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7日習近平於素有世界經濟風向標之稱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演說時, 警告貿易戰爭的危害,表示中國將敞開大門, 支持開放、透明與雙贏的貿易協定。

此前也有媒體指,特朗普(川普)上任後, 將會推翻帶有共產主義色彩的全球化。

一些評論家稱,聽到一個一黨專制的共產黨領導人反對保護主義, 捍衛自由市場經濟、全球化,很是震驚。

一旦中共遵從國際規則,中美兩國的貿易就會正常發展。

習近平與特朗普擺擂臺,促中國改革是好事。


1月20日,美國舉行了新總統就職典禮,特朗普正式就職(左),而在此前3天,習近平出席了在瑞士舉行的達沃斯論壇,並高調地做了專題演講(右)。(Getty Images)

文 _ 王淨文

1月20日周五,美國舉行了盛大的新總統就職典禮,特朗普(Donald Trump,又譯川普)的正式就職,打破了美國歷史上9項新總統記錄,而在此前3天,習近平出席了在瑞士舉行的達沃斯論壇,並高調地做了一小時的專題演講。

世界經濟論壇 習警告貿易戰之害

1月17日至20日舉行的達沃斯經濟論壇年會,與會的各國政商界代表超過3000人,超過70個國家的領導人和代表參加,其中最受媒體關注的是中國代表團。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華為公司董事長孫亞芳、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等,以及清華大學校長邱勇、教授李稻葵、北大教授林毅夫,香港中文大學教授劉明康等都參加了大會,他們大多都在小組討論會上為習近平助威。

達沃斯論壇素有世界經濟風向標之稱。本屆會議將圍繞2017年全球面臨的四大關鍵挑戰展開討論,即重塑全球合作、振興經濟增長、改革市場機制和應對第四次工業革命。

在年會開幕式的演講中,習近平一開場便引用英國大文豪狄更斯《雙城記》的名句:「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來形容當前各國面對全球化的挑戰。有人將困擾世界的問題歸咎於經濟全球化,但他認為北非難民、國際金融危機等,並不是經濟全球化造成,不過他承認經濟全球化是雙刃劍,尤其在經濟下行時,問題矛盾更加突出。

習近平指出,人們享受科技進步日新月異的同時,地區衝突頻繁發生,貧富懸殊加大。他強調,經濟全球化過去曾被視為阿里巴巴的山洞,現在就被視為潘朵拉的盒子。把困擾世界的問題簡單歸咎於經濟全球化,既不符合事實,也無助於問題解決,國際社會應該展開討論。

習近平又引用《古詩》「甘瓜抱苦蒂,美棗生荊棘」,指世上沒有事物是十全十美,經濟全球化帶來新問題,但不能把經濟全球化一棍子打死。

習近平還說,「貿易戰爭不會有贏家」,「推行保護主義就像把自己鎖在黑暗的房間裡,雖然也許可以把風雨隔離在外,但也將讓光線和空氣難以進來。」

習近平在論壇上表示,中國支持開放、透明與雙贏的貿易協定,呼籲其他國家在處理難題時不要怪罪其他人。他說:「中國將敞開大門,不會關上。」


習近平在素有世界經濟風向標之稱的達沃斯論壇上表示,中國支持開放、透明與雙贏的貿易協定,中國將敞開大門,不會關上。(Getty Images)

習近平的開幕演講,立即在歐洲引起了廣泛但是非常不同的反響。一些評論家認為,在嚴冬天氣中,聽到一個一黨專制的共產黨領導人反對保護主義,捍衛自由市場經濟、全球化,總是有點五味雜陳。

《德國商報》評論文章的題目是〈反對特朗普的聲音〉,認為在特朗普一再聲稱反對自由貿易及加稅的時候,中國國家主席成為了光彩耀目的全球化衛士;《時代周報》評述說,中國主席警告貿易戰帶來的危害。

專家批中共貿易政策「偽全球化」


就在習近平演講的第二天,1月18日,特朗普提名的美國商業部長、79歲的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在確認聽證會上尖銳批評中共的貿易做法,並告訴參議員們他將尋找打擊中共的新辦法。


1月18日,特朗普提名的美國商業部長威爾伯.羅斯在聽證會上尖銳批評中共的貿易做法,過去中共提的全球化,只能是「偽全球化」。(Getty Images)

