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據中南海權威人士透露,習當局2017上半年重點清理金融界。目前抓捕金融大鱷的行動正一步步地實現。(Getty Images)

隨著大年三十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由香港被帶回大陸調查, 一場抓捕金融大鱷的行動正在隆重上演。

在肖建華、黃如論、許家印等富商被查之後, 更傳出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落馬的消息。

2月初據中南海權威人士透露, 習當局2017上半年重點清理金融界, 下半年清理文藝界, 目的就是要撼動曾慶紅、江澤民家族的核心利益, 以便排除江派對19大的各種干擾與政變。

文 _ 王淨文

上半年抓金融大鱷
下半年動文藝界

2月初據中南海權威人士透露,肖建華案是目前中南海頭號大案,因為他充當了中共江澤民集團財富最大的「管家」、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之子曾偉的「白手套」。消息人士還透露,習當局2017上半年重點清理金融界,下半年清理文藝界,目的就是要撼動曾慶紅、江澤民家族的核心利益。

消息稱,上半年重點是清理金融界,將翻出金融犯罪大案,把掏空國庫者公布出來;下半年則重點文藝界,預料涉及中港娛樂圈的曾慶紅家族成員,甚至有娛樂圈的名人也不排除出事。

很快這個內部消息得到了官方的間接證實。

證監會主席:不許大鱷再呼風喚雨

2月10日,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全國證券期貨工作監管會議上矛頭直指「資本大鱷」,表示資本市場不允許大鱷「呼風喚雨」,對散戶「扒皮吸血」在內的八大要點,並提出「驚濤駭浪的資本市場一定是弱肉強食者在操縱」,要有計畫地把一批資本大鱷逮回來。


大陸資本市場被一批大鱷呼風喚雨,對散戶扒皮吸血。(大紀元合成圖)

今年元月3日,劉士余已提到要嚴懲資本大鱷,敢於亮劍等言論,以防範資本市場的風險。

這是肖建華風波後,監管高層對資本大鱷現象的首次公開表態,被外界認為是未來監管的新動向。

除了金融大鱷外,劉士余這次發言中提到「逮鼠打狼」。2016年12月23日,證監會發言人曾對「鼠」進行描述:「高學歷、高智商、金融從業經驗豐富」的行業精英,因為嚴重背離職業操守成市場唾棄的「鼠」。其實呼歪風喚黑雨指導股市陷熊市大有人在。」

這裡說的「鼠」與人們常說的「白手套」有很多相似之處,比如肖建華,可以說他是曾慶紅、戴相龍、賈慶林家族的人背地裡幹壞事、而表現在檯面上的「白手套」,也可以說他就是一隻大碩鼠,吃空了國庫,吃盡了股民的血汗。

2月9日,保監會副主席陳文輝也表示,個別機構公司治理形同虛設,缺乏對大股東的有效制衡,職業經理人履職不到位。要深刻反思,以免重蹈覆轍。

北京理工大學經濟系教授胡星斗表示,肖建華是中國官場經濟的代表人物,其落馬勢必是習近平在金融反腐的第一大案。他認為,肖建華是習近平深化反腐的重要棋子,「這次證監、保監、銀監,甚至更高層的保護傘都會被挖出來」。


肖建華是中共官場經濟的代表人物,其落馬被視為習近平在金融反腐的第一大案。(新紀元合成圖)

財新網2月10的報導披露,當前金融市場風險頻發,一批所謂的「金融大鱷」突破監管紅線,通過「化整為零」的代持方式,瞞天過海、分進合擊,最終實現對金融機構的家族控制,進而主導其董事會和管理層。從而導致巨額資金的流向就難以監控,或操縱市場、或資金外逃、或利益輸送等形成資金權力網絡。

如今中國百姓和外資公司,想把錢移到海外都很難,超過600萬人民幣就要受限制,而唯獨這些地下錢莊的老鼠們,還有那些資金大鱷們卻能輾轉騰挪,李克強曾說:「就在我的鼻子底下,看著上千億、上千億的資金走掉了。」據國際金融協會調查,中國大陸2016年資本流出達到了7250億美元,創下歷史新高。

