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澤東所做的壞事及共產黨殘酷的畫皮正在被揭開。(Getty Images)

通過一個個運動不間斷的殺人和迫害中國人,輸出革命參與屠殺他國百姓,鎮壓宗教,毀壞中國燦爛悠久的文化,毛澤東時代老百姓生活窮苦,毛所做的壞事還遠不止這些。

如今,毛澤東及共產黨殘酷的畫皮正一一被揭開。

文 _ 周曉輝

1949年中共建政之後,通過一個個運動不間斷的殺人和迫害中國人,鎮壓宗教,毀壞中國燦爛悠久的文化,大搞崇拜,毛澤東不讓人知道的事,及共產黨殘酷的畫皮正在被揭開。

出賣中國領土和權益

「賣國賣民」是共產黨與生俱來的稟性,「賣國求權」也是其黨一貫的方針路線。從中共作為蘇俄亞洲支部成立之初,到抗戰期間勾結日寇對付國軍,到與蘇聯簽訂《哈爾濱協定》和《莫斯科協定》出賣東北資源換取蘇共支持內戰奪取政權,中共從一開始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賣國政黨。1949年建政之後,從毛澤東到江澤民更是連續出賣了數百萬平方公里的國土。

建政初期,毛澤東和中共擔心美國協助退守臺灣的國民政府反攻大陸,遂趕赴蘇聯,與其簽訂了《中蘇同盟條約》以及兩個祕密協定。

在祕密協定中,正式承認蒙古獨立,讓蘇聯保持在中國東北的特權,戰時允許蘇軍在華據守,中國海空軍基地交給蘇俄,東北各港口交蘇軍使用;中蘇以貨易貨,中國土產,特別是糧食,應盡量輸俄;蘇聯在中國享有特別貿易權、鐵路管理權;控制礦權;在中國一些地區,蘇聯人有自由居住權;應徵1000萬勞工給蘇聯,壓縮一億「多餘的人口」等等。

祕密協定明顯損害了中國的國家主權和利益。1989年,鄧小平對來訪的時任蘇聯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說:「從鴉片戰爭起,列強侵略、欺負、奴役中國,對中國造成損害最大的是日本,最後實際上從中國得利最多的是沙俄,包括蘇聯一定時期、一定問題在內。」鄧小平所言大概就包括這個條約和祕密協定。

不僅如此,毛還隨意將中國的國土送給周邊越南、緬甸、朝鮮、印度等國家。如在越南內戰中,為了給越南內的防空增加預警時間,毛1957年同意把居住著2000名中國人、屬於海南島的白龍尾島「交給越南北方使用」。時至今日,越南都沒有歸還白龍尾島。

再如,給緬甸劃走中國18萬平方公里的江心坡、南坎。江心坡,相當於安徽省的面積;1962年將長白山部分和天池的一半劃給了朝鮮;中印之戰後劃定的邊界,印度多占中國10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

而緊追毛的最大的賣國賊的江澤民,則正式承認了俄羅斯侵占中國的數百萬平方公里國土。中國領土的一再縮減,毛和江是最大的罪人。

毛澤東感謝日本侵華

當前日本右翼對其侵華戰爭的態度讓很多中國人憤怒,而中國人不知道的是,日本人這樣的態度與毛的「寬宏」態度不無關聯。據中共官方記載,毛至少6次表示感謝日本侵華,其中有幾次如下:

1956年,毛與訪華的前日軍中將遠藤三郎談話時說:「你們(日本皇軍)也是我們的先生,我們呀感謝你們,正是你們打了這一仗,教育了中國人民,把一盤散沙的中國人民打得團結起來,所以我們應該感謝你們。」(見1999年大陸出版的《大外交家周恩來》)毛之語明顯是謬論,中國人再不團結,日本就可以侵略嗎?

