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津市原市委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1月4日被立案審查及雙開,中紀委通報了黃興國15項問題,是至今被查處的115名副省部級高官中的最高紀錄。(大紀元資料室)

黃興國的落馬,中紀委一上來就給出了黃興國的15個問題,特別是:妄議中央、破壞黨的集中統一、破壞了天津的政治生態,這些罪名都將直接牽出幫助了黃興國的「政治老人」江澤民和黃的上司張高麗。

文 _ 齊先予

新年伊始,中紀委就在1月4日的官網上發布消息:經中央批准,中紀委對第18屆中央委員、天津市原市委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嚴重違紀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黃還被雙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此前2016年9月10日教師節的晚上10點半,中紀委宣布黃興國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而當天,電視臺還報導了黃興國看望教師的新聞。

中紀委列出黃15大問題平紀錄

據大陸媒體統計,4日中紀委通報了黃興國的15項問題,這達到了此前被查處的115名副省部級高官中的最高紀錄,只有4人得到了中紀委這樣的「關照」:除黃興國外,另外三個人分別是河北省委原書記、省人大常委會原主任周本順;北京市委原副書記呂錫文;浙江省寧波市原市委副書記、市長盧子躍。

歸納起來,黃興國被通報問題包括四大方面,15個問題:

一、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1. 妄議中央大政方針;2. 破壞黨的集中統一;3. 陽奉陰違;4. 搞迷信活動;5. 打探涉及本人的問題線索;6. 對抗組織審查。

二、違反組織紀律:7. 違規選拔任用幹部並收受財物;8. 封官許願;9. 任人唯親。

三、違反廉潔紀律:10. 收受禮品、禮金;11. 縱容、默許親屬利用其職務上的影響獲取巨額利益;12. 利用職權和職務上的影響為其子謀取私利;13. 在企業經營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巨額財物。

四、違反工作紀律:14. 違規安排出訪隨行人員;15. 對身邊工作人員失察失管。

黃興國5項特別的錯誤

人們還注意到,在黃興國所犯的這麼多「錯誤」中有5項違紀問題,是在115人的黨紀處分通報中首次出現,包括「破壞黨的集中統一」、「打探涉及本人的問題線索」、「封官許願」、「任人唯親」和「違規安排出訪隨行人員」。

另外,中紀委通報還特別點出,黃興國「嚴重破壞了天津的政治生態」。此前,2015年2月16日,中央紀委在通報《全國政協原副主席蘇榮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時,就提到蘇榮在江西主政期間,自身嚴重腐敗,並支持、縱容親屬利用其特殊身分擅權干政,謀取巨額非法利益,「嚴重破壞了黨內政治生活,損害了當地政治生態,性質極其嚴重,影響十分惡劣。」


在中紀委眼裡,黃興國與蘇榮(圖)好有一比了:黃興國將天津搞得「圈子文化不絕,政治生態遭破壞」,此前中紀委通報也指蘇榮「損害了當地政治生態」。(大紀元資料室)

2016年10月9日下午,中央第三巡視組向天津市委反饋巡視「回頭看」情況,就提到過天津「圈子文化不絕,政治生態遭破壞」。

看來,在中紀委眼裡,黃興國與蘇榮好有一比了。

「違規安排出訪隨行人員」,這在中紀委的通報中出現還是第一次。早在1989年8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就聯合發布了一份《關於嚴格控制領導幹部出國訪問的規定》。

其中提到,領導幹部出訪,必須按規定的組織手續報批,審核機關要嚴格把關,省、部級幹部出訪,團組人員一般總數不超過5人。如確因工作需要偕夫人同行,須在上呈報告中寫明,一併報批。不得以任何名義攜帶子女出訪。

