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tilia.com)

文 _ 王華

中國父母從小就教育孩子:殺人放火的事絕不能做,因為殺人就得償命。古往今來唯有一個團體,它殺死了數千萬人,卻依然高居殿堂,受人膜拜。

公開數據顯示,第一次世界大戰全球因為戰爭死亡1000萬人,二戰全球死亡5000萬人,而在中國1949年後沒有戰爭的情況下,被各類政治運動害死的中國人卻至少8000萬。

這是一個殘酷得令人窒息的數據。莫非中國人在這個組織眼裡就不是人,而是動物、是工具、是器皿了?

這個組織就是共產黨。

凡是共產黨都殺人
中共害死八千萬


它不但在中國殺人,在蘇聯,官方記錄的就有300萬人死於政治刑事處決、古拉格監獄以及富農強制遷移。史達林的傳記作家統計他害死了2000萬人。在柬埔寨,紅色高棉鬧革命,4年間把全國四分之一的人口都屠殺掉了。

有共產黨員辯解說:「不殺,革命怎麼能成功?」殊不知這些屠殺都發生在共產黨掌握政權之後,屠殺的都是無辜的百姓,以及歸順屈服了的所謂「黨內敵人」。下面是眾多海內外學者對各次政治運動中死亡人數的粗略統計:

1950至1951年:鎮反運動,至少上百萬人被處決;

1955至1957年:肅反運動,全國有140多萬知識分子和幹部在這場運動中遭受打擊,其中逮捕21.4萬人,槍決2.2萬人,非正常死亡5.3萬人。

1957至1958年:整風反右運動,1957年,全國317萬右派知識分子遭受迫害,到1978年,全國55萬人摘掉右派帽子。這意味著,在「反右運動」過程中,全國有262萬人神祕消失。

1958至1962年:中國大饑荒,以前官方稱為三年「自然災害」,近年改口為「三年困難時期」,因為那三年風調雨順,不但蘇聯沒有逼債,反而提出要援助中國50萬噸食糖,300萬噸糧食,但被毛澤東拒絕了。當時中國還出口數萬噸糧食給亞非拉國家,以便中共能取代蘇共,成為共產國際的霸主。張戎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中指出,光那些出口的糧食,就能讓3800萬人不餓死。

曾在國務院辦公廳任職的曹思源在一次演講中說:大躍進期間(1958至1960年)全國餓死的人數已經解密了,是3756萬。「當時周恩來讓各個省市統計,統計完了以後讓地方把數字全部銷毀,而且還親自打電話一個個問,是不是都銷毀了?這個材料只給兩個人看,一個是周恩來,一個是毛澤東。這個材料在中央檔案館保管,現在已經解密了,現在是可以講的了。」

3756萬是一個什麼概念呢?中國歷史上有記載的各種自然災害導致的死亡總數是2900萬,中共3年餓死的人,就比5000年來天災害死人數的總還多。

不過據趙紫陽估算,當時餓死的人數在4300萬到4600萬之間。

1966至1978年,文化大革命時期。據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的《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報告顯示:「1984年5月,中共中央又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全面調查、核實,重新統計的文革有關數字是420萬餘人被關押審查;172萬8千餘人非正常死亡;13萬5千餘人被以現行反革命罪判處死刑;武鬥中死亡23萬7千餘人,703萬餘人傷殘;7萬多個家庭整個被毀。」

不過有學者調查,文革死亡人數不是官方承認的210萬,而是400萬。

另外,在內蒙古,有15萬人因莫須有的「內人黨」罪名被害死,在西藏,達賴喇嘛1991年10月9日在美國耶魯大學演講時說:「自1950至1980年,藏人因飢餓、迫害和槍殺,死亡達120萬,占全部西藏人口的五分之一,其中34萬人死於飢餓,86萬人死於迫害、槍殺。」在新疆,僅僅白城一地就有6萬人餓死。

等到了1989年天安門事件,美國國務院和俄羅斯的數字都說3000多人在「六四」事件中喪生。

還有醫學統計說,中共光計畫生育這一項政治任務就害死了4億生命。假如沒有毛澤東最初提倡的「一個媽媽十個孩子」,哪需後來的節制生育呢?

