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蛤蟆不行了,沉底了。(網路圖片)

文 _ 九天劍

那年我在紐約曼哈頓第五大道帝國大廈前,看到兩位老年女士吃力的舉著一大張壓膜中英文軟展板,板上圖片顯示中共黨魁江澤民是個「漢奸+俄奸」,還是混入中共的假黨員。展板很給力,但也很要勁,我就過去換下她們。發現西人高大,我就舉過頭頂。

堅持了一會,剛放下歇歇,就見一位穿著體面的華裔老先生從大廈走出來,隔三四步遠站住,衝著我說了一句粵語,我沒聽清,就上前一步問他:請問您說什麼?他下意識的後退一步,用半熟的國語大聲說,「你們站在介裡很兜中國銀的臉,介系賣國行為,雞道麼?」

我噗嗤笑了,我的很多香港朋友是類似發音;老先生,我一介平民,沒一寸國土在我名下,拿什麼賣國?要說賣國,誰也不敵這個江大蛤蟆。我指指展板,您知道他無償奉送給俄國多少中國國土麼?1000個香港不止!您大概也不知道他親爹江世俊是汪精衛漢奸政府宣傳部副部長,他自己上日偽中央大學時加入漢奸反共特務組織,是汪偽特務頭子丁默村、李士群手下。您要不信,回家可以上google search。老先生一時語塞,眼中透出凌亂,嘟囔著:「我沒什麼好說的,就是覺得你們站在介裡兜中國的臉。」說完趕緊轉身離開了。我衝著他背影高聲說:是漢奸賣國賊江澤民丟中國人的大臉,不是我們!

我講這段往事,是想說,海外華人往往把愛國情結和面子、匪首、鄉情連在一起,弄得人哭笑不得。腦子沒得病、只是單純被洗紅的還有救,有些賣身匪共大外宣,親共同鄉會,中聯部,國安的腦殘患者就可憐了,一張嘴就言不由衷,身體力行討好,就為中領館給那倆髒錢、回國探親能安全入關。明知那是愛黨不是愛國,卻一直裝,騙了自己騙別人,擱置良心跟著忽悠,這的確不夠人格。

直到有一天,全中國陰霾蔽日,經久不散,老少爺們兒下了飛機就咳嗽,白晝如夜,伸手數不清手指頭, PM2.5屋內爆表500以上了,這才真怕了——咱國咋成魔界了?


2006年4月11日沙塵暴中的西安城。(Getty Images)


2006年4月17日清晨,隨著風力不斷加大,首都北京終於迎來今春第一場沙塵暴,整個北京籠罩在沙塵之中。

從吃米喝水都犯嘀咕,到買啥都怕假貨,接短信就是騙錢,連老婆兒子含真率都畫問號……睡著覺房就被拆了,生意分分鐘就負債了,存款隔三差五就縮水了,閨女出門沒一會就失蹤了……是,鄧矮個看中共不行了,趕緊「改革開放」,紅官二代先富了起來也腐了起來;蛤蟆更是直接教你「悶聲大發財」,樓市股市圈錢,強拆維穩抓權,鄙視道德,打壓良善,淫亂不輸貧賤,結果是社會、媒體、信念一片混亂。

這就是咱在海外愛的祖國和同胞?這就是高樓大廈燈紅酒綠的世界老二?多少仁人義士捨生忘死、肝腦塗地希冀換取的偉大中華?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只要還有做人的基點,哪怕是最低值,百分百不會認同。

然而,這就是中共國的現狀。一個體制內小康的雷洋碩士,出門十分鐘就「被嫖娼」死了,然後檢察官竟可笑到說是吃太飽自己噎死的;一個老實巴交20歲農村孩子聶樹斌,屈打成招被頂強姦罪活摘致死,22年後才得以昭雪;一個活生生的村婦生念如灰,親手錘殺4個親生孩子然後自殺……千千萬萬好死不如賴活、滿眼流露恐懼的中國人,每日活在高壓下,不知為何而生,也無法預料哪天會死。這樣一種反人類的氣氛居然能瀰漫在我中華大地60多年!你敢說,陰霾籠罩中國,和它沒關係?

人不治天治

28年前,中國有個變邪為正的契機——八九六四,結果被匪鄧們扼殺了;四分之一世紀前,又有個巨變的契機——法輪佛法洪傳,結果江大蛤蟆企圖學矮鄧再次扼殺。那老東西萬沒想到佛法威嚴,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善良群體,竟百折不回,金剛不破,17年過去,不僅沒被消滅,反而洪傳世界140多國,盡顯真善忍威力,硬是氣的蛤蟆翻了個,屎尿淌一地,如今忙得習總王總擦也難擦,不亦恨乎。

常言道「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但「時候」總要到來!古人篤信「天人感應」,歷代統治者也都信天敬神,一遇災難性天象必躬身自省,罪己問責。是古人迷信愚鈍麼?非也。歷史、常識、德性讓他們堅信:人,只不過是世間萬物中的過客而不是主宰,唯有神祕博大的上蒼才是力量的發源。人類數千年,從來沒有一次能與天地巨系抗衡,過去不可能,現在、將來也不可能。因此,唯有敬畏,順天意而行,方得以保全。

20世紀90年代末起,中國大地沙塵暴肆虐,月光博客的存照場景,本人曾親歷數年。咱土生土長北京幾十年,存留記憶中的都是北海團城夕陽金輝,萬壽山下昆明湖水碧波流光,前門樓子上翻飛於萬里晴空下的雨燕……沙塵暴第一次來時,我在屋裡隔窗遠觀,就見那黃煙蔽日,天昏地暗之恐怖,一時間竟想到世界末日,忽然體會到人在天地間何等渺小!


