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文貴(左)現身海外媒體爆料,曝出中共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右)大肆貪腐及「兩頭吃」的黑幕。(新紀元合成圖)

在習當局計畫清洗政法系統的敏感時刻,郭文貴突然跳出來揭發傅政華, 或試圖製造輿論轉移視線,替公安部長郭聲琨頂缸。

從過去郭文貴的表現,相信他會繼續撒潑,直到其後臺老闆垮臺、中共垮臺: 因為他握有中共高官見不得人的「核彈醜聞」。

文 _ 齊先予

2017年1月26日,就在肖建華在香港被帶走幾小時後,一直藏身美國的政泉控股控制人郭文貴突然現身,接受中文電視的採訪,直播爆料中共高層貪腐黑幕。

外界評論說,經常替江澤民派系發聲的明鏡系列,這次電視採訪因涉嫌謀殺一位日本人而遭官方通緝的郭文貴,對此並不感到意外,因為郭文貴一直在替江派發聲。意外的是,過去經常血口噴人、滿嘴跑火車、謊言連篇的郭文貴,這次不但衣冠楚楚、彬彬有禮,而且好像句句說的都是「實話」,不少人被他矇住了,沒有看清安排這次採訪的真實目的。

郭文貴出生在山東農村,初中畢業外出打工,後創辦河南大老闆家具廠為他掙到第一桶金,接著在河南鄭州進入房地產業。憑藉如簧之舌和高超手段,層層巴結政客,最終殺入首都北京發展。在胡潤百富中國富豪榜中,2013年郭文貴以個人資產58億元位列第323名,2014年以個人資產155億元升至第74位。

郭曝傅政華:兩邊通吃 野心勃勃

藏身美國、被財新網稱為「權力獵手」的富商郭文貴,在接受採訪的同時在網絡上進行了直播,曝出他與北大方正前CEO李友的爭鬥內幕,以及中共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大肆貪腐及「兩頭吃」的黑幕。

郭文貴稱,北大方正集團是一些中共高層家族的錢袋子,郭表示要曝光至少4個李友背後的中共高層官員,包括中共前任和現任政治局常委、委員,並稱令計劃、谷麗萍只是「小靠山」。不過他這次只曝光了傅政華,其他留到以後。

2014年下半年開始,郭文貴與李友,為了爭奪方正證券的控制權,展開了鬧劇般的互相「舉報」,其中李友舉報了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利用職權為郭文貴謀利之事。2015年初,李友等人被帶走「協助調查」。2016年11月25日,大連中級法院一審認定李友犯內幕交易罪,妨害公務罪和隱匿會計憑證、會計帳簿、財務會計報告罪,數罪並罰,加上李友的舉報有功,最後輕判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7.502億元;違法所得予以沒收,上繳國庫。對此,郭文貴非常不滿,一口咬定大連法庭和北京專案組貪贓枉法。

郭文貴說,此前為了爭奪方正證券的控制權,他與李友有過激烈爭鬥。郭找到傅政華求助,李友則搬出一名中共退休常委和一名現任常委的家人。

郭在直播中稱,傅政華捲入他和李友的爭鬥後,兩邊都有收錢,「吃了原告吃被告」,卻「拿錢不辦事」。傅政華兩邊通吃,為了掩蓋自己的罪行,不僅抓捕了李友,還抓捕了郭文貴在國內的8名家人及公司30多名高管。郭文貴在採訪中,詳細描述了傅政華如何無視法律,指揮專案組人員對被抓的政泉控股的員工實施酷刑折磨、性騷擾等。

郭文貴還稱傅政華是個邪惡之人,幹了很多壞事。其弟弟是其金主代表,被稱為傅老三,在北京極為狂妄,與傅政華合夥,想抓誰、想撈誰都是一句話。傅政華的胞弟還包養了多個情婦,有上百億元人民幣的黑錢,非常囂張。

