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中國政策對在哪? (第519期2017/02/23)

?"
川普就職美國總統的第一天,就面見了一群大企業的首席執行長們(CEO),其中有幾位執行長提出了相同的問題,那就是:與中國之間的問題。(Getty Images)

在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川普提出的關於基本不公平問題的說法是對的。中共沒有遵守共同的規則操作,在共產黨的專制體制下,沒有政治自由是無法實現經濟改革的,唯有在法律法治基礎上,才能互惠於美中雙邊關係。

編譯 _ 李清怡

《華盛頓郵報》社論編輯海亞特(Fred Hiatt)近日撰文稱,川普(Donald Trump,又譯特朗普)總統的中國政策不都是錯誤的決定,川普政府試圖重塑美中雙邊關係,在總統大選期間,川普對中國提出的關於基本不公平問題的說法是對的,中共沒有像其他國家一樣遵守共同的規則操作。

中國沒有政治自由就無法經濟改革

克林頓總統當初力挺中國大陸進入世貿組織時,期望中國能變得更加繁榮,並在這個過程中,推動經濟自由化和政治寬容度。事實已經證明,全球化幫助中國幾億人擺脫了貧困,但是,隨之出現了很多問題,如霧霾、交通、上學等成了中產階級的挑戰。

但是,共產黨卻日益變得更加專制,網路成了控制民眾的工具,而不是與世界溝通的窗口,講實話的媒體和學術辯論的空間被逐步縮小,中共加劇了對周邊國家的欺凌,單方面聲稱領土主權的現象也越來越多。

同時,中共雖然一直引誘外商投資,卻沒有真正對外開放,總是想方設法吸收西方國家公司的技術,卻不給予他們進入中國市場的平等待遇。中共嚴格限制外國記者進入中國,中共不讓中國人看到這些外國記者的報導,但是,中共的對外宣傳在西方並沒有遇到同樣的阻礙。現在,中國的公司在其本土優勢的支持下,投資於向他們敞開大門的海外市場。

不難理解,對這些現象如果發動貿易戰,對中國進口產品增加進口關稅,很可能會傷害中國人,也可能會傷害美國人。

川普政府也不應該轉向其他的作法,以中國民眾和美國的民主同盟國為代價,向中共政府尋求什麼大的交易。

至於怎麼可能不作為,這一點,川普總統提供了一個案例,那就是,與臺灣總統的電話交談,這一對話本身,雖然偏離了以前的做法,卻也不無道理,因為臺灣是美國的民主同盟,為什麼雙方的領導人不能對話呢?

從長遠來看,中國倒退的巨大成本還將由自己承擔,大體上來講,中共沒有政治自由,是無法實現經濟改革的。若要實現進一步的繁榮,中國需要更多的創業精神、創新精神,這必須建立在法律法規基礎之上,而在中共的專制體制下,是不可能實現的。

川普政府無法描繪中國的藍圖,但是,可以對中共施加影響,更積極地參與地區事務,堅守美國的價值觀,並忠誠對待民主同盟國,不應當以對人權的關注換取經濟的讓步,自由市場原則和經濟自由處於一枚硬幣的同一面。

在經濟關係方面,川普應當更多堅持互惠原則,且強調遵守公平和經濟自由的理念。美國的工人和企業會受益,但最重要的是,中國人也會受益。

企業執行長們向川普求解中國問題

《CNBC》報導,川普就職美國總統的第一天,就面見了一群大企業的首席執行長們(CEO),其中有幾位執行長提出了相同的問題,那就是:與中國之間的問題。

以下是白宮提供的與川普總統會面的CEO:

戴爾技術的戴爾(Michael S. Dell),惠而浦公司的費蒂格(Jeff M. Fettig),福特汽車公司的菲爾茲(Mark Fields),強生公司的格斯基(Alex Gorsky),洛克希德.馬丁航空航天製造公司的休森(Marilyn A. Hewson),美國鋁業Aronic的克萊恩費爾特(Klaus Kleinfeld),陶氏化學公司的利偉誠(Andrew N. Liveris),美國鋼鐵公司的隆吉(Mario Longhi),SpaceX 太空探索科技公司的馬斯克(Elon R. Musk),Under Armour體育用品公司的普朗克(Kevin Plank),International Paper國際紙業的薩頓(Mark S. Sutton),康寧公司的維克斯(Wendell P. Weeks)。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