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澤東、周恩來曾多次感謝日本侵華,除了六次官方記載外,1972年9月27日晚與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左)會面時,毛澤東再次感謝日本侵華。(AFP)

2017年1月,中共教育部下發文件,要求對中小學地方課程教材中凡有「8年抗戰」字樣的全部改為「14年抗戰」。

此舉引發民間聚焦中共抗日真相。已披露的歷史真相揭示,毛澤東、周恩來曾多次感謝日本侵華及放棄日本巨額戰爭賠償的內幕。

文 _ 謝天奇

長期以來,中共編造謊言宣稱自己是「領導全民族抗戰的中流砥柱」,而已披露的歷史真相揭示,中共在「九一八」事變後就破壞國軍抗日,並與日本情報機構、日軍共謀對抗國軍。中共前黨魁毛澤東、周恩來曾多次感謝日本侵華以及放棄日本巨額戰爭賠償的言行,則進一步揭示中共與日本勾結的內幕。

毛澤東至少六次感謝日本侵華

一、早在1956年,毛澤東與訪華的前日軍中將遠藤三郎談話時便說:「你們(日本皇軍)也是我們的先生,我們要感謝你們。真是你們打了這一仗(侵華),教育了中國人民,把一盤散沙的中國人民打得團結起來了,所以,我們應該感謝你們。」(以上是根據大陸經濟日報出版社,1998年由王俊彥著的《大外交家周恩來》上,第210頁所披露。)

二、1960年6月21日,毛澤東接見日本文學代表團與左派文學家野間宏等人時說:「我同很多日本朋友講過這段事情(指中共在抗日時期的歷史),其中一部分人說日本侵略中國不好,我說侵略當然不好,但不能單看這壞的一面,另一面日本幫了我們中國的大忙。假如日本不占領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不會覺醒起來。在這一點上,我們要感謝日本皇軍。」(以上據中共中央文獻出版社、世界知識出版社1995年版的《毛澤東外交文選》第438頁中提到。)

三、1961年1月24日,毛澤東與日本社會黨國會議員黑田壽男會談。當時黑田壽男及淺沼稻次郎作為日本社會黨代表團訪華,毛澤東談及1956年時,接見日本日中輸出入組理事長南鄉三郎時談到:「日本的南鄉三郎見我時,一見面就說:日本侵略了中國,對不住你們。我對他說:我們不這樣看,是日本軍閥占領了大半個中國,因此教育了中國人民,不然……我們到現在也還在山上,不能到北京來看京戲……所以日本軍閥、壟斷資本幹了件好事,如果要感謝的話,我寧願感謝日本軍閥。」(以上據《毛澤東文集第八卷》「日本人民鬥爭的影響是很深遠的」一文。)

四、1964年7月9日,毛澤東與參加第二次亞洲經濟討論會的亞洲、非洲、大洋洲訪華代表談話,又再談及南鄉三郎:「有一位日本資本家叫南鄉三郎,和我談過一次話,他說:『很對不起你們,日本侵略了你們。』我說:『不,如果沒有日本帝國主義發動大規模侵略,霸占了大半個中國,全中國人民就不可能團結起來反對帝國主義,中國共產黨也就不可能勝利。』事實上,日本帝國主義當了我們的好教員。第一,它削弱了蔣介石;第二,我們發展了共產黨領導的根據地和軍隊。在抗戰前,我們的軍隊曾達到過30萬,由於我們自己犯了錯誤,減少到兩萬多。在八年抗戰中間,我們軍隊發展到了120萬人。你看,日本不是幫了我們的大忙?」(以上內容來自〈從歷史來看亞非拉人民鬥爭的前途〉一文,根據中央文獻出版社、世界知識出版社1994年出版的《毛澤東外交文選》刊印。)

五、1964年7月10日,毛澤東接見再度訪華的日本社會黨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壽男、細迫兼光等,其談話三次提到感謝日本侵華:

毛澤東:「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你們,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