1960年6月21日,毛接見日本文學代表團與左派文學家野間宏等人時也說過同樣的話。

1961年1月24日,毛與日本社會黨國會議員黑田壽男會談時、1964年7月10日會見日本社會黨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壽男、細迫兼光等時,以及1970年12月,毛與美國記者斯諾會見時都表達了感謝日本侵華之意。

此外,根據海外英文網站的表述,在1972年9月27日晚與日本首相田中角榮會見時,毛亦再次感謝日本侵華。


一場蔣介石和國民政府率領中國人民抵抗日本、保家衛國的可歌可泣的戰爭,在毛澤東的眼裡,侵略的日軍卻成了中共的大恩人(大紀元合成圖)

一場蔣介石和國民政府率領中國人民抵抗日本、保家衛國的可歌可泣的戰爭,在毛的眼裡,卻成了另外的樣子,侵略的日軍成了中共的大恩人,也因此,中共政府放棄了戰爭賠款的要求,這樣的毛和中共是何等的不堪?!而日本至今不向中國人民道歉,不願意賠償中國人,與毛和中共的態度有一定關聯。

朝鮮戰爭50萬中國人異國埋骨

迄今很多中國人不知道的是,中共一直宣傳的「抗美援朝」實則是一場幫助侵略者朝鮮的戰爭,中共是侵略者的幫凶。

2015年大陸澎湃新聞網刊登了蘇聯解密文件「史達林毛澤東如何商定中國出兵援朝」,文件顯示,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起初朝鮮軍隊進展順利,到8月中旬就將韓國軍隊驅至釜山,並占領了韓國90%的土地。隨後,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於9月15日在仁川登陸,在美國空軍的不斷轟炸下,朝鮮軍隊開始招架不住,焦慮不安的金日成於是考慮請中國出兵援助朝鮮。在中、蘇、朝三方的反復溝通下,毛下令中共軍隊於10月19日跨過鴨綠江參加朝鮮戰爭。

而對於中共幫助朝鮮之舉,國際社會的反應是:1951年1月30日,聯合國大會第一委員會以44票贊成、7票棄權的表決結果通過了譴責中國為侵略者的提案。當年5月18日,聯合國還通過了提案,要求成員國對中國實行禁運。


朝鮮戰爭至少50萬中國人葬身異國他鄉,而中共是朝鮮侵略者的幫凶。圖為葬在韓國首爾國家公墓的韓戰喪生將士。(Getty Images)

這場戰爭使至少50萬中國人葬身異國他鄉,僥倖活下來回到中國大陸的不少人,在以後的運動中則不斷被折騰而晚景淒涼,而在中共幫助下的朝鮮金氏政權,今日仍在奴役著幾千萬朝鮮人民。毛的罪孽怎樣說得清?

毛時代老百姓的窮苦生活

毛時代不顧基本民生,重點發展重工業,忽視輕工業,物資極度匱乏,這也是為何當時的糧、油、布、線一切都要票證。1958年的趕超英美的大躍進更是造成了餓死3000萬到4000萬人的慘禍。

在農村,毛和中共還強行推行人民公社,將農民手中的一切個人財產與生產資料劃歸公有,並且在產品分配上採取了絕對平均主義來分配,造成「幹多幹少一個樣,幹好幹壞一個樣」的局面,嚴重抑制了農民生產的積極性,生產率極其低下。

在人民公社制度下,廣大農民一年到頭只有到年底才能拿到幾塊錢。更多的農民是透支,倒欠生產隊錢。對工人的剝削比資本家更厲害千百倍。

文革更是將國家經濟拖入災難。1977年12月,據李先念在全國計畫會議上估計,文革10年在經濟上僅國民收入就損失人民幣5000億元。這個數量相當於建政30年全部基本建設投資的80%,超過了建政30年全國固定資產的總和。


中共文革期間的破壞,有5年經濟增長不超過4%,其中3年負增長,全國損失工業總產值1000億元,整個國民經濟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Getty Images)

文革期間,有5年經濟增長不超過4%,其中3年負增長:1967年增長-5.7%,1968年增長-4.1%,1976年增長-1.6%(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編:《中國經濟發展五十年大事記》)。

1978年2月,華國鋒在五屆人大一次會議上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說:由於文革的破壞,僅1974年到1976年,全國就損失工業總產值1000億元,鋼產量2800萬噸,財政收入400億元,整個國民經濟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

而基本上靠工資生活的城市居民,從1957年到1976年長達20年的時間裡幾乎沒漲過工資。1957年全國職工平均貨幣工資624元,1976年下降到575元,不進反退,還少了49元(曾培炎主編:《新中國經濟50年》,第897-898頁)。很多生活消費品供給不足,需憑票購買。糧票,更是流行了40年,被稱作第二貨幣。自行車、手錶、縫紉機、收音機和照相機,五大件置備整齊不到600元,但對很多家庭來說,卻只能敬而遠之。