傅政華除了接受郭文貴在國內的賄賂,還企圖在海外索要5000萬美元。郭文貴還替馬建辯護,稱自己非常尊敬馬建副部長,還說有消息稱馬建有6個情婦等,都是誣陷,並說馬建身體不好,不可能有那麼多情婦等等。

郭文貴還表示,傅政華有野心,其企圖在19大當公安部長或政法委書記。傅政華曾跟郭說:「未來五到十年是我的天下」。郭還透露,之前國內大量律師被抓並遭受迫害的709事件是傅政華一手策劃的。


郭文貴在直播中稱,傅政華是個邪惡之人,幹了很多壞事。之前國內大量律師被抓並遭受迫害的709事件是傅政華一手策劃的。(新紀元資料室)

傅政華心黑手辣 太多人想他死

2月2日,親江派的中文網站報導了神祕人物在微信朋友圈的發文,進一步披露被郭文貴曝光黑幕的中共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不過是馬仔中的馬仔,隨時會被扔在大街上,只是當年『3.19』(指令計劃兒子車禍事件)他處理有功,所謂有功就是保密工作做得好,因而才晉升。」

至於除掉「天上人間」夜總會,傅政華不過是執行命令。實際上太多人想置傅政華於死地,至於他的前途那就看他還有沒有利用價值,目前看來價值不大。文章還強調,「未來肯定有大老虎,刑上大夫一定會發生」。

此前《新紀元》報導過,大凡替專制強權充當打手的惡吏,無論是武則天時代的酷吏,還是文革時代的造反派,或當代的周永康之流,嚴酷殺人者,必定下場悲慘。

傅政華是周永康的親信,曾出任中共江澤民集團鎮壓法輪功的專職機構——中央「610」辦公室主任。王立軍事件後,傳傅政華在周永康失勢後反水,把2012年「3.19」政變時周永康曾給他的一個祕密手令,交給了胡、習,才有官至正部的機會。有消息說,重慶事件後,傅政華檢舉了周永康的若干問題,不過因傅政華心黑手辣,背負累累血債,且江派背景極深,難獲習近平信任。


重慶事件後,傳傅政華在周永康失勢後反水,把2012年「3.19」政變時周永康曾給他的一個祕密手令,交給了胡、習,才有官至正部的機會。(大紀元合成圖)

傅政華為人凶殘 比王立軍還危險

自由亞洲電臺評論說,傅政華是個狠角色,是中共鎮壓機器中的一條惡犬。傅政華與王立軍雖有相似之處,但仕途有重要差別。王立軍早年走的是刑警的路子,而傅政華可以說完全是靠做政治迫害的打手起家。因此,傅政華比王立軍的政治嗅覺更靈敏,膽子也更大。


傅政華曾出任中共江澤民集團鎮壓法輪功的專職機構——「610」辦公室主任,憑藉做政治迫害的打手起家,是中共鎮壓機器中的一條惡犬。(大紀元)

從郭文貴的爆料可以看到,傅政華並非北京政權的忠實鷹犬,而是這個政權最危險乃至最致命的病毒,他的基本路數就是藉中共政治迫害來謀私利,因此,他不僅不希望減少這個政權的敵人,反而是不斷製造更多敵人和仇恨,以此來綁架當權者,增加自己的謀私機會。

文章說,傅政華作為中共政治迫害的職業打手,從鎮壓法輪功起家,後又成為各種維權人士最凶殘的對頭。他一路升遷的過程,官場越來越腐敗,這不僅讓傅政華這樣的人勢力越來越大,而且膽子也越來越大,更重要的是,他有了介入高層政治、進入權力中心的機會。傅政華又將「凶殘打手」的對象擴大到了腰纏萬貫、有深厚權勢背景的人物和機構,讓更多人陷入恐懼當中。