在公開報導中,黃興國率團出訪平均每年至少一次。除了非洲與拉美以外,黃興國訪問過的國家有美國、日本、韓國、新加坡、澳大利亞、新西蘭、泰國、印度、以色列等十餘國。

2001年擔任寧波市委書記時,黃曾自述,「我家有三口人,妻子在省人事廳專家局工作,處級幹部;兒子在北京讀書,大學二年級。」

很多人猜測,黃興國出國,可能帶上了兒子或妻子,因為很多中共高官,每年出國一次的也不在少數。

黃興國打探消息 袁衛華墮落

對於「打探涉及本人的問題線索」,由中央紀委宣傳部、中央電視臺聯合製作的電視專題片《打鐵還需自身硬》中篇《嚴防「燈下黑」》,在4日當天就揭了黃興國的老底。

紀錄片提及,2014年到2015年,中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原副處長袁衛華在天津查辦相關案件。此階段,天津市政協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案和安監總局原局長楊棟梁案(楊曾任天津市副市長),先後案發。正部級的黃興國主動、多次與袁衛華接觸,請這個副處級幹部喝酒、吃飯,贈送名貴手錶等貴重禮物,打探武長順案、楊棟梁案的相關信息,同時也套取、打探關於他本人的一些問題線索。對於黃興國的「需求」,袁衛華都一一奉告。


袁衛華違規向黃興國洩露中紀委對於武長順案、楊棟梁案的情報。(網路截圖)

現年37歲的袁衛華,曾經是家鄉的高考狀元,北京大學法學院高材生,參與查辦過慕綏新、馬向東、武長順等大案要案,還曾立過功受過獎。

不過,袁衛華違規洩露中紀委情報,不是剛開始,而是在十多年前的2004年,那時他僅僅25歲,參加工作沒多久,但他就向其負責調查的某副部級幹部洩露舉報內容。

袁衛華回憶說:「他說你能不能給我看一眼,我說行啊,我說哪天回去了我給你拿過來。」在片中,袁衛華如此描述他的第一次違紀。「看一眼」「拿過來」說的就是針對那名副部級幹部的舉報信。「我是科級幹部,他是副部級幹部。但是在一張嘴的情況下,竟然我成功了,這樣就真的是有一種一發不可收的感覺了」。

第一次洩密,就換來了一個超乎他想像的大工程:這個保護區所有的基礎設施建設,被交給了袁衛華父親的工程隊。此前袁父手下只有一支三五個人的小包工隊,但他兒子卻幫他逐漸成為當地有名的承攬工程專業戶。袁衛華則要求父親訂立遺囑,寫明「將家庭財產全部給大兒子袁衛華」。

多年來,袁衛華利用自己的權力,承攬到總金額超過10億元的工程項目。就在2015年被立案審查的前幾天,袁衛華還為父親運作拿到了兩個工程。

黃興國早知結局 天津搞圈子文化

2015年,袁衛華被立案審查。值得注意的是,黃興國請袁衛華吃飯送手錶是在袁衛華被審查之前,而直到2016年9月黃興國才落馬,中間相隔一年多,在等第二隻靴子落下來的焦慮中,黃興國的掙扎和恐慌可想而知,掙扎的同時,他還經歷了中央巡視「回頭看」,以及尹海林、呂福春等人被查。

港媒曾報導,9月10日傍晚,黃興國在市委書記辦公室被中紀委宣布「雙規」,隨後被帶走。黃在「雙規」通知書上簽名時說:「我早知有今天的結局。」中紀委官員對黃說:「通知家屬今晚有事,回不了家。」黃回答:「謝謝,不用了。」

黃興國是18大後繼武長順、尹海林之後天津第三個落馬的省部級官員,同時也是三人中級別最高的。此前,天津已有35名廳局級官員落馬,可謂是腐敗的「重災區」。

官方評價黃興國「帶頭搞圈子文化和好人主義」,他不僅打探自己的事,還打探武長順和楊棟梁的事。黃作為天津黨政「一把手」,對當地「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負有主體責任,而他所關心的,卻是圈子到底有沒有被紀委突破。

他自己心知肚明:武長順、楊棟梁的貪腐罪行中,都有他的一份,加上他違規從袁衛華那打聽消息,人們也許會問,中紀委為何不在2015年馬上拿下黃興國呢?黃興國能做到天津代理市長兼書記這樣的高位,他的後臺是誰呢?


