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紀委近期公布對兩高的巡視結果,指出問題表現在下面,但根子在黨組,要求進一步肅清周永康流毒影響。

並已將涉及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轉交中紀委。

不免讓人好奇最高檢察長曹建明及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仕途還能持續多久呢?

文 _ 何眾力

兩會召開前,中紀委2月21日發布了第11輪巡視的最後一批13家單位的反饋結果,這是繼2月13日、17日分別公布對北京、重慶、甘肅、廣西等四省市區的「回頭看」及14個單位的巡視情況後,中紀委官網再次通報中央巡視組對13個單位、也是第11輪巡視最後一批的反饋情況。

未肅清周永康餘毒 周強曹建明挨批

與其他11家相比,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的反饋會議不僅規格高,而且反饋措辭亦不同。主持向最高檢察長曹建明反饋會議的是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趙洪祝,主持向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反饋會議的是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趙樂際,而主持其他11家反饋會議的或為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成員,或為巡視辦負責人。

趙洪祝和趙樂際分別向最高檢、最高法闡述巡視整改的要求時,都提出了「要突出黨組(黨委)和領導幹部這個『關鍵少數』」,「巡視發現的問題表現在下面,根子在黨組」,這樣的表述在此輪巡視反饋中也極為少見。

巡視組對最高法院的反饋稱,其協調推進法院系統司法體制改革存在差距;「從嚴治黨」不力,執行「習八條」不夠嚴格,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仍然存在,公款旅遊、濫發津貼補貼問題仍有發生;選人用人不夠規範,幹部管理不夠嚴等。

對最高檢察院的反饋稱,其落實中央重大決策布署一些措施不夠有力,執行不夠到位;有的單位或部門管理混亂,存在較高廉潔風險;有的幹部或工作人員濫用職權謀利;違反「習八條」問題比較突出;幹部管理監督不嚴,存在違規兼職等問題。

兩位巡視組長隨後分別提出的五點建議,除了強化「四個意識」,即向「習核心」看齊外,還提到了要「進一步肅清周永康流毒影響」,這樣的表述也不見於其他的巡視反饋,而這應該是明確針對曹建明、周強而言的。此外,對周強還有一個要求是,「正確處理堅持黨的領導和確保司法機關依法獨立公正行使職權的關係,採取有效措施深化司法體制改革」。

如此表述原因在於曹建明是周永康的馬仔,早年被江澤民看中,並在江澤民集團鎮壓法輪功的運動中,積極發表誹謗法輪功的言論而得以升遷,由學術界轉入政治圈。周強則曾追隨令計劃,並在湖南參與迫害法輪功,而令計劃亦在2012年與周永康、薄熙來結成了政治同盟,從事陰謀活動。顯而易見,肅清周永康流毒影響,首先要從曹建明、周強做起。


肅清周永康流毒影響,首先要從曹建明(後)、周強(前)做起。(AFP)

周強反對司法獨立 兩高再幹荒謬事

為何中央巡視組如此高規格針對最高法、最高檢?為何要明確點出「兩高」根子上的問題在曹建明、周強?為何突出強調要他們肅清周永康的流毒影響?這還得從他們近兩個月的所為說起。

1月14日,恰逢習近平出訪瑞士,周強在出席全國高院院長座談會時稱,「要嚴懲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犯罪」及要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思潮,不能落入西方思想和司法獨立的「陷阱」等,央視還有其批法輪功的言論。上述言論立即遭到各界的強烈譴責。

有分析指,這不僅與習近平所言的「依法治國」背道而馳,而且明顯是在給習近平挖坑,讓其出醜。也就是說,周強不僅沒有做到向習近平看齊,而且還違背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向習挑釁,其背後的推手是誰非常耐人尋味。

1月25日,中國傳統新年的前兩天,「兩高」突然發布《關於辦理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解釋》列舉了十二種情形,聲稱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自2017年2月1日起施行。

雖然《解釋》中並未明確提到邪教名單,但其所列舉的判刑情形都與中國法輪功學員向大陸民眾講清法輪功受迫害真相的情形對應,明顯將打壓矛頭指向法輪功學員,企圖升級對法輪功的迫害,阻止法輪功學員傳播真相。

同日,人民網刊登一則大同女子懸掛法輪功條幅而獲刑的消息,更是佐證「兩高」出爐《解釋》的目的何在。「兩高」之舉再次將中國政局的核心問題——迫害法輪功問題公開化。


今年中國傳統新年期間,大陸北京、遼寧、山東等多省市大街小巷出現「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全球起訴江澤民」等真相橫幅。圖為遼寧省鐵嶺市。(明慧網)

2016年4月,習近平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發表講話,強調尊重各宗教、信仰,用法律調節涉及宗教的各種社會關係等。外界視該講話是對江澤民宗教鎮壓政策的糾正,也是對鎮壓法輪功過程中全面破壞法制的糾正。

作為司法機關,沒有立法解釋權的「兩高」,卻通過《解釋》公開釋法,再現了1999年時的荒唐。大陸司法界專業人士多認為,兩高的解釋違法違憲,是司法界的奇恥大辱。同時,兩高的解釋也與習近平的觀點相反。