據官方資料,儘管中共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WTO,按理說雙邊關稅應該對等,但美中兩國貿易上,雙方徵收的進口關稅卻大不相同:對於一般商品,中共徵收美國商品9%的關稅,而美國只收中國商品3.6%的關稅,農產品方面,中共收美國產品15.6%的關稅,而美國只收中國4.4%的關稅,進口汽車方面,中共收美國汽車25%的關稅,而美國只收中國汽車2.5%的關稅,兩者相差了幾倍甚至十倍。

另外,中共操控人民幣匯率,中美貿易順差每年都在3000億美元左右,而且中共盜竊知識產權,使美國損失了上萬億的收益,中共的新華社能在紐約時代廣場豎立巨型廣告牌,而美國媒體卻無法進入中國。

時事評論員陳破空指出,中國提出不要打貿易戰,但事實上中共早就單方發動了對美國的貿易戰爭。也有專家指出,中共只想在經濟上全球化,不提金融、互聯網的全球化,他們希望別人打開門,而自己卻不開門,所以中共提的全球化,只能是「偽全球化」。

面對這些有目共睹的事實,羅斯稱中國是大型經濟體中「保護主義最嚴重」的國家,羅斯表示要讓美國本土企業面對中國進口產品擁有平等的競爭環境;同時,在華投資的美企也應有平等的權利。他批評中共官員「說得多做得少」。

羅斯特別提到中共國企,稱近三分之一不盈利而導致產能過剩以及鋼鐵、鋁等產品的傾銷,羅斯稱,看上去「就很像人工的補貼」。

「社會主義全球化」空想面臨破產


此前也有媒體公開指出,特朗普上任後,會推翻帶有共產主義色彩的全球化。

新聞網站Breitbart News在11月28日發表評論文章表示,特朗普之所以能當選美國總統,是因為他在柏林圍牆倒塌27年之後,承諾將推翻「全球主義」(也被稱為「全球社會主義」)。

文章說,資本主義的美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勝利者,但二戰後,「全球社會主義」理念席捲全球大部分地區,蘇聯和中國成立了大型共產主義國家,印度採取了極端的社會主義,東南亞、非洲和南美洲共產主義分子的叛亂甚囂塵上。

在西歐,各國政府也被社會主義所控制,人們開始接受「國家在經濟生活中應該發揮某種作用」的理念,而不是覺得這種理念奇怪或不正常。社會主義者的分歧僅限於國家干預作用的廣度大小,但是他們都同意在「鐵路、通訊、醫療和電力等」方面應該國有化。

保羅.薩繆爾森(Paul Samuelson)的經濟學教科書是美國20世紀60年代到80年代的暢銷書。書中宣揚,「全球社會主義」可以更有效地利用資源,據此,蘇聯的國民生產總值將在1984年之前通超過美國。

但是主流經濟學家沒有認識到,共產主義的堅定抵抗者雷根總統,通過大幅減稅刺激資本主義的發展、限制政府管制職能,遏制了共產主義的發展。1989年11月9日柏林圍牆倒臺後,俄羅斯被迫接受美國的救援,而中共則不得不採取了「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

然而,西歐的社會主義者不甘接受被掃進「歷史的垃圾桶」命運,他們糾結在一起,形成了27個國家的「馬斯特里赫條約」,這就是歐盟的前身。與此同時,美國民主黨總統克林頓簽署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

羅伯特.沃爾夫(Robert Wolfe)在《社會主義全球化》一書中稱,宣揚這種「國際主義運動」是個超越民族、超越國家邊界的規劃和生產系統:「社會主義全球化的目標是把整個世界作為一個單一的經濟單位,在這個單位內,物品供應和服務將會得到最大化,會把對環境的損害最小化。」當世界銀行國際比較項目(ICP)宣布,2014年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超過美國,左派經濟學家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就在2015年1月宣布,「美國世紀」已經結束,「中國世紀」已經開始。

中共甚至制定了一項全球的《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在2015年9月28日由聯合國193個成員國簽署。在這個協議裡,全球的資本主義者和社會主義者確定通過實施17項「可持續發展目標」和169個具體目標,後者被認為是「大躍進」。

然而,與共產主義只是理想而無法實現一樣,「社會主義全球化」並沒有實現當初的理想,相反,在美國,全球化的紅利只是被華爾街的寡頭們所攫取,而美國廣大工人們的生活水準卻沒有得到提升;在中國,寅吃卯糧式的急功近利地生產,留給中國的卻是滿山的礦坑、滿江的污水和漫天的陰霾,人們連一口合格的空氣都呼吸不到了,人們的生活怎麼能說是幸福的小康呢?


