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為嚇人,嚇人為保權 (第520期2017/03/02)

?"
(網路圖片)

文_ 九天劍

無標題文件

寫完上文〈不殺人,它一天也活不下去〉,總覺得還沒說完。雖然絮絮叨叨三千多字,但發現積鬱胸中的話只說了一半,想想,還是把另一半說出來,也不悖再用小刀刮刮中共紅禍黨毒皮的心願。

第一次看殺人,是在「文革」中。那時還是小學生,停課在我父母被下放的城市裡。某日上街,被小夥伴跑著招呼著「走啊,看槍斃人去」,雖然心裡咯噔一下,但還是沒壓住恐懼加好奇,便被裹挾著向本市那條著名大河岸邊狂奔——早聽說處死罪犯都在那裡。待氣喘吁吁奔上河堤,卻看到成百上千的人正在散去,暴土狼煙籠罩著人們各異的神情,有些嗆喉嚨。「看,在那兒!」小夥伴逆著人流縫隙,指著五十步開外的河灘——幾具看似被殺的人屍裹在幾卷破葦席裡,橫陳於黃土地上。我一腦袋汗,心在砰砰跳,愣愣的杵在迎面而過的人流中,盯著那個殺人場,腦中莫名生出無數疑問:他們是誰?犯了什麼罪?為什麼被槍斃?死了家人多傷心……有具屍體光著的腳露在席子外,正沖著我,沾著黃土的灰色腳掌,讓我至今無法忘記。

我第一次生出對死的恐懼:一個剛才還像我們一樣活生生的人,現在變成了裹在席子裡的死屍。遠遠地,一對婦女倚著樹在偷偷抹淚,眼神淒慘卻不敢上前,現在想來,興許是死者的母親、妻子或妹妹,在等待人流散盡,去給親人收屍。

這年幼時的一幕,開啟了我對生命的思考。後來據知情人講,那些被殺的人中,最小的才十幾歲,是因為偷東西被殺,號稱破壞「文革」;還有的是反對某派,被「革委會」、軍管會指令「法院」判處他們死刑,以震懾「階級敵人」。

中共黨史就是不斷的殺人保權

在中共黨史中,我們可以看到每一篇每一頁都充斥著殺人記載,鎮反、三反五反、肅反、反右、四清、文革、六四、迫害法輪功……。

中共凶惡大家都有共識,不是本文的重點。我想說,中國人,該從歷史麻木中覺醒了,看清中共如此凶惡的目的——保權。特別要看穿它保權的手段:殺人,製造恐懼。忽略這一點,你就無法區別獨裁暴政與文明體制的根本區別。

我在前文中舉了美國羅斯福總統的話:人有免於恐懼的自由。而人類最應遠離的恐懼,就是死的恐懼。

父母生下了我們,你一條命,我也一條命,活在世上,各自走自己的人生。這是上天慈悲所賜。憑什麼你可以殺我?共產黨,有種你就回答!你有什麼權力奪走上天給我的生命?我殺你行不行?別看今天你狂笑我沒刀槍奪不了你命,今年你就等著哭吧!現在你說,你殺人占不占理?占,哪條?

它回答不了,狡辯不是答案。

1   2   3   4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