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奇帆被調離時「哽咽落淚」,稱自己在重慶工作「嘔心瀝血」。而《21世紀經濟報導》則指黃奇帆卸任後留下五大問題待解。圖為黃出席2013年兩會重慶代表團。(Getty Images)

黃奇帆卸任後留下五大問題待解:重慶科研投入偏低、重慶市人口老齡化現象突出、重慶進出口最近兩年持續下降、重慶民企負債偏高、投資結構有待優化。

除了經濟醜聞的困擾,黃奇帆還有一個致命傷——他和「上海幫」的關係。

文 _ 唐青

2016年12月30日,官方公布重慶市長黃奇帆卸任,但未公開其去向。黃奇帆多次陷入輿論風波而不倒,這次卸任發生在中央巡視組的「回馬槍」之下,黃奇帆能否再次逃過一劫?

官方消息公布前一天,海外媒體已廣泛報導中組部28日在重慶幹部大會上宣布,黃奇帆不再擔任重慶市委常委、副書記,將出任中共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並透露黃奇帆在大會上「哽咽落淚」,稱自己在重慶工作是「嘔心瀝血、全身心工作」的15年。消息還稱,黃奇帆的工作獲得了「中央與市委書記孫政才的高度評價」。

不過大陸媒體沒有報導這些,也沒有披露黃奇帆的去向。

而《21世紀經濟報導》在12月30日當天發表長文,指黃奇帆卸任後留下五大問題待解:第一是重慶科研投入偏低,第二是重慶市人口老齡化現象突出,老齡化率排名全國第一,第三是重慶進出口最近兩年持續下降,第四是重慶民企負債偏高,第五是投資結構有待優化。

中紀委的「回馬槍」

黃奇帆被調走時,重慶正處在中央巡視組「回馬槍」的籠罩之下。

巡視組第11輪「回頭看」,11月6日進駐重慶。11月25日,已退休三年的重慶鋼鐵集團副總經理董榮華被立案調查。董榮華涉及的問題不簡單。

據大陸《每日經濟新聞》11月30日報導,在過去的21個月(2015年全年以及2016年前三季度),重鋼集團核心成員、上市公司重慶鋼鐵(601005,SH)巨虧90億元(人民幣,下同)。重慶鋼鐵還攤上了一筆高達19億元的官司,遠遠超過其帳面現金12.7億元(截至2016年9月30日)。

根據公開資料,重慶鋼鐵近幾年的虧損情況驚人:

•2011年,虧損14.7億。

•2012年,前三季度連續虧損11.7億。

•2013年,虧損25億元。

•2014年,政府補助20多億,盈利 5000多萬。

•2015年,虧損近60億元。

•2016年三季度,虧損30.9億元。

重鋼集團的前身是1890年湖廣總督張之洞創辦的漢陽鐵廠,是當時亞洲與遠東最早、最大、最先進的鋼鐵聯合企業,被譽為「中國民族鋼鐵工業的搖籃」。孫中山先生稱讚其為「亞洲雄廠」。在蔣介石和國軍抗日的民族危亡關頭,重鋼提供了抵禦強敵彌足珍貴的鋼鐵原料。中國百年輝煌的老企業,如今被中共貪官污吏折騰成了「虧損王」。

這些巨額虧損發生在2009年國際投行摩根史坦利幫助重慶鋼鐵收購亞洲鋼鐵之後。摩根史坦利是重慶市政府的經濟顧問公司。該項併購本意是想從亞洲鋼鐵進口澳洲的鐵礦石,卻沒想將重慶鋼鐵拖入了巨虧的泥潭。

根據《證券市場周刊》2013年8月30日報導,國際投行在中國所向披靡,賺取數億美元的背後,有一張龐大的人際關係網,他們高薪聘請中共官二代為他們攻城掠地,權力規則成為制勝法寶。

報導稱,外資在重慶不找「市場」找「市長」。2009年6月初,由摩根史坦利作為顧問公司,將亞洲鋼鐵推薦給重慶市,黃奇帆指定重慶市國資委牽頭負責該項目,摩根史坦利同時擔任收購項目的投資顧問。

