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痛的抉擇 (第516期2017/01/26)

?"
(Fotolia)

文 _ 溫嬪容
一位媽媽帶著三個月大的女嬰兒,走訪了臺灣北部各大醫院,其中一家大醫院說小女嬰心臟發育不全已不可救;另外一家教學醫院信誓旦旦的說,他們有辦法為小女嬰作開心臟手術。焦急的媽媽因而從北部南下來看診。

小女嬰自滿月後就不再成長,吃奶量不到60㏄,她的眼神渙散,面無表情,活動力差,臉色慘白。我用聽筒聽她的胸腔有喘息聲,肺部似乎聽到囉音,可能已有輕微肺水腫的現象。我的心情非常沉重,清楚知道這是難治之症。媽媽一邊哭訴小女嬰的病情和她自己的心情,我一邊拿面紙給她擦淚,聽著悲慘的故事,熱淚不斷的在自己的眼眶裡打轉。

說著說著媽媽突然問:「醫生,插管算不算活著?」這是急診室和加護病房常面臨的困境,西醫以呼吸停止為死亡時間,所以很多危急病人插管用呼吸器;尤其是葉克膜,被稱為葉醫師的機器,在維持著表面生理心跳現象。實際上,醫生都知道,屍斑已暴,屍水已流,病人早已死亡。

我提醒媽媽:「妳有想過即使小寶貝救活了,她一輩子要承受多少苦?她將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嗎?也許小天使今生走錯跑道,誤闖這十惡毒世,趁未造業前開溜,所以選擇這樣的逃離方式。」

媽媽回答:「我實在不忍心她小小年紀就接受手術之苦,也許只是被當作教學醫院的教材而已。」慈愛的母淚,涕泗滂沱的灑在臉上,滴在小女嬰的身上。媽媽擦擦眼淚又問:「不然,醫生,請你教我怎麼讓她活著的時候舒服一點?」我開始教她按摩小女嬰的內關、神門、勞宮、心俞、肺俞穴;喘息時按魚際穴,撥心包經。就這樣按著按著,小女嬰的喘息竟然有緩解了!媽媽露出苦澀的笑容。並請她要常常和小女嬰講話,對孩子的心臟講好話。因為每一個器官都有靈性,不論緣淺緣深、結局如何,大家好聚好散,以免媽媽會愧疚一輩子。

入夜後想到一位母親眼睜睜的看著心愛的寶貝,一天天心肺衰竭而亡,那是種什麼樣的折磨?那位媽媽淒苦的表情一直在腦中縈繞,想著自己面對病人束手無策,她無助,我無能,不禁悲從中來。我這傻醫生,總在病人的故事裡流著自己的淚。(摘自《拍案叫絕──中國針醫術》)◇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