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央巡視組向重慶市委回饋巡視「回頭看」情況,前重慶市長黃奇帆前途黯淡。(Getty Images)

據陸媒報導,2月11日,中央巡視組向重慶市委回饋巡視「回頭看」情況,通篇措辭嚴厲,其中之最是這兩句:國企腐敗形勢依然嚴峻,以及清除「薄、王」思想遺毒不徹底。

文 _ 陳思和

巡視回饋會議在重慶召開,2月13日的重慶新聞聯播畫面顯示,黃奇帆當天也出現在會場。黃奇帆沒有坐在主席臺上,而是坐在臺下第一排中間的位置。重慶新聞聯播還特地給了他一個大特寫,整個會議過程中,黃臉色沉重。

這是黃奇帆自2016年12月30日卸任重慶市長一個半月後的第二次公開露面。此前1月中旬,黃奇帆出現在重慶政協和人大會場。

巡視組聚集國企 黃奇帆怕怕

巡視組上述反饋的薄、王遺毒及國企腐敗,或與重慶前市長黃奇帆有較大的關聯。此前,與此相關的消息不斷地被曝出。

2012年薄熙來倒臺後,重慶作為「唱紅打黑」、政變未遂的基地,卻沒有根本性的改變。原因在於,黃奇帆以重慶市長的權力,阻擋真相曝光與冤假錯案的平反,使薄熙來用謊言和欺騙編織的陰影,一直籠罩在重慶。

2016年11月25日,重慶鋼鐵集團前副總經理董榮華被調查。海外消息稱,黃奇帆的兒子黃毅做的就是重慶鋼鐵的代理生意,從澳洲大批量進口鐵礦石後,再以高價轉賣重慶鋼鐵,多年來賺取驚人的回扣,造成重慶鋼鐵連年虧損。如今黃奇帆兒子的貪腐醜聞已敗露,黃奇帆非常地緊張。

此外,2016年12月21日,重慶市工商聯主席、金科地產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黃紅雲被撤銷全國政協委員資格。黃紅雲涉徐翔等操縱證券市場案。

薄熙來、黃奇帆主政重慶期間,許多資產數以億計的民營企業家被「打黑」搞得一貧如洗、家破人亡,而金科地產卻在重慶及全國的江派窩點得到擴展。外界認為,黃紅雲與薄熙來、黃奇帆及江澤民集團的利益關係不一般。

誆重鋼「扭虧」 實為國家補貼36.5億

巡視組的這兩句評語,首先就讓外界普遍感到不利於前重慶市長黃奇帆。而所謂的國企腐敗,也容易讓人聯想到被稱為重慶第一大殭屍企業的重慶鋼鐵。


巡視組批評國企腐敗,讓人聯想到有「重慶第一大殭屍企業」的重慶鋼鐵。(Getty Images)

同時一個耐人尋味的巧合是,在巡視組曬出回饋清單之前,2月6日已有媒體先行報導重慶鋼鐵的「扭虧史」,從2011年追溯起,重慶鋼鐵年年虧損,卻在2012年收到近20億元的補貼,2014年8億元的獎勵及4億元的補貼,2016年4.5億元的債務被豁免。也就是說,國家在5年內補貼重鋼36.5億人民幣。

至於相關名目,據媒體報導,2012年的補貼是「神奇地」,2014年的獎勵是工廠「如期搬遷」,2016年的免債是由於重慶鋼鐵「為所在地區的經濟發展做出突出貢獻」。

媒體為重鋼的「貢獻」算了一筆帳,2015年和2016年兩年時間,重慶鋼鐵虧103.62億元,粗糙換算,相當於兩年間日均虧損1419.45萬元,每1分鐘虧損1萬元。也就是2014年不如直接清算,既省了8億搬遷費,又沒有後面的百億虧損。

原來重慶鋼鐵損益表的真相是,一直靠政府的財政補貼。市屬國企的腐敗離不開監管單位市國資委的腐敗,作為市國資委上級的老市長黃奇帆,就算兒子沒有壟斷重鋼採購,也難辭其咎。

薄王遺毒清除不徹底

至於所謂的「清除薄、王思想遺毒不徹底」,化繁為簡的說,就是到現在還有人在「擁薄」,如果就官場高層方面,孫政才不太可能吧。而眾所周知,黃奇帆曾在2014年兩會說過他與薄熙來合作「如魚得水」。

不過巡視組這番評價,也等於斷了孫政才19大的高升之路,估計他就是原地踏步或異地平調。

2016年12月27日,擔任重慶高院院長近9年的錢鋒調任中共國務院法制辦副主任。很多評論稱,隨著「唱紅打黑」的錢鋒及黃奇帆調離重慶,力阻重慶發展的最大障礙排除了,2017年可能是重慶平反冤假錯案年,而黃奇帆等將受到法律嚴懲。

黃奇帆被指是上海幫成員。2001年,黃奇帆從上海市政府副祕書長調任重慶市副市長,2010年1月任重慶市委副書記、市長。黃奇帆與薄熙來關係密切,曾自稱「和薄配合默契,如魚得水」。黃還涉嫌參與薄熙來、周永康政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