傳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被查
罪行嚴重

就在證監會開會要除掉金融大鱷的同一天,2月10日,據明鏡廣播電臺報導,中國保監會主席、中共中央委員項俊波已被內部調查,據說他所犯罪行「極為嚴重」,很可能在今年兩會前後被雙規。


今年北京當局重點清查金融界貪腐案,中國保監會主席、中共中央委員項俊波成為第一個被查的高官。(AFP)

1957年在重慶出生的項俊波,長期在中國大陸金融體系擔任要職。自1996年2月開始,項俊波在審計部門任職6年,2002年2月任中共國家審計署副審計長,2004年7月任中共央行副行長,2007年6月任中共農業銀行(改股份制前)行長。2011年10月至今,項俊波擔任中國保監會主席,是大陸保險市場第一號人物。

中國保監會的全稱是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負責監督管理保險市場。該機構成立於1998年11月18日,成立之初是中共國務院直屬副部級事業單位,2003年初升格為正部級。

據說項俊波涉嫌犯罪金額之大,非以前落馬的貪官所能比。據估計,對他的處理可能比過去幾年落馬的官員還要嚴重。

有消息說,幾年前,項俊波曾遭女人舉報,逼迫他不得不與情婦結婚。但婚後,項俊波的貪腐行為更加嚴重。

針對項俊波的有關貪腐傳聞流傳已久,之所以拖至今天才被調查,主要是因為今年北京當局重點清查金融界貪腐案,項因此成為第一個被查的高官。

項俊波任保監會主席後,曾直接向摩根大通執行長傑米.戴蒙(Jamie Dimon)提出要求,希望能讓友人的小孩在摩根大通任職。當時摩根大通正在尋求中國保險公司獲利可觀的業務。2012年6月,戴蒙面試並錄取了這名求職者。之後幾個月,摩根大通的確與大陸達成了幾項商業協議,更有多家大陸保險公司成為摩根大通的客戶。

至於這背後國家損失了多少利益,這是項俊波們不關心的事。

許家印被調查 與曾慶紅之子密切

習近平、王岐山要動金融大鱷,除了拿下項俊波這樣的官方糧倉裡的大老鼠外,還抓住了遊離於官商之間的民間大商人。

2月7日,港媒報導,多個消息來源證實,大陸房地產商之一、中共全國政協常委許家印,已經被列為新一波反貪腐的重點調查名單之中。


恆大地產主席、中共全國政協常委許家印,已被列為新一波反貪腐的重點調查名單之中。(宋祥龍/大紀元)

1958年出生的許家印,1982年被分配到國營企業河南舞陽鋼鐵公司,從車間主任一路做到廠長,1992年辭職到深圳創業。1996年許家印白手起家,創辦了民營企業廣州恆大實業集團,涉足房地產開發,能源、交通等,自任董事局主席、兼黨委書記。

2003年10月,他被列入歐洲貨幣組織「中國百富排行榜」第38名。2010年,恆大集團以一億元買來並更名為恆大足球俱樂部,2013年奪得亞冠聯賽冠軍。

至2011年,恆大集團成立15年以來,先後為教育、民生、體育、文化等社會慈善公益事業捐款100多次,逾10億元。2012年福布斯發布中國慈善榜,連續4年上榜的許家印以2011年全年3.9億元的現金捐款總額問鼎排行榜冠軍。在2016年胡潤慈善榜中,他以8.4億元的捐助額名列第5位,捐助方向為扶貧和社會公益,同時,許家印位列2016年胡潤百富榜第十名。

就這樣一個頂著慈善光環的民營企業家,背後有多少是勤勞致富的,有多少是依靠官商勾結而非法盈利的,這是外界不知的祕密,不過有消息說,許家印與曾慶紅之子曾偉等太子黨關係密切,而且與肖建華也多次合作。

捲入萬科股權之爭
許與肖建華相關

2015年7月至今,萬科股權之爭持續一年多。期間,寶能系與江派窩點深圳的關聯黑幕不斷被披露;習陣營的財新網以及保監會及國資委介入支持萬科王石團隊,突顯背後的政治博弈色彩。