官方評價黃興國「帶頭搞圈子文化」,不僅打探自己的事,還打探武長順和楊棟梁的事,因為他心知肚明:武長順、楊棟梁的貪腐罪行中,都有他的一份。(新紀元合成圖)

黃興國的後臺是江澤民

四個月前,黃興國被查時,《新紀元》周刊就報導了〈黃興國遭秒殺 隱藏鮮為人知的祕密〉(第498期2016/09/22),文章揭示了黃興國是「鮮為人知的上海幫將領」,是江澤民一手提拔的,還得到張德江、張高麗的扶持。

文章披露了寧波籍香港著名甬商郁國祥與黃興國相互勾結的內幕,當年郁國祥得以在90年代的「寧波大案」中安然脫險,完全得益於黃興國。

黃興國1998年主政寧波期間,寧波高速公路的各個出口,都樹起了江澤民的巨幅畫像。在江澤民的「信任和鼓勵」下,黃興國縱身投入了「上海幫」的懷抱,將經濟發展迅速的寧波地區,和上海聯接成了鐵板一塊的利益集團。

2003年郁國祥收購上海靜安希爾頓,並與上海社保案核心人物張榮坤一起設套,把陳良宇祕書秦裕等人在希爾頓酒店的淫亂醜態偷拍下來。他們原想爭取擺脫傀儡的角色,能夠逐步自主地動用資金,未料想這些錄像卻成了中紀委調查組迅速打開「社保案」的缺口。

黃興國2003年就被江澤民調到天津,擔任副書記、副市長,給張高麗當副手,隨後天津負債率600%,金融詐騙貪腐嚴重,而且迫害法輪功也非常嚴重。

2015年8月12日的天津大爆炸後的整整一個星期中,外界都不知道處理事故的總指揮是誰,8天後,黃興國才承認自己對天津大爆炸「負有不可推卸責任」。


2015年8月12日的天津大爆炸後的整整一個星期中,外界都不知道處理事故的總指揮是誰,8天後,黃興國才承認自己對天津大爆炸「負有不可推卸責任」。(AFP)

當時李克強提出要馬上堅決地查辦黃興國,但中紀委卻等到一年多以後才動手,這是為什麼呢?

首先我們先來看看黃興國的人品和其貪腐情況。

同江澤民一樣,說不清的個人簡歷

江澤民一手提拔了黃興國。同江澤民年輕時當漢奸、就讀日本人辦的大學類似,黃興國早期仕途也非常奇怪。

官方簡歷稱:「黃興國,男,漢族,1954年10月生,浙江象山人,1973年9月入黨,1972年11月參加工作,同濟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管理科學與工程專業畢業,在職研究生學歷,管理學博士。1972年11月至1973年11月任浙江省象山縣曉塘公社黨委副書記;l973年11月至1976年11月任共青團浙江省象山縣委副書記……」

網上有民眾調查發現,與往常貪官落馬一樣,黃興國的簡歷也有很多詭異的地方:黃興國是1972年參加工作,那時他才18歲,正直「文革」期間,簡歷中沒有提到他高中畢業,一個18歲的農村孩子,幾個月後就任浙江省象山縣曉塘公社團委書記了。而他19歲1973年9月入黨,11月他已經上任黨委副書記了。「還有比這更神的政治神童嗎?除非造假。」

還有網民說,1972年黃興國就是公社黨委書記了,而他是一年後1973年9月入黨的,一個非黨員能擔任黨委書記,有見過這樣破格提拔的幹部嗎?撒謊能到這種地步,罕見。

繼續看黃興國的簡歷,「文革」一結束,22歲的他就擔任正科級的公社黨委書記。6年黨委書記的前4年在職,後2年,他在浙江省委黨校幹部專修科馬列主義基礎理論專業學習。

此後,在他擔任浙江省臺州市委書記不到2年的時間裡,卻用了10個月在中央黨校一年制中青年幹部培訓班學習。1998年1月,44歲的他擔任浙江省副省長,卻花了3年時間在中央黨校在職研究生班法學專業學習。在同濟大學讀博士期間,前兩年擔任浙江省委常委、寧波市委書記,後一年則先後擔任幾個職務:天津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市政府黨組副書記。網友們問:「不知同濟大學的領導們可否解釋一下他是怎麼學的?去過幾次學校?論文是否可以查詢?」

