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彌留之際,母親看到一位仙女提著一籃子新鮮桃子從門口飄到母親躺的炕前,從頭上取下一個簪子往母親身上一點,母親就坐起來了,仙女也瞬間消失。(新紀元)

燕女士退休前是大陸一位機關幹部,目前她和女兒一家生活在英國。

回想往事,她常常驚歎母親趙瑞貞60年前逃出死門關的神奇事蹟,目前她已95歲,依舊健康忙碌地生活。

本文以第一人稱記錄燕女士口述摘要。

採訪、整理 _ 王華

1940年代,我父親是地下黨,我母親是家庭婦女,我爺爺修道,專門研究《易經》。據家譜記載,我們燕家曾經人才濟濟,有做生意的,有在朝廷當武官的,還有皇上曾經賜予的貞節牌坊。起初我父親只相信共產黨的鬧革命,把佛、道、神全都歸為迷信,不過在我母親經歷生死考驗後,父親變了。

父親積德 閻王再查功德簿
母親延命

1946年7月初七,母親生下第二胎,是雙胞胎女兒,父親在外面工作,母親和老人在家照顧三個孩子。等雙胞胎長到七、八個月時,母親突然病了,昏迷不醒,什麼醫生都請來了,還是沒用,母親的手開始變涼,最後都涼到肩膀了。家裡老人說趕快傳信,把父親叫回了家。

父親回來也沒辦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母親如同死人一樣躺在床上,呼吸細若遊絲。這時家裡老人提出要請大仙,也就是那種有特殊本領,能下到陰間、來回傳信的人。父親看著三個嗷嗷待哺的孩子,只得同意試試,死馬當成活馬醫。

大仙請來了,說下去見到了閻王爺,閻王說,母親陽壽已到,命已該絕,生死簿上的名字寫得清清楚楚,現在她的肉身已是最後的彌留階段了。

家裡老人一聽就哭了,求他再下去求求閻王爺,再查查功過簿,看是否有什麼好事沒算上。閻王一查,還真查出來了,說我家祖上積德行善,我父親手上還救了兩條人命,因此可以修改母親的生死簿。


由於父親曾救了兩人性命,母親70年前得以死而復活。如今九十多歲仍安康。(新紀元)

父親救了哪兩個人呢?大仙一說,父親想起來了。一次是日本人與八路軍打仗的時候,他救了一個中國重傷兵。那是打仗結束後的當天夜晚,父親在月光下翻找那些倒在戰場、但還沒死的人,結果發現一個還活著,父親就從死人堆裡把這個人拉出來,並送他去養傷。

第二個人是給日本人幹事、但被日本人說成是奸細的男子。當時日本人第二天就要殺那男子,把他關在四合院的一間房子裡,五花大綁。父親花了好幾塊大洋,請人把自己用繩子捆上,再把父親頭朝下地從窗戶口送進去。父親給那人鬆綁後,用繩子捆住他的頭和腳,讓外面的人把他拽了出去,然後才讓人把自己拽了出去。

救出來後,父親還連夜叫三輪車去接他的妻子,並幫他家收拾了八大包值錢的東西帶走。後來聽母親說,那個女的還說少了什麼東西,父親聽後平靜地說,三尺頭上有神靈,我們沒做虧心事,她想說就說吧。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大仙回來對父親說:「過幾天半夜裡,你媳婦就會回來,你別怕。」

兩天後的下半夜,母親突出從炕上坐起來,大喊道:「桃!你怎麼不給我吃桃呢?」母親的氣色和聲音,跟沒病之前一模一樣,完全不像一個躺在病床上昏迷了十幾天的人。

母親後來解釋說,她看到一個長得很好看的女子,穿著粉色的古裝,頭髮劉海齊齊地,笑瞇瞇地從門口飄進來,手裡提著一籃子新鮮的桃子,非常好吃的樣子。只見她走到母親躺的炕前,從頭上取下一個簪子,往母親身上一點,母親忽地一下就坐起來了,而那女的也一下就不見了。

等母親真正清醒過來後,就左右張望,到處找:「孩子呢?我的孩子呢?!」父親趕緊解釋,她病了,孩子太小,無人照顧,送人了。母親一聽就大哭,要馬上把孩子領回來,父親說,等到天一亮就去。

