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中俄強權 美國應堅持維護國際秩序 (第520期2017/03/02)

?"
中共與俄羅斯政府都是專制政權,面對國際體系中位居主導地位的民主強國及其周邊的民主國家,這兩大政權都備感威脅。圖為北京天安門廣場士兵站崗。(Getty Images)

卡根(Robert Kagan)是布魯金斯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他在美國《外交政策》雜誌發文警告,俄羅斯和中共這兩個大國正獨斷專行並日益壯大,美國容忍這兩個勢力範圍將後患無窮。

編譯 _ 李清怡

想想當今世界的兩大趨勢路線:一條是以改變國際秩序為目標的兩大野心勢力——俄羅斯和中共,野心不斷膨脹,躍躍欲試;另一條是對維繫世界主導地位日漸失去信心、能力和意志的民主世界,尤其是從1945年以來一直統領世界維護國際體系的美國。

隨著這兩條路線日漸靠攏,美國及其同盟國維持現有世界秩序的意志和能力日漸衰弱,俄羅斯和中共這兩大野心勢力的慾望和能力日漸增強。在此之際,我們所處的關頭正是現有秩序漸行瓦解的時刻,世界會因此陷入一種野蠻的無秩序狀態,在過去的200年裡,這種狀態出現過三次,每一次的代價都是巨大的,無論是付出的生命和財富,還是失去的自由和希望。

中俄野心大 民主世界凝聚力可破除

中共與俄羅斯政府都是專制政權,面對國際體系中位居主導地位的民主強國及其周邊的民主國家,這兩大政權都備感威脅。而且,這兩個政權都把美國看作是實現其野心的主要障礙,因此,都試圖削弱美國為首的國際安全秩序。

在美國充當老大的時代,中共與俄羅斯都有參與國際事務,大體上來講,在美國開創和維繫的世界開放經濟體系內,中共和俄羅斯都有從中受益。所以,只要這個體系能夠運作,如果它們不去挑戰和推翻這個體系,就會在參與的過程中繼續受益。

但是,該體系在政治和策略方面,讓這兩個國家感受到不利。蘇聯解體後的這20年來,民主陣營的發展及活力,對北京和莫斯科的統治者維持專制政權構成威脅。冷戰結束後,它們把民主制度的每一次進步,尤其是其周邊區域國家的自由民主進步,都當作一種威脅。


蘇聯解體後,民主陣營的發展及活力,對北京和莫斯科的統治者維持專制政權構成威脅。圖為2016年10月19日,抗議者在德國柏林舉行遊行。(Getty Images)

一直以來,對中共和俄羅斯政府最大的制衡就是美國及其歐亞地區盟友的軍事和經濟力量。中共所必須考量的是如何面對強有力的地區勢力,即由日本、印度、南韓及相對小卻有實力的國家(如越南和澳洲)所締結的同盟。俄羅斯則必須面對美國及其北約同盟國。

幾十年來,美國及其同盟國一直位居強大地位,只要美國被看作是可靠的盟友,中共和俄羅斯的領導人就不敢輕舉妄動,因為侵略性的舉動會產生適得其反的效果,還可能會導致政權的坍塌。

面對重重阻礙,這兩大野心勢力最好的選擇是期望將美國所支撐的世界體制從內部削弱,要麼分裂美國與其盟友的關係,要麼對美國承擔的責任提出質疑,從而鼓勵那些可能成為美國盟友的國家或夥伴放棄自由世界秩序的策略性保護,繼而尋求與挑戰者融合。

1   2   3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