2015年4月15日北京沙塵暴一景。(AFP)


2016年12月31日,陰霾籠罩北京。(Getty Images)

到了陰霾升級,強沙塵暴也沒退出北京。昨天剛剛成為歷史的京華時報2015年4月16日的報導:「在北京銷聲匿跡13年的沙塵暴昨天傍晚再次襲擊京城。黃沙漫捲,空氣品質一落千丈。象徵沙塵指標的粗顆粒物PM10濃度迅速飆升,每小時濃度超過1000微克/立方米以上,為近年最嚴重的外來沙塵污染。據北京市氣象臺紀錄,北京城區上一次出現沙塵暴是在2002年3月20日。」

人間那時的對應呢?一隻陰差陽錯鑽進匪共最高層的大癩蛤蟆,竟不顧7常委中6人的反對,執意鎮壓信奉佛法真善忍的1億中國人!當時我就想,這廝是不是瘋了?於情於理於法於智商甚至於私利都沒任何道理啊!就算它手握最高權力,與1億人為敵,難道腦殼被驢踢碎了?

90年代的中國,經過六四血洗,民心頹靡,物欲橫流,娼妓遍地,騙子橫行,認錢不認人,烏煙瘴氣。眼看中華民間僅存道統就要被蛤蟆及其黨羽最後摧毀。

1992年,一股清流開始清洗中國人——李洪志大師攜偉大佛法要旨「真、善、忍」,教誨國人回歸道德、良善,在共黨統治的政治陰霾下,深植於中國人心裡的傳統、良知,被李大師淺顯語言闡釋的佛法所震撼、啟悟。一時間,人傳人、心對心,法輪大法迅速覆蓋中華大地。污濁黨文化薰染下的社會,道德開始回升,浪子幡然驚醒,夫妻不再反目,親子關係緩解,婆媳開始和睦,修煉者撿到鉅款眼都不眨交還失主,見到老人倒地毫不猶豫攙送回家,遇到歹徒威脅好人挺身救險,單位分房提薪主動退後讓賢,遇到矛盾衝突不看別人只找自己的不是,甚至癮君子讀過《轉法輪》都戒了毒,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的稅官都歸了正……這些都曾被官媒即時報導過,稱這是改變中國的人群,人心向善的希望。

然而,於國於民甚至於當政蛤蟆都有大利而無害的群體,居然遭到蛤蟆鎮壓!要麼說這廝不是人類。它還真就這麼幹了,不僅幹,還要殺,不僅殺,還指令祕密活摘器官!這簡直就是……算了,人間沒有恰當描述這只蛤蟆陰邪的詞!不說了,再說又要嘔第999次了!

習總如今坐在了這廝坐過的位子上,也應該不齒!這個陰間動物能坐到這位子上,也正好說明這位子真正噁心。要我說,有良心的人坐上去就要想著拆毀它!因為它是禍害中國人的位子,不是人該坐的位子!

順應天道 再振中華

這就是我說的鏟共。沒有共產黨的存在,我8000萬同胞不會惡死祖國,我4000萬嬰胎,不會夭折於手術臺,我數百萬修煉人不會慘遭器官強摘!歷史和現實證明,沒有共產黨,對中國人很重要!這既是天道所指,也是人心向背。

近年,遮天蔽日的陰霾籠罩中華大地,就是更嚴厲的天譴來了。磚家們莫衷一是,將那些叫做「可吸入顆粒物」的東西歸咎於汽車尾氣、工廠無度排放、家庭炒菜油煙……好像是那些東西造成了陰霾,我就覺得好笑,碧空萬里時難道中國人啥都沒幹,社會停擺了?汽車沒尾氣、工廠無排放、家庭不炒菜?那時候陰霾去哪兒了?再者,除了中國,全世界都過著另類生活,不開車、不開工、不做飯?

更打黨國政府臉的是,命令停工停產、汽車停駛,學生停課,按邏輯不排放少排放就該好了吧,可人家陰霾就是不走,不僅不走,還有常駐的架勢。中共御用磚家這張老臉只好啪啪自抽山響。實在無法服眾,便開始娛樂了,什麼無害霾、健康霾、營養霾,奇葩怪論滿天飛。不過你該咳嗽咳嗽,該得癌得癌,吹牛瞎扯誰不會啊!直逼得國人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只剩逃跑一途。

我說的惡報,當然是報蛤蟆,報匪黨,與好人無關。但是,但是,但是,重要的話要說三遍:凡是供養作惡匪黨,至今不知是非改悔的黨徒、毛左、蛤粉、愚忠患者,都在遭報之列。不信咱就走著瞧。

抓江鏟共這個話題其實不只說過三遍,我在不只三篇文章裡一直呼籲共黨高層審時度勢,別錯過歷史機緣,做千古英豪,別做後悔小人。我之所以痛恨蛤蟆,是因為這廝不屬人類,這麼個奸佞淫邪老鬼,是人,必欲除之而後爽。留它一天,其渾身陰毒,必令天下不安寧。如今陰霾籠罩中華,就是最具象的體例,和它絕脫不了干係。

預知未來,幾乎百分百言中的神祕《推背圖》,所指「乾坤再造在角亢」的時間點,就是2016年11月至2017年12月。毋庸置疑,只有挑起蛤蟆、解體中共,才稱得上「乾坤再造」。


《推背圖》金批本第52象(網路圖片)

2017已如期來臨,上天的懲戒將在這一年無所不在。擺在「核心」習總面前的大事,就是順天而行,拿下蛤蟆,剷除中共,回歸道統,再振中華。陰霾告訴我們,沒有選擇,不可延宕,必須實施!做了這兩件大事,乾坤歸正,陰霾即去。

天道如此,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切望有志者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