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雜誌文章稱,克林頓在擔任總統時期,將美國的先進導彈技術出售了給中共,實質就是在削弱美國的戰略性優勢。圖為2000年10月10日,克林頓簽署美中貿易關係協議。(Getty Images)

大衛.霍羅威茨最近出版的新書中,提到白宮的前任民主黨總統克林頓曾為了獲取非法競選捐款,主動對中共洩露美國核試驗的祕密,加之對安全管制的放鬆,使得中共得以系統地盜取美國的祕密技術,這實質是背叛美國。

克林頓應對破壞美國國家安全負責。

編譯 _ 李清怡

對中共洩露美國核試驗的祕密

最近大家都在紛紛議論俄羅斯插手干預美國大選的事,然而, 值得回顧的是,就在不久前,白宮的前任民主黨總統就曾與中共聯手,背叛美國。

Matthew Vadum是美國調查智庫首都研究中心的高級副總裁、獲獎調查記者,他在美國《首頁》雜誌(Frontpage Magazine)發文,比爾.克林頓在擔任總統時期,將美國的先進導彈技術出售了給中共,實質就是在削弱美國的戰略性優勢。

大衛.霍羅威茨在他最近出版的新書《美國左翼黑皮書第7卷:當政的左翼:從克林頓到奧巴馬》中,提到說:「民主黨政府主動洩露美國核試驗的祕密,加之對安全管制的放鬆,使得中共得以系統地盜取美國的祕密技術,這實質是在削弱美國的技術優勢。」

克林頓政府至少從一個外國敵對政權那裡接受過幾百萬美元的金錢,所有這些都是為了從一個極權大國獲取非法競選捐款,而那個極權政府卻是堅決下決心要吞噬美國這個世界超級大國的。

克林頓總統還取消了安全管制,允許盜賊獲取其它關鍵性的技術。霍羅威茨在書中寫道:「中共無須採取任何間諜行動,就得以獲取其中一個主要的技術突破,那就是:曾經因為安全原因禁止出口的超級計算機技術。」

「超級計算機支撐核武器和導彈技術,不僅僅是用於發射和控制導彈。超級計算機還可以模擬核試驗,因此,對於開發核彈頭非常關鍵,但是,據《華盛頓郵報》社論說,1998年前三個季度中,出口至中國的超級計算機是之前7年出口量的9倍之多。」

中共為克林頓出錢洗錢內幕

早在1990年代,長期擔任克林頓籌款人的現任維吉尼亞州州長麥考利夫,為克林頓夫婦所籌集資金的數目曾創下紀錄,在那段時間,美國國會調查員曾詳盡起底中共為克林頓出錢洗錢的內幕。

那些錢通過商人的手中輾轉進入克林頓基金組織,其中一名商人叫崔亞琳(Yah Lin "Charlie" Trie),在那個案件中,94人要麼拒絕質問,要麼申請第五修正案,要麼離開了美國。崔則於1999年接受向聯邦檢察官坦白從寬,條件是交代關於來自中共的可疑競選捐款方面的資訊。

麥考利夫幫助勞拉空間通信公司(Loral Space)在官方貿易委員會獲得了多個席位。據報導,他說服克林頓政府否決國家安全官員的提議, 勞拉公司因此獲得許可與中共達成的一項交易,通過這項交易,勞拉把關鍵性的導彈技術給了紅色中共。勞拉空間公司的CEO後來成為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最大的捐贈者,而麥考利夫則成為DNC主席。


美國國會調查員曾詳盡起底中共為克林頓(右一)出錢洗錢的內幕。在克林頓總統的協助下,中共滲透美國政府,竊取了美國的先進武器裝備。」(Getty Images)

