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川普即將於1月20日宣誓為美國新任總統,未來美國、中國與俄羅斯這三大國之間的關係如何發展,眾所矚目。(Getty Images)

川普將於下星期走馬上任,他將如何改變已經出局的奧巴馬政府的政策,以及如何改變美國與中國及俄國的關係,是世人關注的焦點。

分析指,中共是川普的頭號對手。美國會與俄國聯盟對抗中國嗎?

中美俄三個大國爭唱主角的大戲即將登場。

文 _ 齊先予

與一般政治首腦不同的是,20日即走馬上任的美國候任總統川普很喜歡用Twitter、YouTube等對外發布施政綱領。他常發推特,有時一天發好幾則。川普繼12月26日連發4則推文後,27日到28日上午針對三個主題又發了四則推文。

不滿奧巴馬故設障礙 川普推特執政

針對奧巴馬總統說如果他參選可以贏得大選,川普26日推文表示,奧巴馬任內留下諸多問題,如果他參選絕無可能勝選。

奧巴馬執政兩任八年,總統宣誓時他手按《聖經》口念「神佑美利堅」,但後來的一些作為卻很像無神論。譬如:奧巴馬政府把宣誓對神的效忠從學校教育裡刪除,還剝奪了公眾使用「聖誕節」一詞的權利,奧巴馬還以維護「自由」為名,支持同性結婚、墮胎、大麻合法化、超性別廁所等違背道德的事。


奧巴馬宣誓就任美國總統時,手按《聖經》,口念「神佑美利堅」,但其後來的一些作為卻像是個無神論者。(Getty Images)

美國參議院2016年5月17日一致通過了奧巴馬提名的公開同性戀者范寧(Eric Fanning)出任美國陸軍部長。11月6日,離美國大選不到二天,美國媒體WND播出對總統的專訪視頻,題目是「奧巴馬鼓勵非法身分的人去投票」。

27日川普繼續推文說:「奧巴馬總統個人在很重要的搖擺州努力地(幫忙希拉里)競選,但還是輸掉了,選民要的是讓美國再次偉大!」川普的另一則推文說:「美國12月消費者信心指數激增近4點,來到113.7,是15年來的高點!感謝唐納德(意指他自己)!」

28日上午川普再度針對此事推文說:「我努力地不去想奧巴馬總統的許多挑釁發言及(加諸給我的)障礙,曾經認為會是一個平穩的過渡,但它不是。」


美國候任總統川普(左)近日推文表示,他以為奧巴馬總統會將政權平穩地過渡給他,但事實不然。(AFP)

此前,奧巴馬推動了幾個和川普選前承諾不同的「午夜法規」(美國即將離任的總統在離任前發布和繼任者政策相左的新法規),包括:12月20日發布命令,無限期凍結在北極和大西洋海洋石油鑽探的新租約,提高川普上任後開發能源的難度,以及不放棄關閉關塔那摩灣監獄的努力,19日他還通知國會離任前將轉移更多關塔那摩灣監獄囚犯,而川普主張不關閉這個監獄。

川普支持以色列 諷聯合國成俱樂部

聯合國就譴責以色列的決議進行表決前,川普曾發推文,要求美國像以往一樣例行行使否決權,但與以色列關係冰冷的奧巴馬政府12月23日在安理會投票時棄權,為另外14個成員國一致通過譴責以色列擴建定居點的決議鋪平了道路。

川普26日曾發推文表示:「聯合國雖然擁有很大的權力,但現在只是人們聚會、聊天、享受好時光的俱樂部。真悲哀!」


聯合國安理會2016年12月23日通過一項譴責以色列擴建定居點的決議,川普推文嘲諷聯合國已淪為聊天俱樂部。圖為耶路撒冷。(AFP)

28日上午,川普針對以色列的處境發了一則推文:「我們不能繼續讓以色列被完全蔑視和不尊重,他們曾經有美國這個偉大的朋友,但現在不再有了。這個情況始於可怕的伊朗協議,現在則是這個(聯合國)!以色列,要挺住,1月20日快要來了!」

《聖經》中提到,能看到猶太人復國的人,就能看到神再次降臨人間。因此美國的基督徒都支持以色列。

相對於奧巴馬,川普對以色列的態度完全不同。川普的女婿庫許納來自正統猶太教家庭,川普的女兒伊萬卡也皈依了猶太教。

2016年3月,當時是共和黨參選人的川普對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協會 (AIPAC)大會表示,他是以色列的終生支持者和真正的朋友,他保證,如果當選總統,將始終堅定地站在以色列一邊。

川普競選團隊發表聲明表示,「川普認識到,耶路撒冷在超過三千年的時間裡都是猶太人民的永久首都,而美國在川普政府執政下,最終將同意國會長期以來的要求,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國不可分割的首都。」

川普挑選的副總統彭斯,是一位篤信神的基督徒,大選投票前四天,彭斯說:「我們應該為國家祈禱,像林肯那樣的祈禱。不是說神站在我們這一邊,而是,用他的話說,我們願意站在神的身邊。」

