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特與周恩來殊途同歸 (第515期2017/01/19)

?"
(Getty Images)

文 _ 徐沛

發表〈借阿倫特掃描波伏娃〉後,有回饋希望我專文評介波伏娃及其搭檔薩特與共產黨的關係。在針對洋五毛的專著《無恥的洋人》中,我沒有收入這對名流,因為他倆比一般的洋五毛逆天叛道,以致有識之士對他倆的蓋棺定論為:「泯滅情義的寫作生涯」。確實這對名流在拒絕正常婚姻的同時,還用反常的性行為玷污了人間的美好情感包括師生之情。

幡然醒悟的朗布蘭(1921-2011)

1993年,朗布蘭(Bianca Lamblin)的回憶錄《一個被欺騙的姑娘》問世,進一步揭開了薩特與波伏娃的畫皮。

1929年,薩特與比他小兩歲半的波伏娃(1908-1986)一起考上哲學授課資格。他們不僅在多所中學任教而且還私下收生,直到波伏娃因引誘學生被取消教師資格,而薩特則是在兩年後自動辭職。朗布蘭是被他倆勾引的學生之一,她的回憶錄已翻成中文。16歲的朗布蘭因逃避納粹迫害,從波蘭流亡法國,因敬仰名師波伏娃而遭引誘,此後又淪為被薩特拋棄的玩物……直到1990年,波伏娃的戰時日記與致薩特的信件在她猝死後被發表時,被心靈創傷折磨了半個多世紀的朗布蘭才明白她上當了。這對「愛情騙子」不惜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他人,包括學生的痛苦之上。


薩特和波伏娃(網路圖片)

在赤潮氾濫中,薩特們像魯迅一樣被哄抬成什麼家。依我之見,無論是什麼家,只要是真的,都不會支持共產恐怖主義。比如阿隆(Raymond Aron 1905-1983)就為了反對共黨與薩特決裂。當阿隆於1928年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於巴黎高等師範學校時,薩特卻沒能通過考試,而紅色媒體只提薩特第二年重考時獲得第一名。無論薩特們鼓吹什麼主義,其實質都是反天理人倫。因此,1948年薩特就被羅馬教廷收入敵基督的禁書之列。

其實薩特曾提議結婚,但被波伏娃拒絕,可能因為在其追求者中薩特「最醜最髒」(朗布蘭回憶錄),也可能因為那時她已有反常的性行為。無論如何,他倆一起利用教師身分與作家名氣引誘處女,誤導學生,折磨情人。波伏娃否認人命天定,鼓吹「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人為的」。她打著女性主義的旗號公開主張女人搞同性戀,但她到死都不承認自己背地裡搞了一輩子同性戀。

從德文資料來看,薩特1952就加入法國共產黨,並公開認同蘇聯在世界上的領導作用。他還參與一系列國際共運的宣傳活動比如出席在維也納召開的「民族和平大會」。薩特與波伏娃也為共產國際打著民族解放的旗號滲透與顛覆阿爾及利亞立下汗馬功勞。

1   2   3   4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