據《華爾街日報》關於克林頓時期的報導,一份代表兩黨共同提出的疑問發現,「北京政府所竊取的美國設計數據,幾乎涵蓋了向美國發起大型核攻戰所需要的所有技術,如:高端核彈頭、導彈和導航系統。間諜的目標從軍隊反坦克武器到幾乎所有的現代化戰鬥機,大部分都不是專業人員竊取的,而是被來訪者和前沿公司竊取的。一方面,克林頓政府因其對安全政策的放鬆是有責任的,應當被指責;衛星製造商休斯公司(Hughes)和勞拉公司也是應當被批評的。」

霍羅威茨在書中寫道,中共竊取美國技術,使其技術前進了20年,從而得以開發自己的核彈頭發射系統。

而這兩名為克林頓提供競選資金的大金主——休斯和勞拉,將發射核武器的技術給了中共。

克林頓時期任賓州共和黨眾議員的柯特.威爾登(Curt Weldon),曾擔任國家安全委員會軍事研發部主席,說得一口流利的俄文,他將過去克林頓當政時期描述為「從破壞國家安全這方面來說,是歷史上最糟糕的時期。」

在近期的總統大選和大選結束的這段時間,左翼不斷宣傳強調新當選的總統川普與俄羅斯之間的關係,卻淡化忽略了克林頓夫婦與克林姆林宮之間的關係。

川普、川普的家人、他的競選團隊、過渡團隊、即將上任的內閣成員們與俄羅斯之間的關係細節備受關注,每天媒體都在大肆炒作,但事實上,希拉里的團隊與俄羅斯之間也有關係紐帶。

克林頓應對破壞國家安全負責

希拉里的競選團隊主席波德斯塔(John Podesta)於2011年成為太陽能創新公司Joule Unlimited公司的董事會成員,8個月後,由克林姆林宮投資支持的Rusnano公司宣布,投資3500萬美元入股Joule。幾個月後,大約在波德斯塔加入時任國務卿希拉里的外交政策團隊時,Rusnano公司董事長丘拜斯(Anatoly Chubais)便加入了Joule公司的董事會。

波德斯塔不願透露他與俄羅斯政府之間的關係。《華爾街日報》10月23日報導說:「他不喜歡談論與克林姆林宮所投資支持的公司之間的生意。」

今年8月,美國聯邦調查局與司法部宣布對Podesta公司進行調查,該公司是由波德斯塔作為合夥人之一投資成立的遊說公關公司。調查包括該公司與前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政府之間是否有貪污腐敗關係。

在希拉里任國務卿的國務院曾批准讓俄羅斯控股的鈾壹公司收購美國鈾業超過20%以上的股份,在批准該交易之前,鈾壹股東們給腐敗的柯林頓基金會超過1億4500萬美元的捐款。而且比爾.克林頓僅僅在俄羅斯的土地上做一次演講,就拿到高達50萬美元的演講費。

克林頓在任總統期間,對俄羅斯也沒有採取敵對政策。著名記者比爾.格茨(Bill Gerz)數年前曾經寫道:「克林頓將10億美元送給了俄羅斯,讓他們裁減核武器項目,可是,就連俄羅斯政府自己的會計總署都已經決定把其中的幾百萬美元撥給科學家,用來為俄羅斯軍隊構建新式核武器。」

當克林頓政府努力改善與中共的關係時,「中共自己也系統地策劃滲透民主黨,破壞美國的選舉程式,而且,就在總統的協助下,中共滲透美國政府,竊取了美國的先進武器裝備。」

公正性保守派網站《每日電訊》(The Daily Caller)也報導了克林頓收受捐款、隨後美國導彈技術被運往中國的事。施瓦茨(Bernard Schwartz)時任勞拉空間通信公司董事長,他向民主黨及1996年克林頓競選總統連任活動中捐款150萬美元。施瓦茨似乎曾經利用他的影響力說服克林頓政府將導彈出口的授權從國務院轉給了商務部,因為商務部更容易受政治左右。

商務部隨後通過了勞拉的許可申請,1999年5月10日,克林頓政府立刻官方通過允許將導彈技術出售給中共,且還在一份聲明書中誓言,該出口既不會損害美國的國家安全,也不會大幅提升中共的空戰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