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截圖)
無標題文件 一位從湖北恩施到寧波的打工仔,一位77年出生剛屆不惑的年輕人,被老虎吃掉了,原因居然是為了逃避150元一張的門票而貿然翻牆誤入虎區。一張門票一條命,究竟是老虎吃人還是人吃人?這事兒還得捋一捋。

大年初二,一個40歲的打工仔帶著妻子和兩個孩子,去遊賞寧波雅戈爾野生動物園,初衷無疑是慈父慈母想讓兩個未成年孩子歡度一個最愉快的節日。但面臨150元一張的門票就為難了,無論如何也要讓孩子去看看呀,孩子離不開媽媽,所以毫不猶豫地花了300元給妻子買了一張全票和兩個孩子買了兩張半票。輪到自己呢?自己還有力氣,也許早就聽說可以翻牆逃票,能節約150元多好呀。於是,一幕慘烈的老虎吃人的悲劇就發生了,據說慘劇發生時,他的妻子和孩子就在現場親眼目睹並嘶聲力竭地慘叫。微信上有很多這幕慘劇的視頻,但我只打開過一次,並且只看了一眼慘劇的開始,就立馬關掉了,為什麼不願看完,我也不想解釋。

去年八達嶺野生動物園,一位女遊客因為在虎區自動下車而被虎所傷,我似乎對這位女遊客沒有多少同情,因為她完全符合「不做不死」的案例,說她鬼附身也罷,還是說她肆意妄為也罷,也許連她自己都很難解釋自己的突然下車「找死」的行為。但我卻對葬身於寧波雅戈爾野生園虎口的張姓男子有一種沉重的悲傷,儘管他是違規的,儘管他是故意的違規,儘管他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個張姓男子歷經了三個心路歷程,需要文字給予一定的描述。首先,因為150元一張門票的逃單,男子必須經受貧窮心理的尊嚴折磨歷程;其次是翻越三米多高圍牆再加1米多高鐵柵欄,男子必須經受被摔傷或被刺傷的身體折磨歷程;最後,也是真正導致慘劇發生的情節,為了一個幾百元的紅米手機而折身虎區失而復得,男子必須經受危機四伏的生命折磨歷程。尊嚴折磨,身體折磨,生命折磨,歷經三重折磨的張姓男子,真可謂苦其心志勞其筋骨了,不幸的是,張姓男子並沒等到天將降大任於他,等來的卻是幽幽綠眼的血盆大口。

無論是逃票還是翻牆,無論是紅米還是冒險,都只說明一個問題,造成最後悲劇的個人原因在於張姓男子太差錢。他並不想死,他也不是為了故意找死,所有情節和過程都是因為要省下幾個錢來,即便是在最危險的環境下,他也不放棄能為節省幾個錢的鋌而走險。張姓男子行為暗示著三個心理壓力:一是這個家庭相當缺錢,二是這個家庭太需要錢,三是這個家庭掙錢非常艱難。這三位一體的心理壓力,作為一個已年屆不惑的父親來說,無論你如何鞭撻他的違規之舉也難以替代他為節約幾個錢的堅定決心,別說違規,就是犯罪,他也可能義無反顧。

一個人為金錢犯罪,這個人有罪;一個人為麵包犯罪,這個國家有罪;一個人為尊嚴犯罪,我們人人有罪。請注意,這張姓男子並非是為了追求更多金錢去違規,而是為了節約幾個小錢去以身試險。如果一個男人為金錢去犯罪,他就更應該選擇留得青山在,又何必偏向虎山行呢?張姓男子冒險省錢的心理動力一定是因為麵包和尊嚴,這是一樁典型以犧牲個人尊嚴挽救家庭生存尊嚴的違規舉動,遺憾的是,張姓男子不但丟了尊嚴,也丟了卿卿性命。因此,張姓男子辛酸違規的背後,既控訴著著一個國家的犯罪行徑,也傳遞著我們人人有罪的殘酷事實。與其說他是被虎所撕,倒不如說他是被人所吃。

如果張姓男子面臨這樣一種狀態處境:兩個孩子能毫無障礙地接受公平教育,妻兒子女有醫療社會保障,雙親大人能老有所養,帳戶不多的存款不會隨印鈔機的高速滾動而流失,自己的工作權利能得到基本保護,不擔心老闆拖欠苛扣或惡意討薪,總之一句話,張姓男子如果能有一個穩定的心裡安全預期,他還會為了150元去逃票嗎?他還會為了一臺紅米去折身嗎?他還會為了節約幾個子兒千辛萬苦承受重重心理折磨去鋌而走險嗎?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因為這在任何一個自由國家都是不可思議的國家恥辱。

如果有人因為逃票下了地獄,一定是因為有人逃票上了天堂;如果有人丟了性命是因為翻越圍牆,一定是因為有人劫殺民命而纍築高牆;如果有人重返虎穴是因為尋找紅米手機,一定是因為有人豢養虎狼而永保紅色山江。嗚呼,張姓男子名死於虎口實死於人心,在一個人吃人的社會裡,放眼全是吊睛白額,抬頭全是血盆大口,無論張姓男子這次逃不逃票,他一生都逃無可逃,沒有任何僥倖,他都必將葬身威虎山。

轉自作者博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