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tty Images)

一年一度中共人大、政協會議即將召開, 繼「金融大鱷」肖建華被抓後, 「明天系」掌控的《證券日報》社長謝鎮江被「雙開」。

習近平採取了一系列措施,防範江派在兩會前搗鬼。

在江澤民集團抵抗攪局和中共體制本身掣肘制約下的背景中, 習近平首次提出了「警惕利益集團」,其釋放的信號很明確。

習近平當局將繼續在金融、國企領域展開大動作, 江澤民集團很多重要人物將首當其衝被清除, 這也意味著反腐最終指向了江澤民。

那麼,江澤民、曾慶紅、張德江和劉雲山等人的好日子不多了。

文 _ 王淨文

證券日報社長落馬
肖藉報紙控股市

就在外界關注大年三十從香港被帶回大陸的「明天系」掌門人、百億級富豪肖建華的下落時,2月11日晚間,與王岐山密切的《財新網》刊登了題為「明天系掌控《證券日報》社長被查 報社整改」的報導。報導稱連串事件與肖建華涉案被要求協助調查有關,更點明這場風波只是「剛剛發端」。

報導說,「明天系」掌控的《證券日報》社長謝鎮江,因嚴重違紀已經被「雙開」,該報社因各類經濟問題被責令整改。受這些非正常事件的影響,證券傳媒以「重大信息難以保密」為由,於今年1月4日起停牌至今。

然而兩天後,《證券日報》網站發布了「闢謠」聲明,題為「關於個別媒體相關報導失實的情況說明」。聲明稱,《證券日報》原社長謝鎮江已於2016年3月正式辦理退休,沒有再擔任《證券日報》社任何職務;報導、經營不受其他股東干預,今年1月至今報導、經營一切運營正常等。

不過《大紀元》記者經網路檢索發現,《證券日報》網站曾於2016年10月25日報導了「明天創新大講堂」在天津濱海新區舉辦的消息。報導中,謝鎮江以《證券日報》董事長的身分露面發言。「明天創新大講堂」由《證券日報》主辦、明天控股資助。目前《證券日報》網站有關謝鎮江此次演講的報導已經被刪除,但還可以在投資者網等網站看到轉載的報導。


《證券日報》發布聲明稱謝鎮江於2016年3月退休,但據天津濱海新區中心商務區官網報導,2016年10月27日《證券日報》董事長謝鎮江參加「明天創新大講堂」活動並致辭。(濱海新區中心商務區官網)

《證券日報》於2000年10月創刊,由中央直屬黨報《經濟日報》主管主辦,是證監會、保監會、銀監會三會指定的信息披露刊物之一。該報創辦之初即尋求經營方市場化的模式,成立了北京中恆盛證券報業發展有限公司,負責該報的經營。該公司後更名為證券傳媒,並於2015年2月在新三板上市。

據證券傳媒2016年半年報,該公司的第一大股東和實際控制人為《證券日報》社,持股23.06%。但據工商資料顯示,第二大股東、第三大股東以及第七大股東,均為「明天系」公司。據此計算,「明天系」明面上持有超過36%的證券傳媒股份,為背後真正的實際控制人。

此次被查的謝鎮江,1982年至1989年任《經濟日報》財貿部編輯、主任編輯。2008年7月,謝鎮江任《證券日報》社長,在之前的2008年1月,他已出任證券傳媒的董事長。

《證券日報》一位消息人士向財新記者透露,「明天系」早已牢牢掌握了對該報從經營到內容的控制權,並以各種方式影響、控制該報的採編業務。「明天系」會定向找該報記者,要求採寫針對某些對立公司的負面稿;有時編輯部獨立採寫編發了某些上市公司的負面新聞後,卻迫於來自「上面」的壓力,刊登致歉信;《證券日報》還收到「明天系」制定的白名單,規定絕不能負面報導的公司,名單中多為「明天系」的關聯公司。比如,2013年7月,證監會領導在深圳開座談會,點名批評了「明天系」恆泰證券的資管業務,到場媒體都據此做了相應報導,唯有《證券日報》發出一篇肯定恆泰證券資管業務的表揚稿,頗令業界側目。