中共至今還在殺人 數百萬人遇難

死亡人數用萬、百萬、千萬為單位時,那背後每一個鮮活生命的永久消失,那數千萬個家庭的悲傷,哪是幾個數字就能承載的悲傷呢?這數千萬還是死亡人數,還有多少人終生殘廢、精神失常、青春虛度、人生痛苦呢?

有被殺的,就有殺人的,也有在旁邊觀望、甚至吃人血饅頭的人。可以想像,這樣一個屍骨遍地、哀嚎連天的國度,到處都充滿著仇恨與血腥,充斥著魔鬼般的猙獰。

有人說,那都是過去的事了,現在共產黨改良了,不再殺人了。說這話的,都是因為他被中共「外鬆內緊」的政策欺騙了。1999年7月20日以來,中共不但殘酷鎮壓法輪功,甚至還把殺人活體摘取器官與器官移植手術結合成一個新的產業鏈,導致上百萬法輪功學員遇害。直到今天,這樣慘絕寰宇的罪行,還在中原大地上悄然繼續。

成為這個血腥組織的一員,無疑是人生最大的恥辱和羞辱。哪怕你本人沒殺人,但你是這殺人機器的一部分,共產黨殺的人,你都有一份。唯有退出這個殺人組織,才有希望洗清自己。


(Getty Images)

一半的中國人都受過迫害
包括習李王

如今一半的中國人都有親朋好友遭到過中共迫害,這包括中共在位的高官。比如習近平,他13歲被認定為「反革命」,15歲被關進少管所,唯一罪名就是他有個被共產黨定性為反革命的父親習仲勛。然而習仲勛卻是5次被毛澤東高度讚揚的人。習近平延安那7年生活,所吃的苦、遭的罪,只有他自己知道,難怪有人粉飾太平地頌揚他的知青生活,他氣得下令查封了該報社。

李克強的父親李奉三,假如沒有遭受衝擊,也不會從鳳陽縣縣長,蚌埠市中級法院院長的位置上,調到安徽省地方志辦公室副主任,假如沒有文革,李克強也不會24歲才上大學,多虧他遇到了桐城派傳人、國學大師李誠,否則他可能連大學都考不上。

王岐山的父親王德政清華畢業後,陰差陽錯當了國民黨的大尉,本可以去臺灣,但這位建築系的高材生自信在哪都能靠技術吃飯,結果第二年就遇上「土改」、「鎮反」、「三反」、「五反」一系列政治運動,王家被抄家,很多東西都被搶,從此一家人只能低三下四地生活。王岐山和習近平一樣,在延安的知青生活,連飯都吃不飽,真的體會了中國農民的悲慘生活。

六十多年來,共產黨不但用暴力鎮壓了很多人,同時更是用謊言毒害了全體中國人。不過仔細想想,殺人償命,善惡有報是天理。在人類歷史上,無論東方還是西方,從來沒有哪個政黨在取得政權後這樣大規模地屠殺百姓,這樣的血腥殘暴,天理不容,幹這些惡事的組織及其成員,必定會遭報應。

人在做,天在看,現在每個加入了共產黨組織的人,都等於變相加入了血腥的黑幫,要想活得清白,就只有趕快脫離出來,無論是誰,天理都一樣,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北京推監察委 黨不應大於法

習近平上臺後,人們也看到了很多改革措施在初步起步,比如2016年12月28日,習近平在政治局會議上說,「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2017年反腐四大重點是:加大問責力度,嚴把政治關,推進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減少腐敗存量、重點遏制增量。

4年前剛開始反腐時王岐山就說,反腐分兩步走,第一步是針對個案,把貪官污吏一個個打下去,蒼蠅老虎都要打,第二步是從治標到治本,要從根本上清除產生腐敗的制度,於是才有了新近推出的國家監察體制,習陣營要用國家的監察委來取代中共黨務的中紀委。