文章說,習近平如果不處理傅政華,會給習帶來更大的政治威脅。傅政華案對中共的政治後果,可能會超過王立軍案。

郭曝料有因 公安部籌建反貪局


在近一個小時的訪談中,郭文貴介紹自己這次出來說話有三個目的:保命、保錢,而且還要報仇,不過他沒有講如何保命、保錢,只是講了對李友和傅政華的報仇。

郭文貴在視頻中多次提到「習近平總書記、王岐山書記、孟建柱書記」,認為傅政華的專案組、大連法庭都違背了「習近平總書記、王岐山書記、孟建柱書記」的指示,表面上在擁習,實際是在批習王的治下一片黑暗,他們對李友等人的判決、對馬建的抓捕,都是錯的,都應該重審。

人們不禁要問,為何郭文貴要選在此時曝出傅政華的黑幕?他的目的是什麼呢?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認為,這可能是郭文貴在知曉習近平將動刀公安部後,一方面欲藉此機會除掉坑害自己的傅政華,一方面向習陣營示好,通過曝料減輕自己的罪責。但無論如何,郭文貴的曝料客觀上為習近平在公安部「打虎」做了輿論鋪墊,不出意外的話,今年上半年公安部應該有「老虎」落馬。

《新紀元》周刊在517期的封面故事「公安部出事了」,獨家報導了〈習近平2017 對公安部「動手術」〉(第516期2017/01/26)。來自公安部高層的獨家消息說,習近平擬對公安部「動手術」,具體措施是在公安部內部籌建一個新的反貪局,最快在中共「兩會」前完成編制和劃拔預算。成立反貪局的用意是要清除公安部內部抵制執行習近平政策的勢力。據稱,在籌建反貪局時,遇到了不少的阻力,有四五名新任命的副局長因不執行習近平的政策而被立即調離。

目前高層知道公安部內部貪腐非常嚴重,已不是中紀委的派駐紀檢組和組長鄧衛平所能處理得了的。鄧衛平是習近平的舊部,2015年3月調入公安部任紀委書記併兼任督察長。自其調入公安部近兩年來,公安部並無任何現任高官落馬,由此可見,其所面臨的貪腐問題極為複雜和嚴重,且在內部所遇到的阻力非常大。

周永康殘餘控制的公安部,內部抵制習近平政策的高官絕非少數,2016年的雷洋案、遼寧抓捕法輪功學員案、709律師被抓被酷刑折磨等引起輿論廣泛批評並明顯與習近平提出的「依法治國」理念背道而馳的大案,始作俑者都是公安部高官。上述消息人士亦透露,在1月9日公安部傳達學習中央紀委七次全會精神會議前後,公安部將有高官被拿下。

外界普遍分析將要落馬的就是傅政華。公安部網站的「部領導重要活動和講話」資訊顯示,公安部副部長黃明2016年共有27次「重要活動」;而作為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的傅政華僅有2次「重要活動」,極不正常。1月9日,公安部召開公安部黨委會議傳達學習中紀委七中全會精神,要求公安部深刻認識周永康野心家、陰謀家本質等。蹊蹺的是,作為公安部排名第二的常務副部長傅政華未出席該會議。由此看來,傅政華的落馬,只等公布時間了。

曾慶紅拋出傅政華 替郭聲琨頂缸


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龍嘯則認為,在習當局計畫著手清洗政法系統的敏感時刻,郭文貴突然跳出來揭發傅政華,可能是試圖製造輿論轉移視線,將傅政華拋出來替公安部長郭聲琨頂缸。大陸全國抓捕迫害維權律師,不可能是一個副部長能決定的了的。而郭聲琨被曝係曾慶紅表外甥,前不久剛剛結案的雷陽案,就是公安部和政法系統對抗習近平依法治國的典型例子。


在習當局計畫著手清洗政法系統的敏感時刻,郭文貴突然跳出來揭發傅政華,可能是試圖製造輿論轉移視線,將傅政華拋出來替公安部長郭聲琨頂缸。(Getty Images)

1月18日,陳建剛律師發布了兩份《會見謝陽筆錄》,首次公開了會見709在案人謝陽律師的情況。謝陽在會見中說,他是2015年7月11日凌晨被抓後,兩個警察在審訊謝陽時聲稱,謝陽加入的「人權律師團」微信聊天群,已被公安部定性為反黨反社會主義,希望謝陽能認清形勢。

