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世上許多事,好像都和中國有關。西班牙電影《蝴蝶》,也 有對中國的啟示。(Noblogs.com)
無標題文件 今年學校的國際電影節上,2012年拍攝的德國電影《兩面人》,對當代中國有很大的啟示;2010年的法國電影《圍捕》(La Rafle,The Round Up),讓人聯想起中共對法輪功群體的圍捕和虐待;1999年出版的西班牙電影《蝴蝶》(或《蝴蝶的舌頭》)(Butterfly's Tongue),還是和中國的未來、國人的命運,息息相關。影片中的西班牙小伙子,連鄉村音樂家夢寐以求的終生伴侶,都是圖畫書上來自東方的中國女孩。歐洲電影的雋永、意味深長,能讓人們回味許久。

《蝴蝶》的故事,於1930年代西班牙西北部的一個小鎮展開,這個小鎮其實很像中國的小村莊或鄉鎮,只不過人們的穿著不同,吃的不是米飯而是奶酪和火腿,但鄉鎮上平和的氣氛,鄉土的風情,田園的風光,淳樸而自然的男男女女,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男女間的那些事,都和中國農村很像。電影的主人公是外號「Moncho」的男孩,裁縫的小兒子,剛剛要上學。學校老師很和藹,但卻是一位無神論者,男孩的父母都是虔誠的信徒。就在這時,西班牙內戰爆發,遠離首都馬德里的小鎮也受到了波及。

西班牙內戰(Guerra Civil Española)是1936年7月至1939年4月在西班牙第二共和國發生的一場內戰,那時候的中國,正是抗日戰爭進入激烈對抗的時代。在我們學校蘇格蘭籍的法語講師Stevenson教授看來,西班牙的這次內戰和中國的國共內戰、美國的南北內戰還有所不同,不是因為黨派和疆域的分野,而是在家人之間、朋友之間、鄰里之間的「內戰」。

西班牙第一共和國破滅後,第二共和國利用政府力量反對宗教,強力干涉天主教,禁止傳教,取締教會。內戰的一方,是總統曼努埃爾‧阿扎尼亞、共和政府軍、無政府主義者和左翼聯盟人民陣線;內戰的另一方,是以弗朗西斯科‧佛朗哥為中心的西班牙國民軍和右翼集團長槍黨。左翼人民陣線得到共產黨蘇聯和墨西哥的幫助,右翼反共的佛朗哥國民軍得到德國、意大利和葡萄牙的支持。意識型態的衝突,體現在國際社會共產黨與反共產勢力的代理之間的戰爭,所以,人們認為西班牙內戰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前奏。

近兩萬名德國軍人、7萬多意大利軍人、2萬葡萄牙人和4千英國人,都參加了西班牙內戰。蘇聯參與的軍人人數不多,但軍火很多,並且,狡猾的蘇聯人要求西班牙共和政府以銀行的國家黃金來支付軍火,5億多美金的軍火耗費了西班牙全國黃金的三分之二!要知道,當時西班牙擁有世界第六大黃金儲備,本來西班牙把黃金運入蘇聯,一部分要買武器,另一部分要托管。存到法國的黃金,法國人戰後都歸還了,運到蘇聯的大部分黃金從此肉包子打狗。蘇聯官員回憶斯大林的話說,「西班牙人再也休想看到他們的黃金,就像他們看不到自己的耳朵一樣。」

當時的中國人忙於抗日,但西方社會對這場戰爭十分關注,大力參與,人類在這場戰爭中第一次用飛機轟炸坦克,也第一次對城市進行大規模轟炸。美國作家海明威在寫出他著名的《老人與海》之前,也針對西班牙內戰寫了很多報導和散文,但他那時也離開了自己一直信仰的天主教。西班牙內戰讓世人覺得驚心動魄,是交戰雙方虐殺戰俘,平民之間也因為宗教信仰的不同互相殘殺。最後,佛朗哥占領巴塞羅那,國民軍勝利,第二共和國滅亡,佛朗哥開始長達40年的鐵腕統治,嚴厲打擊親共人士和社會主義人士,採用靈活的外交,使二戰後西班牙經濟迅速起飛。

因為內戰,「半個西班牙死掉了」。今天看這場戰爭,仍然怵目驚心。各種國際勢力,各種意識型態,各種信念信仰,都在這裡對決。仗打完了,外國人走了,西班牙留下一片廢墟。沒人確切知道究竟死了多少人,但現在歷史學家的估計,是死亡人數50萬。

小鎮上,因為內戰,人們突然變得對立起來,親共和政府軍的,無政府主義者,左翼聯盟親共人士,親國民軍的,右翼的長槍黨,堅定的天主教徒,少數的無神論者,因為這些分歧,原來平和的小鎮從此不再太平,綁架、暗殺、處決、暴動,不一而足。

作為主人公的小男孩,在父母、教師、鄰居、朋友的圈子裡,無所適從,非常迷茫。他要遵父母之命向暴亂者、赤共人士扔石頭,還沒有問題;但向自己的老師扔石頭,他還弄不明白。最後,從他幼小的心靈和嘴裡,喊出的是前後不一、自相矛盾、莫衷一是的話語。

中國社會目前最大的分野,實際上是有信仰和無信仰的兩大人群之分;法輪功對中共近二十年的抗爭,實際上是神的追隨者和反神論者的對峙,是正與邪的最後較量。《蝴蝶》的故事給人們的啟示是,在社會動盪的時候,巨變發生的前夜,人們是會面臨一系列道德上的考驗的。但人們不會知道考驗已經到來,他們只知道在巨變之中,他們只不過必須做出選擇。但這些選擇,其實和個人的道德、觀念、操守和對道義的堅持,是分不開的。

1936年的西班牙,社會公約和法律瞬間消失,人們長期隱匿和壓抑的、人的內心的缺陷、卑劣和殘忍會呼嘯著蜂擁而出,社會會陷入絕望。當今中國,又何嘗不是如此?中共自己踐踏自己的法律,現在無法可依,它們難道不是在種下社會絕望的種子嗎?

人們內心的衝突和矛盾中,有共產主義的誘惑,無神論的欺騙,無政府主義的影響,傳統觀念的堅持,和對神的正信和信仰。他們交織在一起,在混亂和迷茫的年代,必須從良心上做出選擇。像那個西班牙小男孩「Moncho」一樣,無辜的人被捲入政治,他們的內心並不情願,並且,只要有機會,他們還是會發出內心的、真正的、出自於善良和純真的呼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