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梵蒂岡教宗科學院邀請黃傑夫參與反對販賣器官的會議,外界評論說,這就好比邀請海盜參加反海盜會議一樣可笑。(新紀元合成圖)

與中共斷交多年的梵蒂岡或急於重返中國,於2月7日邀請中共器官強摘屠夫、前衛生部長黃潔夫參加「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並分享「中國方案」,此舉遭多位與會醫學專家強烈批評,中共器官移植黑幕遭炮轟並被要求追究責任。

文 _ 文華

2017年2月7日,正值梵蒂岡積極改善與中共關係之際,中國前衛生部長黃潔夫應梵蒂岡教皇科學院邀請,參加了為期兩天的「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並在會上向各國分享了器官捐獻與移植管理的「中國方案」。不過,全球多個器官移植專家、國會議員、人權組織強烈批評梵蒂岡:在沒有調查之前,不應該假設中共已停止活摘器官,梵蒂岡此舉可能會為中共不光彩的器官移植增添合法色彩。

梵蒂岡急於重返中國 擴大影響力

中國這個全球最大的國家,與梵蒂岡這個最小的國家,從中共建政以來至今沒有建立外交關係。

一個無神論的國度與羅馬天主教會的聖座,兩者在半個多世紀裡不斷碰撞。1943年教廷與中華民國建立外交關係,中共在陝甘寧邊區等自治區域也允許天主教存在。1949年後,教皇保持了與臺灣的關係,而大陸相繼發生了把傳教士當間諜來關押、沒收教會資產,以及1950年11月成立的由共產黨控制的「三自教會」,(即中國天主教同帝國主義割斷關係,建立「自治、自養、自傳」的新教會)。1958年3月,梵蒂岡把武漢中共冊封的兩主教的祝聖者和被祝聖者除以「絕罰」的最高懲罰,中梵從此陷入敵對狀態。

1981年鄧小平提出,要教皇首先在臺灣問題和三自教會問題上讚同中共的認定,兩國才能建交。2000年6月,教皇保羅二世表示希望能訪華,朱鎔基代表官方表態:梵蒂岡必須先明確與臺灣斷交,並不再干預中國內政,然後教皇才有可能訪華。等到了2013年,習近平和新教皇方濟各(Papa Francisco)上位後,雙邊關係悄然發生了變化。

1936年出生的方濟各,是義大利裔阿根廷人,他一直想擴大梵蒂岡的影響力,重返中國,將地下教會拉出陰影。據紐約時報引述專家估算,中國約有1500萬天主教徒,其中大約一半在地下教會做禮拜。2014年8月18日,教皇結束了在韓國的5天訪問,在專機上他表示:如果可以成行,他明天就願意訪問中國。

2016年以來,多家媒體報導說,目前教宗方濟正考慮重大行動,或對中共領導人「大妥協」,以治癒分裂數十年的中國天主教徒,修補教宗無法公開在世界人口最多國家行使權威的裂隙。2016年初,教宗方濟初盛讚中國文化,10月更接見中國代表團,收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送的唐朝基督教重要文獻《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拓本,並與中國官方主教合照。有消息說,梵蒂岡會採用「越南模式」來處理中國問題,即梵蒂岡承認越南的共產黨政權,作為交換,教皇對越南天主教會主教的任命擁有發言權。

2017年1月22日,教皇接受西班牙《國家報》專訪時表示,梵蒂岡的一個工作組多年來一直與中國保持接觸,雙方每3個月舉行一次會談,會談的地點在北京和梵蒂岡兩地交替進行,雙方也進行了多輪對話。方濟各透露,兩三個月前,梵蒂岡博物館展覽在北京成功舉行,2018年有關中國博物館等內容的展覽也會來到梵蒂岡。當記者問:「你很快會去中國嗎?」回答是:「當邀請我時。他們知道的。」第二天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表示,中方對中梵改善關係抱有誠意,並為此作出了不懈努力。

在這樣的政治背景下,等中國新年假期回來一開工沒兩天,梵蒂岡就宣布要舉行器官峰會,並邀請黃傑夫會上發言。

據外媒報導,這是中國第一次受邀出席國際權威組織舉辦的器官移植領域的峰會,此前北京一直試圖讓國際社會相信「中國已不再使用死囚器官進行器官移植」,但收效甚微。

外界激烈反對梵蒂岡邀請黃傑夫

梵蒂岡教宗科學院邀請黃傑夫參與反對販賣器官的會議,外界評論說,這就好比邀請海盜參加反海盜會議一樣可笑。批評人士說,中共迄今仍然未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做移植,梵蒂岡此舉可能會有助中共的宣傳,為其器官移植項目漂白。但發出邀請的梵蒂岡教宗科學院院長索龍多主教辯護稱:「他們在中國做非法的器官移植?我們並不能確定。但是我們想要推進變革。」

開會的前一天,2月6日,全球最著名的雜誌《科學》(Science)在其網站宣布,國際肝病研究協會的官方期刊——《國際肝雜誌》(Liver International)撤銷了中國兩名器官移植專家的論文,並終身禁止兩人投稿的消息,原因是擔心「其肝移植安全性數據研究所涉及的器官來自中國死囚」。國際特赦東亞部主任林偉(Nicholas Bequelin)也告訴《衛報》,中共「他們還沒有停止這種做法,並且不會停止。他們對器官移植的需求超過了器官的供應。」


中共活摘器官不只是法輪功單方或少數人權機構的共同指控,而是國家政府層面的譴責。2016年美國國會眾議院及歐洲議會都通過了決議案譴責罪行。(AFP)