在之後的酷刑折磨中,國保對謝陽說:「你的案子是天字第一號的案子,如果我們做錯了,你到北京去告我們,你以為我們這樣整你,北京不知道嗎?我們想怎樣整就怎樣整。」

阿波羅網據此獨家解讀,主導709大抓捕的可能是公安部長郭聲琨。

2015年7月,「709」事件爆發,公安開始大規模抓捕大陸維權律師。2016年新年伊始,15名被抓的律師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其中14人被關押在天津。編輯部在北京的「海外」親習黨媒多維網曾披露,黃興國是浙江人,是前江派政治局常委黃菊的侄子,而郭聲琨則被爆料是曾慶紅的遠房表外甥。

1月底,海外多家中文媒體再次披露郭聲琨與趙樂際爭奪中組部長的敗北原因。知情人士透露,郭聲琨是曾慶紅的表外甥,郭聲琨妻子的祖母是曾慶紅母親鄧六金的親妹妹。因此,曾慶紅想讓郭聲琨出任中組部長,但最後被習近平拒絕了。

《爭鳴》雜誌2016年12月號也刊發署名子鳴的評論文章認為,中共政法公安系又稱刀把子,從1989年鎮壓愛國民主運動後就一步步蛻變成權貴江系集團的家丁護衛,是江系重點長期精心經營布局的地盤,多年來罪孽深重,惡跡昭彰,已致天怒人怨,人神共憤。

文章指,中共18大反腐以來,政法系雖然至今被捉拿下了周永康、周本順、李東生、馬建、張越等,但江派舊人還在。作為權貴嫡系的政法高官們對於18大以來所發起的反腐運動從骨子裡是抵制的,他們結黨營私,宗派繁殖,蓄意製造社會動亂,是中國法治建設的最大路障。客觀上是軍隊之外對掀起反腐的新當政者存在最大威脅的對象。因此習近平當局接下來的反腐動向,將從槍桿子到刀把子。

1月25日,就在郭文貴爆料的前一天,中共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突然發布了一個所謂「司法解釋」,列舉了12種罪狀。這個《解釋》雖未直接提法輪功,但其所列舉所謂的罪狀都刻意與大陸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情況相對應,明顯是有目的的構陷法輪功學員。

「兩高」迫不及待在相隔16年之後再次進行「司法解釋」有兩個主要原因。一個是,「兩高」兩個院長周強和曹建明,有強烈的犯罪被抓的恐懼感。另一個是,周曹看到了和利用了迫害法輪功與維持中共統治的相互關係。

這也算是江派控制的政法委系統,包括公安、法院、檢察院,集體對抗習陣營依法治國的一種抵制行動。由此看來,2012年12月入京的郭聲琨,對近3年多來參與江派迫害民眾,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郭文貴胡舒立背後是曾慶紅王岐山

讓郭文貴全世界抱得大名的,還是2015年3月爆發的郭文貴和財新傳媒老總胡舒立的紛爭。《新紀元》此前報導了,郭文貴、胡舒立這場大戰的背後是王岐山和曾慶紅,被習王步步逼近的「慶親王」,不得不讓其馬仔郭文貴跳出來瘋狂攪局,什麼都敢說,甚至明顯是假話的,他也敢說。


屢次揭露財金黑幕的財新傳媒總編輯胡舒立(左),與「權力獵手」商人郭文貴(右)之間的公開對決,其紛爭背後是習江鬥。(新紀元合成圖)

比如郭文貴聲稱胡舒立與李友有私生子,後又稱胡舒立和王岐山有私生子。然而2002年時,年近50歲的胡舒立天天上班,從未有人見她懷孕與生子。郭文貴就是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法來攻擊對方名譽,混淆視聽。