在監管部門的強勢干預之下,2017年1月12日晚,萬科發布公告稱,華潤將其持有的萬科股份轉讓給深圳地鐵集團。深圳地鐵表態支援萬科管理團隊運營管理。恆大表態不再增持萬科,且願將所持萬科股份悉數轉予深圳地鐵。

2016年8月,萬科與寶能圍繞萬科股權之爭博弈正酣之際,許家印控制的恆大地產舉牌萬科,大批收購萬科A股票。恆大的高調增持導致萬科A股價大漲,直接緩解了寶能系的壓力,不僅讓寶能系旗下的資管計畫集中爆倉的風險大大降低,並且浮盈還有所回升。

有消息說,恆大背後依靠的金主就包括肖建華,難怪恆大收購萬科股權時「豪氣十足」。

2014年在港成立、肖建華擔任副會長的富豪俱樂部、「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文聯會),許家印也是董事之一,和「大D會」成員英皇集團主席楊受成、新世界主席鄭家純、鳳凰衛視主席劉長樂等富豪並列其中。特首梁振英則是該會榮譽贊助人。

在肖建華被帶回大陸後不久,就傳出了許家印被調查的消息。很多人認為,兩人案件相關。


萬科股權之爭持續一年多,許家印控制的恆大地產也捲入其中。恆大背後依靠的金主包括肖建華。肖建華出事不久,傳出許家印被調查的消息。(大紀元資料室)

許家印恩人鄭裕彤逝
習陣營無致悼

許家印還與香港富豪關係不一般。當時繼恆大地產高調入股萬科A股後,香港一家私募基金花20多億在狂買萬科H股,背後老闆是中渝置地主席張松橋;香港第三大富豪、新世界集團鄭裕彤、鄭家純父子的「御用經紀」鼎佩證券亦頻繁買入萬科H股逾1500萬股。

而張松橋、許家印與鄭裕彤都是「大D會」成員。所謂「大D會」,據悉是因為新世界集團創辦人鄭裕彤喜歡「鋤大D」(一種牌類),經常與朋友「鋤D」。著名的「D腳」除了許家印、張松橋,還有華置主席劉鑾雄等。過去多年,他們多次連手做多項投資,包括投資新股,並成功協助恆大2009年上市。

據說,鄭裕彤是許家印的恩人。2008年金融危機,恆大資金缺口一度高達120億元以上。為了補上資金缺口,許家印奔赴香港求教。

通過此前恆大開盤請明星助陣,許家印認識了英皇老闆楊受成,借助楊受成的人脈,許家印又認識了鄭裕彤。為了取得鄭裕彤的信任,在這三個月裡,許家印每周都要和鄭裕彤吃一次飯,並去鄭家打牌。他跟鄭裕彤玩鋤大D,跟其子鄭家純鬥地主,有時牌癮大還會玩至深夜。

許家印的這番苦心並沒有白費,鄭裕彤成了幫助許家印度過難關的關鍵人物。同年,鄭裕彤聯手科威特投資局、德意志銀行和美林銀行等投資機構,總共斥資5.06億美元入股恆大。這讓許家印緩過一口氣。這也是為何後來許家印接盤鄭家內地地產的原因。

2016年9月30日,鄭裕彤病逝。人們注意到,包括政協主席俞正聲在內的習陣營高層都沒有致電哀悼,而只有江派人馬發了唁電,如中共前政協主席賈慶林、中共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國務院僑務辦公室副主任李剛、與天津書記李鴻忠等。香港《成報》評論說,這是捲入貪腐案或負面新聞的官員,用亮相或發表文章來給自己一種「仍然存在感」。


2016年9月30日,許家印的恩人鄭裕彤病逝,習陣營高層都沒有致電哀悼,而只有江派人馬發了唁電。圖為梁振英致祭。(宋祥龍/大紀元)