在中國,共產社會主義寅吃卯糧式的急功近利地生產,留給中國的卻是滿山的礦坑、滿江的污水和漫天的陰霾,人們連一口合格的空氣都呼吸不到了。(新紀元合成圖)

左派經濟學家斯蒂格利茨說,由於資本主義的經濟和政治制度缺陷——腐敗,「中國的崛起也映射出美國模式的嚴重不足」,殊不知,他剛好說反了,中共的腐敗程度,那是美國人「望塵莫及」,想都沒想到的,甚至在中國的跨國公司都被異化得一起搞行賄受賄了。

特朗普解體全球化 環球時報改口


新聞網站Breitbart News的文章預測,在全球被共產主義化的今天,特朗普的當選可能會打破這個狀態。

特朗普提出「美國第一」的口號,這對全球社會主義理念構成威脅。對共產主義者來說,當年雷根總統領導自由世界與共產陣營對抗、最終導致蘇聯解體的記憶猶新,今天,特朗普已經撕毀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這是一個涉及28萬億美元貿易和投資的「全球化」,約占全球GDP的40%。


雷根總統通過大幅減稅、限制政府管制職能,遏制了共產主義的發展。特朗普也被認為將推翻帶有共產主義色彩的「全球社會主義」。圖為雷根1986年資料照。(公有領域)

特朗普似乎決心摧毀「社會主義全球化」,並要跟雷根總統一樣,通過削減稅收和制約政府的辦法來發展自由經濟。


特朗普1月23日簽署退出TPP的總統令,TPP是一個涉及28萬億美元貿易和投資的「全球化」貿易合作協議。(AFP)

有評論說,1933年經濟大蕭條時期,羅斯福總統的所謂新政,就是搞政府干預經濟的那種社會主義經濟控制模式,但他搞了很多年,也沒能使美國經濟走出困境,直至第二次戰爭爆發,美國開始了軍火戰爭生意,才讓美國經濟好轉。

面對特朗普以及商務部長羅斯的言論,此前一直以嘲諷、謾罵為主調的《環球時報》,在達沃斯開幕後也改變了腔調,以前所未有的溫和口吻提到,中國會積極回應特朗普的當選。

《新唐人》時事評論員李天笑博士指出,無論特朗普提到的一中政策、45%的關稅等,目的就是要藉此作為談判的籌碼,一旦中共遵從國際規則,中美兩國的貿易就會正常發展。

特朗普上臺促中國改革是件好事

面對特朗普將對中共採取貿易新政策,大陸地產名人任志強在一次演講中表示,「就我個人來說,特朗普對中國經濟來說也許是件好事。因為特朗普會幹很多和中共作對的事,就逼著你去出牌應對,逼著你改革。」

他舉例說明:「特朗普說要減稅,如果他上臺後真的減稅,那你中國不減稅就沒有競爭力了。所以中國要是也跟著減稅那不是好事嗎?前些天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已經說了,今年中國可能會更多地在經濟稅收減免上下一些功夫。所以,特朗普做出的一些決定可能會使中國也做出一些對應的改革,這就是不確定性的問題。」

他總結說,這也許是個機會,可以促進中國加速進行制度和經濟的改革。


特朗普上臺促中國改革多位中國精英表示是件好事。從左至右,鮑彤、任志強、戴晴、鞏勝利。(大紀元合成圖)

中共元老、人大委員長葉劍英的養女、自由作家戴晴也認為特朗普的敲打對中國有好處。她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我最相信的是美國的民主制度,和他們大量的民眾對權力的制約、對各種勢力的制衡,這點我是很有信心的。如果他敲打中國的話,他敲打的是中國真正非市場化的這些東西,對中國也有好處。」

原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祕書鮑彤也表示,「中共政府歷次對WTO所承諾的義務、責任都應該兌現」。他強調:「我認為這是中國恢復國際信譽的一個好機會,也是促進中國經濟進行改革的一個好機會,對中國有好處,對其他國家也有好處。」

而大陸的中國金融智庫專家、經濟學家鞏勝利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特朗普就職後有兩個最大的看點:第一個,特朗普宣稱他要對中國的產品進行45%的關稅,這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事情;第二個,他要把美國45%的企業所得稅降到15%。如果這兩個都來實施的話,那對中國來講、對全球來講是一個特朗普風暴。這個風暴不一定是針對中國的,但是中國會成為這個風暴的爆發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