藥。明白這個道理,大概也就明白了為什麼梁振英要因「家庭原因」決定不再連任特首,因為香港的社會毒藥,其實並非所謂「港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