佐佐木:「過去,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中國,給你們帶來了很大的損害,我們大家感到非常抱歉。」毛澤東:「沒有什麼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很大的利益,使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沒有你們的皇軍,我們不可能奪取政權。」

毛澤東:「……蔣介石是第一位教會我打仗的人,就是指這一次。一打就打了十年。我們從沒有軍隊,發展到30萬人的軍隊,結果我自己犯錯,這不能怪蔣介石。把南方根據地統統失掉,只好進行二萬五千里長征。在座的,有我,還有廖承志同志。剩下的軍隊有多少呢?從30萬減至2萬5000人。我們為什麼要感謝日本皇軍呢?……打了八年,我們又發展到120萬軍隊,有一億人口的根據地。你們說要不要感謝啊?」

(以上內容來自《毛澤東思想萬歲》原文複刻,1969年716頁版本第532至545頁。中國大陸當年出版的《毛澤東思想萬歲》一書有多個版本,但只有716頁的詳盡版本才有披露上述言論,估計當時中國正處於「文化大革命」,不同派別的中共官僚互鬥,對消息發放的標準不一所致。)

六、1970年12月18日,毛澤東與《西行漫記》的作者美國記者愛德格.斯諾(Edgar Snow)的談話:「……那些日本人實在好,中國革命沒有日本人幫忙是不行的。這個話我跟一個日本人講過,此人是個資本家,叫作南鄉三郎。他總是說:『對不起,侵略你們了。』我說:不,你們幫了大忙了,日本的軍國主義和日本天皇。你們占領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全都起來跟你們作鬥爭,我們搞了一百萬軍隊,占領了一億人口的地方,這不都是你們幫的忙嗎?」(以上內容來自《毛澤東卷》第六篇「與著名美國記者、《西行漫記》作者愛德格.斯諾的談話」;該書編者:薑義華,出版者:香港商務印書館,1994年2月第一次出版內容。)

除了上述六次官方記載外,1972年9月27日晚與日本首相田中角榮會面時,毛澤東感謝日本侵華。這是最惡劣的一次。不過,中共官方文件迄今未有披露這次毛澤東與田中角榮會談的詳細內容。有知情人士透露,在文革時期,毛澤東感謝日本皇軍的消息,從當時專供中共官員閱讀的報章《參考消息》、《大參考》中有披露出來。

毛、周放棄日本巨額戰爭賠償

1972年中、日建交前夕,周恩來將經過毛澤東同意的中方方案即擬議中的《聯合聲明草案》八項向日本公民黨中央執行委員長竹入義勝作了披露。其中包括「放棄向日本要求戰爭賠償的權利」,這個條款不僅令日本頗為震驚,同時也震驚全世界。


1972年中、日建交前夕,周恩來和毛澤東「放棄向日本要求戰爭賠償的權利」,連少數正直的日本人都感到匪夷所思。圖為南京大屠殺紀念博物館。(Getty Images)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作為世界反法西斯同盟重要組成部分的中國,在抗日戰爭中,付出了巨大的民族犧牲,按1972年價格計算,在日本侵華14年期間,中國直接損失1200億美元,間接損失5000億美元。國家戰爭賠償是一筆鉅款。1946年國民黨行政院賠償委員會估計,日本賠款不下620億美元(按當時價格計算),1972年為1200億美元,21世紀初約合6000億美元。

戰後進行戰爭賠償是世界史慣例,有國際法作依據。1945年2月,英美蘇首腦舉行雅爾塔會議時,便制定了要求德、意、日法西斯國家給予盟國戰爭賠償的原則,甚至對於追隨德國與盟軍作戰的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匈牙利、芬蘭四個幫凶國也提出了賠償要求。

根據國際法的規定,戰敗國的賠償對象是參戰國。亞洲各參戰國以各種方式獲得的日本戰爭賠償如下:緬甸1.4億美元,菲律賓5.5億美元,印度尼西亞2.23億美元,柬埔寨15億日元,老撾10億日元……越南先後要了兩次戰爭賠償,未統一前南越要了3900萬美元,統一後又要了85億日元。