此外,中國的中老年人都記得,那時人們的服裝從顏色到樣式,單調劃一,藍、黑、綠、灰,是占絕對統治地位的主色調。住房相當困難,幾代同室並不少見。

再看農民的生活。吃不飽、穿不暖,住的房子不像個房子的樣子,是普遍現象。據原農業部人民公社管理局統計的數字:1978年,全國農民每人年均從集體分配到的收入僅有74.67元,其中兩億農民的年均收入低於50元。相當多的農民辛辛苦苦幹一年不僅掙不到錢,還倒欠生產隊的錢。

這就是號稱「為人民服務」的毛和中共帶給中國和中國人的所謂「幸福生活」——一場切切實實的災難。

更讓人費解的是,中共在自己國民困頓重重之時,卻大把撒錢「援助」外國。1961年大饑荒期間,僅僅因為阿爾巴尼亞支持毛反赫魯雪夫,在中國人成千上萬被餓死的當口,就給僅有160萬人口的阿國200億元糧食和物資,此外,還給了越南200億元「援助」。這就是口口聲聲「為人民謀幸福」的毛和中共的真實面目。

糜爛的私生活


與馬恩斯列「四大導師」一樣,毛的私生活同樣放蕩、糜爛。據說,被毛澤東蹂躪的女兵、文工團員、電影明星、雜劇明星、服務員等高達幾千人。(網路圖片)

與馬恩斯列「四大導師」一樣,毛的私生活同樣放蕩、糜爛。毛走出韶山沖後的第一位戀人是陶斯詠小姐,後與其老師的女兒楊開慧結婚,生有三子。

逃到井岡山後,本可以在安頓下來後就將妻兒接來團聚的毛,卻始終未與楊開慧見面,反而與更年輕的女子賀子珍同居起來,並在未離婚的情況下,在1928年與其結婚,還生下了第一個女兒。而當時,楊開慧帶著3個孩子住在離長沙東鄉60里的板倉,生活十分窮困,生命危在旦夕,毛兩次打長沙都經過此處,也沒有進去看看他們,甚至都沒有去營救因其被處死的楊開慧。

據網上流傳的作者為淳于雁寫的文章披露,1982年湖南省政府指令有關部門,維修楊開慧的祖傳老宅作為文物保護時,在修補的磚牆縫裡,意外發現了用蠟紙包好封存的楊開慧寫給毛的7封情書手稿。1990年當局再次修繕楊宅時,又從她的臥室外簷頭下,發現藏著同樣以蠟紙密封的她在被捕前所寫的最後一份手稿。

這些文稿字裡行間充滿了楊對毛從癡情熱戀轉化為極度怨恨的「血和淚」,如她在最後的一封信裡,指責毛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並寫道:「即使他死了,我的眼淚也要纏住他的屍體。他丟棄我了,一幕一幕地,他一定是丟棄我了。」這證實了先前的極端自私的毛冷酷無情背棄妻子楊開慧的傳聞。

讓楊開慧如此憤怒的一個原因是毛與賀子珍的再婚。此事被上井岡山探望毛的楊開慧的哥哥楊開智親眼所見,並在隨後告知了妹妹。而毛的前祕書李銳還曾透露,楊開慧憤怒的另一個原因是她發現毛強姦了她的堂妹。

中共建政後,毛曾寫了一首詩,其中有一句是「我失驕楊君失柳」,中共解讀這是毛對楊開慧的思念之情,但從毛極端自私的個性看,這不過又是在作秀。

毛對楊開慧無情,對賀子珍也是如此。1934年在逃跑過程中,毛只顧自己生理發洩,對賀子珍逃跑途中的難處、痛苦根本不管不顧,一年期間竟然使賀子珍三次懷孕,弄得瘦弱多病,人老株黃。

到達陝北後,毛又棄賀子珍不顧,與北京來的女學生、身邊的英語翻譯吳廣慧勾搭成姦,姦情被賀子珍撞破,毛卻不找自己的錯誤,反而讓賀子珍去了蘇聯。賀子珍在莫斯科生下的兒子因病死亡後,她要求回延安,卻遭到毛的拒絕,毛將三歲的女兒嬌嬌送到賀的身邊。毛的冷漠導致賀子珍在莫斯科的待遇下降到了零點,後來嬌嬌在保育院因患重病被醫生扔進了太平間,賀子珍為此與保育院院長大鬧,保育院院長竟將賀子珍視為瘋子關進了精神病院,並且一關就是6年。

