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德惟馨」,唯有美德才是真正的芬芳。(Getty Images)
無標題文件

融四歲,能讓梨……我們中國人的先輩重視的是品質和倫理。可當代強勢的西方社會最近二百年來崇尚走向的卻是功利主義的弱肉強食。不錯,我們享受著西方在這個基礎上帶來的物質強盛,可現在我們也已經看到,我們人類為此付出了我們的品質、我們的品味、我們的夢想和神韻。我們從推崇人的品質和倫理,到推崇功利主義的成功、商業和社會的成功,是進步還是墮落?這實在是一個必須質疑的問題。

當喬布斯、札克柏格這樣一類人成為人類社會的楷模,這對人類社會來說一定是悲劇。

商人成為楷模,其結果一定是對人的本質的敗壞。「商人重利輕別離」,豈但如此,在一個沒了信仰和倫理前提,只有法律的世俗社會,就是好的商人也至多是只受「法律」約束,此外的一切他一定會蔑視。這一定是一個商人的行事原則,是他的天經地義。所以可知,崇商的西方現代社會給人類帶來的不都是積極的東西。對此,我們過去是毫無反思、批評地全盤接受,而且比西方更為過分地張揚擴散,而這其實就是五四以來中國社會在世界的潮流中江河日下、日益墮落,並且波及到對地球環境的徹底毀滅的原因。

喬布斯、札克柏格這樣的人及其技能,被我們的先人稱為「雕蟲小技」、「牟利市井」之輩,就是再有錢,再有勢力,你就是把全世界買下來,也不是人的楷模。因為做人有更多的內容,人生的意義不完全在於物質和感官放肆的刺激。儘管這一點現在被這個世界,當然也包括中國人的社會所公然漠視和蔑視,可它一定是與人共存、永恆存在的衝動。因為甚至那位喬布斯死前請寫愛因斯坦傳的作者以撒斯為他寫傳就是一個說明。因為他自己是深切知道的,愛因斯坦的精神和知識追求所獲得的肯定是他所羡慕的。他想要的是愛因斯坦那樣性質的肯定。可凡是對精神和知識領域有所基本了解的人都會知道,喬布斯的價值追求,品味追求,對知識的追求,和愛因斯坦的思想和精神根本不可同日而語,不是請這樣的作者來寫傳就能夠寫出愛因斯坦那樣的光芒的。

同樣的道理讀札克柏格的介紹,聽札克柏格的談話也是如此。無論喬布斯還是札克柏格,你的奇淫利器,若為好的價值服務,則沾染良風;若為專制助紂為虐,則讓自己的聰明腐敗。

我們的前賢用銅臭來說商業和金錢的氣味,可與此相對,「至德馨香,感於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如是而已,好自為之,最重要,最根本的是從根本上為自己的名聲和品質自修,不必如喬布斯那樣要花錢來請為愛因斯坦寫傳的人來寫傳。因為無論人的靈魂還是精神,乃至生平都不是寫出來的,而是做出來的。

我們中國人的傳統社會,從來以這樣的做人為下,從崇德到崇臭,這變化不大嗎?真的只有五四後被徹底打斷脊樑,抽掉靈魂的現代國人,才會亦步亦趨地在價值問題上、人生問題上、社會的根本基礎問題上毫無抵抗、毫不思索追隨流俗的西方商賈、媒體,蛤蟆吵灘。

而事實上更應該立即想到的是,在這上面是沒有東、西方的區別的。愛因斯坦不僅從來沒花錢請人寫傳記,也肯定會恥於此。只有這個江河日下的社會才會有這個現象。單只是這個請人寫傳,請人在未死時寫悼詞,安排身後的「偉大」,而沒有人感到可笑,就足以昭顯這個時代和這個社會的墮落了。

對於做人,愛因斯坦喜歡的叔本華的名句是,人只能做他想做的,不能要他想要的。而我們的先賢,早此兩千多年說的則是,「好學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恥近乎勇。知斯三者,則知所以修身……。」趨向智慧的品格是求知不倦,趨於仁智的品格是行善不竭,有承擔的人一定知道何為羞恥。此中三昧,對比、咀嚼讓人大開心智。與此同時,我們的先賢也早給反其道行之者準備好了中文——這叫做「不知好歹」!

德國埃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