新浪微博認證的博主周蓬安曾統計說,18大之後被查的「假博士」至少還有楊振超、周本順、梁濱、景春華、季建業、金道銘、沈培平、任潤厚、余遠輝、樂大克、谷春立等人,根本就沒有可能靠學識獲得博士學位,特別是武長順的博士論文,僅複雜的函數,及隨後的英文版,絕非一般受過系統高等教育的人能完全讀懂,更不要說撰寫這篇論文了。而最為可笑的是,周本順竟然還是「雙博士」,真是洋相出盡。

在農村的弟弟們經商發大財

中紀委在通報中提到,黃興國「默許親屬利用其職務上的影響獲取巨額利益,利用職權和職務上的影響為其子謀取私利」,這兩條則是落馬官員的共性問題。

據澎湃新聞報導,黃興國是從公社團委書記走上來的正部級官員,家中有四個弟弟。多年來,伴隨著長兄黃興國在仕途上的不斷「進步」,他的弟弟們也投身生意場,涉足機械、建築、房地產、海洋經濟等多個領域。這一情形持續至2016年9月10日。


伴隨著長兄黃興國在仕途上的不斷「進步」,他的弟弟們也投身生意場,涉足機械、建築、房地產、海洋經濟等多個領域。圖為寧波最高大樓施工中。(AFP)

當天晚上10點30分,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消息,黃興國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此後不久,黃興國的弟弟黃興餘、黃興榮也被有關部門帶走。

黃興國有四個弟弟分別叫做黃興常、黃興方、黃興餘、黃興榮。其中,黃興常、黃興餘、黃興榮均有直接參與經商。另外,黃興常從2002年起擔任象山縣西邊塘村村委會主任,並於2012年1月任象山縣第17屆人大代表。

黃家的生意範圍很廣,除了建築、房地產、貿易、機械製造外,還有紡織和養殖行業。企業所在地也不限於寧波,同時也包括上海、安徽甚至海南。

2012年8月在象山註冊成立的中國供銷集團(寧波)海洋經濟發展有限公司,註冊資本2.05億元,黃興國的弟弟黃興餘曾擔任該公司董事成員。

2012年3月在杭州蕭山區註冊成立的快客電梯有限公司,註冊資本3504萬元,其中黃興餘出資額775萬元,僅次於董事長兼總經理黃連永。

2006年7月,三門文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在臺州市三門縣登記成立。一年後,文峰房產的股東變更為黃興餘和周文起。兩人各出資500萬,黃興餘擔任總經理兼執行董事,周文起擔任監事。2009年4月,黃興餘和周文起分別將出資額增加至1000萬。

和黃興餘相比,黃興常和黃興榮在生意場的起步更早。黃興常從上世紀80年代後期起就涉足建築業,曾在象山市政工程建設公司擔任項目經理,而黃興榮上世紀90年代初,就擔任象山東方物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黃興國1996年8月從臺州市委書記升任浙江省政府祕書長後,當年12月,黃興常和孫雲福分別出資450萬元和50萬元,註冊成立了寧波長城房地產有限公司。多名熟悉寧波官場的人士表示,作為主要領導的直系親屬,黃興國弟弟的生意並不以實體公司完成。更多時候,他們只是「中間人」,為政府和商人牽線搭橋,從中獲得好處。

「任其發展,必成周永康」

此前《新紀元》報導過,江澤民實際掌控了中共官場20多年,習近平上臺後,遇到的絕大多數都是江澤民提拔的人,都是那種「帶病提拔」、只會跟隨江澤民「悶聲發大財」、為非作歹的貪官,很多時候,習近平無人可用,有時只能湊合找一個臨時幹著,日後再調整。