更為驚人的是,法廣等海外媒體披露,彼時摩根史坦利中國區的副總裁正是黃奇帆的兒子黃毅(Nick Huang)。《證券市場周刊》稱,黃毅曾經在花旗金融同業部就職,轉投摩根史坦利後,摩根史坦利在重慶的生意越來越多。


重慶鋼鐵集團巨額虧損發生在2009年國際投行摩根史坦利幫助重慶鋼鐵收購亞洲鋼鐵之後,而當時摩根史坦利中國區的副總裁正是黃奇帆的兒子黃毅。(Getty Images)

微信公號「水煮語」說,這樣連續多年的巨虧,「目前重慶鋼鐵僅有董榮華一人落馬,實在有些孤單」。

長期關注薄熙來案和重慶政局的前大連記者姜維平披露,中紀委發現黃奇帆的兒子黃毅在澳洲代理重慶鋼鐵公司的生意,日進斗金;他不惜巨資,從澳洲高價批量進口鐵礦石,從中拿回扣漁利,造成重慶鋼鐵連年虧損。姜維平估計黃家從中撈利數十億。

「上海幫」的一員

除了經濟醜聞的困擾,黃奇帆還有一個致命傷——他和「上海幫」的關係。

黃奇帆從1983年至2001年在上海市委工作18年,經歷的上海市委書記包括江澤民、吳邦國、黃菊等「上海幫」大佬。

1983年,吳邦國成為上海市委常委兼科技工作黨委書記,把黃奇帆調到市委整黨辦公室工作。1985年,吳邦國當上上海市委副書記,1987年黃奇帆升為上海經濟信息中心主任(副局級)。1991年吳邦國被扶正,當上上海市委書記,1993年,黃奇帆升為上海市浦東新區管委會副主任(正局級)。1994年吳邦國調任中央後,還專門將黃奇帆借調到中央辦公廳工作(1994年10月到1995年5月)。

1994年到2002年,黃菊任上海市委書記,期間黃奇帆擔任上海市委副祕書長,市政府副祕書長,市經委主任,直至2001年調入重慶。

香港雜誌稱黃奇帆既是吳邦國的馬仔,也是他的幕僚。吳邦國曾經跟人誇獎黃奇帆有「總理之才」。

據披露,2000年初,江澤民開始從自己的「上海幫」人馬中挑選胡錦濤的繼任者。從資歷、能力、職位、年齡等方面的綜合素質看,陳良宇(1946年)、黃奇帆(1952年)、孟建柱(1947年)3人符合條件。江打定算盤2002年16大讓現任上海書記「入常」,空下位子予「準繼任人」,使其未來能更上層樓。

3人各項條件不相伯仲,才幹方面陳良宇稍稍優勝,但不利的是年齡最大,18大時應已達66歲,即便總書記夢成真也只能幹一屆。江澤民的取捨關鍵是派系光譜,雖然3人均屬如假包換的「上海幫」,但光譜濃淡有別:孟建柱似乎跟朱鎔基走得更近,黃奇帆的恩公則是吳邦國。黃菊不僅是江的第一寵臣,而且理應是更具發言權的市委書記。而黃菊的首選,在徵得江認同後,是自己的頭馬——陳良宇。

2001年,陳良宇升任上海市委書記前一年,江澤民以「只適合搞農業」為由將孟建柱外放江西,黃奇帆則被調到重慶。
從陳良宇的經歷上來看,此人在上海鎮壓法輪功不遺餘力,也符合江澤民給部下設下的升官兩大標準:GDP和是否賣力迫害法輪功。

黃奇帆還曾為江澤民父子攫取財富貢獻力量。《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而開始他的「電信王國」生涯。上聯是由一位姓黃的上海市經委副主任策劃創辦,為此付出了大量心血。但是成立和運作了三個月之後,黃突然被調回經委,然後「空降」而來誰也不認識的江綿恆,並且自任董事長兼總經理而成「電信大王」。