據報,「明天系」早已牢牢掌握了對《證券日報》從經營到內容的控制權,並以各種方式影響、控制該報的採編業務。(AFP)

在不知情的普通民眾眼裡,肖建華是在資本市場翻雲覆雨的大鱷,而對知情者而言,肖建華是中共權貴的高級馬仔、白手套,他替曾慶紅、江澤民、劉雲山、賈慶林、戴相龍等眾多太子黨家族打理巨額資產,其名義上控制的明天系資本帝國的龐大,除了可量化的萬億資產,還控制著如銀行、證券、保險、燃煤、水泥、地產,乃至稀土礦的系列產融鏈,這些大多都是國家占據主導地位的領域或行業。

有官商勾結背景的肖建華,可以比任何人都更早得到中央相關政策計畫,占盡先機,再加上面向全國各階層讀者、投資人的《證券日報》配合拉抬或打壓特定標的,明天系操縱股市股價易如反掌。2015年股災期間,《證券日報》唱空或唱多的股票,都是按肖建華給出的黑白名單來操作,黑的打壓,白的吹捧,「效果極佳」。

從近日《證券日報》針對《財新網》的「闢謠」來看,明明《財新網》說的是事實,而《證券日報》卻要反撲,由此可見明天系自認為還有抗衡的實力,看來今後雙方的較量還會繼續,難怪《財新網》指出,這場風波僅僅「剛剛發端」。

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2月10日也就是《財新網》公布謝鎮江被查消息的前一天公開表示,資本市場不允許大鱷呼風喚雨,對散戶扒皮吸血,要有計畫地把一批資本大鱷逮回來,這就牽扯到2015年的A股股災時江派搞的「經濟政變」,其中江派常委劉雲山及其子、中信證券副董事長劉樂飛就是操盤手之一。

北京撒巨網
肖旗下30雇員被禁離境

這周受肖建華牽扯的還不只是謝鎮江,還包括他在大陸的30多名員工。

《紐約時報》2月14日援引知情人士的話說,現在北京撒開更大的網,正逼近肖的雇員,其人數就算沒有數百,也有數十人。其旗下至少30名雇員被禁離開大陸。

知情人士還透露,肖建華公司的一名負責管理計算機系統的雇員,2月12日晚在香港機場被拘留,原因是其涉嫌違反護照規定,試圖飛往日本。這個名叫姚龍(音)的員工是肖建華一家公司的IT人員,在香港的工作是維護公司的網路。報導認為,這些舉措釋放出一個信號,肖建華陷入了嚴重的麻煩,他的公司也難以倖免。


「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被指是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也是曾慶紅在港的核心特工。(新紀元合成圖)

另一個令人關注的是,2月13日,大陸知名演員趙薇旗下的龍薇傳媒收購萬家文化控股權一事突然生變,其收購金額從30億元減至5.29億元,趙薇放棄控股萬家文化。《財新網》報導暗示,該事也與肖建華出事有關。之前,多家陸媒曾質疑其以6000萬撬動50倍槓桿的收購資金來自於「明天系」。

曾經在北大與肖建華同學的「六四」學生運動領袖封從德表示,當年他就知道跟學運對立的肖建華這個人,「『六四』之前他配合官方做一些動作。『六四』過後為太子黨做白手套,發財去了。」他現在這個結局一點也不令人驚訝,因為這是高層權力傾軋的一個結果。

封從德說,「其實我覺得他是屬於那種可憐的人。」因為他從在「六四」時的表現到現在的作為,一直都是不斷地出賣靈魂,他即使沒有被抓,也是非常讓人鄙視和同情的。「可以說是蛀蟲,盜竊人民的資產來養肥自己的蛆蟲。」

2月18日,有消息說,隨著習近平、王岐山反腐打貪進一步深入,肖建華越來越感覺到香港已非太平之地,黨內內線也向他發出危險信號,加上香港媒體曝光了他在四季酒店的行蹤,肖建華決定過年後離開香港,逃往歐洲。不過,他的打算和具體行程已被大陸當局掌握,於是在年三十晚發生了他「被回去」的事件。