有消息說,現在習近平、王岐山大力推動的國家監察委,很多業務和功能都會與最高檢察院的職責相重疊,從而發生直接衝突。也就是說,監察委將把最高檢的部分權力給奪走,這令曹建明很不爽,於是他開始搗亂。

前軍事院校出版社社長辛子陵表示,兩高拋出司法解釋,是向習近平叫板。而習近平方面很可能在「兩會」之前有一個大的動靜,給反對陣營一個打擊。他認為,中共最高檢察長曹建明是江澤民派系的人,不是那條線的上不來;周強也是走江澤民的路線,原來還看不太清楚,但他這次暴露了。


前軍事院校出版社社長辛子陵表示,習近平很可能在「兩會」之前給反對陣營一個打擊。(Getty Images)

值得注意的是,在對「兩高」的巡視反饋中,均有「巡視組還收到一些涉及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已按有關規定轉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等有關方面處理」的表述,或許曹、周亦牽連其中,這意味著不久「兩高」將有高官被開刀,而看齊意識做得不夠且仍受周永康影響的曹、周二人,仕途還能持續多久呢?

遼寧省前司法廳長之子受賄獲刑

陸媒2月23日報導,中共遼寧省司法廳前廳長張家成落馬後,2016年12月底,其子張源受賄案一審判決被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並處罰金50萬元人民幣。

張家成曾是主管遼寧省監獄、勞教系統的最高官員。在遼寧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張家成執行中共610高官的迫害政策,對下提拔、培植一批靠迫害法輪功學員起家的監獄長、教養院長。如前遼寧省司法廳長張凡是張家成的得力助手。張凡是遼寧省司法、監獄系統迫害法輪功的負責人,身負累累血債。2015年7月30日,張凡被免去遼寧省司法廳長職務。

2015年4月落馬的前遼寧省監獄管理常委、盤錦監獄監獄長宋萬忠也是張家成一手提拔的。宋萬忠因殘酷迫害法輪功被海外明慧網多次曝光,並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列入追查名單。宋萬忠任監獄長期間,驅使盤錦監獄獄警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致該監有8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資深媒體人姜維平曾撰文表示,張家成作惡多端,並曾在2013年轟動世界的「馬三家勞教所」事件中花鉅款造假,在廢除勞教制度問題上,與習近平公開對抗。文章描述,張家成是個徇私枉法、貪污受賄、養黑販毒、強姦婦女、無惡不作的「黑老大」。

2013年4月7日,大陸雜誌《Lens視覺》刊登了〈走出「馬三家」〉2萬多字的報導,披露了遼寧馬三家勞教所施行人間地獄般的酷刑:老虎凳、電擊、黑小號、縛死人床等,揭開中共體制下勞教所黑幕的冰山一角,同時也引發巨大的譴責聲浪以及對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關注。

姜維平表示,2013年4月19日,遼寧省之所以敢於宣布假的「調查結果」,稱〈走出「馬三家」〉嚴重失實,是因為張家成退而不休,江派「虎死餘威在」,張家成找了後臺某高層,花了一筆鉅款化解了危機。

此外,這起轟動世界的事件被強壓平息,也與時任遼寧省委書記的王珉有關,王珉是江派要員,一直包庇張家成。據悉,張家成不僅在2013年「馬三家勞教所事件」中扮演了極其惡劣的角色,而在廢除勞教制度問題上,也一直與習近平公開對抗。


遼寧省前司法廳長張家成在廢除勞教制度問題上,一直與習近平公開對抗。圖為馬三家勞 教使用的種種酷刑。(明慧網)

一周三人丟官 兩會政法委將被清洗

2月24日,就在巡視組通報最高檢、最高法存在問題的第三天,原司法部長吳愛英去職,而接替她的是王岐山的反腐幹將張軍。有分析說,張軍將大力清洗周永康在司法部的遺毒,估計將有大批江派官員落馬。

就在這一周,多位政法系統官員落馬。

2月23日,四川省公安廳原副廳級偵察員何宗志,雖然退休兩年了,但因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紀委調查。

此前1月4日,海外追查國際曾通告,何宗志擔任資陽市公安局長期間,該市公檢法等部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綁架,並強行送至洗腦班迫害。何宗志作為主要責任人,被立案追查。

據不完全統計,2016年1月以來,大陸至少有五個地級市的公安局長在任上落馬,他們是四川巴中市副市長、市公安局長左敬軍和宜賓市副市長、市公安局長魏常平,以及河北保定市的潘靜蘇、安徽安慶市的範先漢及河南商丘市的許大剛。

2月23日,據陸媒報導,中共雲南省委常委張太原兼任雲南政法委書記,其前任孟蘇鐵疑涉白恩培案被勒令提前退休。

習近平上臺後,持續清洗政法系統,過去幾年來已更換了20多名省公安廳長,近半年來更拿下11名省級政法委書記或副書記以及公安廳長。兩會後,或將有更多政法系統官員落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