時事評論員林保華認為,為江綿恆鋪路的黃姓副主任就是黃奇帆。黃奇帆1984至1987年擔任上海市經委綜合規劃室副主任。林保華分析在江心腹曾慶紅的巧妙安排下,江綿恆掘下了第一桶金,通過「空手套白狼」,買下上億元的公司,而黃奇帆「功不可沒」。


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而開始他的「電信王國」生涯。當時為江綿鋪路的就是黃奇帆。(大紀元資料室)

「六朝元老」 如魚得水

黃奇帆2001年從上海調任重慶市副市長以來,先後在賀國強、黃鎮東、汪洋、薄熙來、張德江、孫政才六任重慶市委書記手下工作,號稱重慶「六朝元老」。

賀國強屬於江派大員,黃奇帆到重慶第二年就順利進入重慶市委常委,並兼任市政府副市長、市政府黨組副書記。

2005年至2007年,團派大員汪洋擔任重慶市委書記,黃奇帆仕途沒有任何進展,履歷上的兼職工作也沒有增加。

2009年江派大員薄熙來空降重慶任市委書記,黃奇帆「如魚得水」,迅速當上市委副書記和市長。兩年間,黃奇帆的簡歷增加了一堆頭銜:

2009至2010年:重慶市委副書記,市政府副市長、黨組副書記,市政府代理市長、黨組書記,重慶行政學院院長(兼),市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兼)

2010至2011年: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副主任,重慶市委副書記,市政府市長、黨組書記,重慶行政學院院長(兼),市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兼)

據中新網2010年3月4日報導,當記者問及他與薄熙來搭擋執掌重慶的感受時,黃奇帆脫口而出「如魚得水」四個字,並表示「相處起來非常愉快,非常來勁」。

黃奇帆和薄熙來的「如魚得水」在一張廣為流傳的照片中一目了然。而黃奇帆和薄熙來「非常來勁」則在王立軍事件中表現得淋漓盡致,當時黃奇帆奉薄熙來之命率重慶武警包圍美國駐成都領事館。


黃奇帆(右)曾公開承認與薄熙來(左)配合得「如魚得水」。圖為2010年中共兩會重慶代表團。(Getty Images)

美國《新聞周刊》2012年5月28日報導,薄熙來在發覺王立軍逃跑後,曾派武裝安全部隊(武警)包圍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但是王立軍不願意向薄熙來投降,而且和自己相信的人一起走出美領館並到了北京。

2012年3月5日「兩會」期間,鳳凰網突然發表專訪黃奇帆的視頻。在視頻中,黃奇帆承認自己去了領館,但是否認是他帶領70輛警車包圍美領館,他說,「我是一輛車,帶了我的一個祕書長去的。」「至於外面說有那麼多警車,那上面的牌照是川警,四川的,那很正常。」

鳳凰網這一視頻不久就被取下。多維網報導說,中央高層有人「極為震怒」。這位政治局常委要求相關部門通知鳳凰高層,責令鳳凰立刻撤銷這一視頻報導,消除影響。消息稱,北京不希望重慶方面藉輿論來逼宮北京定調重慶事件。

但海外媒體對黃奇帆的說詞多不採信。前《文匯報》記者姜維平說,「黃奇帆拿著雞毛當令箭,親自帶領數十輛警車垮境追殺王立軍,一路殺進成都美領館,這一叛逆的舉動在中國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這樣的一個是非不分,膽大包天的官員,再有能力,誰還能用他呢?」

薄熙來出事後,江派政治局委員張德江短暫入駐重慶,據稱也曾向中央力保黃奇帆。

2012年11月20日,重慶市領導幹部開全體大會,宣布親胡習陣營的政治局委員孫政才接替張德江任重慶市委書記,黃奇帆在會上數度落淚。

《大紀元》記者獲悉,黃奇帆和孫政才關係不好,差點被調走。孫政才不喜歡黃奇帆的行事風格,但是黃奇帆得到了江派常委張德江等的力保。

從黃奇帆的經歷來看,仕途的每一個關鍵點的升遷和保位都和江派實權人物相關,可謂「逢江如魚得水」。

吳敬璉質疑「重慶模式」

黃奇帆將要「升職」的傳聞被媒體多次翻炒。每逢股災,黃奇帆就成了股民期待的「證監會主席」。特別是2015年股災以來,媒體報導的有模有樣,連路透社、<<華爾街日報>>2016年1月、2月也言之鑿鑿報導黃奇帆的新職務,但都失準。黃奇帆「被封」的新職務包括證監會主席、國務院祕書長、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