而此時,在延安的毛又與電影明星藍萍,即江青同居。毛依舊並不滿足,借邀延安評劇院的四大美女之一的馮風鳴談工作之機,將其強姦。感覺受到欺騙的馮風鳴憤而離開延安,不知所終。後來,據說馮風鳴在延安的日記在香港等地風靡一時。

1949年12月,毛還在赴莫斯科的火車上將其俄語翻譯、周恩來的養女孫維世強姦,孫維世也因此在文革被江青害死。此外,當時的影視明星如上官雲珠等也被傳與毛有曖昧關係。

除了上述這些,毛的私人醫生李志綏撰寫的《毛澤東的私生活》以及其他人的回憶錄,披露了更多毛糜爛的私生活,在此不一一贅述。據說,被毛澤東蹂躪的女兵、文工團員、電影明星、雜劇明星、服務員等高達幾千人。很多人在被毛糟蹋後,送往海南島五指山、大小興安嶺等與世隔絕之地,以防洩露中共的最高機密。

從毛以及共產黨的其他「導師」看,當今中共高官們的淫亂的根源也就不難找了。

中共沒有徹底否定毛的原因

毛究竟是人民的「大救星」還是「大災星」至此一目了然。

文革結束後,1981年6月,中共發表了《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正式否定文化大革命,並對毛作出了官方評價,即肯定毛在中共暴力革命鬥爭中和在建政7年中的經濟發展和「社會主義改造」中的作用,嚴厲批評了毛在其統治後20年(1956-1976)中所犯的「錯誤」,這些錯誤包括「反右」、大躍進、文革,稱毛對文革「負有主要責任」。

對毛如此評價,是由鄧小平定下的基調。作為文革和毛後期的受害者的鄧小平和其他擁有類似經歷的中共領導人,在如何評價毛的問題上似乎面臨著一個困境。一方面,只有削弱或否定毛的形象、放棄並修改其政策,即證明其錯誤才能確立中共新政權的合法性;但另一方面,否定人們心目中曾經的神聖形象是極為危險的。因為毛一貫的偽裝和中共宣傳機器虛假的宣傳,使一大批中國人,特別是參加過中共暴力革命的老幹部和文革中的積極分子,對毛仍舊懷有尊崇的心理。否定毛,很可能導致民眾對中共政權的合法性產生懷疑,對產生這個國家的革命的道義合法性產生懷疑。其結果是中共政權處於危機中。


毛澤東一貫善於偽裝和虛假的宣傳,使一大批中國人對毛仍懷尊崇的心理。無疑,不徹底剝掉毛的畫皮,就不能使中國廣大民眾真正認識到中共的邪惡本質。(Getty Images)

也正是出於維護中共統治的需要,鄧小平定調稱「我們不會像赫魯雪夫對待史達林那樣對待毛」,「要把毛的像永遠掛在天安門前,作為我們國家的象徵,要把毛作為我們國家的締造者來紀念。」因此,要對毛的功績作出「適當的評價」。

1981年的決議暫時解決了對毛和文革的評價問題。幾年後,對毛的個人崇拜的殘存現象至少在公開場合逐漸消失了。不過,毛曾經的「神聖」形象雖然自此有些黯淡,但依舊掛在中共的所謂「聖殿」上。中共只有繼續不斷重複著謊言,繼續欺騙著民眾,才能確立其政權存在的合法性。毛的真面孔依舊被中共刻意掩蓋。到了90年代之後,處於政治需要,經過相當修飾的毛的形象,又被人們以不同方式利用,有時還大加頌揚。無疑,不徹底剝掉毛的畫皮,就不能使中國廣大民眾真正認識到中共的邪惡本質。

結語

文革時被殺的四川大學生物系四年級女生馮元春,在「反右」鳴放時題目就是「毛澤東是偽馬列主義者,共產黨是最殘酷的集團」,其所言皆為歷史所證實。如今,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史達林、毛澤東的畫皮正在被揭開,他們藉由共產主義思想毀滅人類的諸多罪惡也正在逐一被曝光。而了解了這些罪惡的中國人,唯一的選擇就是徹底拋棄共產黨,建設一個全新的國家。◇