另外,未參戰國也得到了日本的戰爭賠償。馬來西亞2500萬新元,韓國3億美元。韓國李承晚政府自1952年初開始索要賠償,日本政府援引國際法一直置之不理;1961年朴正熙上臺後繼續索要,不依不饒,1965年終於如願以償。

甚至一些中立國也得到了日本的戰爭賠償。瑞士11億日元,西班牙20億日元,瑞典5億日元,丹麥7億日元。另外,外蒙古也得到了戰爭賠償。二戰時期,外蒙古尚未獨立,還是國際社會公認的中國領土的一部分,日本一向不承認外蒙古索要賠償的資格;但外蒙政府堅持不懈,終於獲得了50億日元賠款。

1953年到1977年,日本政府和20多個國家簽署了與戰爭責任有關的54項協議,共賠償了約5000億日元。然而,最大的受害國——中國卻拒絕了賠償。

1968年日本已經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強國,到1972年中、日建交談判時,已經具備了完全賠償的超強能力。而日本政府也已經做好了理賠的準備。

1972年5月,美國總統尼克森訪華為實現中、日邦交正常化開闢了道路,一時,日本國內要求中、日友好的呼聲空前高漲,於是田中內閣應運而生。上臺伊始,田中角榮便將與中國復交當做外交第一要務,自然戰爭賠償是首先需要解決的問題。

當時,日本已經做好了賠付的一切準備,朝野異乎尋常的一致。為此,田中角榮特意委託日本公明黨委員長竹入義勝充當信使,試探中共政府意圖。

7月25日,竹入訪華,結果竹入喜出望外,田中聞訊也欣喜若狂——因為毛澤東、周恩來拒絕了日本賠償。

對與中共高層的決策,連少數正直的日本人都感到匪夷所思。日本學者Totsuka指出,中共拒絕日本國家賠償不合情理,也不合法理。

史達林下令要毛周放棄賠償內幕


為了與美國競逐爭奪日本,史達林下令要毛澤東、周恩來放棄日本巨額賠償。圖為1937年8月28日遭日軍轟炸後的上海南火車站。(維基百科)

大陸門戶網站騰訊網2012年在其歷史欄目刊文〈「戰後中日關係」系列〉中,披露了一些中共放棄對日戰爭索賠的內幕。文章稱,因史料有限,大陸(中共)方面對日本索賠的政策變遷尚難以做全面的評述。但其基本立場是清晰的,即自50年代以來,一直採取放棄索賠的態度。

文章披露,1949年6月,劉少奇率中共中央代表團訪蘇。在談到對日政策時,史達林認為,現在美國正在爭取日本,如果它達到目的,今後中國的困難將更大;中國人民對日本人的仇恨情緒不應成為中共爭取日本的障礙。今後中共的任務就是要幫助日本共產黨及其他進步勢力打擊日本的「反動分子」。隨後,1949年7月1日,中共中央在紀念抗日戰爭爆發12周年的文章中,首次提出「中日兩國人民團結起來,反對美國長期占領日本」的口號。

基於這一對日政策,對日索賠問題成了「與美國爭奪日本」的重要砝碼。周恩來在許多場合都講,日本軍國主義發動侵華戰爭,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損失和犧牲,但戰爭的責任不應該由日本人民來承擔。

中共何時明確提出放棄對日索賠的呢?據《中共黨史資料,第七十四輯》刊載的〈中國共產黨對日政策的形成與演變(40年代後期至50年代中期)〉一文介紹:

「1955年11月,周恩來接見日本前首相片山哲、日本工會總評議會主席藤田藤太郎為正副團長的日本擁護憲法國民聯合會訪華團時指出:『……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在50年代就決定,從中日兩國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長遠利益出發,放棄向日本索取戰爭賠款。』

「1957年10月,日本日中友協第一任會長松本治一郎訪華時,為日本侵略中國當面向周恩來表示歉意,周恩來當時就明確地表示:『日本人民是無罪的,中國根本沒有向日本要求賠償的意思。』從而首次正式宣布了中國政府放棄對日索賠的政策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