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不是已成失敗的國家,而是正在撥亂反正、重新走向偉大的國家。圖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參加美國 共和黨費城會議之後,走下海軍陸戰隊一號直升飛機,返回白宮。(Getty Images)
無標題文件

美國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弗里曼‧斯伯格里國際問題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吉弘‧弗朗西斯‧福山(Yoshihiro Francis Fukuyama)博士最近在英國《展望雜誌》(2017年1月號)上發表的題為〈美國已成為失敗國家〉(America: the failed state)的文章,沒有能夠洞察美國社會最新的民意走向,而是從主流社會、知識菁英的角度出發,做出了悲觀和不甚準確的判斷。

福山博士所擔憂的,「較西方的經濟失敗更為嚴重的是,隨之而來的不公正感變得愈發強烈。」也是沒有充足的根據的。中國古代文獻、孔子的《論語》中有一段名言:「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民眾的「患不均」,通常是不公正感的來源。但美國民眾的「不公正感」,也許是由於收入差距的加大,和財富的相對集中;但美國民眾對「不公正」產生的根源的理解,是普遍認同特朗普(Donald Trump,又譯川普)的經濟和貿易的理念。美國人民的確在「患寡」,但他們沒有那麼「患不均」,他們沒有中國人普遍具有的仇富、嫉妒和羨慕之類的社會情感,美國社會也沒有中國社會存在的制度上的不公、機會上的不均等,和特權階層對政治、經濟、軍事地位的全面壟斷和把持。美國的富人不是紅二代,也不是官二代,美國也沒有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土壤。

在美國的經濟和美國的利益受到不公正貿易夥伴國家侵蝕的時候,美國民眾只是借用特朗普陣營的嘴,說出了他們壓抑已久的、對經濟現實的不滿。美國人民不接受非法移民隨意入侵,美國勞工不接受自己的工作機會流失到海外,美國納稅人不接受因為工作的流失、自己必須過度承擔失業人口的救濟,這就是特朗普的「讓美國再度強大」的口號為什麼深入人心,為什麼特朗普得以當選的重要原因。

美國作為自由企業制度(free enterprise system)立國、保護私有產權、鼓勵創新創業的國家,經濟上達到了人類歷史上空前的繁榮,但這從來不是因為「均貧富」的政策在起作用,而恰恰是由於這個體制給人們創造了向上提升自己的機會,創造了製造新財富、共同富裕的機會。這樣的社會的成功,機會均等,機會放開,才是社會發展的驅動力,而不是由於收入均等,或者財富均等這些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理念。美國民眾和世界其他國家的民眾一樣,對實施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中國、俄國(前蘇聯)等出現的共產黨專制暴政、共產黨人攫取財富、社會貧富不均、財富高度分化,都有目共睹。美國這次大選中,公然宣揚社會主義理念的民主黨候選人桑德斯被選民們無情拋棄,就足以清楚的說明了美國社會民心的所向。

福山所指的「奧巴馬時代見證了中國依某種計量方式終結了美國作為世界最大經濟體的地位」,是一個有趣的命題。但問題的關鍵所在,恰恰就是這個中共用以欺騙世界的「某種計量方式」。這個計量方式,已經被國際社會公認,是不實的、摻水的、虛假的、官方刻意偽造的。連中共政府高級官員都公開承認的中國GDP及其增長數據的造假和虛報,怎麼可以能夠打動福山博士、並成為他論述的依據呢?

所以,福山所擔憂的中國「會在若干年之後全面超越美國」,是不會很快實現的,這個若干年根本不可能是五年、十年,而更可能是五十年、一百年;並且,只有在中國摒棄了共產黨的統治、中國人民在真正的自由經濟下生產、製造,才會在未來的某一天出現這個「全面超越美國」的可能。中國需要首先確認,自己的經濟數據是準確的、精確的、沒有水分的,然後再確認其經濟數據是高質量的,經濟發展不是浪費性、重複性、製造高度污染和不可持續的,然後中國人才可以高談闊論,設想經濟上真正立國、乃至最終超過美國的話題。

福山的「美國何以採取了一種自我中心主義的轉向」的說法,如果是美國知識分子的自我反省、是美國知識界和菁英階層的危機意識和未雨綢繆,也許未嘗不可。但是,不管美國的敵人如中共、伊斯蘭恐怖主義分子之流如何不喜歡、如何反對、如何試圖大力詆毀,美國的「自我中心主義」,實際上正是天地神明賦予美國的榮譽和職責,也是美國的歷史責任。試想一下,在一個如叢林一般,沒有有效的國際法庭、國際警察、國際約束的世界,如果沒有一個強大的、秉持正義理念的強國來斡旋、調停和懲戒,卻有氾濫成災的核武和動亂,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福山提出了「菁英捕獲與否決制」,認為美國政治體制的「功能失調」極大的影響到了2016年總統選舉的結果。「巨量金錢和強大的特殊利益正以犧牲普通民眾為代價,腐蝕國會並充實菁英們的錢包,將從右翼到左翼的兩位外圍候選人特朗普和伯納德‧桑德斯團結到了一起。」這一指控並不公正,特朗普和桑德斯其實是從左右兩翼,同時看到了美國社會存在的問題,他們的診斷可能有類似的地方,但他們給出的藥方,卻截然相反,代表了左派和右派的兩級。正是因為特殊利益集團無視民眾的利益,腐蝕了國會和菁英,才有2016年末選舉中的逆天和振聾發聵。

美國的政治體制確實在左翼當政的時候「變得功能失調了」,但好在這個體制在失調之際,上天保佑,還能夠起到糾偏和補救的功能,回歸了正統和傳統。福山認為的「特朗普和桑德斯這樣的批評者並未找對問題的根源,並且未能提供任何真正的解決方案」,更是沒有太多根據的。特朗普執政剛剛一個星期,甚至他的內閣還沒有完全得到國會參議院的認可,但特朗普政府不但提供了解決問題的方案,這些方案甚至已經開始大批的實施,美國的回歸和走向再度強大,已經初見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