黃奇帆在重慶還攢下了不少「頭銜」:「金融市長」、「學者官員」、「黃大嘴」、「重慶CEO」……隨著重慶這幾年經濟數據「亮眼」,黃奇帆也變身成了經濟專家。

在採訪中,黃奇帆對媒體透露他的經濟奧妙是「土地儲備」。2002年黃奇帆剛到重慶就一次性儲備了主城40多萬畝土地,之後20年內每年開發5%。這十年用了20萬畝,每畝地賺200萬就4000億,扣掉土地徵地本身的成本,大約有兩三千億的額外收入,這樣把重慶基礎設施建設的開支抵掉了。

黃奇帆宣稱另一經濟奧妙是他一手組建的「八大投」融資平臺。「八大投」指的是重慶八家國有企業,由政府擁有、授權經營,是重慶基礎設施、城市建設等公共領域項目重要的投融資平臺。這些投融資集團由政府向其注入儲備土地,以土地作抵押向銀行貸款,使得重慶的投資突飛猛進。

不過,「八大投」的爭議至今未息。專家認為,「八大投」的成立,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政府的短期財政壓力,但卻干預了市場競爭,是典型的「黨國大公司」。


黃奇帆宣稱重慶經濟奧妙是他一手組建的「八大投」融資平臺。但專家認為,「八大投」干預了市場競爭,是典型的「黨國大公司」。(Getty Images)

大陸體制內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在〈改革要打破黨國大公司〉一文中說,中國社會矛盾已經到了臨界點,必須重啟改革。

吳敬璉表示,現在有兩個問題繞不開:一是舊的增長模式繞不開;二是權力介入經濟領域以後,腐敗愈演愈烈,現在已經深入骨髓。「這兩個問題不解決,中國經濟很可能發生很大的問題,中國社會也很可能發生很大的問題。」

吳敬璉以「重慶模式」為例談到其中的腐敗問題,「重慶政治上很清楚了,經濟上你看看它最拿手的『八大投』,你看看不雅照裡有多少個『投』的『頭頭』在裡面?」

2013年雷政富、趙紅霞的不雅視頻事件中,重慶城投、重慶地產等「八大投」的多名負責人落馬,引發了外界對「八大投」貪污腐敗的關注。

重慶GDP增速領跑全國之謎

從2013年到2015年,重慶GDP增速「三連冠」領跑全國,被認為是黃奇帆的政績,但也受到質疑。這種成績是怎麼來的?劉曉博在〈重慶房價真相:天量投資製造的「幸福」〉一文中分析了以下4點。

1. 重慶的高增長,靠的是天量投資 ,其量之大前無古人後無來。

2. 重慶經濟對房地產高度依賴,房 屋建設規模巨大。

3. 重慶人口競爭力非常弱,在10 大城市裡幾乎是最低的。

4. 重慶吸納的資金量仍然有限。

大陸網路財經作者「月冷蠻荒」通過大數據剖析了其中的政治因素和危害。同劉曉博一樣,他發現與GDP規模基本等同的萬億級別的投資,是推動重慶經濟發展的最關鍵因素。這樣一個純粹依賴投資的城市,「如果停止吸血就會即刻暴斃」。

文章通過重慶歷年投資額和GDP的數據分析,發現了薄熙來和黃奇帆讓重慶「經濟騰飛」的真相:

‧2006年重慶的固定資產投資額2451億,GDP為3486億,固定資產占GDP的比值為70%。這算是正常的水準。

‧2007年,薄熙來遷任重慶書記,當年固定資產投資額3161億, GDP為4111億,投資額占GDP的比值為77%。這已經出現了較大幅度增長。

‧2008年固定資產投資額占GDP的比值為79%,2010年就上升到了88%。這大概就是薄熙來治下,重慶實現經濟騰飛的真相。

‧2007年到2010年,4年時間,重慶的固定資產投資額從3161億上升到6934億,升幅高達119%,而GDP則相應的從4676億上升到7925億,升幅也只不過是70%。劇烈上升的投資如同流水一樣的花了出去,帶來的經濟增長,也只不過是爾爾。

