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最敏感時刻 (第517期2017/02/09)

文 _ 臧山

1月20日,特朗普(Donald Trump,又譯川普)宣誓就任美國總統一職,全球關注他是否會兌現競選時的承諾,立即採取各項各國極為擔心的政策。目前看來,起碼有幾項原來外界認為不可能的政策,特朗普已經簽字開始實施。第一是美墨邊境長城,第二項是停止接受幾個國家的移民。

對中國來說,原來特朗普所說,將宣布中國為匯率操縱國,以及立即提高中國輸美產品關稅,將是最為敏感而關鍵的措施。

華盛頓的消息說,特朗普提高中國貨品關稅似乎難以避免,即使是在國會遇到極大阻力,特朗普也可能動用總統私人法案強行推行,只不過關稅提升的幅度,可能不會有原來他說的45%那麼高。

從去年底美國大選過後,中國派出了據說上千人的各路人馬,希望能夠在中美關係陷入僵局之前提出特朗普無法拒絕的條件。

在檯面上,所有人都盯住臺灣問題和南中國海問題。但實際上,中國真正擔心的是貿易關係。在政治關係上,中國似乎有信心阻止臺美關係進一步靠近,也有信心通過拉住區域內國家,使美國在南中國海喪失著力的支點,但在經貿關係上,中國卻幾乎沒有阻擋美國改變政策趨勢的工具。

剛剛上任的白宮發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在周三的例行新聞發布會上,也對他所說的美中兩國經濟關係的不平衡提出批評。

他說:「在很多情況下,我們不是一種雙行道的關係。很多中國企業、坦白說還有很多中國個人,可以輕易進入美國市場銷售他們的商品和服務。無論是金融服務還是其他服務業或製造業,或是我們和中國之間的智慧財產權問題,都不是雙行道的關係。」

本周二,美國前任商業部長佛蘭克林建議中國在以下四個方面採取行動,以避免兩國貿易戰正式開打:一是改善外國產品在中國的市場准入;二是降低關稅和非關稅的貿易壁壘;三是就中國的產能過剩,尤其是鋼鐵和鋁業的產能過剩採取行動;四是對國企進行改革。

雖然佛蘭克林認為中美之間不會爆發貿易戰,但我認為她的斷言過於樂觀。最重要的原因,是中國和美國之間的關係,經過1972年的大轉折之後,已經到了另一次大轉折的關鍵點。中美之間的經濟平衡,也到達過去四十多年來從未見過的程度。

目前,尚且看不到中國願意在經貿關係上做出任何改變,而佛蘭克林的建議,任何一點的真正實施,對中國來說都影響重大。

2013年,儘管中國新一屆領導有心改革,然而中國經濟轉型遭遇困境,經濟槓桿並沒有降低,國內消費並未好轉,只能用過去的老經驗繼續維持經濟繁榮。這種情況下,對美做出經貿上的讓步可能性相當小。

最近二十年,由於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在中國大陸崩潰,當局維持合法性的工具,除了民族主義之外,就只有經濟高增長。任何損失到經濟增長的措施,對中國政府來說都將是痛苦不堪的選擇。

而如果中國不讓步,美國人採取更強硬措施是遲早的事情,無論在任的總統是特朗普還是別的什麼人。美國優先的政策,從來都沒有離開過白宮,只不過會以不同的方式表現出來而已。

這其實並不令人意外,因為我們從未見任何國家,會實行一個「別國優先」的國家政策。◇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