許家印豪宅被澳洲政府強制賣出

2017年2月6日,澳洲政府宣布,兩年來被勒令售出的、外國投資者違規購置的豪宅,總值1.07億澳元(約6.4億港元),當中40%是中國富豪所有,包括許家印在悉尼一套豪宅。

澳洲房產法規明確規定,外國人只能購買新房,不能購置澳洲二手房,而許家印卻在2014年11月以3900萬澳元(約合人民幣1.9億元)購入位於悉尼派珀角(Point Piper)的一套豪宅,名為德爾瑪Villa del Mare。

澳洲財長在聲明中稱,Villa Del Mare由中國香港上市公司恆大地產旗下的Golden Fast FoodsPty(金速食),通過一系列在澳大利亞、中國香港和英屬維爾京群島註冊的空殼公司非法購買。

許家印的豪宅和曾慶紅之子曾偉2008年以1.9億港元購入的百年豪宅Craig-y-Mor只是一房之隔。

許家印的豪宅,在2015年3月,遭澳洲財長簽署文件,勒令90天內限時出售;在曾偉的牽線下,兩個月後,許家印的豪宅悄然轉手給了一位鮮為人知的神祕澳籍華裔女子羅拉.王莉(Lola Wang Li)。


許家印在悉尼派珀角(Point Piper)的豪宅被勒令出售,牽出曾慶紅之子曾偉關係網絡。(網路截圖)

王莉聲稱與許家印不相識,但《悉尼先驅晨報》爆料稱,2015年初,許家印將豪宅借給曾偉開派對,王莉是座上客。還有傳媒披露,王莉背景神祕,1997年起低調進入悉尼房地產市場,其胞妹Vicky Wang持股的澳洲公司Fruit Master International,其中一名股東就是曾偉。

據說王莉於1997年低調進軍悉尼房地產市場,她在悉尼市中心乾草市場(Haymarket)買下了一套兩居室、可以眺望唐人街的公寓。王莉的丈夫黎亮據說與前總理李鵬的女兒李小琳合夥而賺到了他的第一桶金。隨後他的公司改名為「中國電力新能源發展有限公司」,並在香港證交所上市後,一下子登上了香港雜誌頭條。黎亮通過他在英屬維爾京群島註冊的四家公司之一,持有的股份曾驟升到五億港元。黎亮於2009年卸任董事長職務,如今他在悉尼的圈子裡是擁有私人飛機的賭場豪客,並以與中國有著強有力的關係網而著稱。

王莉的妹妹維奇.王(Vicky Wang)丈夫迪克森(Jamie Dickson)曾是紐省警官,目前開辦了一個諮詢公司。維奇.王還是澳洲國際水果大師公司(Fruit Master International)的股東。該公司還有個股東就是大名鼎鼎的曾偉。

中國前央行行長的兒子、購物中心大亨戴永革和他的妻子張興梅也是該公司的股東。他們在2008年以1770萬澳元的價格買下了悉尼玫瑰灣(Rose Bay)的一所豪宅。戴永革也曾在中國富豪榜上名列前茅。

戴永革是哈爾濱富商,被指與曾慶紅家族關係極深。有報導披露,戴永革先是在澳洲給曾偉購買全澳洲最貴的、風水最好的房產,並為之翻修成澳洲最豪華的別墅。然後戴永革把人和集團的股份無償轉讓給曾偉之妻蔣梅40%。而戴永革則藉這些靠山在中國各地專門承接地鐵工程,無往不利。有消息說,戴永革涉曾慶紅家族的地下錢莊案。

澳大利亞大城市的房價從2012年開始,強勢上漲;這與習近平的打擊貪腐運動同步。2013年開始,澳洲房產交易刺激地皮價格上揚。據ACB News報導,悉尼的房價在5年內上漲70%。

報導說,悉尼已經成為這些權貴達人的安全避風港,一旦這個圈子裡一個人出事,其他人也不會逃脫干係,所以他們正「聯手」,在遠離大陸的澳洲「保護」彼此的隱私。

徐翔案牽出
聯手套現50億的某前董座

王岐山要抓一批金融大鱷,在徐翔被判5年半、罰款110億元創下被處罰金最高金額紀錄後,2月4日,有消息披露,某上市公司前董事長涉徐翔案被帶走調查。外界推測,這名被捕者應為徐長江、王飄揚二者之一。