最值得注意的是,中共活摘器官,已經不是法輪功單方或少數人權機構的共同指控,而是國家政府層面的譴責。2016年美國國會眾議院及歐洲議會已經通過了決議案,譴責那些可怕的反人類罪行。

2月6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發表〈追查國際給羅馬教皇的一封信〉,揭露與會的黃傑夫與王海波嚴重涉嫌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反人類罪行。信中說,黃潔夫從2001年10月至2013年初,領導了中國全國性的法外行動,從活著的法輪功學員及其他宗教信徒身上強行奪取器官。黃潔夫曾聲稱自己在2012年一年就進行了超過500例肝移植手術。

諸多證據表明,大多數所謂的器官捐獻者其實是被祕密逮捕的法輪功學員。眾多調查顯示,在過去15年中,有超過100萬名法輪功學員被他們活摘器官而謀殺了(詳情請見《追查國際對中共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國家犯罪的調查報告》,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4353,WOIPFG 2016年)。

2010年,黃潔夫在中國成立了一個所謂的器官捐獻系統,但調查顯示,該系統只是一場騙局,幾千人的捐獻,根本無法解釋數萬人的移植數量。(詳情請見《追查國際最新調查: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沒停反增》。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50795,WOIPFG 2015年)。

與會的王海波也是一個主要的活體器官摘取者。作為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用系統負責人,王海波曾擔任中國肝移植註冊中心主任助理,並參與了被中共政府按需殺害的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供應鏈。

信中還說,共產主義獨裁政府在全世界範圍內已造成超過一億人的非自然死亡。僅在中國一地,自中共於1949年奪權以來,已經造成非正常死亡超過8000萬人。中共教導民眾無神論,給包括天主教徒在內的所有宗教信徒帶來了困苦和災難。中共破壞了中國正統的神傳文化及傳統價值觀,並破壞了整個社會的道德。中共所犯下的最不人道和最難以言表的罪行是在數百萬因信仰而被囚禁的人活著的時候摘取他們的器官。

峰會上專家籲WHO突擊檢查中共

在器官峰會上,黃潔夫提供了很少的數據來反駁批評者。他只用了兩張幻燈片來表明近年來活體和死亡捐助者的數量在增加,以及中國近期在努力打擊黑市的器官移植活動。但他表示,中國太大,難免有不法分子犯罪,黃傑夫建議世界衛生組織(WHO)成立一個全球特別工作組,來協助打擊非法器官的販賣。

王海波在會上也強調,中國絕不可能完全控制器官移植活動,因為中國目前有約100萬個醫療中心和300萬名執業醫生。

由於中共拒絕WHO的突擊檢查,以色列的移植協會主席拉夫(Jacob Lavee)堅持認為,WHO應允許在中國進行突擊檢查和訪問捐贈者的親屬。他說:「只要不對已發生的事情擔責,就沒法保證道德上的改革。」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中心的加布里埃爾.丹尼洛維奇博士(Gabriel Danilovitch)在會上挑戰中國代表團,稱如果中國不再使用囚犯器官就該直接聲明,不能這樣含糊過關。

外媒關注到,由中共扶持起來的WHO總幹事、來自香港的陳馮富珍,上任後基本上從不批評中國,並讚賞了其器官移植的改革進程。例如十多年前,中國瞞報薩斯(SARS)流行病,導致全球受害,而最近,中國又被媒體批評未能及時通報擴大的禽流感疫情細節,但WHO都保持沉默。

會上,針對中共非法摘取器官的強烈譴責,教宗科學院院長索龍多主教還辯護稱,這是一場學術活動,與既有爭議的政治主張無關。美聯社報導稱,梵蒂岡方面甚至阻止電視臺拍攝中方發言。

國會議員:邀請黃潔夫讓歷史蒙羞

會場外,部分歐洲法輪功學員到場外抗議,並舉行燭光守夜,抗議中共活摘器官,害死上百萬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義大利參議員Maurizio Romani(左)是義國通過禁止非法買賣人體器官的法律規定的主要推手之一。他認為邀請黃潔夫這樣的人到梵蒂岡來,使歷史蒙羞。(林達/大紀元)

曾經推動義大利眾議院2016年11月通過禁止非法買賣人體器官的法律規定(No . 2937)的義大利國會議員Maurizio Romani表示:「一個曾在中國推動強摘器官的人(黃潔夫),不是政治罪犯就是宗教罪犯,邀請這樣的人到梵蒂岡來,讓我們的歷史蒙羞。我們制定了打擊強迫摘取器官、進行器官販運的法律。如果中國不做出實際行動來表示要停止這種非法活動,那麼邀請中國活摘嫌犯到義大利的會議上來發言,對那些冤死的人來講是一種冒犯。

「黃潔夫試圖掩蓋在中國過去發生的、現在仍然進行的罪惡。但是事實真相已經被揭露,這個多年存在的罪惡已經被曝光,試圖掩蓋活摘的罪行,就像試圖說納粹主義不存在一樣。梵蒂岡會議的組織者應該小心對待黃潔夫的發言,對他言辭中可疑的地方要嚴詞質問。

「我想告訴黃潔夫,來這裡撒謊是徒勞的。我們不可能對過去的事實視而不見,我們要補償受害者,也要面向未來。」

國會議員Alessandra Bencini女士也表示:「在義大利不存在進行非法器官移植的問題,後來我們聽說中國存在這種情況後,擔心義大利也發生類似情況——不是說從義大利公民身上非法採集器官,而是擔心由於在我們國家等待一個器官的時間很長,可能會有人等不及而到東方尋找器官。我們覺得應該懲罰這種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