習首提警惕「利益集團圍獵」


在《財新網》推進肖建華案的同時,2月13日,習近平當局召開中共省部級高級官員學習18屆六中全會研討班,習近平、李克強、俞正聲、王岐山等七常委悉數參加。習近平首次要求中共高級官員注重防範被「利益集團『圍獵』」,以及高級官員要「自律」,要自覺同「特權思想和特權現象作鬥爭」等。

習近平此前也多次提到「利益集團」,如在2014年10月的一次大會上,習近平就曾要求中共官員「不允許搞利益集團、進行利益交換」。當時《人民日報》刊發的〈習近平為何點名批評「利益集團」〉文章說,圍繞利益結成的「圈子」就是利益集團,利益集團形態各異,這些所謂「集團」,實質上都是「權力做媒、利益媾和」的團伙。


在江澤民集團抵抗攪局和中共體制本身掣肘制約下的背景中,習近平首次提出了「警惕利益集團」,其釋放的信號很明確。(大紀元資料室)

文章還列舉了10種利益集團的模式,如親屬借風型、屬地抱團型、行業壟斷型、祕書跟隨型、商業進貢型、臭味相投型、人身依附型等。周永康、徐才厚、令計劃等人,都結成了這種利益集團。

在省委幹部學習班上,習近平再次提到利益集團,不過措辭卻變了,說得很重,要提防被「利益集團圍獵」,貪腐利益集團能夠「圍獵」各級政府官員,可想而知它們多麼倡狂,也許從肖建華的案例中就能看出些端倪,一個毫無根基的窮孩子,通過勾結太子黨、紅二代們,能夠「圍獵」各級官員,挖空國庫,掌控2萬億人民幣,這比一般人想像的金融大鱷還厲害百倍。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時,溫家寶啟動4萬億的國家投資,讓中國度過了難關,而肖建華一個人就掌控了一半的資金,不難想像,這些利益集團要「圍剿」習近平的股市,那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嗎?

反過來說,在兩會前夕,習近平、王岐山能抓住肖建華,等於就是抓住了江派的「狐狸大尾巴」,讓妖精現形的日子就很快了。

時政評論員夏小強表示,在江澤民集團抵抗攪局和中共體制本身掣肘制約下的背景中,習近平首次提出了「警惕利益集團」,其釋放的信號很明確。

第一,用中共的話語系統,向省部級高官半公開地指出「利益集團」就是江澤民集團。「警惕利益集團」意味著習近平當局將繼續在金融、國企領域展開大動作,江澤民集團很多重要人物將首當其衝被清除,這也意味著反腐最終指向了江澤民。

第二,首次使用「警惕利益集團」這樣的政治語言,發出強烈的政治信號,這是向中共全體官員發出警告,讓他們選邊站隊,遠離江澤民集團,這也預示著將要對江澤民集團重要成員動手。那麼,江澤民、曾慶紅、張德江和劉雲山等人的好日子不多了。

習盯住江派三常委
四元老露面支持

據港媒2017年2月號最新報導,2016年底,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共政治局一年一次的民主生活會,會上劉雲山在做「自我檢查」時,承認其存在多種問題,而其他政治局常委和委員們批評劉雲山在政治上存有不良動機,「沒有收斂個人政治野心」等。習近平則告誡劉雲山「要嚴格遵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不要總是「別出心裁」地提出一些事情。

會後,劉雲山於2017年初在政治局會議上提出辭去「中央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主任」職務,請辭報告中承認,在擔任該職務期間存在嚴重失職,對道德文明嚴重墮落「負有政治責任」。

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張高麗也在會議上承認,擔任中共深圳市委書記、山東省委書記、天津市委書記期間存在嚴重失職、瀆職問題,使當地成為腐敗重災區等;對山東、天津官場腐敗和天津不良債務導致財政破產問題,均負有責任。

上周《新紀元》報導了香港《成報》2月10日炮轟張德江為「國妖」、「兩面人」,稱張南下深圳會見香港部分建制選委,下達指示支持林鄭月娥競選香港特首,是在耍手段、對抗習核心。自去年8月30日起,《成報》多次在頭版刊登抨擊張德江、梁振英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文章。有消息稱,《成報》獲得了習陣營的支援,直接釋放「打虎」張德江的信號。

