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活在共產黨的精緻迫害中 (第518期2017/02/16)

?"
(網路截圖)

文_ 九天劍

無標題文件

大年三十不看春晚已是多年的習慣。但80年代不是這樣。很多人懷念那時的春晚,雖然沒有如今的超大場面、高端視聽技術,但有些今天沒有的東西,那就是人味兒。

那時春晚過後,一首歌能傳唱幾年,一個小品能下飯下酒,一個段子(那時還不叫段子)能家喻戶曉,一個新人能即刻竄紅。春晚影響力之大,人們對其期望值之高,過後春評之活躍,能讓人們興奮到正月十五。那時候我是千方百計要買到年三十之前的火車票回家,除看望父母之外,有個內在的原因,就是踏實坐飯桌前看春晚。

30年下來,回味一下,生理層面說,春晚猶如「黃鼠狼下耗子」,一年不如一年;精神層面說,共產黨就像武大郎賣煎餅——人慫貨軟,連洗腦手段都退化了。當年那種玩親情、玩感恩、玩淚奔,把奴性人性化,把愚忠智巧化,再精緻包裝於高接受度的世俗文化中,將羊皮嚴嚴實實的裹上狼身,以高模擬音響不斷放出「咩咩」聲,如此這般變化機關,著實軟化了人們年復一年的憤怒、反抗、思辨。可以說,一個新聞聯播,一個春晚,在共產衰亡史上,是可以留下一筆的,它確實幫助獨裁統治得以拖延。

俗話說,謊言說一千遍就變成真理,這是企圖以量改變為質。共產黨從開始宣揚打土豪是為了分田地給農民,騙得農民參加「革命」,壯大了殺人隊伍,最終成了氣候,坐上統治中國王座。然而匪就是匪,穿上黃袍也變不成皇族。表現就是馬上棄農民如敝履,死死抓住土地,先變成壓榨農民的資源,進而成為開發變錢的GDP。60多年走來,分田地謊言終未變真理。

黨宣說,沒有國家,哪有小家;小粉紅馬上跟風:沒有國家,你什麼也不是。於是大部分被匪偽黨史編入教科書洗腦長大的人就暈了,是啊,中國人就要愛國啊,你看我們如今有錢出國旅遊,不是黨領導的好嗎?到處都有中文提示,不是因為我們有錢麼?在外國商場拿貨,不管多大牌子,翻底一瞅,差不多都是「Made in China」,我們多自豪啊……如果沒有國家,這可能嗎,我們屁都不是啊!

表面看,黨宣、小粉紅、吃瓜大眾高度和諧,愛國概念幾乎不容置疑。其實,先國後民,無國無民的邏輯,都藏在老毛「落後挨打」,老鄧「黑貓白貓」,蛤蟆「悶聲發財」的毒劑中。國家,這個人類發明的政體概念,被共產黨陰險的賦予了情感,從而神化。在共產黨的統治語彙中,「人民」常念常新,但永遠是個包裝,而國家——共產黨獨裁統治平臺,便以代表「人民」使其貌似合法化。因此,愛國之愛,其實就是愛黨。把黨宣邏輯翻譯成人話就是:沒有共產黨,國家屁都不是,人民屁都不是。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