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月23日,北京檢方不但不起訴五位打死雷洋(圖)的警察,還認定雷洋「嫖娼」。網路罵聲一片,很多人憤怒,還有人說「這是官逼民反的前奏」。北京檢方公然與習當局倡導的「依法治國」唱反調,背後不簡單。(新紀元合成圖)

雷洋的不白之死以及中共對涉案警察不予起訴的決定讓中產階層感到自危。

習近平曾對雷洋案做出嚴厲批示,要求「公開、依法」查處事件,挽回影響。

詭異的是,雷洋案隨後突然變得悄無聲息。

文 _ 文仲卿

對於剛剛過去的2016,國人印象最深的是永遠也散不去的霧霾和死亡:賈敬龍、楊改蘭、魏則西、黃武林、彭明、雷洋……以及21年前被冤殺了的聶樹斌,以及一系列中共高官自殺等。

在2016年底,聖誕節前夕,已經沉寂了幾個月的雷洋案再次傳出新進展。

各方放風 霧霾下的雷洋案

2016年的最後一天,據海外消息人士透露,雷洋家屬同意接受人民幣2000萬元以及一套住宅單位作為賠償,這套住宅單價不菲,面積與地段亦不俗,價值約2000萬元,總值接近4000萬元。但要求家屬承諾:不再申訴、解僱律師,不在網上公布賠償詳情,也不接受傳媒訪問。

該消息人士還轉述律師陳有西稱,案件開創了賠償金的最高記錄,「人命不再不值錢,將來公安再敢搞死人,心裡得掂量掂量(考慮考慮)」。陳有西還稱,5名警察被逮捕已是突破,案件導致了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對公安執法的大整頓,全國警察人人驚悚、壓力很大。

據明報報導,早前發起聯署聲援的中國人民大學校友亦在家屬表示放棄後,停止對案件發聲。大量學生及在建制內工作的校友被要求寫保證書,保證不參與網上聲援、反對檢方不起訴決定的聯署,不加入簽名微信群,不參與雷洋事件任何活動,否則「願意接受單位的處分」。

北京警方:雷洋吃太飽 所以被打死

自由亞洲報導,警方提供巨額賠償與雷洋家人和解,引發左派和體制內警察的不滿;反對者認為,對雷洋案的重金維穩,超過了因公殉職警察撫恤金的10倍,這種做法讓體制內的警察心寒。

有警察支持者發帖表示,「如果一個因為嫖娼被自己嘔吐物嗆死的人能獲得上千萬賠償,那麼因為維護治安而犧牲的警察、邊防、緝毒、消防幹警們,他們的命不是太輕賤了嗎?!」

不過這些外地警察並不知道,雷洋並不是死於嫖娼嘔吐物,而是被警察活活打死的。29歲的中國人大碩士畢業生雷洋是一位環境工程師。2016年5月7日晚9點,他離家前往機場接人,之後落入警察手中,很快死亡。警察稱雷洋嫖娼,試圖逃跑,因嘔吐噎死。但家人說雷洋的身上有瘀青,懷疑他是被施酷刑而死。

雷洋案引發了關於警察暴力的質疑,並成為2016年大陸民眾最關注的一個「死亡案例」。


雷洋案引發了關於警察暴力的質疑,並成為2016年大陸民眾最關注的一個「死亡案例」。圖為北京警察在天安門廣場盤問一遊客。(AFP)

2016年12月初,當檢方申請對涉雷洋案的5名警察提起訴訟時,人們滿懷希望認為可能會有一些進步。但是,12月底,5名警察被免於起訴,網路上湧現出憤怒和難以置信的情緒。

2016年平安夜前,北京豐臺檢方宣布調查結果,稱涉案警察「玩忽職守罪」犯罪情節輕微,不予起訴。且發表5000字的答記者問,表示雷洋確有嫖娼,且拒捕,雖然警方在拘捕過程中有玩忽職守,但由於雷洋吃得太飽,所以被打死。

外媒看雷洋之死

美國《華盛頓郵報》2017年初發表文章指,雷洋之死讓大陸中產階層「罕見地表達了憤怒」,事件觸動了他們的神經。

雖然中共採取了輿論壓制、內容審查、寫保證書等手段也沒阻止人大及其他大學校友的聲援行動,社會上法律、學術和工商界的專家也紛紛公開發聲。

文章說,在大陸,警察動用酷刑已成為常態,而遭到迫害的大多是政治異議人士、貧窮的訪民以及中共黨內的失勢成員。日益壯大的中產階層對這些問題似乎並不關心。但雷洋的不白之死以及中共對涉案警察不予起訴的決定讓中產階層感到自危。

清華大學前教師吳強在雷洋死後曾幫助起草了一封請願書,他對《華郵》說,他希望能把民眾的不滿引向更為廣泛的運動,維護公民權利並限制警察權力。

他說:「我們受過高等教育,從好大學畢業。那些走入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們也有同樣的使命感,不過這一次我們的目標更低。」有人大聲疾呼:「如果你今天不站出來,下一個被宰殺的沉默的羔羊可能就是你。明天你將完全無法站起來。」

真相是什麼?「雷洋下身有針孔」

據明鏡新聞12月25日獨家報導,一位冒險向明鏡電視提供雷洋案內情的人士說,即使內部調查人員也對這不起訴結果極為憤怒。當局最後拍板對雷洋案涉事警察不予起訴,是因為極端害怕這件事情終極真相曝光。

這位來自中國內部的人士披露,調查人員在屍檢時發現,雷洋的陰囊處發現有針孔,有遺精。這一發現,讓官方說的雷洋事發當天「接受有償性服務」信息更加可疑。

人們不禁要問:針孔哪來的?誰幹的?為了什麼?