由此看來,兩會前夕,習陣營已經公開釋放與江派高層決裂的信號,盯住了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這江派三常委,習江鬥進入新一輪高潮。

在此敏感時刻,習陣營元老宋平、胡錦濤、朱鎔基與溫家寶集中露面,力挺習近平。


兩會前夕,習陣營公開釋放與江派高層決裂的信號。在此敏感時刻,習陣營元老宋平、胡錦濤、朱鎔基與溫家寶集中露面,力挺習近平。(新紀元合成圖)

中國社科院前副院長江流在北京去世,2月7日上午,江流的遺體在八寶山火化。除習近平、李克強等9名政治局常委與委員外,胡錦濤、朱鎔基、溫家寶等退休高層向江流親屬表示慰問並送花圈,而江澤民、曾慶紅缺席悼念名單。

2月5日,將滿百歲的中共政治局原常委宋平,在海南會見了江蘇中遠助學幫老基金會發起人、原理事長徐中遠和基金會理事劉海林,聽取匯報。劉海林說,該項目是宋平等退休高層對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夢」的響應和支持。宋平向退休官員喊話,呼籲他們如果「有能力」的話,可以做些「公益事業」。

兩會前詭異爆炸
習開國安委會防範

值得關注的是,在兩會召開前夕,國內外發生多起詭異事件和重大安全事故。如2月13日,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兄長金正男在馬來西亞遭暗殺,這令北京想以金正男代替金正恩來穩定朝鮮局勢的安排成為泡影。


在兩會召開前夕,國內外發生多起詭異事件和重大安全事故。在此背景下,2月17日,習近平召開國家安全工作座談會,遏制重大事故發生。(Getty Images)

2月14日,新疆和田地區皮山縣發生持刀砍人事件,造成5死5傷,3名襲擊者被擊斃。另外,英吉沙、葉城等地也相繼發生襲擊事件。

近期大陸多地爆炸、火災不斷,準確的說,是大陸官方報導出來的災禍不斷,以前很多都被中宣部屏蔽了。如2月5日,浙江天臺縣足浴店發生火災,造成18人死亡,18人受傷;2月7日,山西省交城縣一金屬鎂廠發生爆炸,現場升起了蘑菇雲;2月8日,安徽省銅陵市恆興化工廠高沸點溶劑罐發生巨大爆炸;2月15日,山東濟南上源新材料有限公司發生爆炸並引發火災;上海虹口區一間餐館發生爆炸,3名員工死亡。2月17日,河北承德市一家飯店的KTV突然發生爆炸,爆炸威力如火山噴發,現場濃煙滾滾。

另外,大陸多地機場發生不明飛行物入侵航道事件。2月2日晚,四川綿陽機場上空發生不明飛行物入侵航道事件,導致3個航班備降;2月3日下午,深圳機場有3個航班機組在起飛及落地過程中發現不明升空物;2月4日晚,北京南苑機場一航班發動機吸入孔明燈,導致航班延誤;2月9日晚,有斷線風箏侵入河南鄭州機場跑道上空,機場被迫暫停起降。

這些看似偶然的事件,不一定都是偶然的,這與近年來不斷傳出的江澤民集團策劃暴力恐怖活動、製造社會恐慌、進行另類政變的消息相吻合,特別是當習近平「打虎」目標指向中共特務頭子、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時,肖建華就是曾慶紅兒子曾偉的頭號白手套。

在此背景下,2月17日,習近平主持召開國家安全工作座談會並發表講話。習強調要抓好政治安全、經濟安全、國土安全、社會安全、網路安全等各方面安全工作;遏制重特大事故的發生;要求地方大佬「守土有責、守土盡責」。

中共央視《新聞聯播》對此播出了5分多鐘,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安委)成員首次出鏡,習近平是國安委主席,李克強、張德江是副主席,栗戰書是國安委辦公室主任。

外界都感受到,接下來的兩會上,習江鬥可能會表現出更加激烈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