在神的庇護下,川普團隊贏得了選舉。

專家預測中美俄新三國關係

對於1月20日即將上任的川普總統,華人普遍非常關注他的對華政策。據華盛頓圈內人士向《新紀元》透露,川普及其新團隊將把中國當成頭號對手來處理。

聖誕前,新唐人記者蕭茗、《大紀元》記者史軒之聯合採訪了世界政治研究所(The Institute of World Politics)所長、前雷根總統政策顧問蘭澤斯基(John Lenczowski),請他分析預測未來美國、中國與俄羅斯這三大國之間的新關係。


世界政治研究所(The Institute of World Politics)所長、前雷根總統政策顧問蘭澤斯基(John Lenczowski)。(林帆/大紀元)

針對美國中央情報局推斷,俄國干預了2016年美國大選,幫助川普贏得總統寶座。蘭澤斯基對此表示懷疑,儘管他認同俄國人幕後操縱了對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駭客攻擊。「如果俄國人做過研究,他們就會明白川普政府不一定對俄國有利。」川普任命的強勢內閣,不會再「忽視俄國的不當行為」。

對於川普挑選蒂勒森為國務卿,他認為蒂勒森是一位非常有經驗的企業外交官。以前他是商人,當然生意就是生意,但他擔任政府官員後,可能態度會改變,這一點仍有待觀察。

蘭澤斯基認為,奧巴馬政府把美俄之間的關係處理得很糟糕。俄國入侵了格魯吉亞,對愛沙尼亞進行網路入侵,多年來參與顛覆諸多鄰國。

在派兵進入烏克蘭克里米亞地區之前的約20年裡,俄國一直試圖進行顛覆活動。但奧巴馬政府在希拉里任國務卿期間,基本上是為了建立和諧關係,而無視俄國的一些挑釁和顛覆舉動。「只要普京還繼續他的復仇主義政策,試圖在前蘇聯的地盤上重建俄羅斯帝國,在東歐中部和中亞地區炫耀實力,建立霸權。我相信普京及其部屬們必須被制止。這從實踐上看是很簡單的策略,也不意味著我們不能嘗試與俄國在共同利益上合作。但是合作不能以我們在北約的盟友為代價,或是以俄羅斯很多鄰國的福祉為代價,這些國家的主權常常受到侵犯。」

針對「川普政府會用美俄聯盟抗中,取代中俄聯盟抗美?」的提問,蘭澤斯基表示他相信俄國面臨三個主要的威脅:一是俄國自身的人口自殺、文明幾乎崩潰,這是內部威脅,外部有激進伊斯蘭主義的威脅,以及來自中共的威脅。

「我認為俄國人一直在竭盡所能地和中共合作,部分是因為中國是俄國的武器市場,而武器是除了能源之外,俄國能出售的少數幾種東西之一。俄國與中共合作,也是因為俄國人認為,就削弱美國在世界上的力量而言,俄國與中共有著共同利益。我不知道俄國這個危險遊戲能玩多久。我認為他們這個遊戲非常危險。比如說,東西伯利亞一些地方的中國工人可能決定在那個特殊地區舉行一次公投,和克里米亞類似。如果俄國不想面對這樣不愉快的情形,他們對中共的全球戰略目標可能需要變得更現實一點,他們可能發現,與美國進行更多的合作符合他們的利益。」

蘭澤斯基還談到,「激進伊斯蘭主義和恐怖主義是最大的長期威脅。但是我覺得,短期內能夠在世界關鍵地區對美國利益構成威脅的,你可以說是俄國,但是長期而言,我覺得是中共。對於中共的全球戰略,對於中共所做的一些傷害美國關鍵國家利益的事情,人們認識得越來越清楚。」

中共怕人民知道真相

有關美國與中國的關係,蘭澤斯基表示:「我認同一個普遍的觀點——貿易在美國對華政策中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這多是出於希望,推動世界經濟與中國私營經濟在一定程度上一體化,將最終為中國帶來一定程度的政治變革,甚至可能是完全的政治轉型。

但很明顯,中共政權從蘇聯共產主義崩潰中學到了很多教訓,它一直在不遺餘力地確保,經濟中能夠有一個半私人的領域,可以與共產黨的壟斷權力共存。中共試圖確保私人利益與黨的利益一致。但在前蘇聯,私人利益肯定被認為與黨的利益不一致。」(所以蘇共很快就解體)

「中共政權這樣的非法政權有一個根本性的問題,就是懼怕自己的人民,懼怕可以動員人民的理念,主要包括民主的理念、『政權民授』的理念。當然,這樣的政權懼怕未經過濾的信息傳播給中國的廣大民眾。這就是他們為何必須盡可能維持信息壟斷的原因。

這個政權害怕人民知道真相。它利用意識形態鼓吹其政治一致性,來幫助維持黨的紀律,維持其宣傳系統內部的一致性。

每當記者偏離黨的路線時,中共就對他們進行意識形態再教育,以確保他們與黨保持一致。強迫人民服從使這個政權得以生存,並藉由建立一個龐大的內部維穩系統,同時寄希望於足夠的經濟增長來使人民心滿意足,從而不會考慮發動革命。但這什麼也不是,經濟增長未必能為他們解決問題。」

也有評論指,針對中共的這些害怕因素,也許川普政府會有的放矢地逐個加以出擊,那會給中共體制帶來巨大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