每次母親給我們講這個故事,講到這都忍不住流淚。

父親從1946年經歷母親死而復活這件事後,就開始修道了。母親每次給我們講述此事時,總是教我們要行善做好人,善惡有報,是老天爺立的規矩。

父親被延命整整一年

1949年後,父親的工作一直在變,等到了文革時,父親也被批鬥。不過父親一直人緣很好,很多人白天批鬥他、罵他,但沒人打他,等到了晚上,就送來吃的,安慰父親,共產黨整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希望父親能堅強地挺過去。

父親私下裡修道,也與道觀的道士交朋友。1994年,父親看到《中國法輪功》這本書,說寫得非常好,從那時起,我就開始學煉法輪功了。後來,父親看到我身體的神奇變化,他也開始學煉,並說「法輪功可是個難得的好功法呀。」

可惜很快就到了1999年7月。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把父親幾十年來經受的折磨痛苦感受再次展現出來,這讓父親很害怕,他就不敢煉了。

2003年我在英國給女兒帶孩子,突然有一天我做了個夢,夢到父親走了,半夜我被嚇醒了,第二天就買機票回家,果然父親病得很嚴重,父親的道友給他算卦,說他活不過當年的臘月27日。

我回家後就讀《轉法輪》給父親聽,父親的情況奇蹟般地好轉起來了。就這樣父親又多活了一年。

等到了2004年臘月,父親又感到身體發軟乏力。一天,父親做了個夢,說夢見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來了,師父很高大,父親感覺自己就像嬰兒一樣小。

夢中,師父走到父親的床前說道:「你跟我走吧。」父親回答說:「好,我跟你走!」父親就見師父帶著他飛,飛到一片汪洋大海裡,師父用兩隻胳膊兩隻手不斷地朝父親身上摟水,給他洗澡。父親說:「師父給我洗了個大澡!」洗完了,師父飛起來,並回頭微笑地看著父親,然後飛走了。

一周之後,父親就安詳地走了,享年86歲。

想給父親臨終告別卻落空

父親走時,還發生了一件事。那天正好是臘月27日。我心裡隱隱約約覺得要出事,計畫去看父親,剛要出門就來個親戚說要看我外孫子,我給她做好飯,吃完飯後剛要出門,天又下大雪。我一想要騎40分鐘的自行車,就決定不去了,哪知下午三點多,我弟弟就來電話說父親走了。看來真像老人說的,臨終前誰在身邊,都是定好的。

當時母親、妹妹、弟弟和父親在一間屋。妹妹突然接到妹夫的電話,要她去一趟,妹妹就告訴躺在床上的父親,說明天再來看他,於是轉身就走了,哪知父親的眼淚馬上就流下來了。

當時母親還埋怨父親太脆弱,明天就來了,還哭什麼,哪知妹妹剛一走,父親就嚥氣了。按照道家的說法,妹妹被安排走出去的那一刻,父親的元神就跟著被帶走了。父親知道自己命已至此,忍不住落淚了。就像諸葛亮點七星燈延壽一樣,燈一滅他就知道自己命休矣。

父親就這樣平平靜靜地走了。每每想起我父母經歷的這些事,其實在很多家庭都發生過,只不過由於共產黨的打壓,人們不敢把這些真事講出來,誰要講,誰就是搞迷信。其實,中國人五千年來都信神、信佛、通道,人們敬天信神,才使中華文明延續了下來。這是我們的生命之根、文化之根,我們要世世代代傳下去。

師父點化我留在英國

送走父親後,我和先生繼續留在大陸講真相,我家成了資料點,我們每周都要製作發放很多法輪功真相材料。就這樣轉眼到了2009年6月。警察大抓捕,我和先生都被抓,最後我被判刑一年兩個月,先生被判刑三年。

勞教所發生的事太多了,我只講一句,我們出來後,反而對大法更堅定了,繼續講真相。

2012年2月,我們再次來到英國,準備待幾個月就回國,畢竟我們一句英文都不會,而且老母親還在,內蒙那一方眾生也需要聽真相。臨走前,英國同修們表示希望我們留下,倫敦太需要人了,24小時的使館抗議、每天的唐人街講真相,各種活動都缺人。那些天我很矛盾,拿不定主意,就在心裡默默地求師父指點。

一天我們家突然收到一個精緻的中文明信片,在英國看到中文的時候不多,就見上面有一首詩:「燕喜新居春正暖,鶯天喬木日福長」。這詩一下點醒了我,我家長輩都叫我燕兒,我先生姓喬,詩裡把我們兩人的名字都包含了,暗示我們應該住在新的地方,並在這裡沐浴春風。


燕女士和喬先生獲英國庇護。(新紀元)

就這樣,我們申請了避難,英國政府很快就批准了,我們就留在倫敦講真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