郭文貴是個到處張口亂說的人。如在2015年3月29日的聲明中說,他不認識落馬的北京前副市長劉志華,但第二天又對《南華早報》說,他是經過中央最高層領導認識的劉志華,而且承認是自己揭發劉志華的。據說那個中央最高層領導,就是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而具體幫郭文貴製造證據的,就是國安部的馬建。

這次郭文貴曝光他與李友、傅政華的恩怨,他沒有說的是,他想以控股的民族證券「以小吃大」,拿下方正證券,複製的正是民族證券的得手過程,這次不必像2006年那樣設計偷拍,據郭文貴前助手曲龍舉報,國安部方面以「國家安全工作需要」為名,多次開具公函,要求相關單位配合將民族證券股權低價轉讓給郭文貴的政泉控股。

駭人聽聞的,不僅僅是優良的數十億國有資產流失,而是在於國安方面為此介入的單位包括了河北省政法委、河北省銀監局,石家莊商業銀行,北京市國資委、北京產權交易所、首都機場集團(民族證券的第一大股)、民航總局,等等。

僅憑郭文貴一人能讓馬建如此驅動國安力量?郭文貴潛逃後在海外接受外媒採訪時曾說,坊間對其背後大佬是曾慶紅的說法是空穴來風,同時話鋒一轉,說自己和王岐山倒是舊交。與此同時,網上廣為流傳一張面部馬賽克的照片,以此暗示與郭文貴合影的是王岐山或王岐山董姓大祕,其實那人是位北大教授,但郭文貴就是擅長這樣製造混亂。

攪局高手郭文貴前途未卜

郭文貴的發家史,與其他依靠權力發家的富豪並無二致,簡而言之就是官商勾結四個字。郭文貴曾多次對身邊人說,「與官員打交道的費用占到生意成本的一半」。郭文貴的「大方」迷倒了一些政治大佬,他一手創立的政泉控股成了這些大佬的利益共用平臺。


郭文貴的發家史,就是「官商勾結」四個字。他手裡握有中共高官見不得人的「核彈醜聞」。(AFP)

但是郭文貴也有與眾不同之處,他不但攀附權力,更善於操縱權力,駕奴官員。與官員交往時,郭多留了證據,必要時進行反制。郭文貴是國內極少數能將官員幹翻的商人,而且不僅一次,他屢次挾公權力、公信力為其所用,上演了多場公然的圍獵。比如設性賄賂局扳倒劉志華、奪回盤古大觀;聯同中紀委人員勒索戴相龍女婿車鋒,讓車鋒乖乖掏出5個億;舉報北大方正李友;曝光天價日本豪宅,扯出令計劃、李源潮等。

不過仔細研究郭文貴的套路,他在後期更多的是聽命於其後臺老闆。比如這次電視直播訪談曝光傅政華的貪腐,其目的就是為馬建開脫,為郭聲琨解套,同時,這次的真話也是為下一次造謠攻擊做鋪墊的。

有分析指出,下次郭文貴要曝光的政治局常委,很可能就是李克強、溫家寶、習近平的姐夫之類的人,就如同巴拿馬文件那樣,把髒水潑出去,搞亂局勢,混淆視聽,對江派來說,也是對抗習陣營反腐的舉措之一。

郭文貴舉報傅政華有野心,但他沒有公諸外界的是,他自己的公司取名「政權」的同音字:政泉,目的就是掌控政權,而且他的盤古大觀放置在北京中軸線上,龍頭直衝中南海。在過去4年的行動中,人們看到了郭文貴扮演的角色,相信他會繼續撒潑打滾鬧下去,一直鬧到要麼其後臺老闆垮臺,要麼鬧到中共垮臺:因為他手裡握有中共高官們見不得人的「核彈醜聞」。

上次與胡舒立一鬧,習陣營不得不馬上輕判周永康為無期徒刑,因為習陣營也不想讓高官醜聞真的被郭文貴公布與眾,如此看來,郭文貴今後「爆料」和唱戲的機會還會很多!

不過反過來看,郭文貴成了中共最害怕也最想除掉的人,那其自身安危也就懸於一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