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前,江澤民等人反對推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阻礙改革的紛爭在鄧小平「南巡」講話後才畫上句號。

近期,親習陣營的財新網重刊舊文,警告當前攪局之人,尤其是近期的毛左分子和其幕後的指使者。而毛左的背後是江派劉雲山。


文 _ 周曉輝

25年前的1月18日至2月21日,鄧小平「南巡」,「為當時中國經濟改革中的種種紛爭畫上了句號」。當時鄧小平說:「發展才是硬道理」,「改革開放膽子要大一些」,「不改革開放,不發展經濟,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條」等,成為此後推動中共進一步改革開放的「尚方寶劍」。

25年後的1月18日,有習陣營背景的財新網刊登了總編胡舒立等於2012年中共18大召開後撰寫的一篇文章〈改革是怎樣重啟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由來〉,暗批江派和毛左。

財新網刊舊文 暗批江派和毛左

在北京一再釋放要深化改革的背景下,財新網舊文新登傳遞了兩大非常明顯的信號。第一,習近平改革遇到了類似25年前的困境,有人反對改革。當時圍繞是否推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各方博弈,時任中共總書記的江澤民顯然是反對推行市場經濟的,只不過在鄧小平的一再施壓下,被迫在1992年的中共14大確立了這一目標,並在次年通過了50條行動綱領。中國開始全面實行進一步的改革開放。

如今習近平上臺快5年了,習以反腐的名義拿下了江派眾多高官,並在司法、公安、軍隊、武警、政府機構、文教系統、文宣系統等進行整肅,同時在經濟、社會、文化、生態等領域推行新政,但阻力重重。這是因為江澤民時期的腐敗、高壓治國,造成的積弊、民怨太深,龐大的利益集團依舊或明或暗地與習近平對抗,習近平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多方面挑戰。對此,習本人也曾說過:「容易的、皆大歡喜的改革已經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

因此,2017年習近平如何應對這些難啃的硬骨頭,尤其是其反腐能否深入下去,能否將眾多腐敗高官的大後臺江澤民繩之以法,能否真正做到依法治國,都是外界所關注的。

第二大信號就是警告那些仍在攪局之人,尤其是近期的毛左分子和其幕後的指使者。毛左原來是反對鄧小平和江澤民、溫家寶的,但自從被周永康收編後,毛左就不斷地替江派發聲。

鄧小平南巡時說:現在有「右」的東西影響我們,也有「左」的東西影響我們,但根深蒂固的還是「左」的東西。有些理論家、政治家,拿大帽子嚇唬人的,不是「右」,而是「左」。中國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近期,山東建築大學教授、省政府參事鄧相超,以及河北石家莊文廣總局副局長、石家莊市委黨校特聘教授左春和,因嚴厲批評毛和中共而分別被勒令提前退休,解聘參事及被毛左圍攻。在北京當局有意淡化崇毛之際,毛左這樣的叫囂以及地方政府的處理結果,不免讓人聯想到背後有一股勢力,正在向中央叫板。


在北京當局有意淡化崇毛之際,山東建築大學教授鄧相超以及河北石家莊文廣總局副局長左春和卻因批評毛和中共而遭打壓,顯示背後有一股勢力正向中央叫板。(新紀元合成圖)

毛左背後的劉雲山仍「不講政治」

《新紀元》報導過,當今毛左背後最大的靠山就是江派。

1月10日,習近平聽取五大機關(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以及中央書記處的工作報告後,相應提出了一些要求。對中央書記處的要求是:要帶頭講政治,堅持正確政治方向,完成好中央交辦的各項任務。

第二天,媒體紛紛報導了五大機關對習提要求的迅即回應,而劉雲山卻一直未公開表態,直到1月18日才在全國組織部長會議上首次回應:「要深入貫徹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決策布署,增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對照五大機關的表態,劉雲山的明顯少了「堅決維護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央權威」,少了「與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表述。這說明劉雲山仍舊拒絕公開表態「講政治」,即維護「習核心」,拒絕與習近平保持一致。這也暗示,不想給自己戴上緊箍咒的劉雲山,今後仍舊不會放棄繼續攪局,繼續與習明裡暗裡搞對抗。

於是就在習近平出訪的前一天,才有了毛左在山東、河北的圍攻,以及在央視新聞中插播詆毀法輪功的內容。劉雲山就想藉此激起普通民眾以及法輪功學員對習的譴責。在習出訪期間,江派還搞出了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反對「司法獨立」等的出格言論。

然而政治上的玩火,會讓劉雲山付出代價。習早就說過,誰都不能拿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當兒戲,且看劉雲山2017年的下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