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ttyImages)

距離中共19大只剩九個月,中常委制是否廢除及常委人數究竟為何,備受關注。

有推測指,19大或將把人大委員長與政協主席排除在政治局常委會之外, 即從七人變五人,使中常委更具中共政黨機構色彩, 而習或另組國家性質的權力機構。

果真如此,習將黨權與國家權力切割,將是具有政治變局性質的大動作。

文 _ 謝天奇

習近平18大上臺以來,屢屢打破中共潛規則。隨著2016年底「習核心」確立,習在中共19大上進一步突破常規的可能性也大增。2017年伊始,中共19大政治局常委制存在的變數即成為輿論話題。中南海最新釋放的高層人事信號之一是,政治局常委人數或七變五。


2017年伊始,中共19大政治局常委制存在的變數即成輿論話題。中南海最新釋放的高層人事信號之一是,政治局常委人數或從七變五。圖為2012年11月15日中共18大七常委亮相。(Getty Images)

1月7日,美國之音援引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研究項目副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的話說,中共19大政治局常委本身「人數可能會增加到九人,也可能減少到五人,或者就完全被取消了。我們無法確定」。

1月3日,親北京的港媒《星島日報》發表社論稱,「習核心」已經掃清了政治障礙,將強勢掌控19大高層人事主導權。外界傳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將由七人變成五人,「七上八下(67歲續任,68歲退休)」的潛規則即將改變,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可能連任等,並非空穴來風,也是19大的看點。

習陣營為王岐山的留任進行輿論造勢已久。中共中央辦公廳官員去年10月底明確向外表示,所謂「七上八下」的規定,只是民間說法,不足為信。官方如此表態,意味著習的最密切政治盟友王岐山留任19大應無懸念。

習近平上位以來,通過成立逾十個中央領導小組,集中掌控權力。近年來,習陣營不斷釋放廢除常委制、建立總統制的信號。2016年7月7日,微博帳號「反腐動態A」發表文章〈「鐵帽子王」政變與「九龍治水」亂局〉,公開否定江澤民當年為架空胡錦濤而設置的九常委制,釋放廢除常委制信號。

趙紫陽前智囊吳國光認為,這實際上是習近平的策略,「就是說,你不讓我按照我的政治局常委安排、得到對我有利的方案,那我就把這個桌子掀了,就沒有政治局常委這一說了。」

對於習近平而言,在不能一步到位取消常委制的情況下,首先要確保19大對政治局常委人選的主導權,其次是逐步推進取消常委制。

去年6月底以來至今,習近平至少五次直接點名現任政治局常委。六中全會通過的政治生活準則與監督條例,相當於在中共內部制度層面上廢除了「刑不上常委」的潛規則。習對現任常委的震懾與權力限制,形同變相廢除常委制。

而習陣營的最新放風,將19大常委人數從七變五,很可能是習逐步廢除常委制的又一舉措。

自1982年以來,中共12屆政治局常委人數為六人;13屆常委人數為五人;14、15屆常委人數均為七人;16、17屆常委人數均為九人;18屆常委人數為七人。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在16大上發動政變,留任軍委主席,並將心腹悉數塞入常委,常委人數由七變九,胡錦濤、溫家寶被徹底架空;到17大,常委人數仍為九人,江派常委人數仍占多數。

18大前夕,重慶事件爆發,江派政變密謀曝光。18屆政治局常委從九人減至七人,此前由江派常委把持的政法委書記被踢出常委;另外,國家副主席一職不再設為常委。

既然常委人數已在18大從九變七,19大進一步由七變五亦未嘗不可,而常委人數為五人在中共歷史上早有先例。或許,常委人數逐步由九變七,再七變五甚至更少,乃至取消,是胡錦濤、習近平18大前早已默契定下的方案。畢竟,胡錦濤當政十年,深受被江派常委架空之痛。

對於已確立「核心」地位、掌控高層人事主導權的習而言,常委人數由七變五,更有利於他布署親信人馬進政治局常委,並阻止江派綁架中共體制按慣例將接班梯隊人選塞進常委;以及防止18大上江澤民心腹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被塞入常委的一幕重演。

目前的七名政治局常委中,習近平是國家主席、軍委主席、中共總書記;李克強是國務院總理;張德江是人大委員長;劉雲山是分管意識形態的書記處書記;王岐山是中紀委書記;張高麗是國務院常委副總理。

如果習近平在19大將常委人數由七變五,那麼哪兩個職位被剔出常委會,將是最大的看點。根據以往的跡象分析有三種猜測:

可能性之一:書記處書記與國務院常務副總理退出常委會

中共政法委系統被稱為「刀把子」、文宣系統被稱為「筆桿子」,長期被江派操控並用於架空、對抗胡錦濤、習近平,深度涉入江派政變陰謀。中共18大上,政法委「刀把子」被踢出常委會。19大上,分管意識形態的書記處書記會步政法委書記後塵被踢出常委會嗎?

