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反腐深入 香港也是戰場 (第518期2017/02/16)

去年底,一直以來在上海這個「金融中心」風生水起的資本大鱷徐翔被判五年徒刑。今年初,另一位中國資本市場赫赫有名的人物肖建華,由於傳出被帶返大陸的消息而導致輿論譁然。其實,最近中國還有幾名所謂資本運作大鱷出事,比如深圳的黃信銘等。

過去十多年,中國大陸最賺錢的行業,不是製造出口,不是石油化工,不是電信,甚至也不是房地產,而是「資本運作」。

所謂資本運作,說穿了就是買賣資產。由於中國大陸不同地域和行業都有各自的正式和非正式條例,因此掌握這些條例執行的行政部門 ,和資本運作之間便有了天然的多種聯繫。通過資金和資產的多次交換,不少人可以迅速致富,其崛起速度令人瞠目,其中的黑幕當然不能為外界所知道。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財經》雜誌率先報導的山東魯能收購案。某投資人,兩年之內,先以數千萬人民幣收購20億的山西煤公司,再以30多億人民幣收購700億資產的山東魯能公司,於是兩年內身家從3000萬變成600億。這種中國速度,背後運作的原則並非「資本主義」,而是專制主義。因為實際上這些交易都是腐敗行政制度下官商勾結的典型案例。

2012年中共18大之後,北京以「反腐」作為樹立新政權威的核心武器。等到幾位前政治局委員下馬之後,民間或許以為當局手段已經足夠「霹靂」,但對圈內人來說,那些仍然不過是小兒科而已。比如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官方數字他貪污受賄1.29億人民幣;前政治局委員薄熙來,貪污受賄金額,加上在法國的豪宅在內,只不過是1000萬人民幣加200多萬歐元;最厲害的是解放軍原總後裝備部的谷俊山,貪污受賄挪用公款6億多人民幣(有報導說谷案涉及300億資金,但那是「產值」,包括行賄資金,而「實現利潤」約6億)。幾位貪官,從軍從政數十年,所貪所賄不過如此而已,和山東魯能一案比起來,實在是只能算「小巫」。

反貪腐操盤手王岐山,大概是最熟悉金融和資本市場的中共高級官員,他應該非常明白這些「資本運作」當中的各種貓膩。然而,「資本運作」涉及多種法規法律條文,牽涉人物眾多,而且其中還包括大量現在仍未落馬的高管及其子女和家人,觸動著一塊,等於是觸動目前中國高級精英階層的根基。

其中的重災區自然在上海和北京,但實際上香港也極為重要。香港不但是內資外走的管道,也是虛假外資投入中國的最重要管道。香港的金融市場和證券交易市場,也是內地貪官白手套滿天飛的地方。因此中國反腐如果深入,香港會出現比肖建華更令人震撼的事件,絕無懷疑。

貪腐腐敗固然是黑白鮮明的事情,但在現實當中,從黑到白,中間有數不清的灰色地帶。「資本運作」的貪腐方法,正是這其中最大的一個區域。北京要縱入反腐敗的深水區,金融、資本、證券、上市企業和資本買賣這個領域,始終必須清查。

圈內傳說,北京最高當局曾擔保肅清腐敗,要「五年治標、五年治本」。如今中共18大的中央剩下最後一年不到,年底就要開19大,五年眼見將結束,而「標」的問題仍然比比皆是。19大的五年「治本」期,實際上明年即將展開,中共面臨最重要的抉擇,是堅持過去造成嚴重貪腐的制度,還是改弦更張?大家拭目以待。◇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