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特朗普來說 中國是個威脅也是個機會 (第517期2017/02/09)

?"
特朗普就職美國總統,所處的政治平臺不同尋常,在國際舞臺上可謂是一個巨大的懸念。(AFP)

特朗普就職美國總統,所處的政治平臺不同尋常。無可諱言,中國正日益成為一個不可或缺的強大力量。然而中共操縱貨幣匯率、違反世貿組織規則。強勢對應中共的特朗普所面臨的挑戰,是如何將有規則的秩序付諸實現。

編譯 _ 李清怡

特朗普(Donald Trump,又譯川普)就職美國總統,所處的政治平臺不同尋常,在國際舞臺上可謂是一個巨大的懸念。NBC全球新聞首席記者Bill Neely所看到的則是特朗普上任後所面臨的重大國際挑戰。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去年10月飛往北京,宣布終結與美國之間的盟友關係,並聲稱「只有中國能夠幫助」他的國家。無論如何,菲律賓總統的軸心轉移突如其來,標誌著該地區幾十年來最重要的再結盟,同時,也象徵著特朗普將面臨一個重要的挑戰——中國的崛起。

中共正在亞洲地區建造航空母艦,以展示其實力,聲稱在南海爭端的主導地位,並在海外派駐部隊。美國仍然是世界軍事和經濟力量最強大的國家,中國現在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並備有最大規模的軍隊人數。

英國知名智庫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威基特(Xenia Wickett)認為,「與中國的關係是最重要的,如果搞不好,後果影響巨大。」北京政府如此武斷,特朗普可能不得不做出決定,是否在北京聲稱屬於自己的海域出行美國航空母艦。無論北京政府願不願意限制北韓核武,都可能引起華盛頓政府的某種行動。

在競選活動中,特朗普在談到中共時的態度都非常強硬,他控訴中共掠奪美國經濟,並威脅稱,將對中國進口貨物徵收高額關稅。如果特朗普的未來政策能夠通過他所選定什麼樣的內閣成員來判斷,那麼,中共可要擔心了,因為特朗普指定了納瓦羅(Peter Navarro)領導白宮新創立的國家貿易委員會。納瓦羅在他的書中對中共出言抨擊,書名為《即將到來的中共戰爭》和《致命中國》。

去年12月3日,特朗普與臺灣總統蔡英文電話會談後,特朗普說他沒有覺得「一個中國」對他是個束縛。而「一個中國」這一政策,從尼克松政府以來,一直約束華盛頓與北京之間的關係。

12月16日,中共在其自稱所擁有的國際海域竊取了美國的海底無人機,特朗普對此抨擊中共,幾天之後,中共將無人機返還。特朗普認為美國對中共卑躬屈膝,看上去,他是鐵了心的要結束這種狀態。

還有一個看點,就是特朗普和習近平這兩位領導人之間的關係,他們的首次會晤可能會很有看頭,特朗普在競選活動中曾經說過,他會請習近平吃麥當勞的漢堡。

另一個大的衝突點是,中共似乎是鐵了心的要控制南海——這個好幾個國家都在爭奪主權的海域。2016年12月中旬,一家美國智庫宣布,最近的衛星圖顯示,中共在其興建的人工島嶼布置防空反導彈系統,加劇了該地區原本動盪不安的態勢。

無論特朗普將描繪什麼樣的藍圖,有一點明確的是:他需要制定一個新的策略。原因是,中共正在大肆投資軍事力量,迅速更新軍事裝備,投資網路戰的資金想必也是巨大的。然而,無論是在解決環境變化、恐怖主義、核擴散還是中東問題上,中國正日益成為一個不可或缺的強大力量。

很多亞洲國家一直以來都向美國尋求安全保護,向中共尋求經濟機會,這種平衡可能正在發生改變。面對膽大妄為的中共,新任美國政府可能會轉向老盟友,特朗普可能得努力加把勁兒,不僅要與日本和南韓同盟國之間搞好關係,還要與那些更小的國家搞好關係,那些小國可能會因為中共的幾十億貸款而搖擺,如菲律賓。

1   2   3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