特別是在天津,江澤民在2003年就安插黃興國做天津的副市長、副書記,2014年12月,習近平反腐拿下統戰部長令計劃後,把孫春蘭調任統戰部長,黃興國接任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市長。當時人們以為黃興國能很快「坐正」天津,而且有望進入19大政治局,連黃興國本人也這樣想,並四處活動,哪怕天津大爆炸之後,中央也沒叫黃興國引咎辭職,國務院事故調查報告與追責也都跳過他。

2016年1月上旬,黃興國領先於各省表態:「堅決維護習近平這個核心」、「向習近平看齊」。至此,曾與習短暫共事浙江省的黃興國,更被列入「之江新軍」。

不過從中紀委的紀錄片來看,習當局從2014年就開始查天津,在抓了武長順、尹海林等人,特別是審查袁衛華之後,黃興國的惡行,中紀委早就知曉了,完全可以那時就拿下黃興國。

然而由於黃最先喊出了「向習近平看齊」,於是中紀委暫時放慢了對黃興國的追查。哪知接下來黃興國上跳下串,為了當上正職,幹了很多令習近平震怒的事。

官方沒有透露黃興國到底幹了什麼壞事,不過中紀委專題片播出後,1月5日《新京報》微信公號(長安街知事)刊文透露了一點祕密:「黃興國結黨營私、忠誠盡失,如任其發展,必成周永康」。

除了挖中紀委的牆角、把袁衛華拉下水之外,據《前哨》雜誌報導,黃興國激怒習近平的還有私下聯絡某「政治老人」。能讓習憤怒的「政治老人」,當今大陸政壇除江澤民無他。此外,黃興國連監察人員、政治老人都找了,怎麼可能錯過老上級張高麗、孫春蘭。

黃興國玩弄陰謀 令習震怒

2016年9月10日,黃興國落馬,在2016年10月底召開的六中全會上,習近平再次批中共黨內特別是高級官員中有人「政治野心膨脹、權慾薰心,搞陽奉陰違、結黨營私、團團伙伙、拉幫結派、謀取權位等政治陰謀活動」。

港媒引述消息人士的話披露,黃興國被習批為「陰謀家」,一方面其率先喊出「習核心」騙取信任,另一方面為了扶正去「代」,很誇張地搞了系列團團伙伙、結黨營私的「地下活動」。消息人士透露,習了解案由後震怒。

2016年11月27日,中紀委旗下的《中國紀檢監察》雜誌刊文披露,習近平當局出臺新形勢下中共黨內的「若干準則」,給中共高官立「規矩」,並點了八名省部級以上落馬高官的名字,其中包括黃興國。文章表示,黃興國等是「兩面人」的典型。他們臺上一套、臺下一套,當面一套、背後一套。

有評論稱,黃興國雖然嘴上喊維護「習核心」,背後卻與江派人馬聯合,另搞一套,在習江鬥的大背景下,他這樣的兩面派做法,當然被習痛恨。


黃興國雖然嘴上喊維護「習核心」,背後卻與江派人馬聯合,另搞一套,在習江鬥的大背景下,他這樣的兩面派做法,當然被習痛恨。(新紀元合成圖)

《新紀元》此前分析過,2016年以來的反腐打虎工作重點,已從經濟上的貪腐,轉移到政治性事件上。對於「政治問題和腐敗問題交織的領導幹部」,一定會被列為重點查處對象。

遼寧的前書記王岷、天津的前代書記黃興國都屬於這種「交織型」貪官。他們都有經濟問題,同時又犯有較重的「政治錯誤」。

黃興國的落馬,中紀委一上來就給出了黃興國的15個問題,特別是:妄議中央、破壞黨的集中統一、破壞了天津的政治生態,這些罪名都將直接牽出幫助了黃興國的「政治老人」江澤民、和其上司張高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