‧2012年,薄熙來鋃鐺入獄,當年度重慶的固定資產投資額為9380億,GDP為1兆1459億,比值為82%,投資有了些許收斂。

文章表示,薄熙來垮臺後,新一任官員們沒能找到一條維持重慶經濟安穩的新路,他們迅速的意識到重慶這頭怪獸已經習慣了瘋狂吸血,只要稍微控制一下資金輸入的管道,就會引發巨大的社會動蕩,就會讓重慶市民拿著前後兩任的業績做對比。這其中隱藏著的政治風險讓所有人都不敢造次。這種扭曲的政治風氣,終於帶來了更加瘋狂的投資:

‧2013年投資額1兆1205億,GDP為1兆2656億,比值恢復到此前88%的峰值狀態。

‧2014年投資額1兆3223億,GDP為1兆4256億,比值上升到93%。

‧2015年,比值已經高達98.4%!眼看投資額就要超過GDP了。

文章總結,這大概就是黃奇帆治下重慶GDP領先全國的祕訣:持續向垃圾產業瘋狂投資,維持經濟泡沫。但泡沫破滅的那一天,痛苦還將來臨。


黃奇帆治下重慶GDP領先全國的祕訣:持續向垃圾產業瘋狂投資,維持經濟泡沫。但泡沫破滅的那一天,痛苦將由民眾承擔。(Getty Images)

「不倒翁」之謎

溫家寶當年力主拿下薄熙來、周永康等復辟「文革」、迫害法輪功的腐敗分子,曾經深謀遠慮旅居美國的博客寫手潤濤閻大膽分析,「不動黃奇帆」是溫家寶謀劃的重要一環。一是保證了重慶的經濟發展不會受到影響,減少對重慶的震盪,二是不查薄熙來在重慶時的貪腐,名義上是為了不把黃奇帆扯進去,事實上是給江澤民、吳邦國等無數高幹子女在重慶發財的人吃定心丸,減少處理薄熙來的阻力。


溫家寶當年力主拿下薄熙來、周永康等復辟「文革」、迫害法輪功的腐敗分子,曾經深謀遠慮。「不動黃奇帆」是其謀劃的重要一環。圖為2012年3月9日中共兩會。(AFP)

潤濤閻撰文說,溫家寶這一謀劃,得到了胡錦濤、習近平的認同。審查薄熙來時只提他老婆殺人的事和他在大連的事,對他在重慶貪腐的事一律不涉及,以保證不把黃奇帆扯進去。

只要黃奇帆繼續當重慶市長,繼續原來的經濟發展規劃,如果需要錢,中央提供,重慶的經濟發展不會發生變化,重慶百姓就不會鬧事。

長期關注重慶政局的姜維平也認為,黃不倒的深層原因是,薄熙來被抓後,黃把重慶的經濟命脈,即國企「八大投」的資料搞在自己的手裡,也把多年培養的八大金剛掌控囊中,連孫政才都不行,他靠這些綁架,要挾中央,不得不用他。

姜維平不否認黃奇帆的經濟才幹,他撰文說,關鍵問題是,黃人品不好,為了保住官職,在「唱紅打黑」運動中,他成為得力的幫凶,而且薄倒臺後,他又靠上張德江,既掩蓋黑打內幕,也力阻冤民申訴。

更不能令人容忍的是,他還沿用薄熙來綁架中央的辦法,把重慶財政的祕密握在手裡不交出,把多年的地方人事布局關係網握在手裡不交出,造成張國清等新任領導無法及時到位。

美國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作為典型的上海幫人馬,習近平是絕對不放心黃奇帆的,現在65歲也到退休年齡了,平安退休,不被追究政治和經濟問題,就是黃奇帆的萬幸了。這個『不倒翁』還能維持多久?我很不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