消息人士還透露,造成當局對雷洋案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另外一個重要因素是,雷洋案涉事警察被抓後,北京警方有4000人提出辭職。因為大陸警察都是暴力執法,上面拚命催破案,自己就得打出口供來,一旦失手打死人,今後自己也得被抓,於是,4000多警察一起抱團辭職,逼檢察院放人。此事給北京市委和警方造成巨大壓力。

目前,了解事情真相的所有當事人均被控制,即使調查這個案件的內部人士也受到恐嚇。他們被威脅說:一旦洩露情況,就整死你!

法學博士張傑對此表示:官方宣布不起訴,主要是怕開庭審理時,什麼信息該說,什麼信息不該說,法官很難控制。如果雷洋案開庭,警方是否釣魚執法、雷洋嫖娼與否、警方收集證據過程、曾第一時間與警方合作的央視,以及哪個領導做過批示等都可能在審理期間被曝光。不起訴,也就不用開庭,賣淫女也無需被傳召。

在微信和微博等網路平臺上,出現據傳是雷洋家屬的聲明。聲明表示,「完全不能接受這個結論和不起訴的決定,也不能同意對雷洋涉嫌嫖娼的認定」,稱將向上級檢察院提出申訴。

雷洋的哥哥雷鵬在接受自由亞洲採訪時強調,他們將立即進行申訴,並透露檢察院並沒有提供相關證據,同時涉及錄影資料亦已遭毀滅。

而官方為了壓制輿論,全面審查屏蔽民間的抗議浪潮。中共官方網路,包括北京檢察、央視新聞等,都在發表這條新聞時設置了不許讀者評論。微博上「雷洋」已經成為敏感詞,無法搜索與之有關的內容。

11名警察被開除撤職或警告處分

12月29日,在23日北京檢察院宣布不起訴5名警察,引來全球巨大反對浪潮一周後,北京市公安局、中共昌平區紀委突然宣布對雷洋案涉案警務人員、相關責任人共11人處理情況:

昌平分局東小口派出所副所長邢永瑞被開除黨籍、公職;民警孔磊被行政撤職,調離執法崗位;對雷洋案中涉案的一名輔警及兩名保安員解除勞動合同;昌平分局東小口派出所所長周帥民被免職;治安支隊治安行動中隊副中隊長王玉國被免職;治安支隊治安行動中隊中隊長周明輝被行政記大過;治安支隊副支隊長楊曉穎被行政記過;治安支隊支隊長馬朝暉被行政警告;對昌平分局副分局長王宏行政告誡。

背後的兩股高層勢力

不難看出,這裡面有兩股力量在雷洋案中角逐。

雷洋死於2016年5月7日晚,5月17日家屬向北京市檢察院遞交了刑事報案書,舉報辦案警察「涉嫌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罪、濫用職權罪、幫助偽造證據罪」。

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北京市檢察院6月1日發布通報稱,決定對涉及雷洋死亡的5名警察立案偵查。

據2016年7月報導,習近平曾對雷洋案做出嚴厲批示,要求「公開、依法」查處事件,挽回影響。詭異的是,雷洋案隨後突然變得悄無聲息。

有消息稱,習近平的批示遭到公安、文宣系統的抵制,公安部門一方面拖延對涉案警察的處理,一方面以巨額賠償誘惑雷洋家人,希望他們能放棄對涉案警察的刑事追究。

2016年12月23日,北京市豐臺區檢察院以「犯罪情節輕微,能夠認罪悔罪」為由,對五名涉案警察作出不起訴決定。


雷洋的不白之死以及中共對涉案警察不予起訴的決定讓中產階層感到自危。圖為北京地鐵。(Getty Images)

雷洋案的律師陳有西於2016年12月25日發表聲明,表示代理雷洋案的律師團隊面臨很大壓力和風險,並宣布接下來雷洋案的律師團隊將大換血,在全國範圍內徵求8位有理性擔當的律師加入。陳有西當天發表了8項聲明,感嘆雷洋案「形勢不容樂觀,達致目的艱難。」

有評論表示,北京檢方公然為凶嫌脫罪、公然與高層一直倡導的「依法治國」唱反調,是背後這股看不見力量運作的結果,背後顯然不簡單。北京檢方的決定除了激起更大的民憤、讓更多人看清中共醜陋的面目外,也置中南海高層於非常尷尬的地步。


北京公安局、昌平紀委雖然處理了11個警察保安,家屬得到巨額補償,但真相依然被掩蓋,法治依然無法昭彰,正如北京的陰霾那樣,暗無天日,壓得人喘不過氣。(AFP)

北京公安局、昌平紀委雖然處理了11個警察保安,同時家屬得到巨額補償,但真相依然被掩蓋,法治依然無法昭彰,正如北京的陰霾那樣,暗無天日,壓得人喘不過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