新浪財經2月4日引述「市值風雲」公眾號的消息爆料稱,「據內部人士透露,某上市公司前董事長涉徐翔案於今天被帶走調查;之前曾協助調查,並從上市公司辭職;涉嫌聯合操縱股價,清倉式減持套現超50億元。」

該媒體根據爆料消息,簡單梳理出近幾年套現超過50億元的上市公司,名單如下:興業銀行、京東方A、中信證券、酒鋼宏興、中國重工、文峰股份、萬邦達、南鋼股份。而根據爆料者所提供的「涉徐翔案」,發現在以上的幾家上市公司中,和徐翔案有關的是文峰股份和萬邦達。

中共證監會在1月11日披露的「行政處罰書」中提到,對曾捲入徐翔操縱市場案的文峰股份做出正式處罰:對文峰股份、文峰集團及代持主體陸永敏分別處以40萬元罰款及警告;對時任董事長的徐長江處以20萬元罰款;對時任董事及高管等12人處以3萬元或10萬元額度的罰款。

徐長江現年65歲,江蘇南通人。去年9月初文峰股份發公告稱,徐長江於9月7日向董事會提請辭去所擔任的公司董事、董事長職務;去年底,徐長江辭去全國人大代表職務。

當時大陸澎湃新聞報導,外界猜測,徐長江這次辭去全國人大代表職務,或與其涉足徐翔案有關。報導引述一名消息人士的話表示,徐長江2015年通過上市公司高位套現70億人民幣,而同時從文峰股份套現的還有徐翔。

至於另一家上市公司萬邦達,之前曾經有媒體報導,在徐翔被抓的後一周,萬邦達前董事長王飄揚被證監會監察機關「雙規」並被限制出境,時任公司董祕的龍嘉亦深受牽連。

操縱股價 黃信銘外逃新加坡

在2月4日傳出套現50億的徐長江或王飄揚被抓後,2月7日,《中國經營報》旗下的《等深線》再次起底了一個類似徐翔的股市黑手:黃信銘的故事。


在徐翔被判5年半、罰款110億元後,2月4日傳出套現50億的徐長江或王飄揚被抓,2月7日,一個類似徐翔的股市黑手黃信銘再被起底。(新紀元合成圖)

大陸「珠江啤酒」的收盤價,從2014年1月9日的9.01元上升至2014年10月15日的15.08元人民幣。這是據稱不亞於徐翔的大陸資本操盤手黃信銘,與其團伙操縱股票市場的典型一例。

深圳警方的數據顯示,從2014年1月到10月期間,黃信銘等7人控制的65個個人和公司的股票帳戶,獲得該股票後,利用資金優勢,通過二級市場連續集中交易、反向交易和對倒交易等方式,帳面獲利1.2億元。

相關部門公布的數據顯示,黃信銘等人在2013年操盤首旅酒店期間,其中一組帳戶組獲利就高達1288.26萬元。而在操作「勁嘉股份」中,其中一組帳戶組獲利則高達2.06億元。

證監會認為,這種合謀集中資金優勢連續買賣股票,並在實際控制的帳戶之間交易,已經影響到相應股票價格,觸犯了有關操縱證券、期貨交易價格的《刑法》第182條規定。

2016年6月,證監會開出了對黃信銘、黃正中、謝冠華等人組團操縱包括首旅酒店、勁嘉股份、珠江啤酒的6.5億元罰單。2016年9月27日,黃信銘等人被立案調查,團伙中目前已經有多人被抓,而黃信銘夫婦躲在新加坡,警方正在採取措施促使其歸案。

回頭來看北京高層透露的信息,2017年上半年拿下金融大鱷,下半年整頓文藝界,如今習陣營果真在一步步地實現。毫無疑問,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確保在19大前牢牢抓住江派,以便習近平能在19大做自己想做的事,而沒有江派的各種干擾與政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