與之呼應的是,文宣系統已是習、王的重點清洗目標之一。掌控「筆桿子」是習、王布署一系列政治大動作的前提條件。19大上,習將分管意識形態的書記處書記踢出常委會,加強垂直領導「筆桿子」,很可能是習的優先考慮方案。

繼續參照18大上國家副主席不再列入常委會,因此19大上另一個被踢出常委會的可能是剩下的一個副職──國務院常務副總理。

實際上,18大以來,習近平通過成立各種領導小組,直接參與各種行政事務決策。國務院常務副總理張高麗淪為七常委中的「打工仔」,已被邊緣化。另外,習如果推進總統制,將會逐步加強掌控行政權力,國務院常務副總理的角色會被進一步弱化,降格退出常委會是勢所必然。

值得關注的是,現在分管意識形態的書記處書記是江派常委劉雲山,國務院常委副總理是江派常委張高麗。按照中共潛規則,現任常委可提名常委接替人選。若「筆桿子」與國務院常務副總理被定下不再入常委會,意味著劉雲山與張高麗將喪失19屆常委的提名權。


19大若將中常委人數由七變五,最可能出局的是目前七常委中的「打工仔」張高麗(右)及「筆桿子」劉雲山。(GettyImages)

可能性之二:參考「五人小組」模式設置五常委

18大以來,習近平、王岐山展開多輪巡視的同時,要求地方建立「五人小組」聽取巡視彙報制度。「五人小組」成員的標配是「省委書記、省長、省委副書記、省紀委書記、省委組織部長」。陸媒公開報導稱,「五人小組」成員在省一級權力結構中對決策影響最大。

如果按照「五人小組」,在中央層級常委會中,中共總書記、國務院總理、中紀委書記已在「五人小組」中有對應位置,差別在於專職副書記、組織部長尚未在常委層級有對應關係。

近期,有關習近平的陝西幫親信、現任中組部長趙樂際在19大「黑馬」入常的消息不斷。如果趙樂際入常,繼續分管組織人事,則與「五人小組」中的組織部長角色對應上。

另外,中南海2016年底通過港媒放風稱,將把習近平的最高權力位置從總書記換成主席,把中共總書記的頭銜退回到中央書記處的總書記。在這種變動模式下,習的現任「大內」總管、中辦主任栗戰書在19大將以中央書記處總書記的頭銜入常。中央書記處總書記將與「五人小組」中專職副書記的角色對應上。

18大以來,習近平設立深改組、監察委等小組或機構,大多從中央到地方對應設置。習、王在地方省委設立「五人小組」,是否已為政治局常委五人模式埋下伏筆,目前不得而知。

按「五人小組」模式設置政治局五常委,將把人大委員長與政協主席排除在政治局常委會之外,這將意味著政治局常委會更具有中共政黨機構色彩,習或將在政治局常委會之外,與人大、政協等另外組成國家性質的權力機構。習將黨權與國家權力切割,將是具有政治變局性質的大動作。


若按「五人小組」模式設置政治局五常委,把人大委員長與政協主席排除在政治局常委會之外,將意味著政治局常委會更具有中共政黨機構色彩。(AFP)

常委制按「五人小組」模式設置衝擊大、阻力大、變數多,是否有這種可能性,值得關注。如果仍舊維持七人常委制,一種可能的折中模式為,「五人小組」角色再加上人大委員長與政協主席組成七人常委制。

可能性之三:政協主席不入常 書記處書記與常務副總理二擇一

中共人大系統作為名義上最高的權力機構,在習近平以後的施政決策、人事任命、權力機構設置等有關政經變局大動作中起著關鍵作用。考慮到這點,習應該會繼續讓人大委員長保留在常委會,並安排親信人員接掌。

而政協主席則很可能被安排退出常委會,讓名義上的政協系統民主黨派體現一點「在野」色彩,作為習布署政治變局的先行試水動作。18大以來與政協相關的兩個變化,預示了這種可能性的存在。


政協主席很可能被安排退出常委會,讓名義上的政協系統民主黨派體現一點「在野」色彩,作為習布署政治變局的先行試水動作。圖為2016年3月11日中共政協代表赴會。(AFP)

首先,2015年4月與7月,習近平主持政治局會議,分別審議通過《統一戰線工作條例》,決定設立「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領導小組」;5月分,中共中央統戰工作會議召開,除了習近平和俞正聲外,並無其他常委與會,習近平發表講話。目前,統戰領導小組組長未見公開報導。但習的上述三大動作顯示其已加強直接掌控中共統戰系統,這意味著政協及政協主席對統戰工作的領導權已被削弱或移交給習。

其次,中共17屆政治局中,政協副主席王剛是政治局成員之一。而在18大上,政協副主席杜青林未入局,中共人大副委員長李建國則按慣例入局。顯示18大之初,政協已有被降格的跡象。

按照這種態勢,中共19大上,政協主席很有可能只入局,不再入常。

如果常委由七變五,除了政協主席外,書記處書記與常務副總理按照前面的分析,可能二擇一。如果書記處書記保留,此前許多跡象顯示習的親信栗戰書將接替劉雲山入常。如果書記處書記不保留,栗戰書則很可能如放風的消息所言,接任中紀委書記,而王岐山出任人大委員長。

中國時局發展至今,習江鬥中,習已取得壓倒性態勢,習將強勢掌控19大的人事布局,江澤民、曾慶紅再也掀不起大風浪。離中共19大還有九個月的時間,常委制模式及其人選仍存在變數,各種消息料將更密集地被釋放。19大常委人選最終結果將預示或決定習當局未來一段時間的政治走向,其與中國政經變局之間的關聯性將是最重要的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