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福山的「美國已成失敗國家」(下) (第518期2017/02/16)

?"
美國是已成失敗的國家,還是正在糾正錯誤、重新走向偉大的國家?圖為川普總統在白宮就 哥薩奇最高法院法官認證與兩黨參議員溝通。(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 _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John M. Olin Palmetto Professor in Business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無標題文件 美國斯坦福大學弗里曼斯伯格里國際問題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吉弘‧弗朗西斯‧福山(Yoshihiro Francis Fukuyama)在英國《展望雜誌》2017年1月號上發表的題為〈美國已成為失敗國家〉(America: the failed state)的文章,沒能洞察美國社會最新的民意,而是從主流社會、知識菁英的角度出發,做出了悲觀和不準確的判斷。

美國不僅不是失敗的國家,而是承認了自己的錯誤、走出了自己的錯誤、糾正了自己、重新走向偉大的國家。並且,美國重新走向偉大和川普當選的深遠意義還在於,川普新政能夠左右中國的走向,會迫使中共領導人在立即唾棄中共、解體中共、復興中華與繼續對中共體制抱有幻想、與中共共同沉淪、同歸於盡的兩個選項中,做出正確的抉擇。

福山認為,除了意識型態上的分化,美國還經歷了數量龐大的利益群體的興起。「那些利益群體坐擁巨量財富,組織完備,其中不只包括企業說客,還包括環境組織、提倡為治療人類已知的幾乎每一種疾病花錢的人士,以及個人富豪捐贈者……他們能憑藉一己之力籌集到與兩黨中任何一黨幾乎一樣多的資金。」

美國意識型態上的分化,恰恰是川普當選的正面意義之所在。美國民主黨和左派人士把持政壇太久,社會奉行諸多社會主義的理念,加上中共刻意收買美國政客和商界、學界人士,濫用言論自由的權力,讓共產邪惡主義的思想滲透到美國社會。川普矢志回歸道德和傳統,正是在糾正美國部分民眾在意識型態上的偏差。數量龐大的利益群體的興起,和富豪捐贈者的濫觴,恰恰在民主黨候選人的競選過程中顯露無疑,而川普根植於草根、社交媒體、自己出錢不接受捐贈的選舉,給美國政壇帶來了難得的新鮮空氣。

福山憂心的「否決制」,亦即因為美國政治體制中的行政和立法之間的制約,加上兩極分化和強大利益群體的崛起,可能使得「致力於公共利益的集體行動變得極難達成」。川普的當選,正是開啟了否決這種否決的可能!因為左派眼中的這些「致力於公共利益的集體行動」,恰恰是如奧巴馬健保之類的社會福利計畫,而這些帶有馬克思主義色彩的計已經蠶食了美國經濟的肌體,導致了美國國家債務的高企,也給中共這樣購買美國公債的流氓國家要挾美國的藉口。川普對這類政策的否決,和美國優先的策略,才是恢復強大的美國、維護全球公義的必要步驟。

誠如福山所言,「否決制於美國民主而言並不是致命的,但確實形成了質量低下的治理。」這其實怪不得美國的民主體制,這個世界上任何一個自由的、民主的體制,都有同樣的弱點。「效率」和「質量」最高的,是中共之類的專制體制、舉國體制。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