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我維權很天真 ——獨家對話「惡霸地主」劉文彩嫡孫劉小飛 (下) (第517期2017/02/09)

?"
文彩中學紀念亭

文_ 黃微 圖片提供 _ 劉小飛

作者按:這是一次沉重的採訪,沉重得我已不知道該如何開篇!以評論家笑蜀先生一段話開頭吧:劉小飛先生所述,顯然更接近歷史的真實,即更接近劉文彩的本來面目。但他太弱勢了,單槍匹馬如堂吉訶德……這個家族的幾乎每個人,他們大多以畢生坎坷為代價,一代又一代,直至今日,悲劇還沒有終結。劉小飛則是這悲劇的集大成者。

(續上期)

黃微:我小的時候聽大人說,大地主劉文彩過著多麼腐朽的生活,比如在豆芽裡都夾肉,您有沒有聽說過或跟著您爺爺吃過這道菜?

劉小飛:什麼豆芽裡塞肉、什麼吃鴨璞等等,這些全是當年憑空編造的,是妖魔化劉文彩的。其實爺爺生活很簡樸,我在安仁鎮找到爺爺當年的廚師劉玉林,他說劉文彩沒有吃過什麼,都是一般的。爺爺的隨從劉澤高說:劉文彩長年只吃三樣菜,一是回鍋肉,一是回鍋肉煮的東加蔬菜,一是蔬菜。我聽我父母及二姑姑說,每次爺爺去赴宴,回來就讓廚師給他弄泡蘿蔔泡青菜來重新吃飯,他喜歡普通的家常味,不習慣宴席上的山珍海味。在我們家鄉許多老人都知道。

黃微:有名的「收租院」雕塑是以您爺爺的莊園為題材的藝術品,都說藝術來源於生活而高於生活,它是怎樣把您爺爺的真實生活提高了的?


大邑劉氏莊園

劉小飛:爺爺的莊園占地1萬2306平方米,莊園後院的收租院,因大型泥塑轟動國內外。收租院是莊園的一部分,本來是平常的院子,為了階級鬥爭的需要憑空捏造出來的泥塑藝術群,是對我爺爺人權的肆意侵害。階級鬥爭的藝術是為意識型態服務的,與歷史沒有任何相干。歷史的劉文彩是一個大善人,是深受鄉親們愛戴的慈善家,而階級鬥爭藝術出來的劉文彩完全是個吃人的魔鬼,把白變成黑。人說:謊言說上一千遍就成了真理。所以歷史的和階級鬥爭藝術出來的劉文彩完全是兩個人,之間不能等同。《收租院》的宣傳沒有幹好事!宣揚仇恨,給老百姓灌注狼奶,把人教成野獸,引來血腥的階級滅絕、鬧得國無寧日、民無寧日。

黃微:收租院裡有一個雕塑非常生動,就是一個小女孩牽著一個戴草帽杵拐杖的爸爸,這兩個人也是被您爺爺剝削的人嗎?有生活原型嗎?他們現在的狀況是什麼?

劉小飛:這個小女孩叫李金榮,李金榮說是那些「藝術家」看到她的形象好,在沒有她的同意下拍了照片,按照片來塑的,還有在風穀機前倒穀子的女孩也是她。她的爸爸叫李福清。李福清兩代人都是劉文彩兩代人的佃戶,李福清的父親是劉文彩父親的佃戶,李福清本人是劉文彩的佃戶。李福清是安仁鎮最喜歡我的人,許多歷史是他告訴我的,他兩天沒有見到我就在家裡望:這個娃娃到哪裡去了?他一見到我就非常高興。 近年的李金榮因病眼睛瞎了,兩年前病故,他的丈夫是我的好朋友。

1   2   3   4   5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