這算是習陣營提出的政治體制改革、「依法治國」的一部分,不過中共歷來執行的都是「黨領導一切」的專制體制,儘管近年來新的法官律師宣誓時,只宣誓忠於憲法,不再提忠於黨,但在「黨具有一切生殺予奪權力」的專制國家,把高高在上的黨拉到憲法之下,難度之大,弄不好就成了掛羊頭賣狗肉。

如今在中共高官們的講話中,總是帶著「堅持黨的領導」這樣的大帽子,堅持黨的領導與堅持依法治國,這本身就是水火不相容的,法大還是權大,這在文革浩劫中就有了答案:一旦權大過法,國家民族就會陷入災難中,哪怕周永康在政法委專權,也是要禍害整個國家的。

如今習陣營推出國家監察制,這與孫中山在中華民國建立的五權分立體制就更接近了。「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這五權相互獨立、相互制約,讓百年前的中國社會第一次向民主共和制邁進。當年的中國人能做到,如今的中國人難道還不能重現大陸民國時期的成果嗎?

懷舊感情是幻覺
拋棄的只是壞包袱

要法治不要人治、要法治不要黨治,這些道理誰都明白,但為何中南海遲遲不大規模行動呢?一方面是既得利益者的阻撓,一方面是高層對1950年代的中共抱有戀戀不捨的懷舊感。不少中共高層的改革派認為,只要反腐進行得徹底,中國就能回到1956年那種政治清明、民眾平安、國家發展的好時期。

然而特權家庭孩子兒時的記憶和感受,並不能客觀地反映真實的中國,它只是理想主義者的幻覺。1956年的好景,那只是暴風雨來前的片刻寧靜,就像癌症爆發前人體感覺還挺好的,但只要發展下去,就必然會出現黨魁為保權力的一意孤行,就必然出現清理傳統文化的大革命。這是共產黨的九大基因決定的。(詳情請看《九評共產黨》)

1956年初,中共基本完成所有制度的改造,提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和「長期共存,互相監督」,積極動員和團結社會各階層全力投入經濟發展,要把中國建設成一個經濟繁榮、國力富強、社會和諧的社會主義國家。然而很快人們徹底失望了。

當時蘇共正在批判史達林模式,毛澤東擔心自己也會被批判,就先下手為強,在1957年夏季掀起鋪天蓋地的「反右派」運動,把整個社會重新推上了政治舞臺,並用「階級鬥爭的法寶」,使人們再次陷入了「你死我活」的爭鬥。

那時,中共努力建立的所有監督機構瞬間都完全失效了,同樣的個人攬權與個人武斷發生在1999年6月,江澤民為了保黨的一句話,就把上億民眾推到的中共的對立面,把中國再次帶入另一場文革中。一個610領導小組,就把所有法制與法治一夜間全部給踐踏、給葬送了,所以才有了今日腐敗遍地,黨票成了貪腐的進門票與保護傘了。

不取消一黨專制,就不可能真正把權力關在籠子裡。誰能保證今後會發生什麼呢?中華民國五權憲法或其他民主國家的憲法,前提就是取消政黨的至高權力。中國大陸只要順應這個歷史潮流,就能走出一條新路。

捨不得拋棄共產黨,關鍵就是感情上捨不得、觀念上拋不掉。有關故事講人的觀念如何決定人的一生。一個吸毒母親經常痛打孩子,但當警察把母親抓進監獄時,孩子卻痛苦不已,拚死拚活也要跟媽媽在一起。我們從小就被謊言灌輸,以為離開了這個「黨媽媽」我們就不能活了。放眼全球,不但全世界95%以上的國家沒有共產黨,人們生活得好好地,而且像蘇聯、東歐這樣的共產國家,拋棄「黨媽媽」後,比以前生活得更好。

要實現中國夢,就不能感情用事,要用理智代替感情,堅定地走正確走的路。拋棄中共並不難,人還是那些人,只是換了體制、換了觀念,只是丟掉了中共幾十年造孽留下的罪惡包袱,只是重新撿起被丟棄的傳統文化,讓中國人「做中華兒女,不做馬列子孫」。

就這麼簡單,關鍵就是放下情,讓理智代替感情,中國人就會有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